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晚,萧家男女老少吃了个团圆饭。如今萧家大老爷也回来了,把萧正峰叫过去,爷们几个谈古论今,说说如今的局势,都是一家人,荣辱相关祸福相依的,难免互相通个气儿。

萧正峰如今在西北一带权势太大,新皇难免忌惮,其实萧家大老爷心里也顾虑这个。这一次本可以连任的,也打算卸任了。年纪也不小了,该是退的时候了,顺便提携下家族里的后辈,把机会留给小辈们。

昔日阿烟教导的那几个萧家子嗣,如今都已经顺利了考入了书院,成绩优异,看上去前途也是一片光明。这几个子嗣还特意来到阿烟跟前拜见呢。

最大的那个侄孙已经是十七岁了,风度翩翩的少年,跪在那里拜着阿烟,口里称呼“恩师”。这可把一群妇道人家笑死了,阿烟也忍不住笑道:

“还是叫九奶奶吧,都是一家人呢,哪里分这些,再说传出去别人也笑话我呢。”

萧二夫人见此,也点头称是:

“说这事儿也不能见外,一家人不客气。只是孩子们记挂着你,还是多亏了你,要不然考不了这么好的,这几个孩子每每说起你来,都十分挂念呢!”

萧家老夫人今日也是高兴,看着这番情景,越发喜欢。谁都愿意儿孙和睦,济济一堂,成才成器,如今她这最心爱的孙媳妇能帮上重孙子们,她看着就高兴。

于是在这宴席上,本就是大家羡慕对象的阿烟更成了香饽饽,有那家里要进学的,或者想要弃笔从戎的,一个个都巴结过来,围着阿烟说笑。

别说其他,就是昔日的立德媳妇,往日总是爱酸溜溜,如今也是凑过来,一口一个地叫着九婶婶,只说九婶婶你是个有福气的,以后总是要向你多学学呢。另一边又夸糯糯,把个糯糯夸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

一家子正在那里开心着呢,却听到外面传来消息,说是圣旨来了。

萧正峰微诧,想着自己今日到家,说好的明日去进宫见驾,怎么今日皇上好好的来了圣旨?

此时也不及多想,一家人都唬了一跳,哗啦啦出去,穿上诰命服饰,出去接旨了。

这一次圣旨下来,竟然是封了萧正峰为一品骁勇大将军,并赐了黄金三百两,以及一座三进三出的宅院,自然也封了阿烟的,一品的诰命夫人。

这下子可把大家激动坏了,这么多年来,萧家可没出过一品的官啊,更何况是一品骁勇大将军这样的荣耀!

大家重新回到了内院,重摆宴席,又是好一番热闹。席间老祖宗熬不住,恋恋不舍地逗了一番糯糯,这才先回去歇息了。阿烟这边因要哄着糯糯睡觉,也早早离场了。

萧正峰作为万众瞩目的那个,自然是离不开,只得陪着兄弟侄子们一起喝酒。约莫喝到了月上柳梢头,便借口第二日还要进宫见驾,就此离场了。

回到房中,阿烟早已睡着了,他摸索着自己洗好了,径自也上了榻。

第二日,萧正峰一早起来进宫面圣了。他那边刚走,萧家媳妇们都过来拜访她,问起边关种种来。也恰好阿烟这边为族里媳妇都准备了边塞的各样稀罕玩意儿,还有那来自阿拉国的百花香脂,人手一瓶,把一群媳妇稀罕得不行了。

其实这个玩意儿蓝庭也一直从阿拉运过来卖,但是因为这是瓷瓶的,长途运输总是容易坏,蓝庭就只能运送一少部分过来,在燕京城以及江南一带限量出售,每个月只出多少多少瓶。于是这个小玩意儿在燕京城几乎是有银子难买的稀罕物。

如今阿烟大方地人手一瓶,实在是把大家高兴坏了。众媳妇围着阿烟说了半响的话,个个夸赞恭维,这其中自然也有和阿烟关系好的,问起边关诸般情景。阿烟便说起边疆困苦,如何艰难,只听得大家感叹不已。

这边送走了媳妇们,那边顾家也派人来了,为首的却是顾清。顾清如今也十岁了,个头长高了不少,乍一看上去也是个风度翩翩小少年,竟有几分昔日顾齐修的风姿。这么大的人儿,进退得当,先是去拜见了那边老祖宗,又过来请阿烟回去娘家。

