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一场仗,当然并不像萧正峰嘴上说得那么轻松。

事实上,哪一场仗算得上轻松呢。

都是敌众我寡,都是我在明敌在暗,都是在刺骨寒风中握着刀剑长枪在拼搏,都是在刀林剑雨之中冒死挣扎。

无论是打什么仗,总是要有伤亡,总是会有流血。

不过面对自己的女人,他还是不想让她担心。

他也对自己有信心,无论如何,他肯定是能活着回来见她,他还要护她一辈子呢。

萧正峰握着长剑,披上战甲,走向了自己犹如手足一般的将士们之中,望着他们原本对年夜饭充满期待的脸上开始挂上了凝重,他冷静地黑眸扫过他们,沙哑而沉重地道:

“杀完北狄狗,回来吃饺子,走!”

只这一句简洁的话,大家伙忽然一下子沸腾起来了。

这是多么充满自信和力量的话啊,大家原本的凝重忽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昂扬的斗志。

就算是在这黑冷的冬夜里被人包围了又能如何,他们有一个战无不克攻无不胜的萧正峰,他们有那么多的兄弟在一起并肩战斗,还有包好的等待下锅的饺子。

阿烟躺在那里,懒懒地眯着眸子,听着外面凌乱犹如雨点一般的脚步声。

萧正峰说,在山里行军,特别是万寒山行军,就不能走齐整的步子,要不然那震天响的步子会惊动了这山,引起雪崩。

就是要这种犹如雨点一般此起彼落的脚步声才可以。

当他这么说着话的时候,会拿手去揉捏她的某处。

此时的阿烟,一个人躺在炕上,想着那个男人说的话中每一个寻常的话语,回味起来都觉得别有滋味。

她怔怔地握着他塞到自己手里的绵阳膏瓶子,想着这男人现在呢,是不是走在将士们之中,无声地往山下赶去?

她靠在枕头上,默默地停着那雨点般的脚步声渐渐地远去,最终听不见了。

她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地数着数,想着自己数到一千,是不是他就可以打完这场仗回来了?

于是她开始数起来,一个,两个,三个……

她心无旁骛地数数,一个个地数,不疾不徐,怕数得太快了他还没回来,也怕数得太慢了他回来得也晚。

此时门轻轻地响了下,门外青枫低声地问道:

“夫人,炉子里添火吗?”

阿烟闭着眼睛,摇了摇头,她不想停下她的数数,所以没回答。

外面的青枫没听到回应,心里到底是有些担心。

她也知道这边夫人正和将军好着呢,那边忽然你就离开去打仗了。

但凡是女人家,心里哪里能不担心呢,将军再是有通天的本领,也没有三头六臂的,刀枪无眼,万一有个伤亡,这让夫人可怎么过呢。

于是青枫试探着道:

“夫人?”

阿烟停下数的数,淡道:

“进来吧。”

青枫听此,忙小心地推门进去了。

她一进去,便见阿烟一把青丝逶迤在炕头,整个人窝在被子里,只露着一张白净的脸儿,那双昔日清澈的眸子此时茫然地望着某一处。

她不免担心,蹙眉道:

“夫人?”

阿烟怔怔地抬眸看她,吩咐道:

“去,把饺子煮了,将军说等回来后要吃的。”

青枫简直觉得自家夫人有点问题了,越发担忧地道:

“夫人,你没事吧?”

阿烟淡道:

“出去,煮饺子去。”

青枫无奈,只好出去,等她出去,那边齐纨和鲁绮都在等着呢,忙用询问的眼神看她。

青枫摇了摇头,小声道:

“先把今日包的饺子煮了吧。”

草棚内,阿烟已经数到了六百二十三,她一边默默地数着,一边开始用他塞给自己的那瓶绵羊油来摩挲身子。

绵羊油,那是白腻柔软的脂膏,涂抹在玉白的身子上,把绵软的身子滋润得犹如上等的豆腐一般幼滑细腻。别说是男人家那粗粝的大手,便是自己的手这么轻轻抚过,都觉得触感上等,不舍的放开。

还是那句话,女为悦己者容,他若喜欢,她便极力呵护。

等到她把全身上下真得都涂抹遍了,这边她已经数到了九百八十二了。

一时不免暗恨自己,数得太快了。

其实他要下山,下山后要和敌人遭遇,还要开始打,打的时候一刀下去,拔出来,再一刀的,杀了一个两个三四个,杀得血光四溅,杀得血流成河,如此一来,哪那么容易呢?

