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结束后,顾楠和萧正峰各自点了残余的兵马,萧正峰那边还算好的,顾楠可是伤亡惨重。不过还好的是,吕阳城总算是守住了,那些攻进来的北狄军又被驱逐了出去。

萧正峰也趁机和顾楠一番深谈,此时的顾楠深知如果不是萧正峰,自己早已身败名裂,心中自是十分感激,想起当初萧正峰给的那个锦囊,羞愧之际,拿出来一看,不免恍然。

恍然之余,他竟单膝一拜:

“萧将军请受我一拜,我和将军,相距甚远,只可笑我昔日还曾自以为是,如今想来,实在可笑!若不是将军甘愿违反军规,带着兵马前来救援,我,我早已不能见天日了!”

如果不是自己那般骄傲自大,又怎么会凭空丧了这么多将士的性命。

萧正峰双手将他扶起,这才道:

“顾将军,你何必如此见外,你守吕阳,我受锦江,我们本就该守望相助,唇齿相依。若是一方有难,另一方自当全力支援。”

顾楠起身,点头:

“萧将军,你说得我都明白。如今朝廷援兵不至,你我都孤守城池,若是不能做到同心协力,那么你我都将岌岌可危。”

当下两个人聊了一番当前形势,又一起研读了边陲几个城池的情况后,顾楠是越发对萧正峰敬佩不已。其实他以前对这个人是很有偏见的,总觉得这个人不过是一介武夫而已,打仗勇猛,却未见得有什么脑子。可是如今一谈之下,他才震惊不已,发现这萧正峰就当今形势侃侃而谈,分析起敌我情况来真是思虑周详,见解独到。他敬佩之余,再次叹息:

“我若是早些能放下成见,和萧将军一番深谈,又何至于到了今日的地步!”

一时这两位将军商量了一番军情后,当晚萧正峰依旧留在吕阳城,帮着顾楠一起布防吕阳。这萧正峰素来对攻城略地颇为在行,如今布置守城,考虑周到,布防谨慎,又让顾楠很是敬佩。

他们二人就此忙碌了一夜后,因昨夜商量要联合边陲之地诸位将领,大家守望相助,共同抗击北狄军,是以萧正峰离开吕阳后,并没有跟随剩下的三万兵马回去锦江,而是单枪匹马前去各城池,说服他们联合防击北狄军。

冯如师则是被他授命带着三万兵马回去锦江城,临行之前他叮嘱道:

“孟聆凤虽然往日做事冲动,可是她出身于武将世家,守城也颇为在行。你和她虽然都为俾将,可若是必要之事,你总是要多和她商量。”

冯如师哪里能不明白萧正峰的意思呢,当下点头道:

“将军放心,我自当一切听从孟将军调遣。”

一时冯如师带着兵马去了,萧正峰这才策马疾奔,前往附近的襄阳和贡康两个城池。这两个地方的守卫将军有一个是听说过他的名字,早对他极为敬佩,待到他来了后,一听之下便极为赞同,只因他也意识到了,他城中的几万兵马若是想抵抗北狄军,难上加难,而他的战报已经发往朝廷不知道多少,朝廷置若罔闻,根本不曾派兵救援。

至于另一个贡康城的守城将军,那更好办了,正是昔日萧正峰的一位好友,两个人素来是肝胆相照的,如今萧正峰提起这个,他也是欣然赞同,并约定了彼此的暗号和如何传送消息等。

萧正峰亲自走完了这两个城池后,这才调转马头,回去锦江城。他深知沄狨此人既然在吕阳城吃了亏,定然不会轻易罢休,说不得就要带兵攻击其他几处,若是他得知自己不在锦江城,说不得就会派兵攻打。

此时的沄狨确实是正在探听萧正峰的下落,当他拿到消息,知道自己之所以在吕阳城遭受了一次伏击,竟然是萧正峰带领锦江城的兵马过来支援的时候,不免冷笑一声:

“萧正峰,这一次我也不必亲自对付你,我就来个借刀杀人吧!”