阿烟看到顾清,一把抱过来,真个是欣慰至极。想着三年的功夫,顾清也这么大了,分明看着比以前懂事了许多。

“今日怎么没去进学?”前两年顾齐修的信里曾经提过,说是顾清也顺利考进了书院。

“姐姐归家来,父亲也是盼得不行了,知道今日姐夫必然是去宫里,怕是没工夫送过去,特意叮嘱我过来今天接姐姐回去呢。”顾清见到久违的姐姐,也是眼圈都红了,不过到底年纪大了,在顾家算是要执掌门户的人,是以强自忍着。

阿烟将糯糯抱过来,对糯糯道:“糯糯,这是你舅舅,快叫舅舅。”

顾清看到糯糯,眼前一亮,当下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姐姐,这就是糯糯啊!”

他早就在姐姐信里听她提起过糯糯诸般趣事的,如今见到了,看这娃儿如此机灵好看,也是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当下抱住后就不撒手。

糯糯这两日见了太多新鲜的人和东西,已经不怕生了,如今被顾清抱在怀里,犹如一个小螃蟹般挠啊挠的逗趣,看得顾清都忍不住笑起来。

姐弟二人分别已久,如今自然是有太多的话要说,不过想着父亲还在家里等着呢,也不敢耽搁的。阿烟禀过了老祖宗,当下收拾过了,带上了糯糯,跟着顾清回顾家去了。

到了顾家,顾齐修自然是等在家门口殷切盼望的,如今看阿烟回来了,也不顾是在这大门口,竟然老泪纵横。别人或许不知道,可是顾齐修明白,这三年的时间里,他的女儿经历了战乱灾荒各种磨难,如今能这么抱着一个娃儿安然无恙对跪在他面前,那都是莫大的福气了!

阿烟其实自从回了燕京城,眼中纵然湿润,也未曾落下,可是如今跪在父亲面前,却是忍不住纵声大哭,哭得喘不过气。

她知道,但凡命运对她残忍一点,她是真不见父亲了!

父女二人一个站着,一个跪着,相对而泣,一旁的李氏见了也是忍不住哭起来。到底还是顾清上前提醒道:“这里风大,还有糯糯呢,咱们还是先进屋去吧。”

当下进了屋,各自落了座,父女二人自然是许多话要说。顾齐修抱着小糯糯,看着那秀气清灵的模样,一个劲地点头:

“像你,像你小时候,和你小时候一模一样呢!”

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昨天,萧家老祖宗也抱着糯糯连连点头感叹:“像正峰小时候,和正峰小时候一模一样呢!”

在最初相见的激动后,大家开始平心静气的聊聊别后种种。阿烟这边自然是被顾齐修追问了诸般边疆情景,听得大家叹息不已,就连李氏都不由落泪:

“老爷每每担心你,担心得都整夜睡不着,只说不能为你做什么。后来好歹是帮着筹集了军粮,也算是能帮上你了。”

阿烟明白父亲必然担心自己,但是听到李氏这么说,想着父亲为自己操碎的那些心,不免越发感念父亲对自己的一片好。

如今父亲已经坚辞了左相的职位,只是因为天子的盛情挽留,这才继续留在燕京城而已。其实说白了父亲还是担心树大招风,只因萧正峰如今权势日渐盛大,他这个岳父有意避开锋芒而已。

正说着间,顾云和夫婿张翰庭也过来了,而萧正峰因从宫中面圣出来,也赶过来了。顾云见到便拉住手哭了,抱着糯糯也是不松手。

顾齐修则是叫了萧正峰和张翰庭,男人们一边说话去了。

张翰庭以前是颇为瞧不起萧正峰的,每每对顾云说你那姐姐只嫁了一个武将如何如何,顾云一直忍耐了。如今萧正峰出人头地,顾云觉得扬眉吐气,与有荣焉。

张翰庭却很是不快,如今被老岳丈叫过来,两个夫婿陪着一起说话,他面目间就有些不自在,总觉得在这个一品骁勇将军面前,自己矮了一头。

本来晌午应该留在这里用饭的,他却以家中有事为由,就此匆忙离去。

阿烟意识到了什么,不免看向顾云。

顾云冷笑一声,却是浑然不在意地道:“他总是忙,要走就让他走吧。今日你好不容易从边疆回来,咱们姐妹好好说话。”

阿烟见此,多少明白了,姐姐和张翰庭夫妻之间看来并不和睦?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