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正峰看着在场的诸人,目光不着痕迹地落在了李明悦和沈越身上。知道这两个人是做妖的玩意儿,如今看来果然不假。看着这两个人望着自己女人的那感觉,萧正峰垂眸,眸间寒光乍起。

而一旁的孟聆凤仿佛也感觉到了什么,待吃过家宴后一旁说话的功夫,孟聆凤拉着阿烟的袖子低声提醒道:

“我瞧着这个李夫人不是什么好人,看着你的目光不对劲,看着萧大哥的样子好像萧大哥是她的男人。你也别心太大,还是提防着点吧!”

阿烟听了想笑:“你什么时候这么机灵了,竟然能看出这个?”

孟聆凤抱着刀得意扬眉:

“我如今也是成亲了的人,自然看得出来!你以为我傻啊!”

阿烟微怔,不免笑望向一旁的成洑溪,掩唇轻笑道:“对,你是不傻。”

若是傻,怎么能钓到成洑溪这种未来的一代神探呢!

孟聆凤却收起笑,严肃地道:

“反正你小心些吧,这个李明悦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阿烟心里是感激她的,点头认真道:

“你放心,我心里明白的。”

一时这边家宴结束,大家伙儿品了香茗,因萧正峰说起后院种的瓜果蔬菜,而齐王一路上也早听说这一代流行起了草棚种植蔬菜,而这事儿就是萧夫人最开始做出来后才教给大家的。齐王好奇,便提出去看看,于是一伙儿人都起身,纷纷跟着去后院观摩阿烟的草棚蔬菜。

因李明悦也跟着去了,阿烟怎好让她一个女眷单独前往,只好也跟随着去。

萧正峰见此,颇有些不快,那边郝嬷嬷并齐纨和鲁绮等赶紧取来了一个织锦披风和风帽,给阿烟戴上了。

这边大家前往后院,必然是有前有后,沈越看李明悦跟随在齐王身旁,便有意慢了几步。阿烟意识到了什么,也有意慢了几步,于是沈越便走在了阿烟身旁。

眼见着前面齐王和萧正峰走远了,偌大的风中应该听不见的,沈越看看左右。

阿烟明白,低声道:“我和沈公子有话说,你们先过去。”

郝嬷嬷等人虽然有些不解,不过并不敢违背阿烟的意思,只好回避了。

沈越看左右无人了,这才低声道:

“夫人,李明悦不怀好意,你少和她接触。”

阿烟低声道:

“嗯,看出来了,这个人心性有些偏激。”

沈越压低声道:

“她也实在是野心勃勃,不过你不必挂心,只远着她就是,我自然会对付她的。若哪日她敢对你不利,我总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阿烟听着这话,挑眉道:

“你打算怎么对付她?”

沈越想起李明悦,冷笑道:“她如今为齐王生下庶长子,正是春风得意的生活,接下来怕是要设法铲除莫四娘,我自然会护着莫四娘,总不能让她太过得意。至于以后,倒是要看她的了。”

阿烟倒是能理解,说白了,便是没自己,那边李明悦得意了,将来打压的是齐王妃并阿媹郡主一族,这自然是为沈越所不喜的。

两个重生的,抱住了一棵大树,如今倒是他们要把这树好生争夺一番,端看鹿死谁手了。

待到这群客人离开后,萧正峰也没去军中,便留在家里陪着阿烟。阿烟因忙碌了这大半日,身上困乏,便躺在炕上歇息。

迷糊着醒来的时候,那男人正坐在炕边,半靠着软枕,悠闲地拿着一本什么书在看。

阿烟揉了揉眼睛起身:

“这是看什么呢。”

看那书,倒不像是往日他经常研读的书。

谁知道萧正峰随意将那书扔到一旁,笑道:“就随便看看。”

一时扶着阿烟坐起来:

“睡了这么半响,看来今天可算是累到你了。”

阿烟摇头:“倒也不是,只是最近总觉得困乏,每天都得睡一会子才舒服呢。”

萧正峰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

“这不是你困,是肚子里那个闹困。今天齐王过来,搅扰得你不轻,好在这种事儿也不是天天有,以后在家里好好养着,想睡就睡,想吃就吃。”

阿烟挑眉,无奈笑道:

“想睡就睡,想吃就吃你当我是猪啊!”

