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时候的萧正峰虽然一战成名,不过还不至于让养在深闺的相府千金知道,而作为一个异世之精怪,她更不至于知道自己啊。

阿烟低哼一声:

“你将来必将封侯拜将名扬四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萧正峰回想起在自己求而不得最为失落的时候,她对自己说过的话,不免失笑,手指磨蹭着她滑嫩的下巴,低声问道:

“当年我心里难过得很,还以为你嫌弃我呢。”

如今想来,并不是这样了。

阿烟却不想提起这一段来,眨眨眼睛,顾左右而言它:

“今晚上咱吃什么?糯糯也不知道乖不乖?”

萧正峰却不让她跑,额头抵住她的额头,眯眸逼问道:

“说,那个时候为什么不搭理我?”

黑眸灼热,波涛汹涌,阿烟被他看得心慌,只觉得那灼热黑眸烫着心,当下低哼道:

“还能为什么,就是心里不爱你,那个时候看着你就是一个傻愣子!”

萧正峰却迫使她直视自己,定定地望着她,哑声道:

“是不是早就记挂着我了?”

只是怕耽误自己,才故意躲着?

萧正峰想想这个可能,心里便觉得说不出的甜。

对于男人来说,有什么比在你微末之时,便有个娇美女人暗地里将你偷偷打量更来得让人畅快。

阿烟听他越说越没谱,不免推开了他,低声道:“瞎说什么呢,没有的事!”

她心里其实最明白了,上辈子这个人在自己心里几乎没什么印象,不过是一个模糊的名字罢了。如果不是后来临死前恰好遇到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早些年见过的那个就是平西侯。

自己才名震燕京的时候,这个男人还不知道躲在哪里默默地望着自己发呆呢。

上辈子的萧正峰日子过得并不开心,她心疼那个时候的他,是以越发不愿意提起。

关于阿烟被德顺帝留在宫中单独说话的事儿,消息自然是没有丝毫传出宫外,毕竟这事儿对谁都不好听。而萧正峰得到的消息是,那个德顺帝身旁最受宠信的大太监,因为无意间打碎了一个花瓶而被处死了。

世人都说伴君如伴虎,可是其实这些身处高位的都明白,作为帝王之尊的皇上,并不会真因为一个花瓶而处死一个人,更何况是身边宠信的人。

这一定是有什么其他原因的。

萧正峰把这事儿瞒下了,没让人告诉阿烟。

他怕阿烟知道了后会歉疚。

德顺帝在这之后还几次召见了萧正峰,萧正峰在第一次被召见的时候,面上十分不悦,几乎溢于言表。德顺帝赏了田地金银等,并大力嘉奖了萧正峰昔日抗击北狄的功绩。后来德顺帝再召见萧正峰的时候,便能明显感到萧正峰这个人神色间恭敬了许多。

因为这事儿吧,德顺帝独自坐在寝宫之中,不免扯唇嘲讽地笑了。

“阿烟,你小时候傻,长大了依旧糊涂,怎么嫁了这么一个人。”

他早就听密探说这个萧正峰生活铺张了,明明是刚强威武的大将军,却是个贪图富贵荣华之辈,如今看来,果然是不假,一些赏赐就能消去他心中的怒火。

此人有谋有略,胆识过人,只可惜竟然亏在这个上面了。

而这件事在萧正峰看来却是,当某一次他在德顺帝眼中捕捉到了一丝不屑时,不免笑了。

阿烟并不知道萧正峰和德顺帝已经有了第一回合的暗暗较量,她正在准备着糯糯的抓周宴呢。

糯糯自从回到燕京城后,真是人见人爱。在萧府里,从老祖宗到大伯母二伯母,一个个都疼得不行了,特别是老祖宗,看得比自己眼珠子都珍贵呢。一时还说笑着,以后自己压箱子的好货都给糯糯做嫁妆了。

至于回到顾府呢,顾齐修自然是分外喜欢这个和阿烟小时候长得极像的小丫头,这让他想起了昔日发妻还在的那段光阴。

如今虽说顾云的两个女儿已经改了顾姓,顾齐修也是喜欢,不过到底是没事就念叨起糯糯来。

甚至连沈越那边,那天抱了糯糯回去,还特意差人送来了一些珍稀的小玩意儿,都是小孩儿可能会喜欢的不常见物事,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

至于萧府其他众人,上上下下的侄子以及侄孙们,真是看着这个玉白的小人儿分外稀罕,没事儿都喜欢跑到云居院这边过来看糯糯。白鹿露露更是分外依恋糯糯,俨然已经视她为小主人,没事就喜欢让糯糯坐到它背上来回走几圈。

