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阿烟陪着姐姐顾云来到昔日自己所住的西厢房,却见这里依旧打扫得干净整齐,只除昔日那些用惯的东西早被父亲命人送到了夫家,其他竟然和往日自己所住时一般无二。她心里不免有些感动,知道这是父亲挂念自己,肯定是特意命人每日打扫着这房间的。

这边顾云陪着阿烟一起坐下,自有丫鬟奉上来热茶和干果点心等物,待丫鬟退下后,姐妹二人拉着手说点私密话儿。

此时没了外人,顾云再也忍不住,把那些不好轻易对外人说的话都统统告诉了阿烟。

“如今成亲三年多了,三年抱俩,拼着这身子给他生了两胎了。只可惜都是女儿,没个儿子。现在我也累了,不想生了。他如今身子并不太好,每每撑着要如何如何,我却没什么兴致。想着我虽是个女人家,难道每日就要操心这生孩子的事吗,他们全家上下都盯着我的肚子呢。如今我也想明白了,不生了,左右有两个女儿是我心里的宝。你姐夫呢,他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去!”

阿烟拧眉:

“姐夫如今身边放了人?”

顾云叹了口气,点头道:

“可不是么,纳了三个妾,屋里也有两个通房,前几日还把我带过去的琥珀给开了脸。”

阿烟听她言语间心灰意冷的样子,不免担忧:

“姐夫乃是长房长子,自然盼着能有个血脉传承。若是可以的话,姐姐何妨养养身子,过几年再要一个,好歹有个嫡子,以后也能有个依靠。”

顾云听得眼圈红了,别过脸去,喉咙间哽咽了下:“阿烟你不知道的,我怕是要不成了。”

这话一出,音就变了,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

“我生二姑娘的时候伤了身子,落下了病,从去岁到现在,下面就淋漓不尽,得了一个漏症,怕是一时半刻轻易要不得孩子了!原本你姐夫待我也不错,可是如今人家有了美妾,又有几个通房从旁奉承着伺候着,哪里还待见我呢,我也不愿凑过去。”

阿烟听得心寒,不免低头轻叹,想着当初姐姐和那姐夫也是恩爱,姐姐当时和自己一起出去上香险些出了差池,那位姐夫还是十分担忧的。

这才三年的功夫,昔日恩爱已经不在,只听得新人笑,哪里知道旧人的痛。

她一直盼着家人姐妹都好,只是顾云遇到这般境况,自己却是没办法的,夫妻之间的事儿,外人哪里能插得上手。如今所能想到的无非是:

“回去后我问问,让正峰帮着找一个大夫来,帮你看看这病。得了漏症,这个拖不得,长此以往,倒是把自己消耗尽了。”

顾云却是不抱什么指望的:

“哪那么容易呢,父亲也请了御医给瞧了,至于那些乡间偏方民间名医,也都请过了,药不知道吃了多少,我如今看着黑汤药就犯恶心,再也不想尝一口。便是要死,情愿就这么死去。”

阿烟看着她这个样子,不免越发担忧,想着这个总是要设法为她寻个大夫来。不求再给夫家生什么子嗣,好歹把自己身子养好。日子过不下去,实在不行还能和离呢,可是身子要不行,那可真是疼在自己身上。

姐妹二人说了半响话,那边张翰庭却是来叫了,说是要赶着回去,家里还有事儿呢。大家都颇有些尴尬,见此情景也就只能让他们夫妻先走了。

顾云默不作声地跟着张翰庭离开,谁知道刚出顾家大门,那张翰庭就发起了脾气:

“不过是一个武将罢了,如今仗着杀了几个人,立了点功劳,你看你父亲,竟是把这个萧正峰器重得跟什么似的,他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女婿?”

顾云被张翰庭就这么当着父亲妹妹和妹夫的面毫不客气地拉着要离开,其实心里本就不是滋味,现在又听他这么说,倒是责怪起了自己父亲,不免唇边扯起冷笑来。

她往日当姑娘时性子懦弱,如今为母则刚,生了两个女儿的人了,也看惯了张翰庭的那群妾室,以及张家众多仆妇的嘴脸,性子早不是当初那个任人拿捏的姑娘家了。

她唇边扯着嘲讽的笑道:“张翰庭,你可以骂我,可是却别把事儿牵扯到我妹夫和父亲身上,我妹夫在外面征战沙场保家卫国,那是满燕京城都知道的一品大将军,谁人不敬,还不至于让你个张翰庭如此不屑!至于我父亲,虽则如今身上并无官职,可是就连当今皇上见了都要敬他三分,你作为晚辈,又怎可如此斥责于他?”

