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这一年的盛夏,大昭的局势总算是尘埃落定了,北狄军早已被赶出去,西边齐王那里和西方蛮人的征战也告一段落。大昭的这一场皇位之争也有了眉目,太子落败,在威武大将军的陪同下带着亲信仓皇而逃,途中不知怎么,两个人不和争执起来。威武大将军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太子,提着太子殿下的人头绕过东方的荒芜之地跑了。后来便传出消息,这位威武大将军竟然是带着太子的人头绕路去了北狄,投奔在了北狄王麾下。

太子死了,威武大将军投敌,原本太子一派纷纷树倒猢狲散,或者被捉,或者自杀,或者赶紧投诚在燕王麾下,燕王就此掌控了大局,择了一个吉日登基为帝了。

天下算是到底初步太平了,众人长出了一口气,新朝刚立,百业待兴,燕王这边忙着安抚百姓收拢人心,又开始大赦天下奖励各位将领,这其中包括跟随着他打败太子的那班人马,也包括像萧正峰这种在乱战之中守护了国土的爱国将领。

燕王登基后,别说其他,便是年号也颇费了一番思量,因为登基的第一年都是沿用上一个帝王的年号,到了第二年才可以用自己的年号。可是燕王不想用那个短命帝王的年号,在群臣各种献计献策后,燕王最后竟然破天荒用了自己父亲最后一年的永和十一年作为年号。

于是史书上就会出现一个诡异的情景,永和十年——不知名的一年——永和十一年。

非常荒谬,可是却又实实在在地被记载下来了。

当阿烟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没笑,她只觉得悲凉。

这其实是一个凶兆,到了明年大家就会明白,燕王再也无法用到自己的年号了,他和太子并无区别。

以后的史书会是这样的:永和十年——不知名的一年——永和十一年——不知名的一年——永和十二年。

齐王登基后,用了同样的方法来对付燕王那短暂帝位的存在。

登基为帝的燕王被称为德顺帝。

德顺帝在登基没多久后,就下了一道圣旨来北疆,是下给萧正峰的。

去除开头的那些废话,中心意思是说,你保家卫国驱逐北狄蛮人,辛苦了,给你升官当个二品将军,如今锦江,吕阳,襄阳,贡康等十几个边疆要塞都归你统领,好好帮朕看,朕不会亏待你的。

阿烟拿着这个圣旨看了良久,最后终究是叹了句:

“这样也好。”

自从那一日他在自己成亲第二天大闹后,两个人是再也不曾见过。如今他当了皇帝,自己的夫君成了他的臣子,还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呢。

他下了这道圣旨,虽说其实就是一通废话,边疆一带数个城池本来就在萧正峰的把控下,可是以前到底名不正言不顺,如今却是经过了帝王的旨意,算是走了明路。

萧正峰见她拿着那个圣旨发愣,上前接过来,随手扔到了一旁。

“别琢磨他了,你还是准备下,咱们过两天就离开万寒山,回咱们的锦江城去了。”

好歹也在这里住了多半年的,这里的东西该收拾得收拾,该扔了扔了,剩下的打包让人捎过去。

萧正峰看起来心情还是不错的,笑得白牙闪亮;

“蜀绵吴绫还有其他几个小丫鬟我都命人接到锦江城去了,还有你以前身边的绿脂,燕锁,云封,这都从燕京城接过来了。你在万寒山也操劳不小,看这手都没以前摸着嫩了。”

说着,他心疼地摸着她的手:

“等回到锦江城,咱就过奴仆成群的日子,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贵夫人,再不让你操劳半分。”

阿烟挑眉笑:“我在这里替你操心新皇登基后你的地位问题,你却在那里操心丫鬟奴仆的事儿?”

萧正峰听此,却是朗声笑道:

“你没事别瞎操心这个,我心里有数,你不必担心。还是好好把你的那些裙啊袄啊脂粉什么的都收拾收拾,咱这不是过两日就回家了么?”