用青枫的一句话说,糯糯已经到了“连路边的小狗见了糯糯都要多摇几下尾巴的地步了”。

糯糯看起来也知道自己颇为受欢迎,如今是越来越得意洋洋,走起路来摇摇摆摆像一个大公鸡,坐在露露背上的时候抡着莲藕小胳膊好生威武神气。

阿烟看着糯糯,怎么看都不看不够,一想心里就甜滋滋的喜欢。恨不得见到人就说她家糯糯是如何的可人疼,是如何的乖巧可爱聪明伶俐。不过她知道这是女人做了母亲后的通病,别人未必愿意听,于是就拼命忍下。忍下后没事就去老祖宗那里逛逛。

老祖宗肯定不会嫌弃,阿烟怎么说她都听得津津有味,有时候还嫌阿烟夸得不够。

在老祖宗眼里看来,糯糯这小女娃真是可爱,家里那群臭小子们一百个加起来也不够糯糯一个啊!

这么受欢迎的一个糯糯,抓周宴自然是应该大办特办的。要不然别说别人,就是她爹萧正峰也不答应啊!萧正峰说了,怎么排场怎么来。

在抓周宴之前,首先糯糯得有个大名,这都快一周岁了,一直喊着的是乳名呢。一周岁后这娃儿也算是留住了,该起个大名进族谱了。

糯糯的大名是由萧家大老爷拟定了几个,交给了老祖宗亲自挑选的,选来选去,最后挑了一个萧天宝。原来到了糯糯这一辈,都是从“天”上起名字的,糯糯虽是个女娃,可到底受疼爱,老祖宗器重,也就从了天字。至于一个“宝”字,却是老祖宗打心眼里觉得她就是个宝贝了。

这个名字一出,阿烟抿唇笑了下,没说啥,就这么定下来了。

有点太张扬了,若是男孩子自然不好,不过女孩子嘛,天宝就天宝,原本就该宠着点的。

一周岁的糯糯当被定下这个名字的时候,正翻腾着在床上打滚翻跟头呢,逗得一群人哈哈大笑的乐呵。她不知道,萧天宝这个名字以后要跟着她多少年,从此后不离不弃,成为她觉得很傻很窘的一个存在。

敲定了名字后,阿烟和老祖宗商议这抓周宴的事儿,老祖宗笑得合不拢嘴:

“咱萧家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一个女娃,原该好好办,把该请的都请来了热闹热闹。”

有了这话,阿烟开始拟定名单,把自己认识的婚前婚后的人都圈上去了。其实这是她成亲并离开燕京城三年后第一次在大家面前露面。之前因为忙着家中收拾各样事宜,还没怎么参加过侯门贵妇圈子里的宴席聚会。

以前的至交好友闺中挚友都纷纷过来投了帖子,问起来呢,阿烟只愁没时间。

如今趁着这个时候,正好都见一见。

抓周宴不知道多少事儿需要准备,虽然萧家大夫人派了手底下几个媳妇过来帮忙,阿烟又有青枫等人协助,不过依旧要操心的事儿多。

恰好这几天孟聆凤总是往这边跑,她就现成地抓了孟聆凤当劳力,让这个刚封下的三品女将军帮自己干点这差事那差事的。

萧家的人约莫听说过这位跟着萧正峰立了大功的女将军的,原本以为当将军的应该是威风凛凛的,谁知道如今这孟聆凤对阿烟是言听计从,各样跑腿儿的事都不记辛苦地帮着办,不免看得瞠目结舌。

一群媳妇们偶尔间说起这事儿,都觉得挺纳罕的,想着原来女将军并没什么可怕的。谁知道几个长舌妇正说着,却觉得后脖子凉飕飕的。

她们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孟聆凤正抱着一把大刀歪着脑袋瞅她们呢。

一群媳妇慌忙如鸟兽一般散了。

孟聆凤琢磨了一会儿后,回去找阿烟:“你也真不容易啊!”

阿烟:“嗯?这话怎么说?”

孟聆凤摸了摸下巴,皱着眉头说:

“这都一群什么人啊,人家说三个女人顶一千只鸭子,我看萧家至少有三万只鸭子!”

阿烟听了不免扑哧一笑:

“其实鸭子多了,每天呱呱几声倒也热闹。”

当初刚嫁过来的时候还真有些不适应,如今闹也闹过了,烦也烦过了,三年离开后,经历了惨烈血腥和生死一线,再回来看这些,反而在这平凡俗世生活中咂摸出一点味道来。

女人多了可不就今日扯扯这个明日说说那个,普通人家的日子都是这么过的。

孟聆凤却挑挑浓眉,同情地望着阿烟:“亏得当初嫁给萧大哥的是你,如果是我——”

如果是我会怎么样,她没敢说。

想想都觉得这是一件头大的事儿!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