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阿烟怀孕了,萧正峰自然是不舍的让阿烟再干任何事儿了,唯恐一个不小心累到她。青枫那边本来可以帮着料理家中的诸事儿,奈何青枫也怀孕了,于是萧正峰便叫来了郝嬷嬷并柴九,让他们一个主内一个主外,料理家中诸事儿,又特意吩咐任何事儿不能让夫人操心。他们二人素来知道自家将军是天下一等一的疼爱夫人,此时夫人又怀了身子,那自然是天大地大夫人最大了。

吩咐完这个,他又开始设法把成洑溪请出去。

“我家夫人最近身子微恙,要修养调理身子,见不得外人,必要清净才行。”萧正峰直截了当地这么说。

成洑溪这个人又不是傻子,萧正峰把苏大夫请过来过了脉,转首就说这话,又看萧正峰丝毫没有难过之意,反而是眼眸里的笑挡都挡不住,他哪里能不懂呢,当下乖乖地收拾包袱要走人。

“既如此,那我就去客栈中暂且歇下吧。”成洑溪还没打算离开锦江城呢,是以这么说。

“好好好!”萧正峰这些日子也是知道成洑溪的性子了,当下大家也都不藏着掖着,赶紧赶走拉倒。

但是他不曾料到的是,成洑溪出了萧府第二天,就捧着一张被人揍扁的脸这么说道:

“我被人打了!”

“谁打了你?”萧正峰觉得这是一个帮成洑溪出头从而让成洑溪欠下一个人情的大好机会。

“一个女人,一个带着大刀的女人!”成洑溪颇为怨言。

萧正峰太阳穴微动:

“长什么样?”

成洑溪皱着眉头回忆道:

“长得还行,就是太冷,眉毛像刀,眼睛像剑,嘴巴像匕首。”

萧正峰顿时明白过来了,满锦江城拿着大刀在街头逛的只有那一个女人!满锦江城敢拿着大刀砍杀萧正峰府上客人的怕是也只有一个!

他为难,摸摸下巴,颇为纳罕:“她干嘛揍你。”

成洑溪是非常委屈的,捧着一张发青发肿的脸道:

“她说看我长得不顺眼。”

萧正峰沉吟片刻:

“行吧,你也别难过,我回头问问她去。”

无故殴打老百姓,那是不对的,身为一个守城俾将,应该受到惩罚。

回到房中的时候,恰好阿烟问起来:

“成洑溪过来这边找你了?听说他被人打了?”

萧正峰摸了摸阿烟的脸:

“哪个碎嘴的告诉你这些,操别人的闲心做什么!好好养孩子。”

阿烟无奈睨他一眼:

“这才一个月,我也不可能成天坐那儿没事儿干啊!”

萧正峰没法,只好解释道:

“也没什么,只是他上街,不知道怎么竟然被聆凤打了个鼻青脸肿,好像是聆凤说看他不顺眼。”

阿烟微怔,想起之前孟聆凤说的话:

“聆凤不是要成亲了吗?”

萧正峰挑眉:“成亲,没听她提过啊。”

于是阿烟便把当初孟聆凤给她说的话一一转述了:

“她还说,不想嫁给那个指腹为婚的混蛋,只好抓了冯如师回去交差了。”

萧正峰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这不是胡闹吗?我看人家冯如师整天躲着她走,谁想娶她啊!”

这就如同当初她还想嫁给自己呢,小黄毛丫头,净是胡闹,光长了蛮力,没长脑子!

阿烟诧异,不解地道:

“啊,冯如师对她没这意思?”

萧正峰冷笑:

“有那意思才见鬼了呢!”

阿烟眉毛动了动:“罢了,这事儿你也别急,明日你把她叫过来,我做几个好菜,一起聊聊,我好好问问她的意思。到底是个姑娘家,这婚事可不能大意。”

萧正峰皱眉:

“你操这闲心干什么,冯如师根本不想娶她,自己会想办法的。”

阿烟轻叹口气:

“人家其实也帮了你不少忙呢,你不在的时候,是谁守着锦江城啊?要说起来,她这个人也挺有趣的,到了这婚姻大事儿上,她自己胡搞,我们作为朋友总是要操操心吧?”

一席话倒是说得萧正峰哑口无言,当下淡道:

“好,那就让她过来吧,只是你自己别下厨了,让丫鬟们做几个菜就是了。”

于是这一日,阿烟就请来了孟聆凤,她不喝酒,却让孟聆凤喝,孟聆凤不疑有他,很快喝了一坛子下去。

“聆凤啊,昨日你打了成公子,你萧大哥生气着呢,说是要罚你。”阿烟慢条斯理地这么说道。

“罚就罚,罚了我还打,打死算我的!”孟聆凤倒是痛快得认罪了。

“这……成公子到底怎么得罪你了,好好的打他干什么?”阿烟挑眉疑惑。

“他,他烧成灰我都认得,他就是我那个指腹为婚的……”孟聆凤醉言醉语,话说到一半,打了一个酒嗝。

阿烟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不过依旧是吃了一惊,当下暗暗思忖着这件事,想着不是冤家不聚头,怎么这都碰上了?

