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明是暖洋洋的日头底下,她的唇竟然颤起来,努力地想控制住,可是却越发颤得厉害。喉头哽咽,想说什么的,唇颤了半响,却也没发出半个音儿。

萧正峰大步走到她跟前,半蹲下来,低头去看她怀里的糯糯。

糯糯正睡着,细致幼滑的小脸儿,比刚发出的花骨朵儿还嫩,精致修长的睫毛黑而浓密,安静地半掩着狭长的眼缝儿,下面的小鼻子分外可爱,鼻翼轻轻扇动着。

他抬起大手来,越发粗粝的大手颤抖着想去摸摸她怀里的娃儿,可是那手停到了糯糯脸颊旁,最后终究是撤回来了。

他抬起眼来,深邃灼烫的眸子盯着她看,低哑而压抑地道:

“让你受委屈了。”

阿烟低垂着眼睑,脑中忽而就想起了上辈子的李明悦。

自己终究是幸运的吧,能得他这般用心照料着,又得他这么一句话。

她狠狠咬住唇,轻轻摇头:“还好。”

声音低哑,她压抑不下喉头间透出的哽咽。

萧正峰骤然伸手,犹如狂风暴雨一般霸道强悍地将这女人,还有女人怀中的娃都搂在怀里。

他急喘的气息在她脸颊旁喷薄,烫得她牙齿在轻轻颤动。

她能听到这男人有力而稳定的心跳,就那么一下一下的,犹如战鼓在擂动。

“对不起,阿烟,是我不好,我让你受了委屈。”他大手将她搂进怀里,低哑而狂乱地这么说。

其实早就想这样了,她已经离开自己的怀抱太久太久,然而昨日相见之时,两军对垒之时,身旁有千军万马,更有敌军虎视眈眈,他哪里顾得上这等儿女情长眷恋柔情,只能强硬地压抑下胸臆间澎湃的所有情丝,最后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阿烟上下牙齿打战,埋首在他怀里哭着控诉起来:

“你连糯糯都没看一眼!”

这是昨日在那沙场之中,她心里最深的怨。

萧正峰急切而嘶哑地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

他有些饥渴地去亲她的额头,努力地想安抚她,他知道她一定是受了委屈了。一个女人家,绿绮也死了,她颠沛流离,挺着那么大的肚子,还不知道是在怎么样的情境下才把孩子生下来。

他本来为她准备好了最好的接生婆,最好的乳妈,也让郝嬷嬷为她的月子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然而这一切都没用上,她必然是在极为艰难的情况下才生下了他的骨血。

他心里想着以后用后半辈子来慢慢补偿这女人,疼爱这女人,再不让他受半分委屈,可是一时话语无力,他看着她就那么哭,心里疼得仿佛被人揪住一般。

也就在这个时候,阿烟怀里忽然发出一声高亢嘹亮的哭声。

阿烟一惊,忙擦了泪,挣脱了萧正峰的怀抱,低声道:“你挤到了糯糯!”

说完这个便自己抱着糯糯轻轻拍着哄着,嘴里还发出低低的哼,说不出来的调子,一改刚才的委屈和哀怨,那温柔呵护的语气仿佛能都滴出水儿来的亲昵。

刚当了爹的萧正峰这才意识到,想着自己刚才搂着阿烟的力气,不免有些手足无措,担忧地望着阿烟怀里的娃儿:

“我,我没碰到他吧?”

他还不知道这是男是女呢!

阿烟擦了泪水,睨了他一眼,低声道:

“自然是碰到了,把我糯糯惊到了,好好的一个觉给搅了呢。”

说完便抱着糯糯进了屋,娃儿醒了要吃奶的,她进了里屋上了炕,放下锦帐解开衣服开始喂起来。

萧正峰依旧处于震惊之中,他才刚看了眼那娇嫩的小娃儿,当爹的喜悦还没有充分享受到,便仿佛自己的一个粗鲁动作惊到了那娃儿?

当下有些怔忪,不过依旧忙起身了,跟进屋子,并体贴地关上了门,来到炕前。

阿烟正在锦帐里炕上抱着娃儿吃奶呢,小糯糯平时懒洋洋的,吃起奶来真是分外卖力,小腿儿咿呀呀蹬着,小脑袋也一拱一拱的。

她听到了帐子外的脚步声,感觉到炕头前站着那男人的,便淡淡地道:

“等一会儿吧,我先让她吃饱了。”

萧正峰站在那里,越发有些不适应,他猜到了阿烟在帐子里做什么,有点想看看,可是因了阿烟那话,又只好忍下,愣愣地站在帐子外头,侧耳听着里面的动静。

阿烟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温柔,哼唱着不知名的曲儿,身子轻轻摇晃着,而在她怀里,那小娃儿仿佛跟一头小猪般哼哼着,吃得好不欢快。

他莫名地有些不是滋味了,总觉得阿烟的身子,里里外外都是自己的才对,如今竟被别人抢了去——尽管那个“别人”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一个重要的问题,他的骨肉,是男是女?

