其实萧正峰这里已经将三万兵马分配过了,一万留在这里,由孟聆凤率领,守住锦江城。孟聆凤这个人纵然有种种不是,不过只要一打起仗来,她就可以变得精明勇猛。

萧正峰冷望着孟聆凤,沉声命道:

“守住锦江城,如若不然,等着我们所有人的,都是死。”

他慢慢地补充道:

“死的也许不止你这个,到时候岐山孟家也会受到牵连。”

孟聆凤点头,抱着大刀,缓缓地道:

“放心。我在城在,我不在,城也会在。”

萧正峰默了下,却是终于道:“帮我护好她。”

孟聆凤听着这话,顿时有些不适应,浑身一个激灵:

“你不怕我偷偷地把她宰了?”

萧正峰冷道:

“如果她有半分不好,我拿你是问,军法处置。”

孟聆凤瘪瘪嘴:“好吧……”

萧正峰在军中布置完毕,此时两万人马已经整装待发,不过他当然不会马上走。

他时刻掌握着吕阳城的动静,要选在最为合适的时候冲进去。

冯如师问:

“什么叫最为合适的时候呢?”

萧正峰扬眉道:

“吕阳现在有五万人马,我们只有两万。加起来不过七万而已,而北狄军有三十万之多,便是三十万不会全部进城,也有二十万之众。到时候我们以一敌三,胜算不大。如今之计,唯有选在北狄军以为即将获胜,心生松懈之时,而恰在吕阳守城军濒临绝望,奋发出困兽之搏的时候,我们骤然增援,一举击破,才有胜算。”

冯如师点头,深以为然,对萧正峰敬佩至极:

“那现在呢,现在我们做什么?”

萧正峰淡道:“原地待命,一个时辰后我会回来,到时候整军出发!”

说完这个,萧正峰便迈步往营帐外走,冯如师一看慌了:

“将军这是要去哪里?”

萧正峰头也没回,只扔下一句:

“回家。”

这个时候,已经是子时了,要是在以往,阿烟正睡得踏实呢。可是昨晚,萧正峰一夜没有回来。

她心里不免猜测,竖耳听着外面的动静,又命柴九不断地去打听,想着萧正峰是不是带兵前去救援吕阳城了。虽然她对这个男人有信心,也知道他应该不会有事的,应该会留着那条狼命建功立业成为一代名将,可是到底是自己夜夜抱着的男人,那是血肉之躯啊,想着他干的那刀口舐血的事儿,便觉得心惊胆战。他就是受点伤,自己都心疼的啊。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那边却听到动静,脚步踏实稳重,带有铁钉的铁板鞋踩在青石板上的声音。尽管他是刻意放轻了脚步的,可是她却一下子听到了,并坐了起来。

这边陲的秋天比起燕京城来得要寒凉,半夜时分的寒气随着萧正峰一起进了正屋。若是以往,萧正峰难免会在门口站一会儿,等到自己身上寒气散去才进屋,可是此时他却有些等不及了。

大战在即,这是一场及其难打的仗,并不比他以往所打过的任何一场仗轻松。七万对上三十万,他其实也并无必胜的信心。

他径自进了屋,一身战甲站在炕头前,撩开锦帐的时候,却见里面的粉雕玉琢一般的女人正如一只小鹿般坐在那里,抱着艳红的锦被,披散着一头乌黑的发,仰脸期待地望着自己。

她也不知道怎么睡的,竟然只着一个绣有鸳鸯戏水的肚兜,两个粉红色的细带子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细红的绳子在那白得惊人的雪肩上勾勒出一点魅的色彩。

锦帐里满室都是淡淡的香味儿,并不浓,却足够引人沉醉。屋子里很安静,因是战时,打更的也都停了,只有偶尔间后院传来几声咕咕的鸡叫。

他就这么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才道:

“天亮了,我就该出发了。”

阿烟坐在那里,依旧抱着被子,半埋在被子里的尖细下巴轻轻点了点:

“我知道。”

她的唇蠕动了下,才艰难地道:

“咱们兵马并不多,北狄却有三十万,这一场仗并不好打吧?其实你心里也没底是不是?”

其实她有些发冷,屋子里本就冷,他穿着一身铁甲站在炕头前,寒气凛然,她更觉得冷,于是她纤细的双肩轻轻瑟缩了下。

当她瑟缩了一下的时候,男人原本握着刀剑的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莹白圆巧,触感娇嫩,而那双手却有着糙茧,以及从外带入的凉寒。

他轻轻握住,摩挲了下:

“嗯,不好打,总是一场血战。”

这个时候,忽然并不想瞒她。

其实边陲驻守并不是什么好差事,遇到有外敌入侵肯定得第一个上,援兵不来,就得死扛,说不得那天就死了。

如果自己死了,她就得当寡妇,再也没有男人疼着护着。

阿烟的眸子动了动,清澈的水润,盈盈带有湿气,灵动无比,她精致的小脸仰起来,放开原本抱着的被子,被子滑落。

她半跪起来,着了红艳艳肚兜的女人跪在炕沿上,伸出原本放在被窝里的那双温腻纤细的臂膀,颤巍巍地去攀附男人的脖子。

软缎的肚兜犹如脂膏一般顺滑,可是此时却紧紧贴在了冰冷坚硬的铠甲上。

阿烟觉得愈发冷了,可是她没有再瑟缩,她抱住这个男人,两片薄唇儿颤着道:

“今日你想怎样就怎样,我都随你。”

沉默了片刻后,锦帐里骤然有了动静,动作激烈。这个男人就是一座火山,只需要轻轻一个动作,他就点燃了,点燃之后,便是永无止境的喷薄。

冰冷而沉重的铠甲被扔到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随之一片薄软嫣红的软缎子红片儿带着那两条细长的带子缓缓地飘落,轻柔无声地覆盖在厚重萧杀的沉重铠甲上。

萧正峰爱过自己的女人很多次,不过这一次,却实在是穷尽了所有,霸道恣意,畅快淋漓。

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当他纵马在西越的那场旷野里奔波的时候,从来没有怀疑过,如果一个不慎,自己也许就会埋骨他乡,也许他这个发誓要守护一生的女人从此后只能在闺中梦里回忆曾经的自己,回忆自己留给她的那种力道和刚硬。

当外面的公鸡开始打鸣的时候,外面还黑着,他终于舍得离开了她。

下了炕的他,站在炕边,缓慢而坚定地将衣袍和铠甲重新穿在身上。

此时的萧正峰再次是那个即将带领三万精兵上阵杀敌的守城将军萧正峰了。身着铠甲的他,没有回头去看炕上是怎么样一番情景。

他只是整理了下头盔,淡淡地道:

“万一我回不来,别忘了昨夜我是怎么让你疼的。”

说完这个,他头也不回,就这么大步离去了。

萧正峰走了后,阿烟呆呆地躺在那里半响后,终于勉强起身,根本使不上力气。

她满足地叹了口气,不免眯着眸子喃喃道:

“你如果一辈子回不来,我就为你守一辈子。”

曾经的她,告诉绿绮说,男女之情是夏日的蜻蜓划过水面荡起的那一点涟漪,蜻蜓划过,再不归来,可是水面却用一生一世来缅怀那一次的心动。

想起前世的男人,她心淡如水。

她以为情爱这种事儿,再和自己无缘,以为自己终将看淡一切。

可是如今,她才知道自己不能。

这一生这一世,这个男人,她永远不能忘。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