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哪里知道,小娃儿身子骨软得厉害,还没长好呢,她这样行军打仗的粗人,会抱娃吗?

这话说得孟聆凤不高兴了:

“喂,你个大男人,你会抱吗?”

沈越挑眉不言,抱着糯糯就要进屋,根本不想搭理孟聆凤了。

孟聆凤彻底恼了:

“你会抱,难道你不是男人?”

越看越来气!

阿烟见这情景,忙从旁劝架:

“聆凤自然会抱的,等下我教聆凤。越儿,把糯糯给我。”

于是在阿烟的出言后,事态总算平息下来,沈越自己出屋去了,阿烟在这里哄逗着娃儿,孟聆凤从旁旁观。

一边逗弄着娃儿,阿烟一边迫不及待地问起萧正峰的情景。

孟聆凤这才道:

“还打着呢,不过如今德顺帝派了人马过来,和萧大哥前后夹击,北狄人支持不了多久了。”

阿烟总算放心,忙又问起齐王有什么消息了,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聆凤看了看窗外各处,压低了声音道:

“齐王失踪了,估摸着是被人陷害追杀,这一次萧大哥派了我过来,又让成洑溪跟着,一个是想找你,他担心着你,另一个便是要调查下锦江城落陷的原因以及设法找到齐王。”

其实光凭着孟聆凤,要想找到躲藏在山村的阿烟自然是不可能的,不过好在有成洑溪。成洑溪这个人平时看着挺怕孟聆凤的,对孟聆凤言听计从,可是关键时刻,他自然能知微见著,凭着敏锐的嗅觉,以及卓绝的口才,让孟聆凤不知不觉中受着自己的牵引,并终于找到了阿烟。

“有什么线索了吗?”阿烟操心着齐王的事儿,若是齐王有什么不测,那么萧正峰的前途可就渺茫了。

“成洑溪这个人神秘兮兮的,平时说话又是藏一半说一半的,我也搞不清楚,不过先听他的吧,等等再看。”孟聆凤倒也确实不傻,如今知道自己找人不在行,而成洑溪却是可以帮着找到阿烟的,是以才终于承认了这个成洑溪勉强是有一点长处的。

二人聊了一番后,这孟聆凤是个急性子,看着阿烟将糯糯哄睡了,她忙问道:

“嫂嫂,现在终于找到你了,你在这里终究不安全,先跟着我们一起走吧。有我在,倒是没什么可担心的。”

阿烟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当下叫来了沈越,和沈越商量了下。

沈越自然是没什么可说的,这些日子其实他也一直提心吊胆,怕有人发现了阿烟,到时候他是没办法保着她的。如今孟聆凤来了,那是再好不过。

于是阿烟便再次重金谢过了这户人家,抱着娃儿收拾收拾跟着孟聆凤离开了。

这个时候成洑溪已经和孟聆凤分开,单枪匹马去寻找齐王了,说是发现了齐王的线索,一定能找到的。

而沈越呢,却是要了一匹马和一些银两,他不打算跟着孟聆凤。

“你要去哪里?”经过了这些日子,阿烟和沈越之间的关系已经很微妙了。彼此私底下依旧会像上一世那般称呼婶婶和越儿,可是当着别人的面,自然是不行的。这辈子和上辈子又一切不同,各自有各自的路要走。

自从孟聆凤出现后,沈越的神情一直是疏离淡漠的,此时他对阿烟轻笑了下:

“我要回燕京城。”

齐王出事了,齐王府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子,他要回去。

阿烟陡然意识到了什么,是了,齐王的阿媹郡主,正是沈越没过门的妻,齐王府出了这种事儿,他怎么也该回去帮着阿媹郡主。一时不免想起,这阿媹郡主如今十三岁了吧,再过两年,也是能成亲了。

阿烟抱紧了怀里的糯糯,对沈越温和地笑道:“谢谢你,越儿。”

沈越凝视着阿烟,半响后目光落在她怀里的糯糯身上。如今糯糯被一个由阿烟的大髦改成的斗篷拢在那里,小脸儿都没露出来,想看都看不到的。

他垂下眸子,用一种疏离的声音道:“夫人,这辈子我们本没什么牵扯,只是沈越终究念着夫人往世的大恩,如今沈越一路相护,就当偿还了前世之债,从此后,我们再无瓜葛!”

