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疹子的事儿还是奶娘先发现的,忙让人过来正屋禀报。这边阿烟和萧正峰本来已经睡下去了,听到这个消息,只着了里衣,忙过去看。此时青枫以及齐纨鲁绮等也都醒过来,郝嬷嬷更是小心谨慎地照料在旁边。

阿烟扑过去抱起了糯糯,却见小脸泛红,原本雪白幼滑的脸蛋上如今却是冒出了通红的小疹子,整个人昏睡在那里,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

萧正峰脸色铁青:

“快去请大夫!”

那边早有人准备马去请了,这边阿烟心疼得只落泪:

“好好的怎么成这样了!”

一旁那奶娘跪着哭道:

“正睡着好,她扭着小身子吭哧吭哧的,我只以为饿了还是要尿,便帮着把了尿,又喂她吃,她却是扭着脸不吃。我觉得不对劲,赶紧掌灯一看,这才见她脸上有小疹子。”

萧正峰脸色阴冷:“今日到底吃了什么?”

青枫这个时候也跪在那里:“今日吃得都是平常夫人定下的食谱,也并没什么特别。”

郝嬷嬷也过来检查了,她到底是老人家见识多:“这实在是不曾见过,看着不像是普通疹子,倒像是碰了什么东西。”

阿烟听说这个,越发剜心一般的难受,搂着糯糯不放开,温柔地安抚她挣扎的小手小脚,只真不得自己能代替她难受,一时不免哭着道:

“怎地不让我得这个,却来折磨我的孩儿!”

此时糯糯已经胸口和背部都是了,小小的身子也没穿衣服,浑身痒得难受,在那里踢腾着小腿儿,皱着眉头挣扎着在那里哼哧着哭,哭声一抽一下的,可怜兮兮如一只脆弱的小猫儿般。

这个时候大夫也匆忙赶过来了,诊治过后,却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先用些药试试。

萧正峰大怒,厉声道:“若是我的女儿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抵命!”

恨之恨自战乱之后,以前请过的王居士早已经不见人影,燕京城里哪里有什么上年纪的大夫,都不过是一些庸医罢了!

那大夫顿时腿脚发软,几乎倒在那里,当下勉力提起精神去帮着糯糯开方子。

这边阿烟想起前世在王居士医书里看到的方子,便取来了软泥,糊在了糯糯最红痒的背部和腹部,待到那些软泥发干后,果然糯糯平静了些,看起来是不太痒了。

她折腾了小半宿,如今也是疲了累了,就那么耷拉着眼皮缓缓睡去,只是到底受了这一场罪,如今便是在梦里也不太平,时不时皱下小眉头,或者哼唧着哭两声。

阿烟看着她那疲倦痛苦的小模样,心如刀割,恨道:

“好好的怎么这样!”

萧正峰见糯糯那边平静下来,且那大夫看来看去,觉得应无大碍,只是碰了什么东西后起的疹子,心里也稍微安定了下,便劝阿烟道:

“前几日得了风寒,你不是说小孩子家得病是常用的么,如今也别太伤心,大夫既说是碰了什么东西一时起个疹子,想来过几天就好了。”

谁知道阿烟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能一样吗?”

小孩子得风寒倒是常见,得过一次后,反而能长得更好,可是这疹子,那真是无妄之灾啊!

萧正峰很少见阿烟那般眼神,是温婉的她很少见的狠厉,就好像母狼在护犊子时露出尖利的牙齿般。

阿烟一直都不曾梳妆,就这么一直守在糯糯身边,偶尔累了,才在旁边矮榻上躺着。糯糯这痒,也是一阵一阵的,发起来哭闹不休,小孩子家不懂事儿,不知道怎么了,只知道踢腾着腿脚在那里嘶哑大哭,哭得人心都碎了。

如此过了三四日,总算是不再痒了。小孩子没记性的,好了伤疤忘了痛,病好了后她就开始玩得开心,只是大人看着那瘦成小孩儿一般的孩子,总是刀绞一般。别说阿烟,就是奶娘青枫等人,也都暗地里落泪。

恰好燕京城来了圣旨,却因为要到年底了,今年天子是头一年登基,要大行祭祀,齐王作为先帝长子,要早早地过去参与各项事宜,是以要齐王快马加鞭先回燕京去。

齐王也是没法,当下只能把家小托付给萧正峰,自己骑了快马赶往燕京城。

阿烟不免头疼,只觉得烦心事一桩又一桩的,一个李明悦可不是省油的灯,如今虽然看着好了,可到底要防备的,一个双鱼那是肚子里怀着三个娃儿的孕妇,危险得很,稍不小心这胎滑掉了,岂不是要怪到自家头上。

萧正峰却是对阿烟道:“这些事儿我心里自有主张,你这几日好好照料糯糯就是,外面的先不必操心。”

他这几天没睡好觉,眼睛都是红的,眉眼间也都是憔悴。

阿烟点头,却是没说什么。

关于糯糯中了疹子的事儿,如今身边的丫鬟和奶娘不知道把这事儿捋了多少遍呢,奶娘总算想起那天李明悦过来,便把这事儿给报上来了。

萧正峰一听,顿时有了主意,便叫来了成洑溪,要他帮着一起查这事儿。

阿烟也没细问,只是对萧正峰道:“谁害我糯糯,你总要让她付出代价!”

