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又是一个好天,阿烟挺着七个月大的肚子,在院子里来回走动。她知道怀孕的女人需要多走动,更何况她肚子里是一个好动的娃儿。

并州的天儿到底是比边陲要好上一些,这才刚出了正月,天气都要转暖了,几乎每天都要温煦的太阳。阿烟眯着眸子,仰脸望向那太阳,可以感觉到肚子里的娃儿也是喜欢的。

绿绮一早就出门去了,不知道是打探消息还是去购置物事。沈越揣着袖子从耳屋出来,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阿烟,倒像是有话说。

阿烟笑了下,望向沈越:“嗯?”

其实沈越和她之间的话还是少,除非有必要的时候才会说,其他时候大多是沉默以对。

沈越犹豫了下,终于开口道:“你不必为萧正峰担心。”

他看起来想安慰她:“萧正峰是不死战神,谁死了,他都会活着。”

阿烟挑眉,轻声问道:

“你给我说说上辈子的战局吧。”

作为一个妇道人家,且是退出了燕京城贵族圈的妇道人家,她并不清楚当年的事儿。不过沈越后来读书入仕,他一定对当年这场战争的细节有所了解的。

谁知道沈越却摇了摇头:

“这辈子和上辈子差别太大了,没办法参考。不过我能告诉你的是,上辈子的萧正峰也是数次面临绝境,若是别人,早就没命了,不过他却活下来,并且化劣势为优势,神奇地转败为胜。”

他静静地望着她:“要不然他怎么可能是萧正峰呢。”

阿烟听到这个,便觉得肚子里的娃儿手舞足蹈地踢腾着,不免低头摸了摸,抿唇笑了下。

沈越的目光望向阿烟的肚子,温声道:

“最近觉得如何?”

阿烟点头:

“挺好,倒是多亏了你对我照料有加,虽然心里替他担忧,可是这身子倒是胖了许多。”

沈越抿了抿唇,没说话。

绿绮这次回来,脸色并不好看,她看了眼沈越,沈越马上便意识到了:

“发生什么事了?”

绿绮犹豫了下,皱眉道:“齐王没守住锦江城。”

这话一出,大家都有些惊到了。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等着这场外甥娘舅之间的征战,都以为这场仗会打得轰轰烈烈如火如荼,可是没想到不过几天的功夫,齐王就落败了。

阿烟和沈越对视一眼,两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到底怎么回事?”沈越拧眉问道。

绿绮摇头,艰难地道:“我也没打听到呢,只是听说是有人打开了锦江城的大门,把北狄军放了进去。”

阿烟深吸了口气,扶住了一旁的枣树。

齐王便是对那个舅舅有点感情,也不至于干出这种明目张胆的事,打开锦江城大门的人,绝对不可能是齐王。

那么是谁呢,昔日威武大将军的亲信?还是当今德顺帝派人干的?

如果是德顺帝,他为了构陷齐王,竟然自断臂膀,任凭北狄军的铁骑再次践踏大昭的国土吗?

而最让阿烟担忧的是,假如齐王就此惨遭构陷,那么他可真是百口莫辩,很难洗清了,毕竟这嫌疑就在那里摆着,他没法去证明,除非他亲手杀死自己的娘舅!

即使德顺帝死去了,即使齐王将来如何势力庞大,大昭的满朝文武也绝对不可能让一个曾经亲手将大昭的城门贡献给敌军的皇子登上帝王宝座!

沈越皱眉:“把那些将士们叫过来吧,现在锦江城失守,怕是这里很快就不能太平了,我们必须赶紧离开这里。”

绿绮点头,深表同意:“我们向南走吧,一路向南,能走多远走多远。”

当下绿绮出门把人马都叫过来,开始准备着要离开,阿烟这边也开始收拾东西。

一切收拾就绪,就等着第二日便出发离开了。

可是就在这晚,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儿。

这一晚,阿烟喝了一点汤羹,洗漱过后,便在绿绮的伺候下要上榻歇息。她如今肚子实在是大了,七个月的肚子倒是有了足月的样子,晚上睡觉的时候只能侧躺着,便是这样,有时候依然会觉得胸闷气短。

谁知道刚躺下没多久,便见绿绮忽而间一个皱眉,警惕地望了望窗外。阿烟一个激灵,忙要坐起来:

“怎么了?”

孕妇敏感,如今这个时节,绿绮这个样子,怕是有什么不对,当下她是下意识地捧着肚子就要爬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又响起了沈越的声音,略带沙哑的少年,往日总是带着凉意的语音此时明显是绷紧的:

“绿绮姑娘,咱们怕是迟了!”

