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底下任何地方的夜晚,都应该有一轮月亮。

北疆的夜晚也应该有月亮吧,阿烟这么想着。

只是那个月亮,她看不到而已。

黄沙遮住了天空,白雪飘散其中,周围都是昏黄茫然的一片。狂风依旧在肆虐,雪后来慢慢停了。出了锦江城后,那风沙比起城里院中越发呼啸得厉害,卷起一层层的雪花,犹如白浪一般。那白雪如沙,在空中飞扬,一个不小心便扑将过来,迷了人眼。

阿烟坐在马车里,头上包着布巾身上披着大髦,车轮碾压过道路上白雪所带来的漂浮感隐约能感觉到。

她趴在马车窗户上,回首望向那个自己刚刚离开的锦江城,却见城墙瞭望台上的战旗晦暗模糊,被狂风卷打忽闪个不停。

遥远的地方,仿佛响起了战鼓的声音,那鼓声和风声混在一起,就这么冲入她的耳中。

她摸了摸肚子,肚子里的娃儿仿佛也知道此时非同寻常,竟然格外的安静。她不免酸涩地想着,这娃儿可知道,你的父亲也许正奉了皇命,而不得不去赶赴一场毫无准备的厮杀。

德顺帝啊,那个曾经的燕王,将你父亲一切的筹备计划都打得七零八落,要把你的父亲置于生死之地。

她轻叹了口气,脑中浮现起男人那刚毅坚定的面容,他站在那里的时候,挺拔威严,顶天立地,他说话的时候,果断决然,当他握起剑来指挥千军万马的时候,更是凛冽桀骜,可以让天下所有的人都为之慑服。

万寒山上那么艰苦的时光,他都一次次地将敌人斩于刀下,如今又算得了什么。

她应该对这个男人有信心的。

纵然处境艰难,他依然能用铁靴踏破一切障碍,走到那个他人生中的巅峰,扬名天下,威震四海。

阿烟不再看那渐渐离去的锦江城,而是靠在窗上,安静地闭上眼睛歇息。

这个时候,绿绮骑着马来到旁边,低首小声地道:

“姑娘,之前沈公子和将军早已商议过,说是要把姑娘送到并州一带的乡下地方躲起来。那里距离锦江不过是两百里而已,几日功夫就到了,姑娘你受些苦,且忍一忍。”

其实若不是如今阿烟大着肚子,根本用不了几日的。如今地上积雪,车马难行,阿烟又大着肚子,这才不得不放缓了速度。

阿烟是久不见绿绮了的,如今见到,本应该心里极为欢喜的,奈何刚经历了一场猝不及防的离别,实在是心中悲凉。

此时她望着绿绮,勉强点头笑了下:“好,一切听你们的安排就是了。”

绿绮俯首在那里,凝视着久违的自家姑娘,其实是有许多话要对她说的,只是如今刚刚相见便面临这般危险境地,最后咬咬牙,万般话语落到嘴边成了一句:

“姑娘,放心,我便是拼死,也会护你周全!”

她离开的时候,阿烟还没嫁呢,是以如今虽然阿烟已经嫁为人妇,可是她依然习惯称呼她为姑娘。今日她过来保护阿烟,虽说是奉命行事,被萧正峰从齐王麾下抽调过来的,可是打心眼里,她自然是心甘情愿。北疆大战在即,战乱之中,她家姑娘身怀六甲,萧正峰如今怕是自身难保,还不知道前路如何呢,这个时候把姑娘托付给谁都不放心啊。她能奉命保护姑娘离开,无论于公于私,都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阿烟望着马车旁的绿绮,两年不见,她如今比以前黑了许多,也瘦了,整个人的侧脸变得有些陡峭,带着头盔的她看上去熟悉又陌生。一缕黑发从她耳边头盔缝里钻出来,被狂风捉住在她耳边拍打着脸颊,才让人些许地意识到这是一个姑娘家。

阿烟忽而间眼中就发潮,她知道绿绮这样很好,可是还是心疼。不过此时她也只是哽咽着点了点头,没法再说什么了。

绿绮将马车厚重的帘子放下,骑着马上前和沈越并骑,不知道两个人商量了什么。

阿烟抬手揉了揉酸疼的眼睛,靠在马车的软枕上,却觉得难受极了。肚子大了,这么坐着便觉得两腿酸肿难受,可是这马车不大,要想舒服地躺着却是不可能的。没奈何,她只好把软枕拿下来,放在脚上惦着,这样才勉强算舒服点。

