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烟听着,不免点头:“是了,他这是要扶持自己的儿子呢。这个儿子我之前也听说过的,素来不争气的,烂泥扶不上墙。”

萧正峰眯起虎眸,沉声道:

“不错,他想借着这一次机会,给自己的儿子捞点本钱,混一个资历。”

阿烟皱眉:

“这个孙奇芳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罢了,素来不学无术,威武大将军为此极为头疼,他就这么带兵前来,身边可是有人扶持?”

萧正峰垂眸看了眼柔软无骨地靠在自己怀里的女人,点头道:

“你猜的都没错,这一次威武大将军还派了自己最为倚重的两位将军过来,为左右将,辅佐他的儿子。”

阿烟回忆了一番,这场仗她是有印象的,当时的时局和如今略有不同,最后的结局她却是记得清楚,孙奇芳惨败,被北狄人杀死,将尸体挂在战旗上。北狄军侵入了大昭境内三百里,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后来还是萧正峰带领残兵旧部,给了北狄军一记重击,就此名动天下。

与此同时,京中朝局震动,燕王将登基没多久的太子赶下皇位,自己登基为帝。齐王自请离开燕京城,并发下誓愿永不踏入正阳殿。燕王就此放心,于是派了齐王带领兵马,支援萧正峰,双方齐心协力一起抗击北狄,就此将北狄赶出大昭。

之后呢,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燕王驾崩,天下大乱,大乱之中有将士用箭将正阳殿的牌匾射下来,从此天下再无正阳殿,齐王登上正阳殿,就此登基为帝。

后面的那一段,倒是阿烟从市井中听到的流言八卦罢了,那个时候的她已经远离了燕京城。

阿烟修长的膀子搂着这男人的腰,靠在他怀里仰脸望着这男人刚硬的下巴,想着接下来怕就是要开始战乱了。

这个男人想来也是明白如今的形势,是以刚才说出了那样的话。

她轻笑了,柔声道: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咱们以后日子长着呢,如今到底年轻,便是吃点苦也不算什么。”

她蹭了蹭他的胳膊:

“再说了,只要一直跟在你身边,无论怎么样,我都觉得好。”

她这样的话,可真是能把七尺男儿的心都化成水。

萧正峰眸中深远,缓缓说出自己的想法:

“咱们如今手头的银票,都在京中有分号,这个倒是不怕的,带着就走。其余的金银,我都分别藏在几处,暂时也不必考虑。如今我担心的倒是粮草问题,如果这位孙奇芳来了,我必然受到排挤,军中我储存的那些粮草,若是就此便宜了这人,岂不可惜?”

阿烟想想也是:

“那要如何?”

萧正峰眯着眼睛,淡道:

“我已经吩咐下去,趁着他们还没来到,先将这些粮草和重要器械偷偷运出去。到时候他来了,若是敢为难咱们,咱们就带着细软离开这里,只留给他一个空城,也没什么可惜的。”

阿烟却是想起到了最最重要的:

“那这里的兵马呢?”

这些日子以来,她也明白那些兵马虽然只有四五万,可都是萧正峰每日操练过的精兵,也都是誓死跟随萧正峰的,就这么扔给孙奇芳那个混账,实在是替他心疼,也替那些将士惋惜。

萧正峰听到这个,笑了下,抬手摸了摸阿烟的脑袋,却没再提这个事儿,只是笑道:

“这个暂时动不得,过些日子再说吧。”

夫妻二人说了这么一会子话,阿烟忽想起什么,歪头问道:

“你用了晚饭吗?”

“没呢,本来想等着喝你熬的鸡汤,谁知道忽想起什么,倒是耽搁了,如今时候也不早了,让荼白过去灶房随便做点什么吧。”

无奈轻叹了口气,阿烟道:“就知道你忙起来什么都顾不得了,鸡汤我也没喝,如今现再锅里用慢火温着呢,我这就让她们拿过来。”

萧正峰不免笑了:

“你这是等着我一起吃呢?以后不许这样,不然时候一长,难免对身子不好。”

萧正峰果然说得没错,三日之后,他已经正式收到了文书,说是威武大将军之子孙奇芳为此次北下的元帅,负责抗击北狄事宜,并将统一接管锦江,吕阳,襄阳,贡康等处的防卫。

这个消息一来,其他几处的守将也都纷纷炸锅了,他们知道那个孙奇芳是个书生,并不懂得打仗,如今要他们听令于这么一个货色,哪里肯呢。

由于这些守将都素来敬佩萧正峰之才能,此时纷纷送了信函前来,问起此事,萧正峰都一一回信了。

又过了七八日,那边孙奇芳的先头部队到了,来到之后,萧正峰先去迎接了。谁知道那先头部队的偏将竟是孙奇芳的族弟,叫庞利明的,这位庞利明来了后,先是吩咐萧正峰收拾好驿站,并开始指手画脚,要他命人杀鸡宰羊好生招待元帅。