她不说这个也就罢了,一说这个,张翰庭顿时恼了,指着她斥道:

“你不过是个下不出蛋的母鸡,也敢这么和我顶嘴?你父亲往日怎么教你的?别人不知道,当我不知道吗,萧正峰靠着杀人当了将军,你的父亲呢,你的父亲靠着什么重新回到燕京城?还不是仗着有个好女儿,长得美,人见人爱——”

他话没说完呢,顾云直接抬起手来,狠狠地给了张翰庭一巴掌:“枉你出自书香门第,竟然说出这等不知羞耻的话来!”

张翰庭再怎么也没想到顾云竟然直接和他动手,当下气得胸膛一起一伏的,抬脚便朝着顾云踢过去:“贱妇!”

顾云本就身子弱,被张翰庭这么一踢,一口血就喷出来了。

那边丫鬟仆妇门早就吓傻了,幸好这里距离顾家并不远,当下赶紧回去报信了。

这边阿烟心里正想着这事儿呢,便听到外面通报说:“不好了,姑爷把咱姑娘给打了,这都吐血了!”

萧正峰此时正陪着送到门口的顾齐修说话呢,听到这个,翁婿二人面面相觑,都皱起了眉头。

阿烟急了,赶紧要过去看,萧正峰和顾齐修都陪着。

到了那里,却见张翰庭还拉着顾云教训呢,顾云咳着血,冷冷地看着张翰庭,一边咳一边流泪。风吹过她沾了血的发,萧瑟颓倒,她眼眸中带着一丝绝望的凄冷,看着就犹如一个沙场上走下的孤魂野鬼一般。

顾齐修何曾想到女儿竟然受这般委屈,纵然不是最心爱的阿烟,可是顾云也是他的骨肉啊,此时看着顾云那般狼狈,气得胡子都在翘:

“张翰庭,你简直是无法无天!在我顾家门口打我顾家女儿,当我顾家无人了吗?”

阿烟此时已经过去搂住顾云,顾云趴在阿烟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哭得撕心裂肺。

这几年朝中动荡,顾齐修辞官而去,萧正峰和阿烟在边塞全无消息,她没有娘家依仗,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只能和着眼泪往肚子里咽而已。

而那个张翰庭刚才也是气急了,这些年欺凌殴打妻子早已成性,一时也忘记如今顾家再也不是举目无亲的那个时候,还犹自要去拽顾云。

顾齐修一挥手,身边的小厮们冲上去护着家里两位姑娘。

萧正峰见此情景,冷笑一声,抬腿一脚,直接踢过去,却见那个张翰庭本是个文弱书生,被萧正峰这么一踢,整个人翻飞出去,踢得一个胸口剧痛,脸色煞白。

张翰庭大怒:

“萧正峰,你竟然胆敢当街打我!”

张翰庭此时被顾齐修和萧正峰发现了,也便不再隐瞒,忍着痛咬牙切齿地道:

“我打我娶进门的女人,与你们何干?”

萧正峰见那张翰庭叫骂,冷眉冷眼,也不言语,当下撩起袍子又是一脚。

他身形高大出脚稳重,看似刚猛其实自有分寸,只打得人内里肝肠寸断伤人要害,可是外面却不见淤青。

这边张翰庭被他几脚踢出去后,已经是浑身抽搐颤抖,几乎昏死过去。

萧正峰冷哼一声,挑眉道:

“便是你娶进门的女人,那又如何,你就能随便打骂吗?”

他鄙薄地望着低下犹如蝼蚁一般的男人,不屑地道:

“你这样的人,也可以称之为男人吗?”

张翰庭在眼前发白的剧痛中,恍惚中只见眼前男人靛青长袍,威严从容,冷沉沉的眉眼充满了凌厉感,就这么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

他颤抖着吐出一口血,咬牙努力地想说点什么,可是舌头打着颤,却是连句话都说不出。

而就在不远处,在一群顾家的小厮奴仆之中,那个叫做铁拐高的老人,就那么远远凝视着彪悍高大的萧正峰。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