萧正峰笑:“不当你是猪,当你是猫,养在家里的小野猫。”

这么说着间,想起今天来的那两个人,假如说在萧正峰眼里,他的阿烟就是那个惹人疼爱的小野猫,那今天的那两位就是怎么看怎么厌烦的狗了。

这么想着间,他黑眸转冷,望向被自己随意扔到一旁的书。

当下不着痕迹地起来,温声道:“阿烟,我还有点事儿忙,你先起来,让郝嬷嬷过来伺候你吃点东西。”

其实哪里用他提的,那边郝嬷嬷听到动静,已经招呼蜀绵和吴绫进来,端来了今日的汤水,却是山药乌鸡汤,里面还放了珍珠香菇枸杞红枣,炖了不知道多少时候,汤汁鲜美浓郁,一揭开瓷盖便觉香气扑鼻,让阿烟这闹着反胃的人也觉得食指大动。

除了这汤,还有一些阿烟素日爱吃的面点,诸如象眼小馒头、鸭子馅提褶包子、摊鸡蛋,外加几个开胃的爽口小腌菜。

萧正峰自然是不饿的,当下也不说有事儿了,就坐在那里看着阿烟吃,吃得粉润的两嘴鼓鼓的,竟觉得她分外可爱,便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真成了小馋猫了。”

怀孕的女人胃口大开,难得见她这么吃东西呢。

阿烟被他从旁盯着,也是觉得不好意思,便推他:

“不是说有事吗?快走吧你。”

萧正峰起身,一时竟有些不舍得,恨不得去亲她那腮帮子一下,不过看旁边郝嬷嬷在呢,到底是就这么离开了。

他走出正屋后,便从袖子里拿出那本刚才状若无意扔到一旁的书来,来到了书房里,仔细研读。

这是一本讲述茅山道士,名叫《太上素灵洞玄大有妙法》的书,里面详细地讲述了神怪妖魔并各路降妖之法。

萧正峰捧着那本书,皱着眉头翻来翻去,当看到某一页讲到黄酒等物可以驱邪,精怪妖灵最怕酒的时候,他心间陡然一缩,便想起了醉酒后的阿烟。

醉酒后的阿烟,可真真就是一个蜷缩在那里等着人怜爱的小野猫呢。平时也就罢了,那时候的她,你只看一眼,便能把魂儿给勾走的。这也是为什么当时阿烟醉酒,萧正峰大发雷霆,甚至下重手打了她的屁股,就是想让她记住以后不可在外人面前饮酒。

他皱眉沉思了很久后,终于轻轻叹了口气,咬了咬牙,继续往下翻看,里面却是讲述了各样驱邪之妙法,林林总总什么法子都有。

看完之后,他闭着眸子,半仰躺在圈椅上,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此时外面的狂风越发肆虐起来,昏黄的阳光有气无力地透过窗棂洒在他挺拔的鼻梁上,他眉头锁得厉害,就那么皱眉想着法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睁开眼睛。

胳膊驻在桌子上,他一手捏着下巴,皱眉回想着阿烟平时的种种举动,半响后,忍不住咬牙切齿地骂道:“你个小傻瓜,自己怎么不知道小心些!”

于是这一日,萧正峰走出书房的时候,叫来了柴九,开始下了一串的命令。

柴九当时就在那里愣住了:

“将军,这?”

萧正峰冷眉挑起:“还不快去?”

他是经历了多少风雨血腥沙场征战的人,手底下人命不知道多少,如今但凡脸色一沉下来,便自有雷霆般的威势,气概凛冽森冷,这柴九顿时心里一哆嗦,忙道:

“是是是,小的这就去照办。”

谁知道萧正峰却又叫住柴九,冷声吩咐道:

“这件事悄悄地办,不许惊动夫人!”

柴九忙小鸡啄米一般地点头:

“是是是!”

于是这一日,在阿烟懒散地吃过了糕点,郝嬷嬷那边又呈上了一些零食,诸如乌梅糖、薄荷蜜、蜜饯小枣、怪味核桃等,阿烟随意挑了几颗放嘴里。

正吃着间,便听到外面有些许动静,不免蹙眉:

“今日这是怎么了,听着有脚步声,像是在搬东西呢?”

郝嬷嬷早得了吩咐的,忙笑道:

“想是如今入了冬,各样物事也该收拾打扫了吧,这才搬出来清理,不是什么大事儿。”

阿烟“哦”了声,笑道:“如今我身子不方便,倒是劳烦嬷嬷和柴管家操心了。”

郝嬷嬷见瞒过去了,这才放心,哄着阿烟道:

“夫人说哪里话呢,如今咱们都只盼着夫人能够顺遂地把肚子养大,等以后生个小公子来给咱们抱呢。咱家将军又是最疼夫人的,哪里舍得让夫人操半点心呢。”

阿烟听着下人们这么说话,自然是明白那男人对自己的诸般疼爱的,也是心里舒坦,便轻笑了下,摸了摸这肚子。

想着但凡把这肚子里的娃平安生下来,以后她有什么可操心的呢,就这么陪着这男人过一辈子,多好啊。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