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着男人发了好一通脾气,阿烟的气也消了,怨也没了,当下擦了擦眼泪,推开亲着自己的男人,打开门来咳了声,叫来了丫鬟们。

“给将军弄点热水来,让他洗洗,再备点膳食。”

丫鬟们自然答应着去了,阿烟重新关上门,回过神来看他:

“身上一股子都是血腥味,你不嫌脏,我还怕熏到我的糯糯呢!”

萧正峰骤然怀里没她,觉得空落落的,不过听她这么一说,忙低头看去,果然见袍角还带着血呢,于是赶紧点头:

“是,夫人说得是。”

他在外面威风着呢,一夫当关万夫莫敌,单枪匹马闯入敌营,不知道震破了多少将士的胆,可是如今回到房中,面对着自己这小女人,还不是唯唯诺诺,任凭打骂。

她说脏那就是脏,她说赶紧洗,那自己就该赶紧去洗洗。

这个时候热水送上来了,阿烟睨了他一眼:“还不快洗?”

萧正峰有点失落,他以为按照往日的习惯,她会帮着自己洗呢,不曾想竟然是让自己洗啊?转念那么一想,他就明白了。

以前阿烟心里,自己是最重要的,如今有了娃儿,娃儿就是最重要的了。

他当即重新关好了门窗,脱了衣袍,露出刚劲强健的身躯,迈起修长有力的大腿,进了水桶中自己洗起来。

一边洗着,他一边问道:“我娃儿是男是女?你刚才说母女,想来是个女娃?”

阿烟一边翻箱倒柜帮他找着换洗衣服,一边随口道:“是,女娃儿。”

说着,她转首挑眉望着他,冷声问道:“怎么,你嫌弃我没给你生个男娃承继香火?”

这话一出,萧正峰忙摇头:“哪里哪里,我可没那个意思,我就琢磨下,怪不得刚才看着那么好看,跟你一样美呢,原来是个女娃儿呢。”

阿烟听到这个,想着这男人实在是油嘴滑舌,不过又有些想笑,其实糯糯现在的眉眼实在是和萧正峰太像了,人人都这么说呢,哪里有半分像自己!他不过是说个好听的话让自己开心罢了。

当下她找出一件深蓝色袍子,以及一套白色的里衣,拿过来挂在了一旁屏风上等下好给萧正峰穿,做完这个,她才过来,拿起一旁的香胰子要给萧正峰擦洗。

可是谁知道她一眼看过去,却见这挺拔坚韧的男人半坐在水桶中,露出肌肉紧实的胸膛,那胸膛上布满了疤痕,有新的有旧的,交错纠结,最深的一个疤痕是从肩膀一直斜劈下来到了后背的,分外的狰狞可怖。

阿烟看着这疤,心里就那么猛地一缩,眼泪再次落下来。

原本消下去的那股子气腾得冒了上来,她恨恨地用手去捶打这个人的肩膀,小心地避开了那个受伤的地方狠命地打:

“你看你,把自己伤成什么样了,这个疤若是再用些力气,命都没了!”

萧正峰虎眸低垂,坚毅黝黑的脸微微侧过去,眼角余光望着那个凿打自己背脊的女人。她故意避开了自己受伤的地方,专门朝着完好结实打了也不疼的地方软绵绵地捶打,他哪里能不知道呢。

嘴角微微翘起,他抿唇笑着,笑里有几分苦涩,也有甜蜜。

轻轻呼出一口气,他感受着这女人绵软的粉拳,却是低哑地问道:

“阿烟,还记得两年前,咱们离开燕京城的时候,我说过的话吗?”

阿烟这个时候也打累了,停下来,拿起香胰子仔细地帮他清洗,听到这个,微怔了下,随即便明白了。

离开当日他们新婚的那个屋子时,她恋恋不舍,因为那里有他们新婚最甜蜜的回忆,可是他说,三年后还会再回来呢。他说尽管自己要的不是荣华富贵,他却一定要为自己挣来尊贵的诰命,享不尽的富贵。

阿烟轻轻擦拭着的手就那么停了下来,含泪的眸子凝视着他背脊上的疤痕,细白的手指轻轻摩挲着那伤痕累累的地方。

她明白,她的男人就是在沙场上用命去为她换取诰命和富贵,换她重回燕京城时,众人艳羡的目光,换她锦衣玉食奴仆成群。

她这个时候也不哭了,将脸贴在他湿润的肩头,轻轻磨蹭,喃声道:

