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烟笑道:“哪里算得上什么名吃,不过是燕京城里日常所用罢了,只是南方并不爱用这个,成公子这才不知而已。”

成洑溪很是赞赏地道:

“这道菜我也算是久闻大名,只是不曾吃过,如今看夫人做来,实在是色香味俱全,夫人厨艺果然了得。”

阿烟垂眸笑而不语,心中却是想,这才只是个开始而已。

一时其他菜品陆续上来了,其他也就罢了,唯那个蟹酿橙和梅花汤饼,显见的是让这位成小公子连连赞叹:

“夫人真乃妙人也,这种古书之中所记下的菜肴,便是知道食谱,可是又有几个能做出这般味道和清雅之感呢。”

萧正峰见此情景,自然是颇为阿烟得意的,当下挑眉笑道:

“洑溪,你就别夸她了,平日里我都是被她欺压着,若是再夸,就怕她要被夸上天了,我这日子更难过。”

萧正峰这一席话,倒是打破了阿烟和成洑溪之间的生疏,当下大家说笑起来。一时酒也上来了,萧正峰和成洑溪喝酒,阿烟从旁以茶代酒。

酒过三盏后,成洑溪舌头开始大起来,说话也豪爽起来,别看是个书生,可是来到这边塞古镇,凭空多了一番豪情壮志,喝醉后的他竟然拉着萧正峰好一番说:

“萧兄,你或许不知,可是我却最最敬佩你这等盖世英雄,只盼着有朝一日,我也能弃笔从戎,披上战甲,上阵杀敌,慷慨激昂,施展平生抱负!”

萧正峰酒量好,这点酒还放不倒他,当下拍着成洑溪的肩膀道:

“兄弟,你这话说得我喜欢,我们再干!”

成洑溪摇头:“不干了不干了,咱说说我从军的事儿吧?萧兄,你就说吧,你到底要不要我?”

萧正峰听着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忙道:

“洑溪啊,这军中苦得很,你受不住,还是别来了!”

成洑溪打着酒嗝:“不不不我不怕苦,萧兄一定要收下我啊!”

说着这话,他就软软地倒在那里了。

阿烟和萧正峰面面相觑一番。

萧正峰:“唉,看这酒量,早知道不拉他喝酒了,你先回屋去,我命人抬他去客房吧。”

阿烟点头:“好。”

自从成洑溪那一日在阿烟和萧正峰面前大醉,出了个丑后,他就颇有些不自在,不过他如今也没其他落脚处,就住在将军府的客房里,抬头不见低头间的,也避不开。这么不自在了一两日,他就想明白了,豁出去了,反正我就这么一号人。

况且萧夫人的菜做得真叫地道,我干嘛藏着掖着呢。

从此后——萧家饭桌上多了一号人物,成洑溪。

萧正峰颇为头疼地道:

“他真不客气。”

阿烟笑道:“罢了,忍了吧,他这个人还挺有趣的,想想以后吧,和他成了朋友,沾光的是你。”

萧正峰勉强应下了,不过后来他头疼地发现一件事,这个成洑溪在彻底熟了后,实在是个没脸没皮的货,每天见了他,先寒暄一番后,就开始腆着脸地问:

“不知道嫂夫人今日又做了什么菜色?”

萧正峰开始还能忍,后来就没好气起来了:

“夫人今日没做什么。”

心里却想的是,我都舍不得我家夫人天天给我下厨,你算什么东西!

成洑溪自从那日在萧正峰面前出了丑后,已经把脸面这个事儿抛到了九霄云外。

“好,哪一日嫂夫人做了好吃的,记得叫我啊!”

萧正峰冷着声道:“好。”

嘴里这么说着,心里想的是,怎么想办法把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赶出去!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仿佛犹如神助一般,一件大喜事降临,终于可以顺理成章地把成洑溪赶出去了。

原来苏居士在锦江城内外搜罗了一番药草后,终于来到了锦江城。因萧正峰知道阿烟一心想怀上,便请了苏居士帮着阿烟过一下脉。

阿烟乍见到苏居士的时候,其实着实是有点激动的,在她后来的日子里,这位苏居士其实是帮了她不少的,算是对她有知遇之恩吧。如果不是苏居士,也许沈越的病永远不会好,她也不会在最后的几年能生活得相对还算顺遂。

