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两军对垒之中的贺骁云,面朝苍天仰起颈子哈哈大笑,笑声萧冷沧桑,笑得老泪纵横,浑浊的泪水爬过满脸的皱纹,打湿了花白的胡子。

身后的北狄军在竔飏的指挥下,不知道多少长弓已经拉起,尽皆对准了贺骁云的后背。只等竔飏一声令下,便将这贺骁云射一个万箭穿心。

萧正峰防备地望着对面,一抬手间,身后众将士已经蓄势待发。如若北狄军要杀贺骁云,他就一定要保。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贺骁云仰颈大笑之后,遥遥望着沙尘之中的齐王,自己的亲外甥,那个记忆里不过是个几岁孩童的外甥。

“我这一生,先是不得已叛了大昭皇帝,其后又追随本心叛了对我倚重信任的北狄王,今日我贺骁云又怎敢再回燕京城,遭受史官的笔伐刀诛,落得一个天生反骨三姓家奴的骂名,我又怎有脸再去见燕京城昔日故交!”

他双目圆睁,盯着齐王道:

“我如今唯有一愿,我有一女,名南锣,今年二九,乃我骨血,齐王殿下,我将她托付给你,望你保她一世安稳!”

齐王已经意识到了什么,起身就要纵马上前,厉声喝道:“舅父,不可!”

然而身边众人怎么可能让他以身犯险,已经有人形成人墙用盾将他拦下。

而贺骁云则是哈哈大笑,笑声淋漓畅快,遗恨凄怆:

“燕京城里,靖江河畔,今日应是杨柳依依,东十四街,漯阳酒楼,想来定是美酒飘香时,可叹我贺骁云漂泊异乡二十四年,终究埋骨他乡,再也无缘去看一眼!”

说完之后,长刀起,白光闪时,一腔热血喷洒而出。

这个时候夕阳正是西下,落日余晖映照在这一片苍茫辽阔的原野上,远处乌鸟的哀鸣声断断续续地响起。

那个骑在战马上的白发老人,鲜血染满了铠甲,夕阳映红了长刀。

当满腔的热血落在地上的时候,那个苍劲雄健曾经威震四海的贺骁云终于犹如一座倾倒的高山,缓慢而不可挽回地摔倒在地上。

遥远的燕京城里,深宫之中,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忽而间蹙起了眉头。

怦然的一声巨响中,齐王咬牙,泪流满面。

远处的北狄军中响起来一个凄厉的尖叫:“父亲!”

紧接着,一个身穿红色锦衣的女子,被两个将士拘拿禁锢在那里,尖刀对准了脖颈,竔飏仰首冷笑道:

“刘栔湛,贺骁云死了,可是他的女儿还活着,他临终遗言要你照顾好他的女儿,现在,我却要杀了他的女儿,让贺骁云死不瞑目!哈哈哈!”

得意猖狂的笑声中,竔飏如毒蛇一般的眼睛紧盯着不远处的众人。

齐王泪水已干,缓缓站起,挑眉冷道:“放开她。”

竔飏有恃无恐地道:“放开她可以,你让这些兵马撤开,让出锦江城!”

旁观了这一场好戏的德顺帝,从旁阴冷一笑,细长的眸子满是嘲讽:“怎么可能。”

他已经在萧正峰的威胁以及利诱下,放过了齐王一马,又饶了贺骁云,怎么可能为了贺骁云留下的区区一个女儿,就此将到手的锦江城拱手相让呢!

萧正峰疾步走到齐王身旁,沉声道:“殿下莫急,我设法救这位南锣姑娘。”

齐王刚刚亲眼看着自己的舅父自刎而死,心中正是悲恸交加,如今知道舅父留下一个骨血,便是要付出一切代价都要护她的,此时听到萧正峰这话,已经将全部的期望寄托到了萧正峰身上,感激地望着萧正峰:

“正峰,一切拜托你了。”

阿烟抱着糯糯就站在孟聆凤和齐王之间的,此时萧正峰走近来,她贪婪地从旁凝视着这男人的侧颜,却觉得他比往日瘦了,整张脸硬得犹如石头一般,就连唇都仿佛一把剑,透着冰寒刺骨的气息。

当他就这么站在那里的时候,都能感觉到那滔天的煞气和血腥。

萧正峰对着齐王点了点头,微微侧首,看到了一旁的阿烟。

婀娜的身影,柔媚的站姿,温和的眉眼,这是他孩子的母亲,是被他爱过多少次的女人。

他咬了咬牙,没回头,只低声说了一句:“极好。”

说完这个,却见他已经纵身一跃,整个人犹如雄鹰一般跃至马上,紧接着马声嘶鸣马蹄翻飞,他连人带马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了敌军之中。

