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烟听他这么说,脸色微变:

“你讲。”

沈越细长的眸子微微眯起,以着低而轻的声音诚恳地道:

“婶婶,我隐约感觉到萧正峰和西越人走得很近,之前他打北狄人,可能西越人也从中帮了忙的。这个并不好。”

他仿佛在想着措辞:

“你一定要设法劝着萧正峰远离西越人。”

阿烟听到这话,一颗心便渐渐地往下沉去,一个早就在她脑中盘旋的猜测渐渐浮现,并且变得清晰无比,然而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

“告诉我,上辈子萧正峰后来的结局是?”

沈越听到这话,不免笑了:

“婶婶,你的问话,实在是直指重点。”

然而,其实他也不知道后来萧正峰到底怎么样了。

十年相争,到了最后一代神探成洑溪彻查此案,查案过程中却揭起了一段谁也不曾想到的隐秘,一时之间,大昭朝堂上下皆惊。

这件事对于当时权倾天下的平西侯来说,也甚至可以称得上不可承受之重,也成为他攻击这个人的一个重要利器。

可惜后来的沈越就死了,当他发现自己婶婶的死其实和自己脱不了干系的时候,当他发现自己一心追求荣华富贵只为了让婶婶过上更好的日子,却因此将婶婶连累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在他知道真相后还活着的为数不多的日子里,几乎从来不曾合眼,一日复一日地拷打着小厮和那势利眼的恶毒婆子,追问着他们当日见到婶婶的每一个细节。

他每问一次,每想象一次婶婶临死前的情景,便恨不得拿刀去刺自己一下。

没有人会明白那个叫顾烟的婶婶对他意味着什么。

后来他死了。

死前的他,见过萧正峰最后一面,他不知道这个和自己相争十年的男人会如何处置这件棘手的事儿,也不知道他该怎么去平息由此带来的纷争。

他在许久的沉默后,终于摇头:

“对不起,婶婶,你想问的,我也不知道。我只能告诉你,如果按照上辈子的轨迹,十九年后,一个叫成洑溪的人将给与萧正峰政途一个沉重的打击。”

他抬眼望向她,却捕捉到她眸子里的关切,于是他笑了:

“现在这个成洑溪不过是个弱冠少年,还在南方岳明书院读书呢,到底该怎么做,我听婶婶的吩咐。”

阿烟轻轻点了点头:“好,我明白了。这件事,我确实应该谢谢你。”

“你不问到底是什么事?”

阿烟起身,淡淡地道:

“不必。他不想让我知道的事儿,我不会问。不过成洑溪的事,我也瞒不过他,回头我会和他商量下如何处置。”

送走了沈越后,阿烟再无心思在那里抚琴,不免想起这沈越的心思来,想来想去却依然没个着落。

其实人非草木,照料了十年的人,哪里能没感情呢。这也是最后那个平西侯萧正峰认为沈越应该受到惩戒的时候,她拒绝的原因。十年的点滴和照料,沈越这个人早已入了她的心她的骨,成为了她的血脉,就如同自己的亲生骨肉和亲弟弟一般。

重活一世的她,对沈越冰冷视之,其实何尝不是想彻底和上辈子的那个自己划清界限呢。

只是如今看来,一切原不是上辈子自己临死前所以为的那个模样,沈越依然是那个沈越,纵然他心中充满了功利心,纵然他放弃了自己亲手为他定下的那门婚事,可是他依然是那个孝顺地跪在她床边,一声声唤着她婶婶的沈越。

其实她还是希望沈越这辈子能好好地活着的。

以前她一直以为他是的,是在努力地好好活着,可是如今她隐约感觉到了,也许他不是。

他临走前看着自己的眼神里,酝酿着一种彻骨的疯狂,这种疯狂让阿烟感到害怕。

一时她忽然想起一件事,想起沈越十三岁的时候,那时候她带着沈越过得很穷很穷,邻居家挂在窗前的腊肠不见了,人家说是沈越偷的,因为沈越曾经从他们窗前经过。

邻居家倒不是什么势力人家,纵然觉得他们偷了,也只是轻飘飘地街头当着众人说了两句什么。她亲自解释了,解释说沈越没偷。对方显然是不信的,可是那又如何,不过是几提腊肠而已,阿烟也没办法剖开肚子给人家看自己没吃人家的东西。

本来以为这事儿就此罢了,谁知道才十三岁的沈越却拿着一把刀,跑到了邻居门前,坚称自己没偷,如果偷了,便开肠破肚,以示清白。这下子可把附近的人都吓得不轻,纷纷去劝,阿烟拼了命地把那把刀抢过来,给了沈越两巴掌,硬拉着他回家了。

当天晚上,沈越高烧不退,几乎病死在那里。

他那个时候是多么羸弱的一个少年啊,可是骨子里倔强得很,行事间有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

后来这事儿还是过了一年后,有人终于无意中说起,却是镇子口的屠户家偷了,这才算是真相大白。然而那个时候的沈越听到这个消息,也没什么高兴的,只是茫然冷淡地抬头“哦”了一声。

阿烟头疼地摸着脑袋,沈越是她一手养大的孩子,其实她应该最是了解这个人的,了解他骨子里的疯狂。

只是她一时实在无法明白,他这是到底要做什么?

