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萧正峰走进草棚的时候,便把草棚的门关了个严实,厚重的毛毡帘子也顺势落了下来,把外面的风声雨声狼声欢笑声全都挡在了门外。

炉膛子里的炭火依旧在烧,把个屋子里烘得暖洋洋,完全和外面的天寒地冻是两个天地。

他穿着铁血战甲,跨着刚刚入鞘的龙泉宝剑,踩着军靴踏入这个屋子的时候,只觉得一股暖香扑鼻而来,那是女人家在被窝里睁着懵懂渴盼的眸子望着你说散发出的馨香,是男人在梦里依旧会渴望的味道。

此时的他,飞扬的袍角依旧带着血腥的味道,踩在地上的靴底依稀还有着外面沾染的冰雪渣子,不过他丝毫无觉,径自走到炕头前,两手一伸,便将被窝里的女人捞在怀里。

男人先是在山下征战一场,弄得个血染皑皑白雪,不知道多少敌人尸首喂了山涧里的饿狼,如今呢,却是在家里这么耗尽体力,这么两场下来,底子再好也是有些累了,半眯着眸子在那里歇着,微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若是以往,这个时候的阿烟自然是瘫在他的肩头,爱娇地不动弹分毫。只是如今,她却硬撑着爬起来,哆嗦着披上了大髦,把锅里的水烧开。

外面的青枫约莫是明白屋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儿的,嫁过人的她早已退下了,唯独两个专买来精心伺候的丫鬟齐纨和鲁绮,依旧守在那里,把早已熬好的肉糜粳米粥盛放到小碗里,又配上新出锅的过年饺,并一点凉拌菜,一碟子蒜醋,悄无声息地进来,摆放到桌上。另有荼白,低着头提进来一桶热水并拿了一个水盆,送上了巾帕等物。

阿烟伺候着将他铠甲歇下,又脱了那沾血衣袍,帮着他擦拭了各处,顺便自己也稍微擦了擦。做完这些,她拿过来尚且冒着热气的饺子,拿了一双竹筷,坐在炕边上,开始一口一口地喂他吃。

亲手制造了两场狂风暴雨的萧正峰,至极的疲惫却使得头脑越发清醒,他依旧皱着眉头陷入沉思中,女人送到嘴边饺子,他就张开嘴吃。

她喂一口,他张嘴吃一口。

约莫把一碗饺子都吃光了,阿烟又开始喂他汤:

“喝点汤吧。”

“嗯。”他依然没睁眼,闭眸沉思着,随意应了声。

于是阿烟没说什么,安静地取过来粳米粥,开始喂他吃,这次是用个小瓷勺,一点点地喂,还用巾帕细心地帮他擦擦嘴角。

正吃间,萧正峰陡然睁开眸子,黑眸精光乍现间,倒是看得阿烟微诧。

“帮我把那边桌上的地形图取过来。”

萧正峰这么吩咐道。

“好。”

阿烟顺从地下了炕,趿拉着半旧的棉拖鞋来到了临时搭就的简易木桌前,取了上面那张地形图,捧着来到了炕边,又帮着萧正峰摊平在了他盖着的棉被上。

萧正峰虎眸微眯,盯着地形图皱眉思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些行军打仗布阵的事儿,阿烟又不懂,当下也就不问,只是以着不妨碍他视线的动作,继续小心翼翼地喂他喝粥,依旧是一口一口地喂。

他虽沉浸于那地图里,可是倒也没耽搁吃饭,依旧是饭来了就张口。

这饭也吃完了,阿烟又去倒些水来要喂给他喝。

这个时候的萧正峰,总算从他的思绪中出来了,抬头看过去时,却见屋子里的女人胡乱地披着个大髦,纤弱单薄。

眼眸再往上,透过那宽松的大髦,依稀能看出她整个人都是颤的,两个股那里走起路来都不太对劲,就好像已经被人弄折了的小树一般,摇摆间很是不自在。

阿烟再过来捧着水给他喝的时候,他就着她的手喝了,喝了后一把将她带到炕上来,另一只手将那碗接过来放到一旁桌上。

他歉疚地凝视着这柔顺细致的女人,亲了亲她的额头,低声道:

“刚才我是有些失控了。”

其实还没这么粗鲁对她过呢,至少很少这样对她的,便是她跟了自己一年有余,也未必能经得住吧?

阿烟原本不过是撑着一点力气忍了酸疼在屋子里忙活罢了,此时被他环着,便觉得那点力气都消散了,她靠在他肩膀上,把脸埋在他胸膛里,低声道:

“便是被你弄个半死,我心里也欢喜。”

甘之如饴,无怨无悔。

大年夜那一晚,这仗算是打赢了,不过萧正峰却越发觉得形势不妙。这些人开始注意起了万寒山,并且打起了万寒山的注意。

万寒山即将陷入困境之中,沄狨和鹍敳联手起来的话,自己的胜算实在不大。

不过萧正峰觉得,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许是好事儿呢。

自己的万寒山吸引了大批的人马前来,纵然自己面临巨大的危险和压力,可是却减轻了其他抗击北狄军的大昭将士的压力,也降低了大昭百姓被北狄军烧杀抢掠的可能。

想明白了这个,萧正峰开始大张旗鼓,和沄狨叫阵,专门派了一批人马前去对沄狨进行辱骂,称道:

“无知小儿,手下败将,你若是没胆量,赶紧回你的土窝里吃奶,不要跑到我们万寒山来撒野!”

又有人骂道:

“沄狨你裤子湿了,赶紧回家让你娘给你换裤子去!”

甚至更有人起哄:

“沄狨你个没种的,知道自己不敌又叫了救兵来!”

沄狨本就对萧正峰恨得骨子里的恨,如今又被他一番辱骂,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不过他到底是经历过阵势的人,当下硬是吞下一口气,对那鹍敳道:

“看这萧正峰,气焰如此嚣张,你自以为能将他降服,可是如今呢?他这般辱骂我,便是辱骂的我北狄大军,辱骂的鹍敳,辱骂的我大狄王!”

鹍敳自然是将那些辱骂听在耳中,不由冷笑一声:

“你也不必激我的,你们心中打着什么主意我自然明白。萧正峰这个人,实在是狡猾,不过也实在了得!他如今这样拉仇恨,不过是想将我们吸引到万寒山,为大昭将士收拾兵马前来反攻争取点时间罢了,这样的男人,若是在我北狄,也是一条响当当让人敬佩的汉子!”

沄狨不屑地哼道:

“你敬他是汉子,人家未必当你是英雄!”

鹍敳听了哈哈大笑:

“我自会设法,将这个万寒山踏为平地!”

说着间,他摸了摸下巴,眸中闪着兴味的光:

“听说萧正峰的女人也在这万寒山上,那可是一个天下少有的大美人呢,我鹍敳必要设法将这女人抢到手,再当着她男人的面在万军之中辱她,想来滋味必然消魂!”

沄狨知道这个鹍敳是个色痞子,听了不由眸中泛起鄙薄,不过却没说什么。

男人嘛,出门在外打仗,有个念想也好,有个念想,打起仗来更起劲,也好能早点把萧正峰除掉。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