铁甲盾牌早已竖起,双方的长弓劲弩都已经拉起,一时之间,箭如雨下,空中是尖锐的“嗖嗖”声,孟聆凤长刀竖起,护在阿烟和成洑溪身旁,那边成辉冲出,将齐王等人护住。

双鱼吓得撅倒在那里,匍匐在阿烟脚底下,总算是侥幸逃过一命。

阿烟直直地盯着那刚硬坚固的盾牌,感觉到有箭从头顶飞过,长矛和铁器相击的铿锵声不绝于耳,又有劲弩射在盾牌上,在那刚猛的力道下盾牌险些把持不住。

她紧紧抱着怀里的糯糯,咬着牙忍着心中汹涌而起的难以忍受的惊恐和恨意。

她好恨那个男人啊,为什么要单枪匹马闯入敌营之中。

他不知道她抱着孩子就等着他看上一眼吗?

他头也不回就这么走了,如果万一再也回不来,那她的糯糯怎么办?

他还未曾看糯糯一眼,还未曾抱她一下!

他还不知道糯糯是男是女!

阿烟抱着糯糯的手在颤抖,她知道他身为边关守将,一直都是出生入死的,可是知道是一回事,亲眼看着却又是另一番触目惊心的担忧!

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就没有了天,没有了地!

盾的另一边,自是另一番天地,呼啸声刺杀声以及如雨一般的鸣镝声,震惊声惊叹声,然而这一切,都不能入阿烟的耳。

孟聆凤一边护着阿烟,一边低声道:“放心,没事了。”

阿烟这才僵硬地站起来,看向对面,却见萧正峰依旧是那匹马依旧是那个人,彪悍勇猛,犹如一头飚起的豹子一般,携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逆着血红色的夕阳犹如滔天怒海一般奔腾而来,将身后那刀林剑雨尽皆抛在脑后。

而他的手上,提着一个红色锦衣的女人。

战马嘶鸣,他冲回了大昭军中,大昭上下发出震耳的欢呼声,那是迎接归来英雄的呼啸。

萧正峰将那裹着红色锦衣的女人扔到了马下,这才一身轻骑回到了德顺帝面前:

“皇上,末将请求皇上下令,斩杀北狄战将竔飏,乘胜追击,将北狄军赶出大昭!”

德顺帝盯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人,细长的眼眸缓缓扫向那群呼啸震天的大昭将士。

“好。”此时此刻,他什么都不想说,可是又不能不说,于是作为皇帝的他,也只有这么一个字了。

接下来的事情仿佛是顺理成章的,萧正峰率领将士犹如猛虎下山一般攻向北狄军,北狄军因为失去了两位副帅,已经是群龙无首,士气萎靡,又因失了锦江城,等于失去了身后的屏障,甚至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困境之中。

最关键的是,他们亲眼见识了那个传说中的萧正峰,犹如一头雄健的豹子一般,就那么势不可挡地入了千军万马之中,从他们如今唯一的首领竔飏手中抢走了南锣郡主,而他们的首领竔飏对着一切竟然是束手无策,颜面尽失。

都已经到了这个境地,还打什么打?

这下子大昭军可是势如破竹,将北狄军仅剩的这些人马打得一个落花流水,不多时便已经是穷寇末路,丢盔弃甲,四散溃败。

萧正峰命令手下分为四路追击,务必将他们赶尽杀绝。

自此,北狄人侵占大昭的行动再一次失败了。

萧正峰的名声,远播四海,世人都知,大昭有猛将萧正峰,可万军之中随意出入,也可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

而这一天,阿烟在孟聆凤的保护下,随着德顺帝、齐王一起回到了锦江城。

怀里抱着她的宝贝女儿糯糯,身后跟着一个战战兢兢的双鱼。

当然了,一起随他们回去的,还有那位萧正峰救下的名叫南锣的姑娘,在北狄是被封为南锣郡主的红色锦衣姑娘。

那位姑娘灰头土脸,泪流满面,红色的纱帽半裹住一张脸,看不真切,不过应是一个美人儿。

齐王遭遇这一番巨变,对于舅父临终前的托付,自然是放在心上,特意将这位表妹带在身边护着。

回到城里后,阿烟再没见到德顺帝,不过德顺帝却特意召见了齐王以及这位南锣郡主,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最后这位南锣郡主依旧被德顺帝封为了郡主。

除此之外,德顺帝自然还表彰了为国捐躯的镇北侯贺骁云,算是为这件事定了性,从此之后的史书,贺骁云便是忍辱负重诈降在北狄王庭为大昭做内应的忠臣良将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