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烟自从怀了身子后,凡事儿自然是小心谨慎,并不敢做什么,只怕肚子里好不容易种下的这个小苗苗就此不见了。

不过偶尔间她也想起沈越来,沈越这个人做起事儿来有一股歇斯底里的疯狂,她总觉得这辈子的种种发展有些不对劲儿。

她心里到底是记挂着这个人,希望他这辈子一切都好,纵然大家永远再也不会有什么瓜葛。

有一次被萧正峰揽着睡在那里,随意闲聊的时候,阿烟不免问起来:

“好好的你去趟燕京城,怎么还带了沈越过去呢?”

她不提沈越也就罢了,她这一提,萧正峰就皱起眉头:

“怎么好好的又说他?”

现在萧正峰其实对沈越这个人颇有些忌讳。

阿烟眨眨眼睛,柔声道:

“也没经常提吧?”

萧正峰抱着她,伸手下意识地摸了摸她的肚子,温声道:

“你猜得也没错,我就是故意的,故意把他带到燕京去。”

阿烟靠着这男人:“为什么啊?”

萧正峰笑哼了声,揉捏着她的小腰儿:

“就是不喜欢这个人见到你,烦他!”

依他暗地里的观察啊,李明悦,沈越,有一个是一个,都诡异得厉害,总觉得不像是正常人。偏偏他怀里的这个宝贝和那两位却有点相似的那个感觉,他心里其实不能说不忐忑的,把那忐忑压下后,他是下定决心,不让自己的心肝宝贝凑近那两个人一步的。

能少接触就少接触吧,让她别想太多,就这么陪着自己,给自己生个娃,两个人以后和和美美的过一辈子,那多好啊。

至于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其实只要她能这么一辈子陪着自己,两个人一直这么好好的,他是不太在意了。

阿烟听他这么说,默了半响后,也就不说什么了,将脸贴到男人坚实的胸膛上,轻轻靠着,磨蹭着,贪婪地吸取着这男人身上特有的一股味儿,说不上来的味儿,仿佛有点汗味,可是并不让人讨厌,反而觉得分外安心。

要说起来重活一辈子,别管沈越那心是黑是红,她其实并不是那么执着和在意。毕竟从她上辈子死去的那一刻去,她就已经放下了。

真相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辈子她要把自己的日子过好。

摸了摸依旧平坦的肚子,她只觉得自己种下的是一个希望,将来的日子是平坦和甜蜜的,是看得到的一世和顺。

“你喜欢男娃儿还是女娃儿啊?”阿烟闭着眼睛,却有些睡不着,便随意和萧正峰聊起家常。

萧正峰摸着那柔顺的头发,黑暗中半眯着眸子,哑道:

“不都一样么。”

阿烟不依,扭着腰儿在那里撒娇:

“不行,不一样,你要说,说你喜欢男娃还是女娃?”

萧正峰无奈笑,叹了口气问道:

“我喜欢男娃,你就能给我变个男娃出来?喜欢女娃,你就能搞个女娃出来?”

阿烟软绵绵的捶他:

“瞎说,这也不是想什么就能生什么的!”

萧正峰挑眉笑道,垂眸看怀里的娇软女人:

“这不就得了,也不是想什么就有什么。你生个男娃,我就教他习武,你生个女娃,我就把她宠成大小姐,你就是生个小狐狸小野猫出来,我也没事逗逗它玩儿,牵着出去晒晒太阳。”

阿烟听着这男人越说越不像话了,便越发用拳头打他:

“你才生个小狐狸小野猫呢!当我是什么!”

此时锦帐里虽然黑,可是萧正峰的眼睛可是亮着呢,他把她的情态都看得一清二楚,那生气撒娇的小模样,因为怀孕后越发粉润的小鼻子小嘴儿的,他一时心动,忍不住,按住她的脑袋,直接嘬住了她的唇儿。

第二日,阿烟的眼睛都发红呢,这边郝嬷嬷见到了,唬了一跳,忙拿了冰过来帮着敷了。一时她有些吞吞吐吐的,不过终究是道:

“夫人,有句话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

阿烟淡淡地道:“说吧。”

自从郝嬷嬷来到她身边,凡事儿处理妥当,照料自己也尽心,看得出这是把自己当做可以依赖的主子做了长久打算的,是以她也待这郝嬷嬷好,做什么事也都信得过她。

郝嬷嬷看看阿烟脸色,这才道:

“夫人,你这没到三个月呢,如果将军那边不肯分房,那也得注意着点啊!”

阿烟微诧,很快便明白过来郝嬷嬷的意思,这竟然是以为他们半夜里偷偷干了那事儿?

阿烟冷下脸来,默了片刻后,想着虽是郝嬷嬷误会了,可是昨晚萧正峰那动作,也实在是孟浪得过分了。昨晚他亲完后,自己整个身子都软得没劲。这么下去,未必不对肚子里的娃造成什么影响。

她这么一想,便下了决心,吩咐郝嬷嬷道:

“去把将军的衣物被褥都抱在厢房去,从今晚开始,分房睡!”

郝嬷嬷面有难色地看看阿烟:

“这总是要和将军说声吧?”

郝嬷嬷知道,家里当家做主的是将军,将军一句话说出话来,那群丫鬟仆妇没几个不抖的。

“不必说了,随便他去吧!”

阿烟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说出来的话冷而坚定。

这臭男人,爱去哪儿睡去哪儿睡吧!

于是这一晚,萧正峰回到屋子里,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搬家了。

他想进屋,却被拒之门外。

“阿烟,别这样,让丫鬟们看到该笑了。”

“笑就笑呗!你脸皮厚,不怕被笑!”

“我没你睡不着啊!”

“敢情你没成亲前二十四年一直没睡觉?”

“这,这哪能这么比较呢?烟儿乖,让我进去吧。”

“不行!”

后来萧正峰再敲门,却见里面根本没动静了,阿烟是铁了心不打算让他进去。

无奈,他只好垂头丧气地去了厢房。

于是到了第二天,锦江城所有的将士都发现,将军的脸色很难看,阴沉沉的,接下来的日子看起来非常难熬。

果然,接下来的时候,几乎将近三个月的时间,他们过上了有史以来最难熬的日子,各种地狱一般的训练。这个时候孟聆凤已经不在锦江城了,冯如师实在是熬不住大家的请求,跑过来和肖振锋说项,却被萧正峰道:

“嫌苦?嫌累?那就是还不够力度,从明儿开始,加倍!”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