“你个笨蛋,如果你没了,我便是拥有了所有,也是没什么滋味。”

声音软糯,依恋无限,情意绵绵。

萧正峰微微眯起眸子,仰起头来,越发真切地感受着身后紧贴着的女人。

“阿烟,我明白你的心意,不过你放心就是了,以后不会再有了。”

阿烟却是不信的,如今这形势,要是她真信了才是傻呢,当下不由得用牙齿轻轻咬了他的脖子,咬的他坚韧强硬的身子都微微一颤。

她挑眉,咬牙切齿地道:“我这辈子嫁给你,早晚心疼死我。”

洗完了澡后,阿烟从旁服侍着这男人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又命丫鬟们取来了温热的膳食,摆好了让他吃。他应该是饿极了的,当下狼吞虎咽吃起来。

看着这男人吃饭,阿烟细细看他眉眼,虽则是瘦了许多,整张脸也比以前黑了,可看着倒是精神,神态间也越发有了后一世那位平西侯的威严。

她一边伺候着他吃,给他端汤递水,一边柔声陪他说起话来。

“孩子叫什么,什么时候生的,你都给我说说吧。”萧正峰拎起一个包子两口吃光,一边吃一边这么问。当想起刚才那个睡在阿烟怀里分外恬静的孩子时,他眉眼间有了温柔的笑意。

“是正月二十八生的,女娃儿占了一个八,倒是一个好日子。生完了她,那家帮我接生的农户给我喝了一碗糯米羹,我就随手给她起了个小名叫糯糯。大名等着见了你再取。”

萧正峰听着阿烟这么说,眸中发热,盯着她问道:

“那次让沈越和绿绮陪着你离开,也是我不得已冒险了,后来到底你怎么了,你都给我说说。”

阿烟点头,便将别后的事捡重要的说了,倒是把自己受得那些委屈,险些被北狄将士欺负的事儿都一笔带过,重点讲了绿绮为了自己断后的事儿,还有沈越救了自己的事儿,最后还讲了糯糯出生后的种种。

其实便是阿烟简单一带而过,萧正峰又哪里能听不出来呢,他这女人大着个肚子在这兵荒马乱的寒冬里奔波,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头呢。如今能活着回来,是多亏了绿绮和沈越,也是老天保佑,更是她性子坚韧,若是一般的女人,哭都哭死了。

他喉咙有些发堵,喝到一半的羹竟有些难以下咽,默了半响,这才勉强咽下,点头哑声道:

“让你受了大委屈了。”

阿烟轻叹口气:

“受些罪算不得什么,好歹活着回来了呢,糯糯也是平安无恙地生下来,但凡结果是好的,便什么都好说。只是绿绮那边,如今不知下落呢,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萧正峰点头:

“放心,我回头派人去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总是要有个交代的。”

一时又想起沈越来,不免蹙眉道:

“原本我也只是赌一把,如今果然没错,他实在是帮了咱们大忙,我欠了他一个人情,这个我会记得,以后早晚还他。”

阿烟听他提起沈越,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呆了半响后,笑了下道:

“也没什么,他也未必要我们感激。”

经过了这些事儿,她还能不知道沈越的心思。重活这一辈子,他其实是凡事儿盼着自己好的,能够如同上一辈子般那么生死相依,能够有机会用他的命来护着自己,他心里才算是了却了那点遗憾吧?

阿烟抿唇,轻声道:“以后你远着他些就是。”

为了沈越好,也是为了萧正峰好。

这两个人不能太熟悉,不然都是麻烦。

萧正峰凝视着阿烟,默了良久,笑了下,哑声道:“知道他帮你是为了你,可是我不管那些,人家救了我的女人孩子,我还能不报答人家。”

阿烟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不过这事儿实在是不好出口,也就不说了。

萧正峰看出阿烟的意思,却是朗声道:“要报答他,这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事儿,你放心,还了他这个人情,以后远着就是。”

阿烟轻轻点了下头:“嗯,你明白就好。”

一时萧正峰这边吃完了饭,阿烟叫来丫鬟收拾过了。萧正峰这边心里惦记着才见了面的女儿,想进去看看糯糯。

阿烟低声叮嘱道:“你轻些,别吵了她,不然醒了后可不好哄。”

萧正峰自然赶紧答应下来。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