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二人久别重逢,此时两个人互相诉说一番,把往日没说过的话,没道尽的情都说了个遍,末了两个人都有些情。动,唇齿相贴,恨不得把对方吃下去才好。

可是临到了关键时候,阿烟还是轻轻推了下萧正峰:

“我恶露才走了十几日,如今行房不好,过些日子吧。”

当萧正峰对她越来越好的时候,她却依旧不曾忘记,女儿家总是要好好保养自己的身子。才要过娃,还是好好修养身子。

萧正峰对于女人生孩子的事儿自然并不太懂,听到恶露一词,不免好奇问起来。

阿烟趁机教育道:

“女人生孩子的事儿,说起来也是血淋淋的,不比在沙场上拼搏来得舒服。”

萧正峰听得只皱眉头,他是流血受伤惯了的,可是却不曾想阿烟也受这种苦头,此时自然没有辩驳的道理,忙点头道:

“是。”

于是自这一日,夫妻二人虽然依旧同床共枕,可并不行房事。萧正峰自然憋得不轻,不过好在自家夫人怀孕这么多日子,也是习惯了。再说有了糯糯那么一个惹人疼的小娃娃,光看着她就能看半天,也就渐渐地把那行房的心给淡下去了。

这几日因德顺帝还在锦江呢,萧正峰这边自然不能懈怠,每日都要先去拜见德顺帝。德顺帝名字里占了一个顺字,然而心里的气却非常不顺。

这一日萧正峰过去,德顺帝听了萧正峰汇报赶走北狄人后,诸事的安排,眯着眸子,似听非听的,也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萧正峰见此情景,也就不说话了。

朝堂动荡,作为一个能够南征北战的武将,他是火中取栗。手中有兵马,登高一呼足以百应,今日今时,即使膝盖是跪着的,可是他依然可以挺直背脊一身傲骨。

德顺帝沉默了半响,忽然道:

“再过两日,朕回燕京。”

萧正峰低头,淡声应道:“是,末将已经通知锦江城百姓,为皇上送行。”

德顺帝轻笑一声:

“这一次朕过来,身边也带有后宫妃嫔,她是见识浅薄的,自来到锦江城,还未曾看过锦江风貌。我明说锦江城这里素有春日游园之说,不如到时候开一个家宴吧。”

这个时候,齐王那边恰好也来拜见,德顺帝见此,越发说起此事:

“把这位阿媹郡主也带上吧。”

萧正峰和齐王自然是没法说不,当下各自应了。德顺帝又问起齐王:

“朕记得当日你过来锦江城这边,也是带了家眷的,到时候萧夫人会过来,你也把家眷都带过来吧。”

齐王低头道:

“臣当日身边确实带着一个妾室,只是锦江城破后,臣遭受奸人陷害,身边的妾室李氏也是下落不明。”

自从那一日沙场之上,德顺帝有意将齐王逼为通敌叛国,后来经萧正峰逼宫,威胁利诱,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结果又遭遇了贺骁云自刎而死后,齐王言行间一直有些意态阑珊。

后来背叛齐王的那两位侍卫也死了,据说是畏罪自杀,至于背后的主使人自然是不了了之。

德顺帝听了后,倒是深表同情:

“这位李氏既为你生下了庶长子,我皇族自然也不能薄待她,既是失踪了,那就派人去找找吧。但凡活着,总能找回来的。”

一时又挑眉问起:

“你身边不是还跟着一个女子吗?”

齐王点头,恭敬地道:

“这是一个民间女子,如今跟了臣,没名没分的,也没什么见识。”

德顺帝倒是毫不在意,淡道:

“既是已跟了你,那就一起过来吧。”

这话算是一锤定音,于是定好了明日家宴,就在如今德顺帝如今临时下榻的府邸,边关诸将,包括萧正峰齐王甚至孟聆凤等,都要带着家眷前来。

等到齐王和萧正峰走出这府邸时,德顺帝品着桌上一盏香茗,默然不语。

他身边的贴身大太监冯敬泉上前笑道:

“明日既是家宴,可要好好准备准备。”

德顺帝冷笑了下,却不言语。

这下子冯敬泉也不敢说什么了,就在那里低着头不说话。其实冯德泉以前跟在还是燕王的德顺帝身旁,是素日最知道德顺帝的心思的,这一次家宴为了见谁,他也是心知肚明。

德顺帝挑眉,问一旁的冯敬泉:

“你觉得萧将军如何?”

冯敬泉一听,哪里敢说其他,只随口道:“不过是一个武将罢了。”

德顺帝却眯起细长的眸子,轻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为了那女人的事儿,其实我倒是很赏识他。”

甚至,他有点隐隐的嫉妒,为什么懦弱本份的齐王有这么一位生死挚交,能为了他单枪匹马出入于千军万马之中,也能为了他要挟利诱他这个当朝天子。

假如萧正峰能够服膺于自己,那自己倒是能少操许多心!