阿烟在锦江城里,每日里也并不外出,只在家里调养身子,种种菜看看牛,里依照郝嬷嬷的嘱咐喝着滋补身子的汤药。有时候她一个人躺在炕上,摸着小腹,真恨不得萧正峰给自己的那些百子千孙总有一个落地生根,就此发芽了。过了十个月,她就能为那男人生个血脉出来。

然而当她来了月事的时候,希望终究落空,一时难免有些不是滋味,想着等这仗打完了,自己也该请一个大夫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别是自己身体有什么毛病吧。

这么想着的时候,孟聆凤传来消息,说那边出去支援的大昭军也回来了。捎过来的消息只有这么一句话,并没有说及其他。阿烟这几日一直担心着萧正峰,如今听到这个,想着既然没说其他,萧正峰应该是没什么事儿吧。

谁知道等大昭军进了城,柴九那边才得到消息,说是将军并没有随着大军回来,而是单枪匹马出去不知道做什么了。

这下子阿烟不免担心起来了,唯恐他出什么事,在家里真叫一个坐立难安。知道他应该没事是一回事,可是担心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么担心了一日,到了第二天,那边萧正峰总算回来了,她这担了多日的心也总算放下。

此时的萧正峰已经两日不曾合眼,整张脸看着刚硬凛冽的就跟在塞外被风沙磨砺的石头一般。阿烟心疼,命侍女准备好了温水,她亲自给萧正峰擦洗身子。

萧正峰其实也是累了,坐在那里任凭她忙乎。于是阿烟便帮他褪下明光甲,待解开这才发现入手沉得很,若不是这一段日子自己没事便练练九禽舞,怕是都拿不动的。一时将这明光甲放在一旁,又帮着他解开外袍,露出里面的玄色禅衣来,却见那薄薄的布料仿佛包裹不住男人结实的肌肉,胸膛那里微微贲起。随着他的呼吸,布料在他刚刚劲有力的胸膛上微微起伏。

因他身子高大,阿烟只能半伏在他肩膀上,帮着褪下衣裤来。

那衣裤带着汗和血夹杂的奇怪味道,还有星星点点的血迹,阿烟不免柔声道:“这两日在外面奔波,可是累坏了吧。”

当下便将禅衣和裤子扔到一旁,想着到底是沾了血,也就别要了。

这边阿烟拿了一件干净的薄被将这男人盖上,那边几个丫鬟也把水桶抬进来了。是荼白和朱红两个人抬的,她们素来有力气,干起这个来不费事。

阿烟见这男人坐在圈椅上,疲倦地眯着眸子竟像是睡着了的样子,便随手帮他按捏了下肩头:

“知道你累了,可总要洗个澡,吃点东西再睡。”

萧正峰打了一场硬仗后,又走了那么多路,说了那么的话,此时确实疲倦至极,听到阿烟这么说,他只是轻轻“嗯”了声。身边的女人柔情似水,在自己疲惫不堪的时候,小意地在身边服侍着,这种感觉其实很好。

她的手软绵绵的看起来没什么力道,却帮着自己解开刚硬沉重的铠甲,褪去衣袍,又用那略带温热触感的柔嫩双手按捏着自己的肩膀。虽然那个力道对于自己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可他觉得十分惬意。

他很享受这女人的服侍。

阿烟柔软的臂膀揽着他的肩膀,低声道:“热水准备好了,咱们过去洗洗吧。”

他对于肩膀上那双手的离开有些许失落,于是干涩的唇动了动,哑声道:

“我不想动。”

阿烟心疼地抚摸着他皱紧的眉心,越发温婉地道:

“我帮你洗,你坐进去就行了。”

萧正峰听了,这才微微点头。

坐在浴盆里,疲惫地半合着眸子,黑而直的长发披散在肩头,热气氤氲中,萧正峰可以感觉到那双柔嫩幼滑的手轻轻在自己肩背上擦拭,撩起水来,哗啦啦的声音之后,她又拿了澡巾帮他搓背。

微微侧首,他透过一旁花梨木梳妆柜上的铜镜看到了身后女人的身姿。纤细柔媚的身子,半跪在那里,低着头认真地忙乎着,一头乌黑油亮的发丝顺着圆巧纤薄的肩膀滑下来。

他依靠在木桶上,看到她的一点发梢扫过桶沿,被水珠儿沾上,打湿,便有些许黏在一起。

水中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好像是花,可是又分不出是哪种花来,淡淡的,让他感到浑身的疲倦仿佛慢慢消散了。

这种味道和阿烟如今身子上的味道有点像,却又并不全然一样。

一时他闭着眸子问道:

“水里放了什么?”

阿烟埋头卖力地帮他清洗了肩膀脊背以及胳膊,此时抬起手来擦了擦额上的汗水,正打算转战前面。听到他这么问,便随口道:

“这是阿拉国运过来的花露之一,我听说这种若是用了,可以帮助睡眠消除疲倦,便干脆吩咐她们给你滴了一滴,怎么,不喜欢?”

说着这个的时候,她已经拿着巾帕来到他前面,让他抬起胳膊来,以便给他洗前面的胸膛和腰腹。

萧正峰睁开眼睛,看着这女人忙乎着把几乎半个身子都伸进来,低头开始帮自己清洗胸膛,不免发出一声低笑:

“进来一起洗?”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