她素来是与人为善的,凡事儿忍让,便是上辈子曾经以为沈越辜负了自己,便是上辈子被人刺死在冷僻之地,她也没想过要对方如何。

可是糯糯不同,那是她千辛万苦生下的骨肉,是比自己眼珠子还要珍贵的。

她怎么可以让她受这种委屈!

到了腊月的时候,糯糯这边倒是越发长得好了,吃喝都好,玩得也不错,脸上摸着也有肉了,还学会了点新本事,翻跟头能连着翻好几个,更会抱着阿烟用自己小嘴巴去亲脸蛋,小孩子说话含糊不清,却带着几分童趣,这让阿烟算是渐渐从那个疹子之痛中缓出劲来。

家里没有小孩子的是不懂的,做父母的哪怕心里再不好受,看着这小孩子在那里有模有样地翻跟头玩耍,再搂着你的脖子亲一亲,你就觉得心里嘴里都是甜的,脸上也带着笑,满心都是舒坦。

至于糯糯被害的事儿,阿烟理智总算回来了,她猜着这事儿和李明悦那边有关系,可是却并没有证据,说到底,人家连碰都没碰一下呢,倒是要从长计议。萧正峰那边说他会想办法,就让他去想吧。只是总不能齐王刚走,自己这边就抓了人家的贵妾要发落啊?

一时又想起齐王走了,把妇孺扔给了萧正峰。现在双鱼肚子里三个,危险得很,旁边一个李明悦那是虎视眈眈恨不得把双鱼肚子给弄没了才好,至于那位南锣郡主,更是让人不喜,眼巴巴地盯着她家夫君呢。

这一路走过去,若真出什么事儿,都是自己的责任啊!

提起这事儿,萧正峰却神情淡淡的:“只是齐王临走前的嘱托,其实他也知道这事儿的风险,若是真个掉了,也怪不得我们。”

孟聆凤那边身子都好得差不多了,如今甚至能翻身上马了。

阿烟抱着糯糯看他们,却见成洑溪和孟聆凤现在比起以前倒是亲密了许多,真跟个正常夫妻一样了。

偶尔间孟聆凤甚至还会露出点小女儿情态呢。

这一次孟聆凤也是要去燕京城的,带着成洑溪一起。当她知道了阿烟的烦恼后,自告奋勇地道:

“让成洑溪盯着李明悦,我去照料双鱼,把她们两个分开,不会有事的。若是糯糯这事儿真是李明悦干的,管她是谁的贵妾,总是要她不得好死!”

孟聆凤很喜欢糯糯,她提起这事儿也是咬牙切齿的。

阿烟有点想笑,又有点无奈:“罢了,我可不敢让你照料双鱼,你还不把人家吓坏啊!”

孟聆凤有点不服气:“糯糯很喜欢我呢,我都不会吓坏小孩子,哪里还能吓坏一个双鱼呢。”

这话倒是说得没错,糯糯非常喜欢孟聆凤,一看到孟聆凤两眼就放光芒,手足舞蹈地兴奋,拍着小胖手在那里喊:

“布谷布谷布谷……”

每到这个时候,孟聆凤就哈哈笑着道:

“我是姑姑,不是布谷!”

糯糯被她逗得咯咯笑,越发绽开才长了四颗小牙的嘴巴叫着:

“布谷布谷……”

看着心无城府的孟聆凤,再看着自己那可怜软糯的小女儿,一时不免把诸般烦心事抛弃开了。她笑望着抱了糯糯笑作一团的孟聆凤,不免问起孟聆凤来:

“喜欢糯糯吗?”

孟聆凤:“喜欢啊!”

阿烟想起成洑溪,望着孟聆凤:“要不要自己也生一个?”

孟聆凤惊:“怎么生?”

阿烟有点傻眼:“你不知道怎么生娃?”

孟聆凤摸了摸鼻子:“知道啊……”

阿烟笑了:“既知道,那就去找成洑溪,赶紧生一个吧。”

孟聆凤犹豫了下:“这事我得好好考虑下。”

这一天晚上,孟聆凤没回自己屋睡觉,却是跑到了成洑溪屋里。

“那个,那个……”孟聆凤结结巴巴地想说点啥。

成洑溪一时有点纳闷,穿着白色里衣的他,在月光之下看着面目清俊,脸颊上甚至还透着一点红:“小凤,怎么了?今天看你身子好得很,是哪里不舒服了吗?”

说着这个,他忙过来查看。

孟聆凤难得扭捏起来,脸红,耳赤,结结巴巴说不出来。

“到底怎么了?”成洑溪难得也急了。

孟聆凤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凝视着成洑溪那一双黑眸,大声地道:

“我们也生一个吧!”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