绿绮安抚地握了握阿烟的手,轻巧地径自出去了。

沈越和绿绮不知道嘀咕了什么,就在阿烟笨拙地爬起来下榻的功夫,她只隐约听到绿绮仿佛说“你带着夫人走,我穿上夫人的衣服……”

阿烟爬着下了榻,捧着肚子晃悠着推开门,望着绿绮道:

“绿绮,不行。”

她盯着她,一字字地道:“我要你活着。”

她并不傻,隐约嗅到了什么味道,知道怕是有大难临头,要不然绿绮和沈越不会是这个样子。上辈子绿绮是为她而死的,这辈子其实她一直防着,自从再次见到绿绮,她总是害怕这一天会到来。

清冷的月光之下,绿绮的侧颜削瘦,一个高大的鼻子突兀地挺在那张依旧有些黝黑的脸庞上。

阿烟喉头哽着什么,想着命运怎么是这么可怕的东西,她和绿绮分明是不同的人生了,可怎么绿绮依旧会为了她去冒生命危险。

绿绮怔怔地盯着自家姑娘,努力绽开一个笑来,那笑有点难看,也非常费力。

她抬手握了握阿烟的手,握得有些用力:“姑娘,让沈公子带着你走。”

这是她对阿烟说得最后一句话,说完这个她就匆忙进屋去了。

沈越此时也顾不得往日的忌讳,上前一把拉住阿烟的手:“夫人,快跟我走!”

恍惚中阿烟看向沈越,沈越清冷的眸子中透着不容拒绝,这是这个少年很少会在她面前露出的霸道和不容置疑。

她摸了摸偌大的肚子,一咬牙,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那已经紧闭的门扉——里面传来绿绮匆忙换上衣服的声音。

看完这最后一眼:“走。”

她的声音很低很哑,眸中很黑很暗。

她知道这辈子自己还是要自私,肚子里的是孩子,冒险的是绿绮。

自己纵然心里把绿绮当做姐妹一般,可是这世间没有任何人的命能抵得过肚子里的孩子。

这个孩子的父亲生死未知,她拼尽一切,负尽天下人也要护住他留给自己的血脉。

沈越显然是早已研究过逃跑的路线的,他迅速地带着阿烟往后院跑去。阿烟肚子大,根本没法跑,走路都如同一个鸭子,晃晃悠悠的,更何况跑呢。沈越没办法,只好慢下脚步来。

阿烟其实也实在努力地跑,一边跑着,一边能听到外面已经有了砍杀声,那不同于大张旗鼓的搏斗,是那种无声的厮杀,刀剑撞击以及脚步声,还有偶尔惨叫和闷哼,以及身体重重撞击在地上墙上的声音。

沈越领着阿烟来到了后院,却见他掀起了地上的草,竟然露出了一个地洞。

黑暗中沈越拧眉道:“咱们从这里出去,你可以吗?”

千算万算,沈越当时没想到阿烟的肚子会这么挺而大,也没想到孕妇行动间是如此艰难,他开始有点担心了。

阿烟此时也没什么表情,盯着那洞道:

“你先出去,我躺在那里往外面挪,你在外面拽我。”

这个办法和姿势实在是消耗尽了阿烟贵女的最后一点优雅,不过这个时候,谁顾得上那个呢。为了活命,眼前即便是个狗洞,她也会毫不犹豫地钻的。

沈越想想,也只能如此了,当下自己爬出去,又见阿烟护着肚子半仰躺在那里,靠着手肘以及两腿的力气,一点点往外面挪着。那个姿势不像那个柔美的顾烟,倒像一个不可奈何的螃蟹。

这个地洞并不算太长,可是她实在费力地挪了很久。

等到了最后的时候,沈越终于忍不住,使力帮她拽着两个肩膀,就那么硬生生将她拖了出来。

阿烟的肌肤依旧是娇嫩的,肩膀那里传来火辣辣的痛,不过那种痛来得让她竟然舒服起来,钻心的痛让她咬起唇,越发有了精神和力气去逃命。

沈越扶着阿烟来到小院外,却见这里是一个暗黑的小巷子,沈越便翻腾着从一旁不知道哪里寻来了一辆车,却是一个板车。

“你上去,我拉着你,这样快些。”

阿烟看了看少年孱弱的肩膀,心中泛起不忍,不过她也明白自己的,知道这肚子根本走不快,也就不再犹豫,狠心上去,伸着腿儿半坐在那里。

沈越弯腰拉起板车,匆忙沿着这巷子一路往外。

小院里的砍杀声渐渐远去了,阿烟恍惚着看向旁边,灰色的瓦房,清冷的牌匾,就这么在月下往外倒退着,唯独天上的那轮弯月,一直停留在右上方,不离不弃。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