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孟聆凤总算是和成洑溪圆房了,从孟聆凤难得羞涩的神情,以及成洑溪满足的唇角可以看得出,这两个人这次是真圆房了。

可怜的孟聆凤,也未曾去问一个问题,既然他们早就是夫妻,且恩爱异常,怎么早没圆房呢?不过想来即使她想起来问,成洑溪也自有一套答案吧。

这一日就要出发了,浩浩荡荡的一列马车过去,分别坐的是南锣郡主,双鱼,李明悦,最后是阿烟。成洑溪陪着孟聆凤一起骑马,两个人眉来眼去的,好不亲热。

阿烟抱着糯糯看着一路的风景,对着咿呀呀的糯糯指点:

“咱们现在住在锦江城,现在爹爹和娘要带着你离开,咱们要走好远好远的路,最后到了燕京,那是娘住了十几年的地方,那里还有曾奶奶,姥爷,姥姥,姨姨,还有小舅舅,他们都会喜欢你的。”

糯糯哪里懂得这些,不过大眼睛专注地凝视着阿烟,眨啊眨的听得竟然特认真。

正说着间,萧正峰骑马过来这边,掀开棉帘子对着里面的糯糯挥了挥手。

糯糯认出是她爹来了,那小身子跟条鱼一般在阿烟怀里活蹦乱跳的,两腿用力踢腾着往上窜。

萧正峰爽朗大笑:“糯糯想爹了?”

阿烟白他一眼:“这才分开多久,就想你了?想得太美,赶紧把窗帘放下吧,外面风大,冷得厉害,仔细别把糯糯冻坏了。”

萧正峰双眸发亮,灼灼凝视着阿烟:“糯糯没想,你想了吗?”

阿烟无奈睨他:“又来了!”

萧正峰看看左右无人,俯首过来低声道:

“你看洑溪和聆凤。”

阿烟噗地笑出来:“人家新婚燕尔的呢!”

萧正峰却挑眉道:

“再走几日的临泉镇,有一处温泉,这个时节正是泡温泉的季节,到时候咱们停上一日吧?”

阿烟抬眼看过去,只感到他黑眸中汹涌灼热,此时哪里能不明白他的意思下。

想想也是无奈,前些日子因为糯糯病了,连累得她心里也不好受,哪里有功夫搭理那男人呢。其实别说自己,当时是连他都没什么兴致了。

只是此时这光天化日的,她咬唇扭脸,低声斥道:

“骑你的马去吧!”

一回首间,轿子里的齐纨是帮着一起照料糯糯的,此时低头在那里把糯糯吃的羹从一个小瓷煲里拿出来,仿佛根本没听到什么话似的。

可是阿烟知道她一定是听到了。、

这几个丫鬟是从江南特意购置过来的,平日里处事不惊,遇到主人家说点啥暧昧的话儿,都能做到置若罔闻低头浑然不知,可是你一旦有什么需要,她又特机灵起来。

花了大笔银子的到底是不一样。

这一路上因为带了齐王的三个家眷,双鱼又是有身子的人,自然是不敢走快。原本说好两三日就要到的临泉镇,如今愣是走了五日才到。

到了临泉镇,早有当地的官吏过来,听说是边关萧大将军从此经过,一早就过来迎接,并专门打扫了驿馆,准备了丰富的宴席。

萧正峰在他们的带领下来到了驿馆,又以随行家眷太多不敢喧哗为由,就此拒了那宴席,却在晚上陪着阿烟。

这一日阿烟先去安顿了南锣郡主,又让郝嬷嬷和鲁绮伺候好双鱼,最后去和李明悦聊了几句,一切安置妥当了,这才回到正屋。

萧正峰自然也知道随行的这几个女人不知道给阿烟添了多少麻烦,不免抬手摸了摸阿烟的脸颊,柔声安抚道:

“倒是让你受累了。”

阿烟抿唇无奈:

“罢了,说这做什么,如今只盼着带着这一串儿,顺利到了燕京城,将她们交给齐王,我就能安心了,受点累算什么。”

萧正峰看看房里糯糯已经睡了,当下先出去召来了不知什么人,悄无声息的,听了对方的禀报,又吩咐布置安排了一番,回来后却是拉着阿烟道:

“走,我们去泡温泉吧,这里入夜的泉水最好,安静,没人。”

