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阿烟的冬天是在万寒山度过的,山上虽然寒冷,不过有个萧正峰在身边,每夜在他的怀抱里靠着睡去,她也渐渐地习惯了这萧杀严寒中的温暖和忙碌。

当萧正峰出去打仗操练的时候,她就带着残兵伤号并几个侍女一起漫山遍野捡拾野果野菜等,来给大家丰富膳食,并将往日自己寻找食物变废为宝的各种法子传授给大家。

除此之外,她还会亲自帮着大家做饭缝缝补补,当然这些事儿都是在萧正峰外出的时候偷偷干。他如果在,是万万不舍的她受这种累干这种活的。

在这种忙碌中,她越发自在起来,一些琐碎的小活儿让她想起了上辈子的忙碌,她才发现当自己干着这些的时候,倒是有别样的充实感。

而山下的局势如今也是迅速改变了,燕王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一个圣旨,那是一个永和帝临终前拟下的,是要废掉太子储君之位的圣旨,说是被当初的太子藏匿了起来,就此篡夺了皇位。

一时之间,燕王打着太子弑父杀君大逆不道的旗子,带着一批精锐的侍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入了正阳殿,擒拿登基没几个月的新皇。新皇见势不妙,扔下自己的皇后,只带着自己的皇贵妃,从地道里匆忙逃窜了,带着一批亲卫逃命,一路逃到了威武大将军那里躲避。

要说这新皇也是个聪明的,逃命的时候还知道带着皇贵妃,有了皇贵妃,威武大将军哪里能不管他呢。新皇承诺了大事成后,给皇贵妃封为皇后,又承诺了威武大将军若干好处,于是威武大将军带着兵马调转马头,直接冲向燕京城,要斩杀逆贼燕王,燕王当然也不甘示弱,带着兵马怒斥威武大将军,双方战作一团。

至于这边的北狄军,算是彻底被他们扔到了后脑勺。

也或者他们秉性的理念是囊外必先安内吧。毕竟先夺了这个大昭的皇位,有的是时间慢慢收拾北狄人,就算北狄人攻入了燕京城又如何,塞外野蛮人还能坐定这个宝座?

他们信心满满,北狄人都不是事儿!

就算北狄人真打过来了,只要他们皇位坐稳,只有忠肝义胆的将领帮着把北狄人打回去!

可是如果对方抢夺了帝王宝座,到时候大昭局势已定,未必有人愿意帮这个忙。

毕竟这个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于是他们兄弟两个打得热火朝天,把北狄入侵彻底抛到了脑后。

就在他们为了争夺这个帝位在燕京城打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沄狨和鹍敳的大军却混合起来,不断地占领着大昭的国土,并在这片土地上抢掠烧杀。

大昭的大小武官,有的是为燕王和太子党笼络的,纷纷参战这一场夺储之战,也有一些有志之士,恨两王相争同室操戈,却置老百姓于不顾,任凭野蛮的北狄军屠杀大昭将士,于是便自行带领人马,前来抗击北狄军,这其中有原本的守城将士如顾楠、楚竹元、成辉等,也有各地的衙役以及禁卫军,当然也有许多老百姓纷纷响应参军。

齐王远在刺州驻守,偏生有西方蛮人也趁乱想分一瓢羹,于是开始进击大昭,齐王此时也无支援,茫茫大昭乱作一团,哪个能来给他送粮派兵的,只能用手下三万守卫军勉强抗击西方蛮人的攻击,也是危在旦夕。

萧正峰此时已经放弃了锦江吕阳等地,彻底把这万寒山作为根据地。将士们受了伤疲倦了就上山要休养生息,等到吃饱喝足就下山痛打一番,逮住哪个打哪个,谁遇到他那就是丢盔弃甲四处逃窜,一时之间北疆一带传出来“遇谁别遇萧阎罗”的话来。

沄狨其实也颇打了几次胜仗的,怎奈每次和萧正峰遭遇上,必然损兵折将,他心中怨愤之余,咬牙切齿,便撺掇鹍敳道:

“若要得大昭,必先除掉萧正峰,此人诡计多端用兵如神,如果不能除掉,日后便是我们攻入了燕京城,也会葬送在他手里的。”

鹍敳却是有些不屑:

“你和他数次交锋从未有过胜绩,自然是听到他的名字就闻风丧胆,我却是不同的。”

沄狨见此计可行,便激将道:

“你若是觉得自己是萧正峰的对手,不妨一试,万寒山距离此地不过三百里,三日之后便是他们大昭的大年了,若是你能在除夕夜前拿下萧正峰的项上人头,我从此对你心服口服。”

鹍敳冷笑连连:

“你也不必激将于我,我早就想和这个萧正峰会一会,如今恰好,倒是要去领教下此人的厉害!”

