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孙奇芳来到锦江城中后,锦江城中便发生了一些变化。城中的防守安排布置,这本是萧正峰一手精心安排的,可是孙奇芳看了后,却有点不喜欢,他觉得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必须重新调整布防。再说了,步防这么重要的事当然应该牢牢把控在自己手中,不应该让萧正峰插手其中。

于是这个孙奇芳和自己的左右将商议了番,左右将虽然认为萧正峰在调度防守方便颇有经验,可是他们也认为城中的布防不能被萧正峰把控在手中,必须设法夺回来。

他们初来乍到,必须大刀阔斧一番,接管锦江城中的一切,慢慢地在军中立下威信,从此后诸位将士才能听令。

于是这一晚,左右将根据以往的经验,又匆忙看了锦江城的地形,连夜赶制了一个边防布局图,交给了孙奇芳。

第二天,孙奇芳拿着这个边防布局图,召来了萧正峰:

“城中的布防平时都是你安排的?”

萧正峰点头:

“是。”

孙奇芳笑了下,摇了摇头道:

“萧将军,我这里也有一份布防图,你看看,可比你如今的好?”

萧正峰抬眼看过去,由于他对锦江城内外的地形了如指掌,不知道看了多少次,是以几乎是印在心里面的,此时一眼扫过去,哪里兵马布局多少,都是一目了然。

这个守城布局,其实说起来也是好的,只是萧正峰对沄狨是十分了解的,自己能想到的,别人能想到的,沄狨自然也能想到,是以这种布防早已被他舍弃。

他如今的防守之法,其实是借鉴了古时的一个八卦阵法,是动中有静,静中有动,互相牵扯,守望相助的,是他花了不少心思研究出来的。

只是这些话自然不好给这位纨绔子弟说,是以萧正峰当下一笑,淡淡地道:

“元帅的这个布防图,周到细致,谨慎严密,极好。”

孙奇芳感觉到萧正峰言语中的不够诚恳,抬头望了眼萧正峰:

“萧将军,觉得这个不好?”

萧正峰笑:“哪里。”

孙奇芳不悦:

“既然萧将军都说好,那明日本帅就传令下去,锦江城按照这个布局来布置兵力防守吧。”

萧正峰沉吟片刻,点头道:

“是,一切由元帅做主。”

孙奇芳见萧正峰还算识相,当下心中自然是满意,一时等到萧正峰离开了,他对左右将道:

“别人都说萧正峰这个人非同一般,须要谨慎小心防备,如今看来,不过尔尔。”

而走出营帐的萧正峰并不知道孙奇芳的得意,他只是心里有些沉重。

按照孙奇芳的那个布局图,沄狨如果来攻,锦江城怕是只能守住五天,五天之后,沄狨必然能破锦江城。

这个时候的他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据理力争并抗议,可是这样成功的可能基本为零,只会让孙奇芳越发觉得自己的权威被挑战了,从而着力打压自己。自己不过是一个四品将军罢了,官职比起孙奇芳身边的左右将还要低,自己此时还根本不具备和孙奇芳据理力争的能力。

另一种自然是顺其自然,不闻不问,任凭他改变锦江城的布局。

可是那样的话,锦江城必破。

城破之后,守城将士都是死罪不说,这其中城中老百姓不知道多少会因此死在北狄军的刀剑之下,血流成河,横尸遍地。

这个时候的萧正峰不免无奈地叹了下,想着沄狨这个人实在是狡猾,明知道不是自己的对手,便干脆龟缩起来,等来等去,等来了这么一个扶不上墙又自以为是的烂泥来对付自己。

心情有些沉重的萧正峰回到自己府邸,一踏入院子,发现这里极为热闹,原来冯如师和孟聆凤也过来了,正在那里满脸期待地等着阿烟做的烤羊排。

其实羊肉乃是皇族所用的食物,在前朝寻常人等不敢吃的,便是今朝并不曾明令禁止常人吃羊肉,可是燕京城一般人家都不敢轻易宰羊的。

如今来到了这化外边陲之地,这里的人学习北狄和西越人的风气,喝羊奶的有,吃羊肉的也有。此时阿烟亲自指导侍女们烤制的便是羊肋排。

这羊排选得是上等的肋骨,外面一层薄薄的膜,质地松软,肥瘦相间,如今经过阿烟的巧手烤制过后,外面香酥脆焦,色泽金黄,里面却是鲜嫩柔软,一口咬下去,外焦里嫩,香酥甜美。

冯如师吃得嘴角都是油,孟聆凤也难得放下了她的大刀,正在那里毫不客气地捏着一根细长的羊排啃着。

两个人见到萧正峰回来了,冯如师有些不好意思,一边将最后一口羊排咽下,一边站起来笑道:

“将军,你吃,你也吃吧?”

