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王府的一切自然传到了阿烟耳中。她有些同情双鱼,不过如今的齐王府就是一团乱麻,她便是有心想帮双鱼,也是师出无名,使不上力。

萧正峰听说李明悦竟然被放出来了,当即皱了下眉,那个样子,仿佛听到一条恶狗被放出了笼子一般。不过齐王府的家事,他也懒得操心了,这就让齐王自己折腾去吧。

他如今有自己要操心的事儿。

眼看着入冬了,如今西边情势越发严峻,战争怕是一触即发。德顺帝已经提起了几次,要他前去边关,他如今是没办法再推迟了。

如今阿烟已经是六个月大的身子,太医院的大夫过来把了脉,又仔细地听过肚子,说里面应该是个双胎。

阿烟自然是惊喜不已,她没想到双鱼的好运能落到自己头上,若同样是一对龙凤胎那就好了。萧正峰却有些担忧,双鱼一口气怀了三个,生下来就有一个夭折了。

阿烟体弱,他怕阿烟会出什么岔子。

阿烟六个月的肚子,大得倒像是要临盆的样子。有时候萧正峰看着她那纤弱的身子顶着那个分明不太协调的大肚子,都害怕她就这么折断了去。

他如今忙得很,不过再是忙,也是抽出时间来陪着阿烟在院子里走动一圈儿。

萧正峰往常的步子其实是很大的,他那么高的人,腿长而有力,走起路来哪里能不快呢,真是大步流星一般。

不过阿烟注意到了,只要他陪着自己散步,就一定会小心翼翼地扶着自己的胳膊,刻意放慢了速度。

他做事粗中有细,对自己是分外体贴。

而最近这些日子,那种体贴里分明又多了一点歉疚的成分。

“当初你生糯糯的时候,我就没能陪在你身边,不知道让你受了多少苦楚。如今一遇到寒天你腿脚就疼,我想着这就是当初生糯糯落下的毛病吧。原本想着等你生下一胎,一定好好陪你身边照料你。如今不曾想竟还是不能如愿。”

他们能生几个孩子呢,如今一胎得两个,有了三个子女,以后怕是也不想再要了。

阿烟再有三四个月,这孩子都出来了。这个时间里,他打仗怕是回不来的。

夕阳涂抹下的小院里,他轻柔地牵着她的手,刚硬的眉眼间都是遗憾:

“人说女人生孩子,那是过一道鬼门关。”

说好了生死与共,说好了相濡以沫,她两次过鬼门关,自己却不能陪着,这或许是他今生最大的遗憾吧。

阿烟却笑叹了声,摇头道:“你说你一个大将军,想这么多干什么。你出门打仗,处处都是鬼门关,我不是也没有陪着你吗?”

她将脸半靠在他肩膀上,柔声笑道:“第一次生的时候固然艰难,第二次就容易多了。再说如今可不比以前,我在燕京城里,有父亲那边照应,老宅里又有老祖宗和大夫人二夫人,一个个都替我操心呢。有这么多人陪着护着的,你在不在也没什么差别的。再说了,便是你在我身边,难不成你还能替我使力气?还是说你能替我当稳婆?”

萧正峰知道她是安慰自己,她向来体贴懂事,凡事儿为自己着想,此时不过是不想让自己沙场征战的时候还要为她担心罢了。

当下不免抬手,摸了摸她依旧幼滑的脸颊:

“今生能娶你为妻,实在是我萧正峰莫大的福分。”

成亲也有四年多了,她眼看着已是双十年华,自己再过两年也到了而立之年,两个人一起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笑过哭过也吵过骂过,曾经一起走过了大半个大昭国土,也曾经一起在苦寒的万寒山同啃着一只炖猪蹄儿,相扶相伴,相濡以沫,就这么走过了四年多的光阴。

这个时候已经少了当初刚成亲时候的那种冲劲和新鲜,反而积淀下更多的包容和相知。有时候两个人坐在那里,只需要一个眼神,便能明白彼此的意思。

当时那个仿佛对未来充满了忐忑的阿烟,早已经不见了,如今的阿烟越发淡定从容,唇边总是挂着一点温煦的笑意,那是夫君的疼宠和从容的生活慢慢养出来的雍容悠闲。

想起当初曾经担忧的那些事儿,她不免一笑。

如今便是偶尔间有个不长眼的想勾搭下萧正峰,她都会一笑置之。

她的男人什么秉性她再清楚不过了。

这个男人如果是一头狂野的狼,那自己手中的鞭子便是唯一驯服他的利器,如果是一匹不羁的马,那自己手中一定握着它的缰绳。

便是他远离了燕京城前去边关,她也不怕。

那样的他是一个风筝,风筝便是飞得再远,线轱辘也在她手里。

当下夫妻二人在夕阳下随意走动着,虽是冬天,可今天格外的暖和,天气好,她就想多走动走动。

都说多走动下,将来生孩子的时候也能生得利索。

两个人唠着家常,一时阿烟想起老祖宗那边的情形来。

其实自从回到燕京城后,老祖宗身子就仿佛不如以前了。最近这些日子,虽说阿烟和萧正峰分出来住了,可阿烟也是三不五时地回老宅去看望老祖宗的。

萧正峰原说要好好地再请大夫给看,可老祖宗却制止了:

