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李明悦披上了大髦,小心翼翼地出了院落。萧正峰和顾烟也实在是谨慎得很,竟然将双鱼南锣郡主和自己安置在不同的别院里。她本来打算去找南锣郡主说说话,再找双鱼刺探下肚子,谁知道原本做好的打算就这么落空了。

不过好在自己住得距离顾烟萧正峰近,她想过去看看,就当无聊,走过去闲聊下。

谁知道到了萧正峰所住的房门前,却见这里安静得很,并没有什么人烟,丫鬟们也是早早地歇下了,当下不免诧异。

诧异过后,她心里一动,便明白了。

这个地方靠着温泉呢,怕是那两口子晚上不好好在房里呆着,倒是上山泡温泉去了?

想着那两个,她心里不免泛冷,一个人走回房间实在觉得烦闷不堪,跟随在身边的那个丫鬟也不是个好说话的,自己偶尔说一句,对方就答一句,自己不说,对方也冷冰冰的,看着就膈应人,也不至于在给谁摆脸色。她阴着脸默了半响后,见周围并没什么人看到,竟是决定往山上走一圈了。

走到了后院通往山上的青苔小径,她发现这里把守着将士们呢,知道这是萧正峰的亲信。

一时唇边泛起嘲讽的笑来,想着那男人上山搂着女人痛快,倒是让手下给他把门?

不过这自然难不倒她的,她知道一处捷径,能绕过这个通道直接上去的。

这个时候的李明悦实在是已经鬼迷心窍了,她也不知道明明是没关系的萧正峰,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顾烟,为什么她非固执地要上山去看看呢?

当李明悦狼狈地钻过那处缺口,踩了一脚的绿黑色泥巴的时候,整个人僵在那里,不免发愣。

扪心自问,你到底是要看什么?这两个人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她愣了一番后,很快想明白了,并未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萧正峰,上辈子欠了自己的,上辈子对自己不好,自己才落得哪般狼狈。这辈子的他,那个自己早早远离了的他,活该是继续如上一世一般的,怎么可以偏偏就好了?

她握了握拳头,想起上一世那再也生育儿女后钻心的疼,如今虽然早已经麻木了,可是却觉得无论如何,这萧正峰都是活该不配得到幸福的。凭什么他有娇妻在怀,凭什么他和顾烟融洽恩爱,又凭什么有个糯糯让他当宝贝一般疼着呢。

这么想明白了后,她终究是沉着脸,这么半爬着上山去了。

山上暗黑,极为坎坷,寻常人自然难以上去,不过她好歹约莫是有点印象,知道那里有个捷径,这么到了山上,她凭着上一世的记忆,终于来到了这温泉之处。

其实这个温泉,她上辈子是来过的。

当时她已经闭了经,失落颓废,纵然是当时萧正峰功成名就,依然不能让她开怀。于是萧正峰就特意在这里停留了几日,让她在这里好生歇息一番,只说冬日的温泉好。

可是她心里难受,她大骂那男人道:“便是再好,能救回我的身子吗?”

后来那个男人再没说什么话,只是吩咐一群仆从奴婢好生照料好夫人,转身自己就离开了。

想起过往,李明悦心里发苦,不过眼中却竟然没泪了。或许是流了太多泪,如今竟是麻木了,现在的她想起过往,只觉得浑身颤抖,一阵一阵地冷。

她到了那湖边,却见月光之下,那个女子脸上细白柔软散发着粉润的红晕,整个人犹如一块透粉的上等白玉,没有任何瑕疵,每一处都仿佛精心雕刻的一般,柔媚动人。而那个男人却是体魄强健,浑身黝黑,背脊上甚至带着一点若隐若现的狰狞伤疤,看着粗犷霸气。

这两个人,一个细白一个黝黑,一个娇弱精致是养在深闺中的娇花,一个彪悍粗犷乃沙场干戈中淬炼出的硬汉,怎么看怎么不匹配,可是如今呢,却是纠缠在一起,仿佛几世的爱侣。

李明悦眯起眸子,眼中的冷光比夜里的狼还要瘆人。

她知道顾烟长得美,可是实在是未曾想到,竟是这般美,如今被那萧正峰抱在怀里,可真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一般啊……

她唇边挽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此时的萧正峰,虽沉迷于泉水之中,可是却早已感觉到有人上山了——这也是他胆敢在此处抱着阿烟无所忌惮的原因。

事实上从山下的驿站一直到这温泉,哪一处不在他掌控之中。

开始的时候他本打算停下,可是后来感觉到那上山的不过是一介女子,而且没有半点功夫,心里不免猜测,想着应该是那个南锣郡主?

