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悦对于自己陪着齐王以一种算是贬谪的姿势来到边陲之地锦江城,其实心里是十分欣慰的。

尽管这个地方是她的噩梦之地,上一世的她陪着萧正峰在这里受尽了苦楚,并且因为在月经期间受寒而导致了后来的闭经,以至于无法孕育子嗣。

其实重生一世,她是在赌,疯狂地拼尽一切赌一个机会,一个母仪天下享尽荣华的机会。

既然上天给与了她这个机会,她就赌一个大的。

当所有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当望着齐王那张冷漠疏远毫无表情的脸时,当她伺候在齐王妃身边,看着旁边那个被视为贵客需要好生招待的萧正峰夫人顾烟的时候,其实她是迷茫过疑惑过失落过的。

自己错了吗?或许错了?

李明悦着实过了一段迷茫和疑惑的日子后,一个惊喜终于降临了,她怀孕了,怀上了齐王的孩子。

怀上了齐王孩子的她知道,今生今世,她的命运终究会不一样了。

即便她只能生下一个女儿,那也是未来的金枝玉叶,是备受宠爱的公主,而她将是公主的母亲,最差也能封一个皇贵妃吧?

齐王登基的时候,只有一个阿媹郡主,登基多年后才广洒雨露,最终有莫四娘并另一个妃子各自生下了一个皇子,不过都是年幼体弱。而她李明悦,今日为齐王生下一个郡主,以后若是再设法生下个皇子,那这个皇子便是板上钉钉的太子了!

李明悦把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视若珍宝,终于十月怀胎,她生下来的是一个小公子。

生下小公子的她,一下子成为了齐王府的焦点,齐王妃多看了她几眼,齐王也开始给了她好脸色,甚至有时候在抱着小公子的时候,也会对她笑一下。

李明悦总算是舒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赌对了,疯狂的一个豪赌,换来的是看得见的锦绣前程。

生了儿子的她明白一切只是刚开始而已,距离她坐上那个梦寐以求的宝位还有遥远而艰难的路,于是她一边照料着小公子,一边依旧在王妃面前恭敬柔顺,每天都去王妃面前请安。

齐王妃看她生下长子后依然不骄不躁,平静淡然,也不居功自傲,便把最初对她的防备之心渐渐地放下了,有时候也会和她说些家常话。

而她在处理和齐王的关系上自然也是极为聪明,自从怀孕之后,便再也不敢轻易看齐王一眼,努力地避嫌,营造自己恪守本分的形象。

这一招果然是得了齐王妃的喜欢,渐渐地竟然忘记了最初李明悦是如何进入到齐王府的,越发待见她了。齐王那边因为她到底是生下了自己唯一的儿子,于是也对她另眼相待,每隔两个月也会去她房中睡上两晚。

后来跟随齐王回到了燕京城后,齐王遭受燕王诸般打击,诸事儿不顺,齐王妃难免有些怨言,可是李明悦却善解人意,每每暗地里安慰鼓励齐王,并且告诉对方,纵然有诸多苦楚,她也甘之如饴,愿意陪着齐王共度艰难。

这么一来,齐王倒是开始对李明悦另眼相待了,其实当初他把这女人纳进府里,不过是随意处置罢了,根本没看在心里,可是两年下来,这女人又是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又是温柔贤惠忠贞诚恳,齐王便是铁石心肠,也有几分动容了。

男人在风光得意的时候并不怕没有女人,可是他能记住的却会是那个在他失落潦倒的时候红袖添香的女人。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的时候,李明悦知道自己是彻底要赢了,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如今的齐王妃,未来的皇后娘娘,这个人其实她很熟悉的。往世的她身为平西侯夫人,是经常进宫陪伴这位皇后的,又因为皇后没有嫡子只得了阿媹郡主一个,而李明悦也没有子嗣,这两个人倒是很聊得来,彼此很是熟稔。

这一世的李明悦便是利用了这一点,利用自己对这位齐王妃的了解,来赢得了这一局。

其实这位齐王妃是个蠢的,如今算是彻底被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了,以后齐王登基为帝,对于李明悦来说,齐王妃也是不足为惧的。

生下了儿子的李明悦明白,自己距离掌管凤印母仪天下只有一步之遥了,跨过那一步,她需要做的一个重要的事儿就是——铲除齐王心中无法抹去的那个遗憾,莫四娘。

而就在李明悦将目光投注到莫四娘身上的时候,这边齐王却要被派往边陲之地。

她回忆了一番,上一辈子齐王虽然派往边陲,不过并不是北疆,而是依旧回到了西边抗击蛮人。

这一世的很多事其实已经和上辈子不一样了,不过没有关系,只要大势不会更改,她就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

