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沈越过来锦江城的时候,阿烟最先听到的一个消息却是让她吃了一惊。

“沈越被靖江侯府逐出家门了。”

萧正峰一边卸下身上的战甲,一边随意这么道。

“逐出家门?”

阿烟吃惊不小,要说起来沈越重生而来,怕是第一心愿就是要让靖江侯府一切顺遂,再不重蹈上辈子的命运,怎么好好的要被逐出家门呢?要知道这样一来,他以后的格局到底是低了一截子啊。

“听说是为了那个跟人跑了的娘,他和靖江侯闹僵了,本来闹僵了罚跪说几句好话也就罢了,靖江侯府如今就剩下他和他二叔了,靖江侯这个当爷爷的也不见得舍得动自己的亲孙子,谁知道他还出言不逊,也不知道说了什么难听的,把个靖江侯气得差点摔倒在那里,最后说是断绝关系,从此后他不许踏入靖江侯府一步。”

萧正峰将外袍挂在一旁的花梨木衣架上,坐在炕沿接过来阿烟奉上的香茶,一边品着,一边这么说道。

阿烟当下蹙眉不言,她实在是没想到沈越竟然对那个出身烟花之地的母亲有如此深厚的感情,更未曾想到他竟然为了这母亲和靖江侯府闹翻?如果说他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少年,那自己倒是可以理解,小孩子渴望母亲厌烦家规甚严的祖父那是完全有可能的。可问题是沈越不是啊,沈越从来不是意气用事的人,他是一个处事谨慎细致,无论做什么都可以克制自己的内心想法以获得最大的好处。

这样的沈越,那个活了二十几年的沈越,便是对上一世的母亲抱有遗憾,又怎么可能为了母亲而和靖江侯府闹翻,把自己搞得声名狼藉?这样对靖江侯府和自己都没有好处。

他如果要护着母亲,自有一千种一万种的方式,唯独不该是这种。

阿烟闭眸想了片刻,皱眉道:

“他和齐王府的阿媹郡主,这婚事可受了什么影响?”

萧正峰挑眉,淡道:

“齐王自然是不喜,大怒,不过拗不过阿媹郡主在那里不吃不喝的闹腾。如今阿媹郡主也十一岁了,过两年也大了,孩子大了主意大,一心就被沈越给迷了眼。齐王如今也是没办法,只好把这事儿冷着,看看过两年外头风言风语少一些再做定论,也兴许过两年阿媹郡主就不念着那沈越了呢。”

阿烟却摇了摇头,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如今她算是看明白了,阿媹郡主从很小的时候便恋慕沈越了,那一颗女儿心不知道被勾了多少年。后来齐王登基为帝,她身为齐王唯一的血脉,备受宠爱的长公主,不知道身边多少少年恋慕于她,可是她却抱着一线希望等待着昔日的少年郎沈越。

及到沈越登科及第,她算是得偿所愿,就此榜下捉婿,总算嫁给了他。

这是上辈子的孽缘,这辈子怕是要延续,更何况沈越看起来就是要巴住这位阿媹郡主不放的,他以一个成年人的心机去勾住一个小姑娘的心神,那自然是手到擒来的。

阿烟这么想着的时候,萧正峰一口茶呷下去,黑眸静静地望着阿烟:

“怎么了,替他难过?”

阿烟摇头:“没,就是觉得纳闷,你说他这么做图个什么?”

萧正峰嗤笑:

“鬼知道呢,图着让天底下人都知道他有个什么出身来历?”

阿烟实在是琢磨不透,也就不去想了,恰好此时晚膳上来了,她便陪着萧正峰一起用晚膳。

沈越前来锦江城上任,新官上任虽然不见得烧三把火,可是总要去迎接一下洗洗尘。虽然沈越现在和靖江侯府闹翻了,可大家都知道人家十五岁的少年郎竟然破格成了锦江城的知军,又是未来齐王的女婿——尽管这婚事可能玄了。

萧正峰如今已身为二品镇北将军,可也不想慢待了这个人,更何况这个人身上还有他颇为感兴趣的事儿呢,当下亲自陪着吃酒,又带着他四处视察了军中各项事宜,最后还陪着进了知军大人的府邸。

接连几日萧正峰不见人影,阿烟虽操心着萧正峰到底打得什么主意,不过捉不到人她也没法问,就算问了自己也管不上事儿。上次因为自己拿着个鞭子乱舞导致伤了腿儿的事,可是被萧正峰凶得不轻,从此后他是越发严令身边众位丫鬟,要好生照料好夫人,不能有半点差池。

阿烟现在哪里都不敢去,就没事去后院伺弄下自己的花草蔬菜,她种了一片窝瓜甜瓜等等,眼看着都要结出小青瓜蛋子来,等到那些青瓜蛋子长大变熟,就是香甜美味的甜瓜了。

虽说现在也不缺她这一口吃的,她想吃什么萧正峰都会专门命人快马去各处购置,可自己亲手种出来的到底和外面买的不一样。

这一日她正在瓜地里拔草儿捉虫,看着地里的绿色枝蔓爬到到处都是,小黄花在那翠绿枝叶中摇摆,偶尔间露出几个青涩的瓜蛋儿,她心里是充满喜悦的,擦擦额头的汗,便是累一些也觉得充实。