于是这位鹍敳便率领十万精兵,前来围攻万寒山。

当萧正峰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正坐在阿烟身边,看着她包饺子呢。

因这一次要过年了,阿烟说起过年的时候大家都要吃饺子,将士们打了这几个月也实在是辛苦了,无论好歹,总该吃个饺子。这话传出去,大家自然是很期待,等着将军夫人带领大家做饺子吃。

“这里面都是什么馅儿啊?”

萧正峰虽然对于领兵打仗布防调度非常在行,可是对于包饺子这种事儿,他还真从来没关注过。以前他当火头军那会儿,哪里给包饺子啊,给你把菜啊面啊往里面一扔,煮熟了吃吧!反正都是那些材料,只不过煮成了杂片儿汤而已。

萧正峰提起这事儿,颇为有理地道:

“其实没什么不同,只不过你的馅儿在皮里面,我的馅儿在皮外面。”

阿烟噗嗤一下笑出来,她歪着脑袋瞅着自家这位传说中的“铁血阎罗”,想着敌人见到他闻风丧胆的样子,谁曾想这位在饺子这件事上竟然有如此“独到”的见解呢!

她抿唇勉强收住笑:

“咱们这个馅儿里面东西可多了,有黑木耳有蘑菇,还有剁碎的野猪肉,更有山里捡的野菜,营养好得很,保准好吃。这里我还弄了几个带酸枣的饺子,只有那么三个,算是个彩头,到时候谁吃到了这个带酸枣的,就是个有福气的,来年保准有好事儿!”

萧正峰低头瞅着她纤细的双手灵巧地拿过一个饺子皮,手指头捏啊捏的,几下子之后便一个饺子出来了,那饺子真跟一朵花般好看,细致匀称的褶子,薄薄的木耳边微微翘着,像花瓣儿一般。

孟聆凤从旁见了,不免道:

“你包个饺子都这么好看!到时候别让大家伙舍不得吃了!”

齐纨和鲁绮见了也是笑道:

“夫人的饺子确实包得好看。”

萧正峰目光一扫,扫向了齐纨和鲁绮,然后扫向了孟聆凤。

齐纨和鲁绮心里一突,两个人对视一眼,便忽然道:

“我去看看锅里水开了吗!”

“我去看看那边鸡炖好了么!”

然后两个人忽然跑了。

孟聆凤挑了挑眉:

“你们慢慢聊,慢慢包。”

说着,捡起地上的大刀也走了。

人都被自己吓跑了,萧正峰这个时候才俯首过来,大手慢腾腾地拿起一个饺子皮儿,柔声笑道:

“阿烟教我包饺子吧。”

“好。先拿过一个饺子皮儿,摊平了,放上菜,这样一对折,然后开始捏褶子,捏褶子……好了。”

说着这话,阿烟把一个精巧的小饺子放在了玉白的手心里,展示给萧正峰看。

萧正峰往日学武最是在行,再是复杂的动作他都是一看就会,如今他用往日学武的劲头仔细地观摩了阿烟的动作后,便拿起了一个饺子皮来施展了。

于是他也拿过一个饺子皮儿,摊平了,放上菜,这样对折,然后开始捏褶子,捏褶子……

捏完了后,阿烟一看:

“咦,你包了一个汤圆?”

萧正峰皱眉,他默默地放下了那个“汤圆”。

或许术业有专攻,他还是老老实实地打打仗杀杀人,练练兵再抱抱女人,这就可以了。

至于包饺子什么的这种活儿,交给他的女人去做吧。

少顷之后,这看水儿的看鸡的还有抱着大刀溜达的陆续回来了,热腾腾的饺子出了锅,孟聆凤陪着萧正峰和阿烟在那里吃饺子,冯如师也过来蹭吃的,搓着手满怀期待地要吃,一旁的齐纨和鲁绮伺候着,在那里继续包饺子。

正吃着间,萧正峰看着碗里的一个饺子,悄无声息地把那个放到了阿烟的碗里。

阿烟不解,夹起来一尝,酸甜的味道,抬头看着萧正峰,不免笑了,这是那个酸枣的吧。

萧正峰见她笑得甜蜜,也就随之笑了。

就在这个时候,孟聆凤忽然皱着眉头道:

“怎么还有一个面疙瘩啊!”

说着,她从嘴里吐出来一个又硬又大的面团儿,眯着眸子打量: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一旁的齐纨和鲁绮对视一眼,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她们多少也猜到了,这饺子必然不是自己或者夫人包的,当下尴尬地低下头。

冯如师却自有一番见解,恍然道:“这是一个酸枣的饺子吧,就是那个彩头!哎呦,你可是个有福气的!”

孟聆凤疑惑地看了眼阿烟,却见阿烟只笑不语,她想着这果然是了,不免皱眉道:

“原来酸枣的彩头这么难吃啊!”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