孟聆凤却是看都没看一眼,在军营里萧正峰是上级,该有的礼节她会有,可是离开了军营,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阿烟此时穿着修长素净的云雁细锦衣,头上只随意挽了一个家常发髻,因为太过忙碌的缘故,额头沁出细密的香汗。她见萧正峰回来了,便挽唇笑道:

“今日聆凤去市场,恰好见那里有牧户宰了一只羊,她就买了些回来,我便做了一个九全羊汤,又炒了几个羊肉菜,烤了羊排。你过来尝尝吧,如今天冷,这个最是能御风寒补身子。”

萧正峰原本是满心的沉重,正觉得前路茫茫,不知道该把这锦江城如何处置,如今一回家,只觉得家里面暖烘烘的舒坦,自家这女人笑起来又是如此的赏心悦目,桌上的吃食实在引得人食指大动。

当下他忽而觉得,什么烦恼什么前程什么天下,都是庸人自扰罢了。他萧正峰若有通天之能,自会去兼济天下,可是若他一时困于浅滩,那便不必多思,只独善其身,护住身边的女人便是了。

于是他挑眉笑道:“既有羊肉,怎可无酒?”

孟聆凤听着,眨了眨眼睛:“能喝吗?”

萧正峰依旧笑:

“左右不是军中,今日风沙格外大,分外酷冷,喝点酒来暖身子,外人也不会知道的。”

孟聆凤顿时雀跃起来,当下忙招呼柴九:

“去帮我取些来吧?”

柴九却是看萧正峰的意思,萧正峰点头:

“去吧。”

于是萧正峰坐下阿烟身旁,一起品尝阿烟做的羊肉大餐,少顷之后,柴九过来,却是取了一坛子柳叶青,孟聆凤大为开怀,当下几个人各自满上,吃喝起来。

萧正峰惦记着阿烟一喝便软的身子,便道:

“你素来不能饮酒,只沾一点尝尝味就好了。”

一旁冯如师见此忙笑道:

“那是自然,嫂夫人何等样人,哪里能和我们一般胡吃海喝,如今只浅尝一点便可。”

谁知道孟聆凤却不干,一把将冯如师揪到一旁:

“你懂什么,上次我们还是一起干了一坛子呢,她能喝!”

可是她话没说完呢,那边萧正峰的一个警告眼神瞥过来,凌厉得很,孟聆凤吓得忙停住话头:

“嫂夫人只喝一两口就是了。”

冯如师从旁哈哈大笑,想着这将军大人最是宠妻,人人都知道的,孟聆凤说这话简直是找死。

此时外面寒风呼啸,风沙漫天,昏黄的天空中一轮黄日犹如被烟云笼罩一般,街道上连个行人都没有,院子里的奴仆们但凡要出来,都是要用毛毡捂着脸的。

可是在这风沙呼啸的傍晚时分,屋子里实在是温煦舒服得紧,经过阿烟烤制的羊排是那么的入味,吃在嘴里是满口香,而一旁飘浮着些许野菜的乳白色羊汤冒着蒸腾的热气,几乎模糊了人的视线。

一时之间竹叶青的清香,羊肉的浓郁膻香,以及身边女人似有若无的花香,都在鼻端萦绕。此时孟聆凤和冯如师喝得正在兴头,两个人甚至开始比划猜拳了,他们大声吆喝着说笑着。

就在此时,萧正峰转首看向身旁的女人,却见阿烟含着温煦的淡笑,正默默地望着自己。

她用唇语问他:今天心情不好?

他动了动唇,没说话,却是抬起手将她发髻旁的珠钗正了正,重新帮她插好了。

外面的天色渐渐沉闷地暗下来了,狂风越发呼啸得厉害,犹如鬼魔吼叫一般。孟聆凤和冯如师已经喝得东倒西歪起来,一坛子竹叶青被这两个人干得差不多了。

孟聆凤傻笑着拉扯冯如师:

“我,我还要喝……”

冯如师舌头有点大:

“再来,再来……”

萧正峰在这噪杂声中,凝视着自己的女人,也许是酒意开始上涌,也许是前几日她来了月事把他憋的,也许是昏暗的桐油灯光映衬下的女人实在太迷人。

总之,他忽然想要她了。

于是他抬起头,看向一旁的两个醉鬼。

他起身,直接一手一个,提起这两个人的后衣领,然后掀开沉重的毛毡帘子,直接把他们扔出去了。

扔出去后,关上门,他径自走到阿烟身边,在她懵懂诧异不敢置信的目光中,不容置疑地将她抱起,风卷残云一般将她的唇舌吞啃了,然后抱着这个睁着无辜眼神尚且不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的女人,直接上了炕。

锦帐干净利索地落下,将里面的动静全都遮掩。

冷风呼啸,把屋内的一切狂热尽数掩盖。

被骤然扔到屋外的两个人,睁着迷茫的眼睛,喷着酒气,在刺骨的寒风中瑟瑟发抖。

不过好在很快下人们就发现了这两个人,忙将他们拉扯到偏房去了。

到了第二天,当孟聆凤和冯如师各自从自己家中醒来的时候,他们都有些疑惑。

“我昨日不是在将军府中吗?怎么回来的?”

“咦,我是醉了吗,昨天到底怎么回事?”

他们身边的长随都恭敬地回道:“昨夜您喝醉了,将军特意命人送回来的,还特意关照说要好好照料,明日个先不必去军中了。”

孟聆凤:“萧大哥真是处事周到,别看平时对我冷冰冰的严厉,其实他对我挺好的。”

冯如师:“将军这人太好了!我一定要誓死追随!”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