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顺帝的声音略带一点清冷的哑。

“阿烟。”他低声叫了她,叫得是昔日的闺名。

上一次他见到她的时候,还是在锦江城外。他看到她抱着一个出生没多久的婴儿,单薄地站在乱军之中。黄沙漫天,夕阳如火,她是那片苍劲凄凉中的一抹艳丽和柔婉。

阿烟面无表情地盯着汉白玉栏杆,低头恭敬地道:“皇上有什么吩咐?”

该来的躲不过的,她以前欠下的情债,总是要偿还。

只是如今她有太多顾虑,夫君孩儿,婆家娘家,都是牵挂。

德顺帝狭长的眸子动了下,目光落在阿烟微微握起的拳头上。

他不免笑了,笑得嘲讽而无奈:

“你何必怕呢。”

他半蹲下身来,绣工精致华美威严象征着权势的黄色袍角逶迤在地上。白色冰冷的汉白玉石和亮丽华贵的黄袍交织出诡异的和谐。

蹲下来的他距离跪着的阿烟很近,他的喘息声就在阿烟耳边回荡。

“我封赏那个男人,是为了你;赐下那个宅院,也是为了你。你说你嫁给他,跟着那么一群妯娌媳妇的过日子,能自在吗?我赐下的宅子,萧正峰不能不去住。”

他垂眸看着她轻轻颤抖的睫毛,心里便像被蜜蜂蜇了一下,缩着疼。

他想起来他刚搬到小凤翔胡同一号的时候,他家这个小小的邻居喜欢爬墙头到他后院去玩耍,摘摘花儿捕捕蝴蝶,再没事躺在草地上睡一会儿。

那个宅院闲置了太久,她没事就爬墙头过去,时候一长,真是当成她家后院了。

那个时候她梳着柔亮的双髻,穿着杏黄缎裙,就如同一只蝴蝶般出现在他的后院。

只可惜,他稍不留神,这只蝴蝶就那么从他指缝翩然飞远了。

而他却根本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事到如今,他有了他的皇后和皇子公主,她也有她的夫君和女儿。

但是他依然想问一句,为什么。

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却听到了自己犹如呢喃一般的声音,原来不自觉间他竟然已经问出了声。

为什么呢。

阿烟听到这个,怔怔地望着地上不知的某一处,抿了抿僵硬的唇,终于开口道:

“你需要一个答案,是吗?”

半蹲在她面前的帝王定定地望着她:“告诉我为什么。”

明明小时候你会对我笑,笑得那么好看,明明会在我的后院里让我一起陪着玩耍,为什么忽然有那么一天,却视我为毒蝎,总是不经意间悄然避开我的眼神。

阿烟无奈笑了下,低声唤道:“熙哥哥。”

刘栔熙,只是如今这个帝王的名讳。

她小时候叫他熙哥哥。

自从他登基为帝后,栔熙这两个字已经成了避讳,不会再有人轻易提及。

她现在这么一声低唤,久违的称呼,其实是在赌,赌刘栔熙的心。

听到这声低唤的德顺帝脸上微震,他是聪明人,他一下子明白了阿烟的意思,苦涩地笑了下,他道:

“阿烟,你说吧,朕发誓,绝不迁怒。”

阿烟仰起脸来,迎视向那个做了帝王的男人的眼睛,凝视着他,轻轻地道:

“有一年的夏天,我走过了那道你为我开的门,走进了你家的后院。”

那个时候的燕王府后院,非常安静,安静到她能听到蝴蝶在扇动翅膀的声音。

她干净的眸子凝视着他,低声道:

“我本来想吓你一下,谁知道我却吓了一跳。”

轻声细语的解释。

她这个解释是说给这辈子的德顺帝,也是上辈子的那个。

德顺帝倏然眯起了细眸,紧盯着阿烟:“什么意思?你……”

阿烟低下细白的颈子,柔声道:“栔熙哥哥,对不起,那个时候我还小,所以有些吓到了。”