自从她怀孕后,还没怎么出过远门,如今马车在冰雪泥泞中颠簸着前进,她的肚子便颠得难受,于是她只好略微侧了侧身子,用手轻轻托着肚子,免得让肚子里的那小家伙不适。

其实对于阿烟这样的深闺妇人来说,在这风雪夜里乘坐一夜的马车本来就是极为辛苦艰难的事儿,更何况她怀着身子呢,又是大月份了。

不过她到底知道这是非常时期,再不是自己能在深闺里对着自家男人撒娇的时候,更不是身边一众的丫鬟精心伺候的时候,便努力地深吸着气,回忆着当年萧正峰教导自己九禽舞时的吐纳,一吸一收,让自己努力忘记这煎熬和苦痛。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的路,阿烟的身子仿佛都已经颠簸得失去了知觉,这马车总算在一处停了下来。

面前其实是一处农舍,这个时候天亮了,绿绮忙翻身下马,动作矫健。她来到马车旁,掀开帘子上前,见阿烟面白如纸,不由吓了一跳,忙问阿烟道:

“姑娘,你觉得如何?”

阿烟深吸口气,笑了下:“还好。”

绿绮是个姑娘家,不曾嫁人,当然更不曾有过身子,只是临出发前,被萧正峰派过来的郝嬷嬷疯狂恶补了一番。

于是她回忆了下,提议道:“姑娘,我先扶你下来,咱们先吃点东西吧?”

之前萧正峰和沈越早已经商量过,为了掩人耳目,躲过德顺帝的耳线,决定白天住宿晚上赶路。

阿烟点了点头,在绿绮的扶持下出了马车,谁知道一站起来,只觉得肚子沉甸甸的,胸口发闷,两腿也麻得没有了知觉。

绿绮吓了一跳,忙扶住阿烟,本来背着她过去破庙里的,可是阿烟肚子大,哪里能背呢。

那边沈越见了,无声地下了马,匆忙过来,和绿绮一边一个架着阿烟的胳膊,就这么扶着她勉强走到了破庙里。

这是一处废弃的破庙,里面杂草丛生,也有些许雪花冰渣子从早已经破旧的窗口里刮进来,角落里积满了潮湿的脏污。

绿绮这边从马车上拿来了一个锦被,将阿烟裹住,半蹲在那里道:

“姑娘,先吃点东西吧?”

其实阿烟已经饥肠辘辘了,孕妇是经不住饿的,一饿便觉得头晕眼花,不过此时她喉咙里也干渴得厉害,便摇头道:“先喝点水吧。”

她嗓子干哑,如今说出话来竟如同破败的风箱一般。

绿绮一听这声音,便知道她情形不好,忙对沈越道:“先烧些水吧。”

那边沈越已经指挥着大家将破庙里的杂草和积雪等都清理了,又迅速拿来干净的草毡子铺在那里,并开始烧起了一堆火。

阿烟其实也冷得厉害,她唇动了动,示意绿绮。绿绮便忙起来,扶着她走到了火堆边。

这次跟随过来的将士约莫有三十多名,那都是萧正峰精挑细选的高手,训练有素的,对萧正峰忠心耿耿。此时这些人见一切安置妥当,便无声地退至一旁,开始收拾起了吃食,并准备烧水。

沈越和绿绮陪着阿烟坐在火堆前,烤弄着吃食。绿绮半蹲在那里,帮着阿烟搓着发麻的腿脚。

阿烟垂首看过去时,却见绿绮的双手上伤痕累累。

她知道她在红巾营里必然受了许多的苦楚。

绿绮感觉到阿烟的目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却是笑了。这一笑间,阿烟才感觉到了熟悉,这才是当初那个伴着自己一起长大的绿绮啊。

红巾营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在那里两年的绿绮,简直是被折磨的再也不像原来的模样了。

绿绮轻笑了下,摇头道:

“没什么的,姑娘,我现在觉得自己这样很好。”

她一边帮阿烟搓着发麻的脚,一边笑道:

“如果不是我去了红巾营,今天就没办法被将军派过来保护姑娘了,也许如今的我还在锦江城里哭鼻子呢。”

阿烟想想也是,忽而便觉得人各有命吧,上辈子的绿绮临死前还是一个奴婢而已。而这辈子的绿绮,因投身入了军籍,就此从奴籍除了名,以后若是能有个战功自然是好,能得个封赏呢,就算没有战功,就此退役,好歹是个自由身,自由身的绿绮还能拿军中的一些贴补,算是彻底和过去不一样了。

阿烟的腿脚在烤火和绿绮的搓揉下,总算是恢复了点知觉。这个时候肚子里的娃也醒过来了,小胳膊小腿儿开始奋力在肚子里抗议,想来是饿了。

沈越拿起刚才煮好的水儿,用两个瓷碗倒来倒去,瓷碗里的热气在破庙里氤氲。

水刚烧开,还很热,他知道阿烟一定着急想喝水,所以想让水快点凉下来。

阿烟望着他略显苍白的容颜,看着静默的他这安详的动作,忽而便想起上辈子来。

上辈子的她,在他病了渴了想喝水的时候,不就是这样做的吗?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