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居在这样一个荒僻的地方,人迹罕至,看起来还算是安全的,日子很是清静。

沈越会拿着银子去附近村落或者集市上购置一些食材,诸如人家养了多年的老母鸡,又诸如人家从山里挖来的各样滋补品,但凡是好的,他都买来了。买回来后做给阿烟吃。

有时候阿烟胃口不好,他就去山里采摘一种酸甜味的果子回来,拿给阿烟吃,开胃。

阿烟晚上腿抽筋,他会跪在那里,帮着阿烟揉捏按摩双腿。

作为一个孕妇,阿烟夜里会尿频,总是有如厕的感觉,她进出并不会特别方便,沈越就买来了一个便桶,放在旁边,给阿烟用。

阿烟每天早上看到这个少年提起那个便桶,默默地帮着自己倒掉,再提来水帮着自己洗漱,洗漱完后把早已熬炖好的早膳取上来伺候自己吃。

这个少年如果说是一个丫鬟,那就是天底下最忠心的丫鬟。

如果说是一个儿子,那一定是天底下最孝顺的一个儿子。

阿烟有时候会想,为什么萧正峰在最紧急的关头,选择了沈越和绿绮。

绿绮她是明白的,再合适不过的人了,可以伺候自己,又有些能耐,关键是对自己也是忠心的。

那么沈越呢?曾经的萧正峰不是也很提防沈越的么,如今,却是用怎么样的一种眼光选择了相信沈越。

想起萧正峰的时候,阿烟心里便涌起无边的悲哀和苦涩。

抚摸着偌大的肚子,她不免想着,那个孩子的父亲,她的男人,如今可好?

这战火如荼烽烟四起,纵然是一个缔造英雄的时刻,是一个在万军之中脱颖而出造就一代传奇的时刻,可也是一个最危险的时刻。

若是旁人,你自盼着他能披荆斩棘傲视群雄获得不世之战功从此青史留名,可是你家孩儿的父亲,那个原该抱着你的男人,活生生的血肉之躯,炙热热情的双臂,又怎么忍心让他去拿命去拼搏呢。

悔叫夫婿觅封侯,那是一种女人的无奈和悲哀。

沈越知道阿烟七个多月的肚子,用不了多久也许就要生了,于是便试图去找一个接生婆来。

这个村子里自然也有女人生孩子的,有人生孩子的地方就一定有接生婆,尽管这个接生婆看起来做事很粗糙。

沈越蹙着眉把那个接生婆的情况告诉阿烟:

“为十几个女人接生过,不过看起来说话很脏。”

尽管他曾经记忆中的那个婶婶对周围任何事的容忍度一向很高,可是沈越却是不忍心委屈她的。

上辈子她已经受了太多委屈。

阿烟一边在屋子里来回地走动,一边道:

“管她怎么样,但凡能顺利接生就好。”

一时忽而想起什么,便问起沈越:

“外面还在打仗?”

沈越听到这个,默了下,其实他知道她问起打仗的事儿,未必是真关心外面的境况,她心里牵挂的自然是自己的男人。

只是如今绿绮生死未卜,那些将士们也都被打散了,他们是孤立无援。如今的他所能得到的消息,无非是外面听到的流言,诸如说齐王兵败失踪不见人影,诸如说北狄军几路人马围攻萧正峰,又悬赏十万两要萧正峰项上人头,又比如说德顺帝那边已经派了兵马前来,要攻打北狄军,清查锦江城失守一事,还要追查齐王的下落。

这些都是道听途说罢了,至于萧正峰到底如何,谁也不知道。

沈越点了点头,还是把自己知道的消息告诉了阿烟,包括齐王以及德顺帝的那些事。

他说话的时候语气是平静的,阿烟听到这个,转首细看了他一番。

齐王是沈越未来的岳丈,他的身家性命都是依附在齐王身上了,如果齐王就此出了事,他这一把算是赌错了。

可是,他真得如同自己以为的那样,只是单纯地想要依附齐王吗?