阿烟的这声对不起,有点故意的意味,不过更多的确实是心存遗憾。她和上辈子的刘栔熙确实是因此才慢慢疏远的,以至于一直在逃避,不曾正视。

其实后来为人妇的阿烟,在许多年后想起来这件事,又算的了什么,不过是一个轻狂少年懵懂之时的放浪行径罢了。

他后来身边有几个如花似玉的通房,也时常留恋于水西桥畔的。早早地有了女人,并不奇怪。

德顺帝低首望着眼前的女人,望了好久好久。

绣工精致的袖子下,他骨节分明的大手紧紧地握起来,握得轻轻颤抖。

其实不用阿烟说得太过明白,他就猜到了。

这件事有一段时间他一直很疑惑,可是却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个。

一时不免回忆起,几年前的阿烟对自己是什么样的,在阿烟心里,自己又是什么样的。这么一回想,竟觉得心痛如刀绞。

阿烟这个人的性情,他是明白的,眼睛里揉不下沙子,他怎么却偏偏要去犯她的忌讳呢?或者年少轻狂的自己,其实那个时候还没把这个小姑娘太过放在心上吧。

已经当了皇上的他,喉咙滚动了几下,想说点什么,不过终究没说出。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大太监探头探脑地,想过来又不敢,显见得是有话要说。

德顺帝抬了抬手:“说吧。”

大太监忙低着头小跑步过来,也没敢看地上跪着的阿烟,只小声地回禀道:

“皇上,外面有齐王,骁勇将军,还有几位朝中重臣,都过来等着拜见皇上呢。”

德顺帝听到这个,细眸动了下,看向地上跪着的阿烟。

他自然是明白,这是消息已经传出去了,萧正峰知道自己扣下了阿烟,所以过来逼着想要人了。要不然这个时节,怎么可能跑到皇后寝殿外面求见呢。

“萧正峰,对你好吧?”

他知道这夫妻二人恩爱和睦,可是依然忍不住问出这句话。

阿烟低声道:“他待我极好。”

德顺帝点头,唇边浮现一抹笑,那笑有几分苦涩,也有几分无奈。

“你走吧。”

阿烟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抬起头再看了一眼德顺帝。

这句话的语气实在是和上辈子那句话太像了。

岁月如流水,一生又一世,轮回百转,她将这一生重复了第二次。不同的心性造就了如今不同的境遇,也微妙地改变了她和德顺帝之间的纠葛,可是这一世依旧是这么淡而无奈的一句话来为他们的关系做最后的注解。

是不是这次分离后,她再也看不到这个人了。

阿烟深吸了一口气,谢恩,起身,转首,迈步,缓缓离开。

走出这一个抄手游廊,走出这一片汉白玉石铺就的小路,她便将这一世两个人之间的缘分彻底走尽。

阿烟走得很慢,一步步,厚实的羊皮靴踩在汉白玉石上,发出轻微细碎的声音。

走到了游廊尽头,只要一拐角,便会和那个人彻底诀别的阿烟,终于停下了脚步。

她几乎是不经思索地,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那难以言喻的滋味,就此回首。

回首看过去时,那个人依然站在那里,黑发在玉冠下轻扬,黄袍在那清丽的白玉石中富丽堂皇。

坐拥天下享尽富贵的那个帝王,此时看起来竟有几分寂寥的味道。

她的眼中忽然有些湿意,她仰起脸,压抑下喉头的哽咽。

上辈子的她没有回头,并不知道留在自己身后的是怎么样一个寂寞的身影。

她咬咬牙,望着长廊尽头的那个他,终于忍不住道:

“皇上,请保重身子。今生今世,请永远不要踏入名中带宜的地方。”

说完这个,她一狠心,就此快步离去。

上一辈子,他是死在一个叫宜门的地方。

她没办法帮他,因为她的夫婿和这个男人几乎是生死不两立。这个男人容不下她的夫婿,她的夫婿也不会服膺于这个男人。

可是终究是不忍心,终究是心软,说出这个似是而非的话。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作用,因为今生和前世已经相差太多了。

只是寻求一个心里的自我安慰罢了。

从皇后的宫中走出来的时候,萧正峰早已经候在那里。见她出来后,眸中带红,神色寂寥,顿时脸色发青,也不顾多少人在看着呢,一把将她紧紧抱住。

他用的力气很大,几乎箍疼了她。

听着那粗重的气息在耳边萦绕,她知道这男人担心自己,忙低声道:

“我真得没事,只是和皇后多说了几句话而已。”

萧正峰到底不是寻常人,当着这许多人面,深吸口气,压抑下心中诸般情绪,点头,沉声道:

“没事就好,走,我们回家。”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