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正峰准备出征西蛮时,阿烟肚子都七个月大了。虽然他后来再没提起这事儿,可是阿烟从他望着自己肚子时那种难舍和歉疚的目光,她知道他的心思。

其实她也想在经历这种人生大事的时候能有他陪在身边,也想在一场生死般的痛苦和挣扎后,在那满头大汗之中,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他,更希望孩子出生后第一个抱着孩子的人是他们的父亲。

不过世事哪里能尽如人意,今生他是征战沙场的将军,便注定多分离。

萧正峰终究是不太放心阿烟的,临走之前分别去了顾府,以及萧家老宅,都好生叮嘱过了。顾齐修那边自然没问题,无论女儿发生什么事儿,他肯定都是一心向着女儿的。至于萧家那边,知道萧正峰身世的唯有老祖宗以及大伯母大伯父而已。

老祖宗年纪大了,耳朵也不太灵光,大伯母特意把萧正峰叫过去。

“你放心就是了,这几天我勤走动着点,稳婆你早已看好了,身边的丫鬟也都是可靠的。万一有个不好,到时候我就来拿主意。你也别有什么担心,糯糯我看就挺好的,并没有什么异样,再说了,刚生下的小孩,整天知道吃睡,外人也轻易见不到的。”

然而大伯母却不知道,萧正峰心里却另外有一桩担心。

他怕的是阿烟自己出什么事儿,有些事不好对自己伯母说的。

思来想去,他又找上了沈越。

上一次阿烟顺利生产,沈越就陪在阿烟身边的。如今他再次找上沈越:

“我家夫人再有两个月也要生了。”

沈越有些发怔,其实他是有点不明白,婶婶生孩子,萧正峰找上自己,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萧正峰也没多说,因为他也知道沈越干不了什么,自家夫人生孩子,总不能让一个男人过去帮忙吧?

不过他想,沈越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

果然,沈越沉默了片刻后道:“萧将军放心,想来萧夫人一定吉人自有天相,顺利生出一对麟儿的。”

萧正峰点了点头。

有沈越这句话,他倒是放心了点。

如此一番后,萧正峰到底是出发了。

而阿媹郡主在知道萧正峰过来见了沈越后,不悦地道:“他来找咱们做什么?”

沈越只伏首在那里练字,没说话。

阿媹郡主凑过去,觉得他的字体骨子里透着一股娟秀,一般女人才会有这样的字体,男人很少的。

“你写得字,真好看。”阿媹郡主对自己的越哥哥其实很是崇拜的。

沈越淡笑了下:“我的字,是一位女性长辈教的,所以总有些秀气吧。”

两辈子了,就是这字体,改不了了。

阿媹郡主眨眨眼睛:“是谁?”

她猜了下:“你娘?”

沈越为了自己的亲娘和靖江侯府决裂的事儿她是知道的,她有点想讨好沈越,便故意道:

“你娘人呢?如果你想,咱们可以把她接过来啊。”

她不在乎一切,只在乎怎么让他高兴。

可是沈越却摇头,语气淡淡的:“她喜欢在乡下,不喜欢来城里。”

阿媹郡主有些失望,又有些欢喜,只“哦”了一声。

阿媹郡主看着沈越低头认真地练字,对自己并没有说话的意思,不免期期艾艾地找话题:

“萧夫人这是要生了,你说我什么时候能为你生个一男半女?”

沈越听到这个,握着笔的手顿了下,抬眸看向阿媹郡主,温和如水的眸子里带着期望,柔声道:

“阿媹,我当然盼着你能给我生下一个儿子,也好给我传继香火。”

阿媹郡主一时有些受宠若惊:

“越哥哥,你放心就是,我一定会尽快怀上,努力给你生个儿子的!”