就在这个时候,那边传来脚步声,不是平日里丫鬟们的脚步,而是刚硬的战靴踩在松软泥土上特有的那种声音。

她抬头看过去,果然是萧正峰,没穿战甲,只紫罗兰长袍,后面是玄色披风,身板挺拔地走过来时,身后的披风随着飘荡,看着矫健洒脱,意气飞扬。

萧正峰走近了,不敢苟同地望着阿烟:

“没事看看书弹弹琴也好啊,不是把你的那个什么焦尾琴带过来了吗?怎么跑到这瓜地里来,小心累着身子。”

说着时,皱着眉,抬起头来用自己手帮阿烟擦拭额头的汗水,口里责备道:

“眼瞅着都成小花猫了!”

阿烟见他那皱眉一副嫌弃的样子,心中忽然想使坏了,便故意凑过去,抱住萧正峰的腰。美人主动投怀,他哪里能躲闪呢,于是便抬手揽住她:

“今日这是怎么了?”

阿烟趁机把脸埋到了他怀里,把脸上蹭的泥儿啊汗啊都狠狠地往他衣袍上抹了一番。

萧正峰原本看着阿烟行动异常还有些担忧,如今被她这么一揉一蹭,再看看自己身上的泥巴,顿时明白过来。

“你啊!”

萧正峰无奈笑着摇头。

亏他当日以为娶了一个大家闺秀,觉得她跟个天外来的仙女一般高不可攀,如今时候长了,看着越来越像个小野猫,还是一个伸着爪子会挠人的调皮小猫儿。

一时夫妻二人回了东院,齐纨和鲁绮端来了热水帮着二人洗过了,又换了一身干净衣服,这才坐在喝着香汤吃着糕点,说着话儿。

“怎么这么早回来了?”还没到晚膳时候呢,这几日他忙,有时候晚膳都来不及回家吃,就在外面凑合了。

“这几日忙,没工夫陪你,今日左右没什么事儿,就早早回来了。”

“都忙什么呢?”阿烟一边尝了口煎鹌子,一边随意问道。

萧正峰笑,笑得意味深长:“这几日虽忙得不能着家,可却委实得了一些消息,都是外人不轻易得的。”

阿烟眼皮儿颇跳了一番:

“哪里得的?”

萧正峰淡道:“沈越那里呗。”

啊?

阿烟一颗心忽而便开始跳起来。

其实倒不是她要瞒着这男人什么,实在是朝廷中的大势,除了以后齐王要登基为帝,其他的她也不知道啊。至于他上辈子娶什么李明悦的事儿,她是压根儿就不想提,提都不想提!

还有他封侯拜将,这都不用说,照着这辈子的势头,他将来不封侯拜将都难。

只是没有自己说,总还有沈越呢,她不免想着,沈越到底是被萧正峰给拿住了,不知道抖搂出什么事儿来给萧正峰?

萧正峰笑着吐出一口气,舒服地靠在半圈花梨木椅上,卖起了官司:

“其实也没什么紧要消息。”

阿烟这下子有些坐不住了,她知道这男人手段高明得很,如今就怕他什么都知道,自己被刷着玩儿!当下干脆凑过去,娇声道:

“夫君,有什么话你就说。”

萧正峰越发舒服地半躺在那里,眯着眸子道:

“忙了一天,正累着呢,话都懒得说。”

阿烟一听,便明白他的意思,当下帮着按压了肩背,按压得好生卖力,只听这男人满意地哼了声,略显沙哑的声音低声道:

“等回头再给我好好按。”

阿烟听这话便要恼的,不过想想自己如今想听他消息呢,便忍耐下来,继续低头按压。

谁知道这债主又提要求了:

“再给我按压下腿脚吧。”

说着时,人家还把两条笔直有力的长腿给架到了一旁的鼓凳上,等着她过去按呢。

她没办法,只好过去,继续帮他按压腿脚,半蹲在那里捧着他的两脚卖力地按捏,真是比最忠心的侍女还要卖力呢。

如此她呼哧呼哧累了半响,抬起头来,额头的汗珠儿晶亮:“能说了吧?”

萧正峰满意地看着帮自己按压腿脚的女人,柔顺的黑发蔓延下来,有那么一丝半缕黏在额头上,看着真是叫一个乖顺得让人心疼。

他长吐出一口气,宠溺地拍了拍她的头发:

“沈越今日透漏了一些北狄的消息给我。”

啊?就这些?

萧正峰挑眉,望着阿烟清澈的眸子里显而易见的诧异,笑问道:

“怎么,夫人还觉得应该有其他?”

阿烟蔫蔫地起来,随意坐在炕头上:“没!”

萧正峰:“另一条腿呢?”

这才捏了一条腿而已啊!

阿烟翻翻眼皮儿,淡淡地道:“自己捏去吧。”

求人不如求己,阿烟决定自己去设法见见阔别两年的沈越,也该是好好谈谈的时候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