敌人是有多少来着,听那话是前后一共有七八万人呢。

七八万人,你便是一刀砍一个,那得砍多少刀啊。

阿烟便这么胡思乱想着,就在这胡思乱想中,终于她也数到了一千了。

当她数完那一千的时候,有点恋恋不舍,又有点莫名恐慌,可真怕啊,怕自己便是数到一万,他也不能回来吃那锅里的饺子,疼爱这已经钻到被窝里的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青枫又敲了敲门,小声道:

“夫人,饺子煮好了。”

阿烟喃喃地道:

“放那儿吧。”

青枫点头:

“是。”

阿烟躺在炕上,紧紧裹着被子,茫然地望着草棚里的那点黯淡的炉火。

她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已,帮不上他什么忙,于是在这冰冷漆黑的夜里,当他出去浴血奋战的时候,她只能默默地躺在这里,徒劳地期盼着他能毫发无伤的回来。

她如同她的母亲一般贤良柔顺,所以他说了让自己等着,自己便躺在被窝里等着,等着他回来。

这一刻,她忽然又想,以后他想怎么样都可以的,她再也不为了过年操持军中的伙食而不让他近身了。男人家如果想要,她为什么不给呢,若是哪日他不想要了不能要了,便是你想给,都没法给了。

她又这么胡思乱想了一番后,终究是按耐不住,便淡声问外面:“青枫?”

青枫无声地进来了。

“可有下面什么消息?”

“没,只是刚才我们瞧着下面,到处都是火把,隐约也传来喊杀声,在那边山头上听得真切着呢,怕是打得正激烈。”

阿烟听着这个,不曾言语。

青枫偷眼看了下阿烟,低声道:

“我瞧着这仗一时半刻打不完的,要不然夫人先吃点饺子吧?”

阿烟摇了摇头:

“不了,等下面打完了,将军回来一起吃。”

又过了半响,阿烟又招了青枫进屋来。

这次不等阿烟问,青枫便道:

“刚才咱们在山上留守的人马开始搬着大块石头往下扔了,下面轰隆隆的,都是震天的嘶喊声,我听着怪吓人的,比山里的狼叫还吓人,不过……我想着那应该是北狄军在叫唤吧。”

阿烟觉得胸口憋闷,她努力吐出一口气:

“嗯,我觉得也是,将军他运筹帷幄,这一场仗看起来早已经有所准备,绝不会输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那揪起来的一颗心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阿烟攥紧了他塞给自己的那瓶绵羊油,哑声道:

“你出去,把醋和蒜拌起来,再放点麻油,等下将军回来沾着饺子吃。”

青枫点头:

“嗯,好。”

阿烟闭上眸子,努力地让自己聆听那声音,去听青枫所说的杀声震天,去听青枫所说的鬼哭狼嚎,可是她只听到了风声,山里的冷风在呼啸的声音。

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萧正峰,你一定会没事的,是不是?”

话音刚落,她就听到了凌乱的脚步声,那是有急行军在上山的脚步,犹如雨点一般此起彼伏,但是却并不显得凌乱。

她惊疑不定,越发侧耳去听,隐约中反复听到痛快地喊叫声欢呼声,这其中还仿佛有人唱起了幽远的调子,却是道:

“糖瓜祭灶噢,新年来到。姑娘要花噢,小子要炮,老头儿要顶新毡帽,老太太要件新棉袄。打跑了北狄贼人噢,我们要下饺子喽!”

这是一首童谣,过年的时候小孩子唱的,阿烟小时候还唱过呢。

阿烟那原本忐忑的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

紧绷的身子松弛下来,软绵绵地瘫在了被窝里。

她轻声笑了下,拿起那一瓶绵羊油来,又从那里面倒出来指甲盖那么大,轻轻抹在了身上,小心地摩挲着。

家里养了一头狼,他不听话的时候你得打他,他听话的时候,你就得夸他。

他干了顶天立地大快人心的痛快事儿,你就得赏他,给他甜头吃。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