“他这不挺好的么?”阿烟小声地这么试探道,好好的一个成洑溪,以后可是名扬天下的一代神探,怎么就遭了孟聆凤那般嫌弃?

“嫂嫂,你是不懂的!”孟聆凤眼泪都快出来了:“我要嫁的是能够保家卫国的大英雄,大豪杰,要像萧大哥那样的!就算没有萧大哥,我提一个冯如师这种回去,也比那个小白脸强啊?你说那个小白脸成天读书读书,有个屁用?我孟聆凤嫁给这么一个人,这辈子别想过一天舒心日子!”

“咳,这样啊!”阿烟叹息,想着姻缘天注定,孟聆凤也够执着的。

在阿烟探听了这个消息后,很快就把这事儿转达给了萧正峰,萧正峰那边,又很快告诉了成洑溪。

“她打了你,原是她的不是,作为她的上峰,我该罚她。可是她既然是你没过门的妻子,你们这就是属于家务事儿,我作为上峰,不管家务事。”除非打死了,不过想来也打不死。

成洑溪听到这话,真真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光亮宽阔的脑门上是闪烁着大大的一个震惊。

“我,我确实有一个未婚妻,也确实姓孟……可是,可是……”

成洑溪一时有点接受无能:“可是我怎么记得那是岐山的千金小姐,我听说这姑娘还会绣花呢,她家里还给我送来她绣的香囊手帕。”

说着,他赶紧从怀里掏出来一个手帕,上面果然绣着花儿,还挺好看的,那蝴蝶栩栩如生,翩翩飞舞。

萧正峰盯着那蝴蝶看了下,这怎么也不可能是孟聆凤的手笔,当下沉着脸,同情地看着这位老兄,拍了拍肩膀:

“咳,我想,聆凤,她是不会绣花的。”

绣花针?开什么玩笑,孟大小姐会碰那个?拿着大刀在脸上刺个字,这事儿还有可能。

成洑溪何等人也,那是聪明绝顶的,他很快就领悟到了:

“意思是说,她家里隐瞒了她到底是个什么姑娘的真相,为了怕我起疑,还特意拿了别人绣的东西过来给她撑场面?”

萧正峰默然不语。

成洑溪低头想了半响,忽而叹道:

“其实,娶一个这样的娘子,也挺好的啊!”

想他一心保家卫国,奈何不过是一文弱书生,无法叱咤沙场一展情怀,如今娶一个那么威风的娘子,也算是不枉此生!

萧正峰挑眉,万不曾想成洑溪竟然有这等觉悟和志气,一时十分的佩服,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

“嗯,你觉得好,那就好。”

洞房花烛夜,你不怕被新娘子拿着大刀追赶,那确实可以称为一门锦绣良缘。

于是接下来的事情实在有点出乎阿烟和萧正峰的预料,成洑溪对于锦江城其他事情都失去了兴趣,他开始追在孟聆凤屁股后头跑,矢志要让自己的未婚妻回心转意。

孟聆凤忍无可忍的时候,便把他揍一顿,开始的时候成洑溪是真会挨揍,不过时候一长,旁人就看不下去了。

第一个看不下去的是冯如师,他也很愁苦啊,因为萧正峰已经娶了夫人,孟聆凤没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看上他,于是他马上就要被逼着去岐山提亲。问题是他不想娶啊,他每天都在打仗,每天都看着刀啊剑啊的,娶个娘子难道就不能来一个温柔和顺的吗?

要是娶了孟聆凤,他这辈子就只能抱着刀睡了!

所以当成洑溪出现的时候,他觉得这是上天赐给他的救星啊。

于是他帮着成洑溪,各种鼓励成洑溪:

“兄弟,我觉得聆凤只是害羞而已,她接触到的就是我和萧将军,萧将军有主儿,她只好缠着我。其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想要嫁给什么人,就是下意识排斥你而已。我觉得你只要有恒心,不怕不能将她拿下!我是帮着你的!”

成洑溪挑眉,淡淡地瞅他一眼:

“不用你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你如果真要帮我,那就赶紧做一件事吧?”

“什么?”

“找个女人赶紧娶妻,让她死心。”

“……”冯如师顿时觉得,成洑溪实在是一个难伺候的主儿,他还是离这两口子远点吧!

这件事闹腾了约莫半个月,事情总算是落幕了,以着成洑溪离开了锦江城,前往岐山见岐山孟家的当家人告终。

孟聆凤得到这个消息后,就如同一只兔子般,抱着大刀提着行李直接窜上了马,飞奔着也回家去了。

她必须赶在这个人前头回去见到父母,要不然她的婚事,算是再也没有自己做主的可能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