为什么他要和自己的家人闹翻,从而走到被家人逐出家门的那个地步?显然他和家人决裂的理由并不是他的那位生身母亲。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阿烟想想罢了,阿烟知道沈越的嘴是非常严实的,这个倔强的孩子,他不想说的话,自己是没办法套出来的。

阿烟摸了摸肚子,其实如今她已经不再去想其他的任何事儿了,甚至包括萧正峰,她都开始不再担心,想着一切都听天由命的。

她如今要做的就是养好自己的身子,积蓄力量为两个月后的生产做准备。

她是一定要把肚子里的胎儿平平安安地生下来的。

无论那男人是生是死,都要为他留下一个骨血。

当阿烟这么想着的时候,她是没想到,她这么一点简单的平静过两个月日子的念头,也就那么被打破了。

那是一个飘雪的夜晚,僻静的山村连个鸟叫都不曾听闻,透过窗子从这祠堂里看过去,白茫茫的一片静谧,人影都没有一个的。在这种夜晚,想必村民们或者窝在被窝里睡了,或者躲在炉子边上烤火吧。

沈越烧了一堆火,并给阿烟做了暖手炉让她温着身子。

就在这火堆噼里啪啦烧着的时候,狗叫声骤然响起,接着是吆喝声砍杀声,马蹄嘶鸣声哭喊声,凄厉的尖叫和残忍的吼声混杂在一起,偶尔间还有女人已经不成人声的嘶哑哭声,让人听得毛骨悚然。

沈越机警地望向外面,提起一个大髦让阿烟裹住,而他自己则是赶紧熄灭了火,拉起她来就往外面跑。

“他们既然来到了村子,很快就会发现咱们这里的,我们必须躲起来!”

可是前面是山,后面是充满了杀戮和血腥的村子,他们该逃往哪里?

沈越低头看着阿烟偌大的肚子,一咬牙道:“如今咱们只有进山了。”

阿烟捧着肚子点头:“好。”

命最重要,或者最重要,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最最重要。

就在这个时候,想必那些侵占这个村子的北狄军已经有人发现了这里的动静,就有一些人往这边过来了。

沈越见势不妙,忙拉着阿烟往前跑。

阿烟拼命地迈开双腿随着沈越跑,圆球一般的肚子摆来摆去,肚子里的娃此时倒是懂事了,想必是知道此时非同一般时候,竟然也不踢腾,就那么安静地呆在肚子里。

两个人跑了半响后,总算是逃到了不远处的山底下,沈越回头看阿烟捧着肚子脸色苍白,知道她怕是受不住的,任凭谁肚子上带着那么大一个圆球,也不可能真跑起来啊!

他见那里有个山洞,便道:“我们坐那里歇歇吧。”

阿烟点点头,她明白,如果再这么跑下去,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怕是直接就颠出来了。

谁知道沈越刚扶着阿烟坐在那里,便听到附近有脚步声,就在这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却见三个身穿北狄人战衣的人从旁边的枯树林中钻出来,头上身上依稀有着白色的雪花,而就在那雪花掩映下,战甲上是猩红色的血。

作为一个孕妇,阿烟的嗅觉变得非常灵敏,她闻到了浓重的血的味道,那是新鲜的,刚刚死去的人身上的血。

沈越原本扶住阿烟胳膊的手一下子收紧了,就那么用力地攥住了阿烟的胳膊。

三个北狄人显然也是惊异的,惊异过后,打量着阿烟的眼睛便露出了一种神采,那是一种饥渴的犹如虎狼一般的神采。

尽管如今的阿烟大着一个肚子,可是包裹在大髦之下的她也只是显得臃肿而已,她那张隐约露出的脸,依旧是好看的,那种好看即使是在光天化日的街头,也会吸引很多男人的目光。

更何况如今,风雪夜,深山枯树中,三个饥渴了许久的北狄男人,这么一张柔弱好看的女人,足以让他们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

还有什么比捉住眼前这个女人痛快地干上一场更让人爽快的事情呢。

阿烟死死地盯着那三个分明向自己聚拢过来的男人,清楚地看到了他们眼中的饥渴和残暴。她的手颤抖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颗心就那么冰冷而沉重地往下坠去,一直坠到了她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

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萧正峰的,萧正峰生死未卜。

而她,连这么个孩子都不能为他保住吗?

就在这个时候,沈越渐渐地松开了紧握着阿烟的手,轻轻笑了下。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