萧正峰自然一一照办了,还把姿态放得很低,态度恭谨。

这个情景,别说是孟聆凤冯如师,便是那位知军大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暗地里说道:

“如果不是萧将军,北狄军早已入了大昭境内肆无忌惮了,这个威武大将军的公子爷还没干什么事儿呢,就摆起这么一副臭架子来了。”

其他人深以为然,都为萧正峰不值,好好的大将军,如今却要伺候起燕京城里的纨绔公子爷来了。

然而萧正峰这个人,却是安之若泰,默默地接受着对方的诸般挑剔,并尽量满足着对方的要求。

如此一来,等到孙奇芳终于来到锦江城的时候,他纨绔的恶名已经传遍了锦江城,人们都知道这位公子爷不学无术,仗着父亲身在高位竟然谋了一个镇北大将军的封号,并身为这次的主帅前来。

可怜的孙奇芳并不知道为什么大家用那样的眼光看他,他只是看着这里古老而久经风沙磨砺的城墙,他感叹于这里的穷困,望着街道上萧瑟的人流,他越发叹息:

“果然是化外之地。”

此时二十万大军停留在城门外安营扎寨,由他带来的左右二将代为坐镇军中,而他自己径自入了锦江城,下榻到驿站,却见这驿站里竟然是舒服整齐干净,且有上好的酒菜等着他。

他眼前一亮,这一路行来,连口酒都没能沾上过,他嘴里都快没味了。

一旁的长随是个精明的,见此情景,忙道:

“元帅,行军在外,不能饮酒。”

可是孙奇芳哪里能管得了这个,他鼻子动了动,满意地道:“这是我素日最爱的酃酉录酒,难得这么荒僻的边野之地,竟然有这等好酒!”

当下也不听阻拦,就这么上前,坐在那里,大吃大喝起来。

而在另一边,军中的孟聆凤抱着大刀,眉眼森冷地对着萧正峰:

“你竟然偷了我的酒去给那个纨绔子弟喝!”

她简直是想上前和这个人拼命了。

萧正峰此时正对着一个地形图皱眉沉思呢,指尖有力地轻轻在桌案上敲打着,听到这个气势冲冲的问话,连头都不能抬,径自将那个地形图翻了一页。

孟聆凤越发恼了:

“我在问你话,你怎么可以把我的好东西给那个猪狗不如的没用废物来喝!!”

冯如师连忙追进来了,无奈地拉着孟聆凤道:

“孟将军啊,有话咱们出去好好说,你看将军正忙着呢,你何必这么对将军说话呢?”

这个时候的萧正峰终于抬起头来,淡道:

“昨日还剩下一些羊汤,你嫂子熬的,我喝着真是美味。”

孟聆凤挑眉:

“那又如何?”

萧正峰挑眉笑了,真诚地道:“你要尝尝吗?”

孟聆凤:

“哦……”

冯如师从旁拽着她的袖子:

“我觉得这个主意实在是好极了!嫂夫人熬的羊汤鸡汤都很美味,将军大人实在是有福气,咱们也跟着沾光的话,那真是太好了!”

萧正峰这些日子忙得离谱,有时候晚膳都不回去吃了,阿烟心疼他,怕他操劳过度对身子不好,就开始想尽法子的为他滋补身子,熬炖了各种可好的饭菜来,会让柴九用瓷罐带着送到军中来。

因为这个,有时候冯如师等人也能沾到一点光,是以知道阿烟的厨艺了得。

孟聆凤有点心动,可是又实在心疼自己的一坛子好酒,于是冷眉一挑,开始讨价还价:

“以后有什么好吃的,必须记得捎上我!”

萧正峰大方地拍板:

“成交。”

于是从此后,冯如师和孟聆凤成了阿烟家中的常客。

她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纳闷:“你不是素来不喜孟聆凤来家里吗?怎么如今倒是大方,她和冯如师是三不五时地过来?”

萧正峰不敢给阿烟说这都是一坛子酒惹的祸,只好含糊地道:

“咳,他们每日在军中也实在是辛苦,真不容易,我想着他们身为我的俾将,我总应该对他们好点。”

阿烟狐疑地盯着萧正峰,却见他右边耳朵轻微地动了动。

于是她忍不住扑哧笑出来,咬唇望着他道:

“行吧,我明白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