齐王和萧正峰走出德顺帝临时下榻的府邸后,两个人相视一眼。

其实为了避嫌,自从那日沙场对垒后,两个人还没来得及单独说话。

“李夫人的事,殿下放心,我一直在设法寻找。”萧正峰安慰齐王道。

齐王点了点头,诚恳地道:

“正峰,这一次的事,多亏了你。”

具体怎么回事齐王没说,不过心里彼此都是明白的,这一次如果没有萧正峰,后果不堪设想。

萧正峰挑眉,不经意地笑了:

“你我生死挚交,这点算什么呢。”

齐王最近有点意兴阑珊,此时的他竟然和里面的德顺帝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同样一个问题。

假如萧正峰的挚友是德顺帝,今日今时的自己,怕是早已死无葬身之地了吧?

齐王轻叹一声:“我今生最大的幸运,便是交了你这么一个朋友。”

萧正峰嗤笑,不在意地抬起手来,拍了拍齐王的肩膀:

“你我当年也曾兄弟相称,既是兄弟,当两刃插刀,你如今说这个,却是见外了。”

齐王听了这话,自然是感动不已。

当下二人并行骑马,都没说话,这里春日的风有时候也大,就那么吹着两个人的头发。

齐王望着这萧瑟的人群,忽而低声道:“正峰,若是他日我刘栔湛有发达时,定不忘今日之恩。”

萧正峰回到家里,却见阿烟正在那里喂奶呢,白生生的一片风光,看得他心动,只是如今却被家里的小娃儿拱着脑袋往里面钻。

他苦笑,想着我也想往里面钻,可是你娘却只让你钻,不让我钻。

阿烟这边自然是看出他的心思,干净利索地把帐子给放下来了,钻进去哄着糯糯睡好了,又侧躺在那里拍了一会儿下了床。

下来后,睨了他一眼,问道:“今年多大了啊你?”

萧正峰不知道为何她忽然提起这个,忙道:“二十有七了。”

说起这个来不免感叹:“再过三年,我总算是而立之年了,不曾想竟然有了糯糯这么一个血脉。”

他原本以为自己不会有什么孩子呢。

后来娶了阿烟,实在是喜欢,便想着若是她能为自己生一个,那该多好。

谁知道阿烟却白了他一眼,无奈地摇头叹息:

“对,都二十七岁的人了,看你刚才那样儿!”

看刚才他那傻馋样,竟仿佛恨不得自己钻过来!

萧正峰没想到自己家夫人竟在这里的话上等着自己呢,不免一愣,也是无奈,兀自笑了。

“对了,今日去见皇上,皇上说要在他的府邸里举办一个家宴呢,到时候你也得过去了。”

萧正峰这话一出,阿烟便蹙眉了:“要我过去做什么?”

如果可以,她是不想见到那人的。

萧正峰眸中深沉,可是却淡笑道:“君心难测,我哪里知道!”

阿烟别了他一眼,却没说话。

晚上的时候,阿烟哄好了糯糯睡觉,萧正峰搂着她,夫妻二人都有些睡不着,便随意说着话。

阿烟压低了声音,凑到他耳边,低声道:

“你给我说实话,那天的情景,你可是为了齐王把皇上得罪透了,你就不怕以后他给咱穿小鞋吗?”

萧正峰半眯着眸子:

“你以为我不那么做,他就不会给咱穿小鞋?”

阿烟听着,轻叹了口气。

以后如果齐王真能把德顺帝弄倒的话,萧正峰位高权重,齐王心里难道没半点忌讳?她对那个齐王并不了解,实在是不懂的。

萧正峰听到女人的叹息声,翻了个身,将她整个人半压在身下,忍住胸臆间的澎湃,只去亲她的颈子,亲得两个人都大呼着气儿。

半响后,在那是略显湿腻的甜蜜中,萧正峰才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耳语,低低地道:

“知道你担心什么呢,其实我选齐王,一则是我和他是至交好友,二则也是看中了这人至情至性的性子。”

齐王因为昔年永和帝的不喜,这些年一直循规蹈矩本份老实,为人也较为重感情,平时行军打仗也有些本事,可是关键时候却往往有妇人之仁。昔年为了莫四娘而为永和帝不喜,后来又因为莫四娘而一时中了李明悦的诡计,要了人家的身子而不得不娶进门,再然后被双鱼所救,就此纳了双鱼一个农家女,最后更是在沙场之上,为了自己的舅父而险些把自己葬送了。

永和帝那么多皇子,也唯有齐王是最能容得下自己的。

这些话,萧正峰自然对谁都不能讲,甚至包括他那位异常敬重的岳丈大人,也只有被窝里低声给自己的女人透个气儿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