阿烟见他这样,也莫名好心情起来。看他笑得那个傻样儿,好一番阳光灿烂天下太平,真是让人想不跟着欢快起来都难。当下阿烟便开始笑着吩咐丫鬟们收拾行囊,一边收拾着一边随口和萧正峰说着家常。

“父亲那边听说也要回燕京城了,德顺帝亲自去请,说是如今百业待兴,要把他请回去帮着整理朝纲,肃清朝政,主持大局。”

“是啊,他如今德行有亏,不找一个德高望重的人过去镇场子怎么行呢。”对于这位昔日的情敌如今的帝王,萧正峰显然没什么好感。

“德行有亏?”阿烟一时有些疑惑,不过后来想想也就明白了。

“对了,沈越也要去锦江城了。”萧正峰忽想起这事儿,便提醒阿烟道。

“喔,他也过来了啊。”阿烟倒是有些意兴阑珊,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的。

“他如今可是齐王的女婿,是齐王那边想让他过来的。”萧正峰这么解释道。

“说得好听。”阿烟瞥了这男人一眼,想着以他和齐王的关系,这哪里是齐王的意思,分明是他的意思吧。

萧正峰呵呵笑了下,瞅着阿烟道:

“别管谁的意思,总是他要来。到时候如果他找你说话,别搭理他。”

阿烟挑眉:

“哎哎哎,看你这话说得,我和他又不熟,人家好好的找我说什么话?”

萧正峰闻言看着她那别扭劲儿,不免哈哈大笑,走过去摸了摸她的肩膀:

“好,是我说错话了。”

阿烟脸上忽而绯红,扭过脸去。

大家心知肚明的,她瞒着他这事儿呢,可是人家也不恼不气的,倒像是把自己当个小孩子一般哄着。

要说这重生一世的事儿,如果现在真就这么告诉他,阿烟却是不愿意的。

上辈子人家可是娶了别人的,若是知道了一切真相,到时候大家谁都别扭。

阿烟这边匆忙收拾了一番,就这么在萧正峰的陪同下,下了万寒山。下山的时候是坐的轿子,颠簸着一路往下走,她掀开轿子四处瞧,只见此时正是夏季,万寒山上的群峰都是郁郁葱葱的颜色,白花花的阳光照耀下,远处的山看着清晰真切。

她在这里住了也大半年的时间呢,虽不算太舒坦,总也提心吊胆牵挂着,可如今回过头来一看,在那个小草棚里,她和萧正峰也算是经历了很多事儿的——尽管那些事儿大多在炕头被窝里。

萧正峰见她这样,不免笑道:

“怎么,舍不得?”

他此时骑着高头大马呢,已经换上了二品镇北将军的服饰,看上去威武霸气,泱泱大将之风已经初露端倪,恍惚间已经是后世那个平西侯了。

阿烟笑:“有一点点。”

萧正峰打马上前,俯首笑道:

“别舍不得了,以后若是真想这里,咱就在夏天天热的时候过来住几日,就当避暑山庄了。”

阿烟看他那眉飞色舞的劲儿,也不免笑了。

一路上阳光灿烂的,心情好走起路来也畅快,坐着马车慢悠悠地走,两三日功夫就到了锦江城。谁知道一进城便见锦江城里的百姓夹道欢迎,两边都是人,有西越人有逯人也有大昭人,大家见萧正峰骑着骏马出现,一个个都高呼着萧将军,真是一副欢迎英雄归来的架势。

阿烟看着这群人的热络劲儿,便想起自己前年冬日里跟着萧正峰进城的冷清模样,可真是天壤之别啊。才不到两年的时间,大昭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萧正峰也已经不是昔日不被人看在眼里的区区四品守城将军了。

如今他是正二品镇北将军,是统领北疆十三城的大将军呢。

塞北一带,不知道多少人心里对他充满了敬仰和感激,膜拜着这位将北狄军打得落花流水,并登高一呼号召群雄将北狄人赶出去的大英雄。

坐在马车里的阿烟靠在舒服的软枕上,唇边不免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来。想着这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自己陪着这个男人从低处一起往前走,亲眼见证着他缔造的那个沙场奇迹,并终将陪着他一起享受锦绣荣华。

如果说遥远的过去,在某一刻,她心中其实是歉疚的,歉疚自己在嫁给萧正峰的时候是不是有那么一丝阴暗的心理,其实是想着这个男人以后能够飞黄腾达的,那么如今,这种心理已经彻底烟消云散了。

这就是她的男人,是她亲眼看着他成长为一代名将的。

她家男人所有的荣耀和尊宠,她都心安理得去分享和拥有。

这就是夫妻,还是患难的夫妻。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