“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也该是时候了。你们都别折腾,我心里清楚得很,跟明镜似的,我什么毛病都没有,就是老了而已,你也别请什么大夫给我吃药,我嫌苦,你们便是一片孝心,又何苦让我受那种罪,还是就让我安生过几天舒坦日子吧。”

一群儿女们见此,也都不敢再多说什么了,这个时候就盼着能多陪陪她而已。

也是因为这个,阿烟时常让糯糯回去陪着老祖宗住,老人家看了孩子也能沾几分朝气。

“明日是初一,我想去大相国寺拜一拜,一是替老祖宗祈福,二来也给你求一个平安符,出门在外的,你佩戴着我也能安心。”

萧正峰其实不太想让阿烟去佛门寺院的,不过想着她以前也不是没去过,当下低头间,看着手心里捏着的那柔滑的手指头,他知道女人总是担心,这样若是能让她高兴,就任凭她去吧。

她求了,自己必会佩戴就是了。

“嗯,去吧,明日我还得去军中,不能陪你过去。我让孟聆凤陪着你过去,再带些侍卫,身边几个顶事儿的侍女嬷嬷都带上。”

阿烟轻笑,点头道:“我知道的。”

第二天孟聆凤早早地过来了,骑着高头大马,精神抖擞地陪着阿烟去山里。她知道阿烟肚子大,对着那肚子盯了半响,倒是颇有点同情,又有点好奇。

一路无话,到了山上,阿烟上了香捐了香油钱,先为老祖宗祈福,其后又求了方丈大师亲自开光的平安符。忙完这些,她就让孟聆凤扶着自己,在几个丫鬟的陪伴下随意在后院散步。

要说起来这一块地儿还是挺熟悉的,当初她站在这里,遇到了还是个四品将军的萧正峰。

那时候的萧正峰真是看着傻得可爱,只听说自己要那个创伤药,竟然特意跑下山去取了来给自己,跑得后背都是汗,还骗自己说是从禅房里取过来的。

当下阿烟笑着和孟聆凤说起这段故事来,把孟聆凤听得诧异不已,侧首想了半响:

“萧大哥真傻!”

阿烟眸中带着回忆的色彩,笑叹道:“男人这个时候都会犯傻吧。”

傻得够呛,所以她才误会了,看走了眼,以为这是一个老实憨厚的,其实他就是披着狗皮的狼。

孟聆凤听到这话,摸着下巴开始琢磨:

“成洑溪呢?成洑溪有犯傻的时候吗?可惜我怎么都不记得呢!”

她是真得一点记不起来她和成洑溪是怎么成亲的了,一睁眼,就莫名多了一个夫君,还是个据说和自己恩爱有加的夫君!

阿烟听到这话,险些被呛到,轻咳了下道:

“我觉得洑溪也应该有犯傻的时候吧……”

其实她更想说,可怜的成洑溪一直在犯傻。

比如现在,成洑溪撒得这个弥天大谎,哪天被识破了,怕是无异于天崩地裂,还不知道眼前这位气成什么样呢。

孟聆凤可是那种会被人任意摆布的?别的女人走到这一步,或许就认了,她可未必啊!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却听到前面传来争吵的声音,那声音倒是耳熟。

“阿媹郡主?”阿烟微微蹙眉,想着这女声竟然是阿媹郡主,听着那声音隐约带着哭腔,也不知道怎么了这是?

孟聆凤最是看不得女人在那里哭哭啼啼的,当下扶着阿烟走过去一瞧究竟。待走近了却见阿媹郡主半蹲在那里,犹如一个被抛弃的孩子般,哭得肩膀都抖着。

她是齐王唯一的女儿,齐王纵然不是那个最得宠的皇子,可好歹是一介亲王,昔日的齐王那是将阿媹郡主捧在掌心里的。

这样的阿媹郡主,什么时候不都是奴仆成群前拥后簇趾高气扬,何曾受过这般委屈。

又有什么人,可以让她受这样的委屈,却不敢声张,竟是躲在这里压抑地哭泣。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