他都有娃了,也看过了,竟然不知道男女!

不管是男是女,他如今是不敢问的,只好站在那里干等着,等了好半响,终于听到里面小家伙吃奶声响渐渐有一搭没一搭的,最后终究是没了,只有小娃儿轻微的酣睡声。

阿烟轻手轻脚地将糯糯放到炕上,掩好了衣服,这才趿拉上棉鞋下了炕。

萧正峰盯着女人看,却见她面颊上透着红晕,刚刚掩好的胸口那里露着一点雪白的肌肤,肌肤上还隐约有点红痕,怕是被这小娃儿不小心蹭到的?

萧正峰低“咳”一声,上前道:

“本来打完了仗我就想回来看看你们母子的,可实在是军中有许多事都要料理,一时抽不开身,只等到今日得了空,这才回来看你们。”

阿烟抬眸瞅了他一眼,便见他的两眸都有红血丝的,这男人怕是一夜没睡呢,这事儿也怪不上他。

只是自己终究是心里不怎么舒服,想想这人沙场上跑过去,把自己的性命都不顾的往前冲,她心里就难受。

心疼他,也是怨恨他,知道他的命不只是自己,还是她们母女的吗?就这么奋不顾身了?!

什么家国天下,什么功成名就,那都统统不重要,她家娃儿的父亲,那才是最重要的!她可以当寡妇,可她娃儿却不能当没爹的孩子!

想起这个,她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径自出了里屋。

心里窝着火呢,恨不得把这男人恨恨地打一通出气!

只是这架却不能在屋子里打,不然没得吵醒了糯糯。

萧正峰见她出去了,忙也跟着出了里屋,高大挺拔的身子在她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心里歉疚,觉得对不住她,可是又有好多话要对她说,于是沉吟了一番,正要开口。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阿烟也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来一个鞭子,噼里啪啦就甩过来了!

他唬了一跳,下意识地要躲,不过终究没躲,站在那里任凭她抽。

其实她能有多少力气的,抽出来也是不疼不痒的,他皮厚肉也硬,被这么抽一下只能挠痒吧。隐约看着这鞭子竟然眼熟,再细一瞧,可不就是当初他给她造的那个么,记得是被他藏起来了,没想到如今又被她翻出来了?

阿烟见他竟然不躲,就那么硬挺挺地受着,心里更来气了:

“你傻啊你!有你这样的傻子吗?在战场上把自己不当人,回到家里见了鞭子还杵在那里当木桩子!”

心里气着,声音又不敢高,怕吵醒糯糯,憋得难受,就这么落下泪来:

“你心里还有我们母女吗?若是你不在了,要糯糯生下来就当没爹的孩子吗?你连看都没看糯糯一眼!”

萧正峰本来心里就歉疚,此时见她这般,可实在是疼得不行了,忙上前搂住她:

“阿烟别哭,阿烟乖,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

阿烟挑眉,依然委屈:

“如果你没好好的回来呢?我们母女怎么办?任人欺凌你知道吗?”

萧正峰被她这么一呛,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女人生起气来实在是没法讲道理的,她说如果你没回来怎么办,好一个假设如果的,问题是根本没发生的事儿,他能怎么办?

不过他这个时候哪里敢跟她讲理呢,小心翼翼地将她抱着,柔情蜜意地哄着,山盟海誓地说自己不会死不会死,好好地活着陪着他的阿烟。如此哄了老半响,才惹得阿烟不恼了,却是扑倒他怀里又呜呜哭起来。

“你知道我差点被人欺负了吗,知道糯糯刚生下来的时候没奶吃饿着吗?知道我喂糯糯有时候一夜都没法睡觉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萧正峰此时此刻还能说什么,只能连连点头:

“是是是,我不知道,我的错,是我对不住你。”

到了后来,他也不试图和她讲理了,一把接过来那鞭子扔出老远,然后再打横抱着她,低首去亲她的泪珠儿。

只是如今里屋是被小娃儿占住了,他恨不得更进一步,却连个躺的地儿都没有,就这么坐在鼓凳上,干抱着她亲。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