阿烟微怔,还没来及说什么,沈越调转马头,扬起鞭子,策马而去。

春日里草长莺啼,柳絮飞舞,他坐在马上,单薄而纤弱的背脊挺得很直,在那漫天柳絮飞舞中渐渐远去。

遥远的山那边,本该是鲜嫩的黄绿色在那烟尘之中融化为朦胧的灰色,很是轻淡,犹如水墨画中随意抹过的一笔。

而他原本清晰的背影,也终于化为这朦胧灰色遥遥青山中的一个小点,最后终究淹没在其中,再不复见。

不管前世曾经多么的生死相依,今生今世,这个少年留给她的只是一个浅淡而遥远的背影。茫茫人海之中,缘分就是这般浅薄,沧海之中两只小舟纵然一时搁浅,也只是短暂的相聚,最后终将笑一笑,擦肩而过,从此后互不相欠,各奔幸福。

阿烟的身旁,孟聆凤打马走近了,皱眉望着远处已经看不见的沈越:

“没想到这一次倒是这个人帮了大忙。”

她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沈越必然是救了阿烟护了阿烟的,她看得清清楚楚。

阿烟品味着刚才沈越所说出的那般淡漠的话,低头凝视着怀里的女儿:

“是,这一次是他保护了我照料了我。”

孟聆凤自然不能明白阿烟言语中的意味,她只是以为这一次不是别人帮了阿烟,而是沈越而已,于是便爽朗地笑道:

“你别怕,这不是我来了么,我既然来了,自然会好好照料你的!”

甩了甩鞭子,她略带霸气地表示:

“想从我手里抢人,天王老子都不行!”

本来孟聆凤对于自己是继续寻找齐王,还是带着阿烟回去见萧正峰还有些犹豫的,可是如今成洑溪却派人传来了消息,说是齐王那边已经找到了,不日即将带着齐王赶赴北边边陲。

孟聆凤一听这个消息,自然是精神一震,当即就要带领着阿烟同去边陲,和萧正峰以及齐王会合。

阿烟想着终于能再见到萧正峰,自然是心中激动,一时凝视着怀里的糯糯,想着当初分别的时候自己不过六个月大的肚子,如今再见,这娃儿都满月了。可怜的是这满月的娃儿还没见过她爹呢。

不知道萧正峰见到这娃儿,可会如自己这般喜爱她。

孟聆凤见阿烟搂着怀里的糯糯看,不免笑道:

“萧大哥一定会喜欢的啊,人说女儿像爹,你看糯糯长得和萧大哥多像啊!”

阿烟想想也是,抿唇笑道:

“只盼着长大了不要像他,若是长个那么高的个子,女儿家总归是不好。”

她不知道的是,一语成谶,多年后,虽然萧糯糯这位姑娘实在是继承了她娘的容貌,美得惊了整个燕京城,可是她却有一个让众多男人望而却步的缺点——个子太高了!

当然了,此时的阿烟抱着怀里这个犹如小猫儿一般的小家伙,满眼里都是慈爱,完全无法想到将来她会被这糯米一般白嫩的小姑娘气得跳脚。

阿烟就这么跟着孟聆凤一路向北而去,因为有孟聆凤的照料,如今那碍事的大肚子又已经卸下来了,这一路倒也走得轻松。

不过七八日的功夫,他们就来到了边陲一带。谁知道刚到这里,便见大规模的大昭军在往前行军,孟聆凤奔上前抓住一个询问,却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后来打听了一番,竟听得德顺帝御驾亲征,来到了边陲一带。

孟聆凤和阿烟不免面面相觑,想着如今齐王找到了,但是身上那个通敌叛国的罪名未必能摘除,原本萧正峰在北疆一带统领全军,威望极高,想着还可以趁机调查此事,没想到德顺帝竟然亲自来到边陲了。

他的目的,显而易见。

他这是要将自己的这位皇长兄彻底扼杀,再把那个声望日盛的萧正峰打压下去。

而满朝文武,除了他自己亲自过来,又有谁能办到这件事呢。

当年还是燕王的德顺帝在她洞房花烛夜的第二日犹如不懂事的孩子一般大闹一场,如今想来,恍如隔世。

曾经的那个燕王,至情至性的燕王,经历了兄弟拼杀手足相残,经历了父兄骤逝帝位更迭,又看惯了后宫环肥燕瘦,想来心境已经早不是当初的那一个了。

是福是祸,终究是躲不过。

阿烟紧抱着怀中的孩子,深吸了口气。

接下来这是一场比北狄军侵入大昭还要难打的仗,若是一旦输了,齐王,萧正峰,整个萧家,沈越,甚至还有自己的父亲,都将折损在里面,并且终究成为史书上一笔不可言说的污迹。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