他当下冷哼一声,便故意侧了侧身子,绕到了一块石头后面,将阿烟和自己遮挡起来,不给来人看到分毫。

李明悦见此情景,心中的冷意更甚了,幽暗的眼睛盯着那石头,以及石头后面飞溅起的水花,听着那泉水阵阵,指甲都掐到了肉里。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石子凌空那么打过来,就这么嗖的一下子打在了她左边肩膀上。

她一个吃疼,闷哼一声,痛得脸都白了。

不过她也是能忍,愣是没敢发出太大声响。

萧正峰怀里的阿烟是敏觉的,在他怀里动了动,不安地道:“刚才好像有人叫了下。”

萧正峰低首怜惜地将她湿黏在脸上的头发拨拉到一旁,露出泛红的小脸和那的眉眼,他温柔地亲了下,粗噶沉厚地哄道:“别怕,没人看到的。”

阿烟听他这么说,放下心来,伸出胳膊去揽他的颈子,揽着就不放,跟个藤蔓似的。

而不远处的李明悦,死死地咬着牙,好半响后,才在水草泥土中弯着腰慢慢地挪开。

等到她终于一路连跑再爬回到房中后,赶紧解开衣服一看,左肩膀那里已经泛起了红肿。

她脸色惨白地抠着那一处肿痛,只抠得那里鲜血直流。

男人啊,真是个狼心狗肺的男人啊,这辈子也可真是发达了得意了,竟然拿着这手段对付自己!她是见过那男人用这种手段对付小野物的,一打一个准!如今呢,竟轮到了自己!

李明悦惨笑一声:“萧正峰,你等着,哪一日我要用对付齐王的手段来对付你,你不是宝贝糯糯么,那就一辈子只得这么一个丫头片子吧!”

就在山上的温泉旁,齐纨和鲁绮算算时候,也该差不多完事了,于是便抱着各样物事上山了。到了山上,萧正峰那边已经粗略地穿戴上了,她们开始伺候阿烟擦拭穿衣。

待到阿烟身子上包裹了舒适暖和的白色狐裘大衣后,萧正峰便哑声吩咐那两个丫鬟道:“收拾下,下去吧。”

两个丫鬟点头答应,径自低头过去收拾,而这边,萧正峰打横抱起阿烟,就此下去了。

其实从山下的驿馆到山上的温泉这条路,不算长也不算短,他就这么一直打横抱着她,如同抱着一个小娃儿般,回到了驿馆的房间中。

沿路有将士们看到了,低着头,并不敢看一眼。

在他们眼里,萧正峰就是神,是战神。

他无论做什么,都是当之无愧理所应当的,他们并不敢去多问。

这一夜阿烟睡得特别舒服,果然泡一泡温泉是好的,能够浑身放松下来。而泡温泉的时候,适当地折腾下,也是能彻底让人身子骨都松懈下来,让那温泉的热气沁入到四肢百骸,滋润人的身心。

第二天早上阿烟起得特别晚,醒过来的时候,这边早膳都已经备好了。

她唇边带着笑意,吩咐侍女将糯糯抱过来,一边逗弄着女儿,一边问萧正峰:

“咱们在这里逗留几日?”

萧正峰淡道:“就今天一天吧。”

阿烟点头:“也好。”

于是当天,南锣郡主慕名去了山上温泉,而双鱼因为怀着身子,并不敢去,自然是留在驿馆中,至于李明悦呢,则是推说身子不适,也没有出屋。

阿烟还有些担心:“可别真病了,到时候不好向齐王交待。”

萧正峰却浑不在乎,想起刚才女兵过来的汇报,却是冷道:“能怎么病呢,要病也是长针眼!”

阿烟:“啊,这是什么意思?”

萧正峰笑:“没什么意思。”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