她也偷偷听到过齐王和幕僚的说话,隐约知道这一次德顺帝其实是十分忌惮齐王的,这一次去边陲,未必不是一个阴谋,怕是危险重重。

不过她倒是不怕,自己琢磨了一番,只要自己儿子好好地留在齐王府,便是自己陪着齐王去了边陲之地,受了怎么样的苦都不怕,哪怕自己依旧会如上辈子一般不能生育子嗣了,反正她有个儿子了呢。

再者说,她隐约感觉到,这个时候也该是齐王上一辈子除了莫四娘之外另一位宠妃出现的时候了,她应该过去防患于未然了。

这么左思右想一番后,她便跪在齐王妃面前,愿意代齐王妃前去边陲陪在齐王身边,随着一起照料他。齐王妃出身不凡,自然知道边陲之地荒凉野蛮,不是她这种贵女能待的地儿,是以正愁苦着呢。如今听说李明悦愿意一起前往,当下也是大喜,越发觉得李明悦贤惠懂事,便也同意李明悦过去了。

齐王知道李明悦愿意跟着自己去,自然也是感叹一番,想着这个女子实在是对自己痴情至极。

如此,李明悦真个是刀切豆腐两面光,齐王和齐王妃都对她好感倍增,而她也是抱着好好伺候齐王,为将来争取更多的感情本钱的希望,就这么踏入了这个上辈子的噩梦之地。

这一路上,她想起上辈子自己曾经走过同样的路,其实是颇多感叹的。

两辈子,都是乘坐着马车,路途坎坷风尘仆仆,踏向一个遥远而荒凉的同一个地方,唯一不同的是身边的男人不同而已。

感叹之余,她想起那个陪着萧正峰去了锦江城的顾烟,不免心中浮现起些许的同情来。

那也是个可怜女子呢,上辈子颠沛流离,毁了容貌,最后还是不明不白的死去了。这辈子呢,偏生嫁给了这么一个杀人如麻的萧正峰,跟着他不知道受了什么苦楚。孩子怕是没指望了,容颜可能也已经憔悴,或许她正受着自己上辈子所受过的那些痛苦吧!

她脑中浮现起那个在春寒料峭中穿着白裘皮披风的女人,想着她陪着萧正峰离开燕京城时,唇边那一抹含羞的笑意。

一声叹息之后,不免摇头,痴情的女子啊,你以为嫁了个顶天立地的男儿,以为嫁了个盖世英雄,你正处于新婚燕尔的甜蜜中,可是锦江城那肆虐的风沙,是不是已经打破了你所有的梦?

李明悦就在这番叹息和同情之中,踏入了锦江城,踏入了这个她上一世的噩梦之地。

其实齐王要过来这个事儿,萧正峰自然是思忖过的,那边顾齐修也早早地送了一封密函过来,提前知会了他。

萧正峰在一番思虑后,派人收拾了锦江城的一处府邸,收拾得干净整齐,并购置了若干家用。至于奴仆,只放了几个军中的将士帮着做些杂事,其余的便让齐王自己购置吧。

阿烟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其实是颇有些不喜的,一则是她不喜李明悦过来,这是萧正峰上辈子的夫人。纵然李明悦并没有什么对不起自己的,可是自己依旧不喜欢看到她。

况且李明悦又是记得上辈子的事儿的。

二则呢,她明白自己和萧正峰如今在锦江城过得简直是土皇帝一般的日子,如今来了齐王,却是诸事儿要收敛许多,免得让人看了心中起了戒心和隔阂。

当她把第二天担心说给萧正峰的时候,萧正峰却摇头笑道:

“齐王这个人我是了解的,他并不会在意这些。他是一个胸怀宽大,心中有沟壑的人,这种小事不会介怀的。我担心的却是另一件事——”

萧正峰话说到这里,却有些不想再提,只是轻轻摸了摸阿烟的脸颊:

“我担心的是德顺帝把齐王派到这边来的目的,不知道到底怎么想的,不过这事儿我会和岳父大人还有齐王都好好商讨,你不必操心这些,养好肚子里的孩子才是正经。”

阿烟摸了摸肚子,点头道:

“嗯,那我不操心这事儿,只是我倒是要提醒你,我怀孕这事儿,你先别对外说,等到肚子大起来瞒不住再说吧。”

她想起李明悦上辈子和萧正峰没有子嗣,怕她看到不喜,是以才这么说。

萧正峰自然是点头答应,阿烟如今简直是把肚子里那生瓜蛋子当成了命根子,他也是怕有个万一,是以能瞒多久是多久,没人知道,悄悄地就生出来那才好呢!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