阿烟看知道这几夜糯糯每每跟着自己睡,这男人被憋得不轻,如今是迫不及待了。

此时齐纨早已体贴而悄无声息地把泡温泉所需要换洗的衣服都收拾打包过来了,当下这夫妻二人出了驿馆,径自去了温泉馆。

原来这驿馆是临山的,温泉就在山里,萧正峰牵着阿烟的手,径自登了台阶往上走。

入山的小道上,萧正峰早已安置了属下把守,这些人都是对他忠心不二的,当下守在那里不让外人进来,免得冲撞了将军和夫人。

阿烟想着那些属下定然是能明白萧正峰带着自己进山是要干什么的,不免脸红耳赤,低声责道:

“你这是要闹得天底下人都知道吗?”

萧正峰浑不在乎,扬眉道:“放心,你当谁不知道夫妻这点子事?”

正走着间,只听得里面泉水汩汩,阿烟四处张望,却不见泉水,只觉得周围仿佛暖和起来了。

“在哪儿呢?”谁知道刚问完这个,不过是一转身的功夫,便见山石掩映间,却有几处氤氲的热气,那是山里温泉所散发出的蒸腾白雾。

当下阿烟走近了,用水一摸,果然是热乎乎的。

不过待将手伸出那泉水,她不免皱眉:“怎么有一股子臭味呢?”

倒像是过年放炮的味道。

萧正峰嗤笑一声:“这不是臭,是硫磺的味道,山里的泉水就是这个味儿。”

一时两个人都开始卸去外面的累赘衣物,萧正峰也就罢了,阿烟却是战战兢兢的。这可是荒郊野外的,虽说萧正峰早已安排了人在下面把守,可是万一呢,万一有个意外呢?

萧正峰很快便准备好了,低头看着这女人小心翼翼的模样,细白的颈子在这夜里看着分外的动人,仿佛你用手那么一掐,就能断了似的。

山里的夜,远处仿佛有虎狼在嗥叫,听着有些瘆人。

阿烟一慌,整个人就躲进萧正峰怀里了,轻轻捶打着道:“就你想出这事儿来!万一让人知道,岂不丢死人了!”

萧正峰低声嘘了下,低头凝视着这怀里的女人,哑声道:“别吵,你声音大了,把狼招来了,咱两都死在这里!”

他自然是吓唬她的,阿烟也不是那容易被吓唬住的,不过到底听着狼叫心里瘆得慌,便压低了声音道:“有你在,你就是天字一号的恶狼,我哪里害怕其他的狼!”

萧正峰一把将阿烟抱起来,惹得她低呼一声,他感觉着这女人颤抖着紧靠在他怀里,他不免发出闷笑:

“你既说了我是狼,总不能让你失望的。”

说完这个后,他抱着阿烟,径自走入了温泉中。

阿烟刚才被冻得浑身发抖,还未曾反应过来呢,人已经被浸入了温泉之中,温热的温泉水让她周围的一切顿时变得暖和起来,氤氲的热气就在她脸颊旁萦绕。

她舒服地出了口气,低声道:“果然舒服得紧。”

月光之下的温泉里,雨势猛烈,泉水汹涌,狼嗥虎啸,其中偶尔夹着夜莺儿在被逼至绝境时的低叫,清脆动人,一缕水草蜿蜒柔美,犹如动荡中的小舟,随波逐流,万般做不得主,只能在那无边的泉水中逐浪而动。

阿烟仰起脸来,泛红的脸颊上满是滴答的泉水,就那么顺着湿漉漉的眼眸往下流淌,流过半开半合的双唇,唇中呼出的是压抑而渴盼的欢喜。

她其实是疼的。

刚开始真得疼,可是后来习惯了,没他不能。喜欢得不得了,喜欢得不免悔恨自己上辈子,怎么就没有他,没有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萧正峰在泉水中眼眸灼热地望着阿烟。

其实他也喜欢,喜欢她喜欢到了骨子里。

那一日南锣郡主勾他,嘴里说着把一切给他。要说南锣郡主长得实在不差,在别的男人看来,甚至比阿烟还更勾男人的心呢,可是他却不喜欢,没什么兴趣,丝毫没有想要那女人的意思。

也不是因为他有了阿烟就刻意不要别人了,实在就是没兴趣。

或许他就是欠了这女人的,欠了这女人,这辈子便要一辈子只要她,守着她疼着她护着她,这样才能偿还她。

不过他早就认栽了,栽倒她身上,心甘情愿。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