到了第三日的时候,萧正峰回来了。

阿烟便和他说起沈越来的事儿,说完了,眨着眼睛看他。

萧正峰挑眉笑,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子:“怎么这么乖?”

她扭脸:“给你说正经事儿呢。”

萧正峰点头,一本正经起来:“夫人说得这个事儿,我会考虑考虑。”

阿烟忽而便气不打一处来,她想了两天的事儿呢,好不容易等了他回来告诉他,如今却说和自己打起哑谜来,当下就起身:“你自己慢慢考虑,我不和你说了。”

萧正峰哪里能让她走呢,当下一把拉住,根本没用力拽呢,就这么拽到怀里来了。

迫使她软绵绵地靠着自己,萧正峰这才俯首磨蹭着她细软的头发,低声道:

“乖,给我说说,他跑来找你干啥?”

阿烟低哼一声:“不过是说了一些话,你不就等着听我给你讲么,却故弄什么玄虚!”

萧正峰看她要恼不恼的样子,忙亲了亲那眼睛鼻子的:

“说什么傻话呢,我什么时候给你弄什么玄虚了,外人面前不说,在你面前我什么时候都是掏心窝子的对你好。”

阿烟想想也是,这才瘫靠在他坚实的肩头,对他讲道:

“沈越这个人有些古怪,想来你也是知道的。”

萧正峰点头:“嗯,是了,从他那里得了些消息。”

阿烟垂眸,淡淡地道:

“他和我有些渊源,你也猜到了。”

萧正峰低头盯着怀里女人那修长的睫毛颤啊颤的,只觉得呼吸都要停滞下来了。

有时候他真觉得这女人是个妖精,山林的妖精,根本不是人间能长成的,要不然怎么就把他的心牢牢地攥着,每每把他勾得魂都飞了呢。

他喉头发热,低头又亲了亲那细密好看的睫毛,低哑地道:

“是。”

有那么一刻,他忽然不想让她说了,说那些干什么呢。什么事儿不知道也许比知道好。

他小时候可是听说过一个故事,什么狐狸成了精去勾了书生,成了好事儿,两个人成亲和和美美过日子,蜜里调油似的。后来书生起了疑心,那狐狸精露了尾巴,就此不能在人间呆着,离开了。

阿烟的长睫毛忽闪忽闪眨了半响,终于慢悠悠地道:

“他和我有些渊源,所以如今特意来告诉我件事儿,本来他不想让你知道的,怕你又要追根问底,他实在是怕了你吧。不过你说你是我的夫君,我哪里能瞒你什么事儿呢,所以便想着一定要告诉你。”

萧正峰听她这话说得,也不知道是该觉得好笑,还是该松了口气,她分明瞒了自己事儿,如今却说得这么好听,可真是得了便宜又卖乖。不过他到底是没戳破,只笑着用拇指去特意轻轻蹭她的唇儿,那么娇红的唇儿被自己握惯了剑的大手一蹭,便可以感觉到怀里的人轻动起来。要说起来她实在是灵敏得紧,浑身都是机关,随便碰碰捏捏,她就受不住,红着脸儿嘤着惹你。

阿烟这下子真恼了,趴在那里捶打他的肩膀:

“如果不想听,那我可就真不说了!”

萧正峰看她使起小性子,忙哄道:“好阿烟,好娘子,我不碰了,你快说。”

阿烟这才满意,低声道:

“他说以后要你别去西越,少和西越人接触,还说有个叫成洑溪的,以后可能毁了你的前途。不过这个人如今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年,还在南方岳明书院读书,这事儿应该是真的,他没必要瞒我,你且看着办吧。”

萧正峰听到阿烟说西越的时候,神色已经微变,待到听她说起成洑溪,已经是皱着眉头道:

“这个叫成洑溪的,其实我听到他的名字,传说他绝顶聪明,世间没有他能不断的事儿,虽则只是个在书院读书的少年,可是有时候县里出了什么案子,知县大人都要请他帮着断案的。”

阿烟听着,默了片刻后,才缓缓地道:

“那就是了,如果成洑溪是这么一号人物,天底下又有什么事儿是他查不出来的呢。”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