不过眼前的人到底和她后来认识的那个不太一样,年轻了约莫十岁呢,她压抑下了往世之事产生的些许激动,只是朝着对方淡淡的一笑。

苏居士善于调理,最善于调理的是妇人身体,如今萧正峰把他请来,是希望他能帮着阿烟调理身体的。

当下苏居士先给阿烟过了脉,过完脉后阿烟颇有些忐忑,等着苏居士说点什么,谁知道苏居士却是笑道:

“夫人,恭喜了。”

阿烟听到这话,有些莫名,看向萧正峰。

萧正峰倒是反应快,喜上眉梢:“苏先生,你的意思是说拙荆有喜了?”

苏居士笑呵呵地道:

“是,依脉象看,已经怀胎月余了。”

这下子可把阿烟给激动坏了,她心儿狂跳,不敢置信地摸着自己的小腹,那边萧正峰也总算放心了,先把苏居士送出了门,这才赶紧回屋搂着阿烟温声道:

“这下子你不用胡思乱想了吧?”

阿烟满心里都是喜悦,激动地扒着萧正峰的肩头道:

“我自己都没注意呢,竟然有一个多月了。”

想到这里,忽而就患得患失起来:

“我已经怀孕了,该不会伤到我的孩子吧?”

说着,担心地摸着自己的肚子,好生心疼的样子。

萧正峰打量着这女人,一时不免皱眉,想着人说女人有了娃后难免轻忽了自己的男人,可是你瞧这女人,肚子里的那个还是生瓜蛋子呢,人家就开始嫌弃男人了。

“这……应该不会吧……”萧正峰并不敢说什么,只是猜测道。

“你去问问,快点去问问,还有其他需要注意的,都问问去!”阿烟直接把萧正峰推出去了,看他一副舍不得出去的样子,险些抬腿就踢过去。

萧正峰真是怕了她了,忙道:“好好好,你别急,别急,我这就出去问问。”

这边萧正峰出去,自然是再次询问了苏先生许多的注意事项,同时把这位苏先生越发供在家里。他的女人不能平平安安地生出这娃来,这位苏先生暂时就不要想着云游四方了。

除此之外,又赶紧把郝嬷嬷给提搂出来,让她跟在阿烟身边,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统统都要注意着点。

这是阿烟的头一胎,虽说已经十七了,年纪不算太小,怀个娃不至于损耗太大,可女人的头一次总是要注意。

当下满院子里的丫鬟都知道这事儿了,也都被萧正峰叫过去,耳提面命一番,告诉她们以后要加倍小心伺候夫人,伺候好了重重有赏,伺候不好直接赶出去拉到。这群丫鬟平时最怕的就是萧正峰,此时被他这么一说,都个个低着头有些怕。其实这事儿哪里用他说呢,都是做人丫鬟的,主子伺候好了自己才能好,这道理大家都懂。

不过因着才一个多月,惯常的风俗是说三个月后的娃才算留住了,是以萧正峰和阿烟把这事儿瞒下了,并没敢往外说,只苏先生并院子里的丫鬟知道而已。

阿烟因为怀孕了,想着该和萧正峰分房睡,便提出来了,谁知道萧正峰却是坚决不同意:

“你怀胎十个月,难道我要分房十个月?不行!”

没了那软绵绵的身子搂着,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阿烟退而求其次:

“据说满了三个月,就可以不分房睡了。”

“三个月?那还要等两个月呢?不行!”萧正峰一点不肯让步。

“这不行那不行的,你还要不要这孩子了?也不是我说,你往日动作起来狠着呢,要是哪一日克制不住,把咱这孩子弄没了,那我也不活了!”

做了两辈子女人,这是第一次怀孕,阿烟的护犊子情比谁都深。

阿烟这一说,萧正峰可吓到了,据说女人怀孕了这情绪和平时就不太一样,如今看来果然是的。

阿烟平时多温柔和顺的一个人儿啊,如今竟然歇斯底里了……

萧正峰忙过去哄着道:

“你别急,别急,咱不分房睡,我搂着你睡,晚上还是能给你捶捶腿捏捏脚的。我也不是那急色的混账,你不满三个月,我也不敢做什么,难道就这么信不过我?”

阿烟委屈地哼了声:“行吧,我就信你一次。”

萧正峰这才凑过去:“这才对啊。”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