沈越依旧是笑,笑着抚阿媹郡主柔滑的头发:“好,我等着。”

自从萧正峰走后,阿烟每日的生活简单了许多。平日里陪着糯糯玩耍一番,天气好的话就在侍女们的扶持下在院子里走动走动,天气不好就在屋子里走动。

平日的膳食都是嬷嬷们精心烹制的,是寻常富贵人家都没有的精致。有一次何霏霏过来看阿烟,恰见了阿烟的吃食,都微吃了一惊。她虽然如今大不如从前风光,可到底见多识广,看出阿烟的吃穿用度甚至身边的丫鬟不是凡品。南方夏侯家的丫鬟千金难买,寻常人哪里用的呢。

可是如今在阿烟这边看来,那都是随手使唤的,根本没当一回事。

其实她是不知道的,郝嬷嬷最擅长调理侍女的,除了当初买来的齐纨和鲁绮她们四个,她还特意帮着挑选了一批老实本分的丫鬟好生调理,如今阿烟身边的奴仆们,一个个那都是上上等的。

何霏霏想起自己那远在西疆的夫婿,以及自己寄居娘家的情景,不免感叹:

“人的际遇可真是说不好,当初我嫁侯爵之家,阿烟嫁个四品武将,我当时还心疼她,想着阿烟命苦,不曾想才五年不到的时间,已经是天上地下的差别。也得亏阿烟心好,不忘旧交,这才如此帮我。”

这一日阿烟刚送走了何霏霏,正和糯糯在那里玩着。糯糯现在已经对阿烟的肚子充满了兴趣,没事就要用那胖乎乎的小手摸一摸,睁着晶亮的眼睛,好奇地去瞅,并时不时问一些问题:

“娘,等弟弟出来,我就把我的露露给他们骑,你说他们喜欢吗?”

“娘啊,他们怎么不动呢?我戳一戳吧,让他们再活动下筋骨!”

“娘,他们得多大一点啊,两个人就这么窝在你肚子里?他们不觉得闷吗?”

糯糯说话早,口齿清晰,如今歪着脑袋各种问题一个个地抛来,小牙小齿十分凌厉,嘴巴都不带停的。

阿烟被她这问题问得头疼,待要说起让孟聆凤过来陪着糯糯玩,这才想起孟聆凤也跟随着萧正峰出征去了。

其实糯糯十分喜欢孟聆凤,孟聆凤还说要收糯糯当弟子教她武艺呢。

正在头疼着,忽然发现小捣蛋总算安静下来,她低头看过去,却见糯糯正张开了小胖手,在她肚子上认真地比划着呢,像是在酝酿什么。

那个不怀好意的目光啊,让阿烟都一抖:

“你这是要做什么啊?”

糯糯冲着娘亲嘿嘿地一个甜笑:“刚才他动了,我想捉住他的手!”

阿烟护住肚子,提防地看着这小捣蛋:“罢了,还是等你弟弟生下来你再去捉吧!”

正说着话的时候,外面却是传来消息,说是齐王府的李夫人求见。

阿烟听了,倒是微诧,自从这李明悦被齐王放了出来,她是谨小慎微地守在轩哥儿身边,轻易不掺合什么事儿的,可真是诚心悔改一心照料儿子的好母亲样子。

如今好好的,她跑来自己这里做什么?

心中虽然疑惑,可到底那是齐王府的贵妾,如今萧正峰又出门征战,阿烟也不愿太过得罪,免得惹事,当下还是命人请了进来。

谁知道李明悦进了屋后,却是一言不发,就那么盯着阿烟看。

黑沉沉的眸子,仿佛窥破了什么似的。

阿烟感觉到来者不善,便对糯糯道:

“郝嬷嬷之前不是做了牛乳羹么,你最爱喝的,先过去尝尝吧。”

说完这个,郝嬷嬷便听令,上前领着糯糯下去。

糯糯何等人也,小人儿精得很,滴溜溜的一双眼睛朝着李明悦打量。

阿烟对着郝嬷嬷使了一个眼色,郝嬷嬷牵着糯糯的手,这才勉强将她请下去。

一时阿烟身边也没什么旁人了,李明悦凝视着阿烟,露出点诡异的笑来:

“我该叫你萧夫人,还是叫你沈夫人呢?”

阿烟从李明悦一进来,便觉得不对劲,此时听到这个,原本捧着茶的动作连停都没停一下,只是淡淡地笑了下,略带诧异地道:

“夫人何出此言?家夫姓萧,这是从未改过姓的。”

李明悦冷哼一声,沉声道:“少给我装了!”

阿烟挑眉冷笑:“李夫人,如果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如果没事的话,就请回吧。纵然家夫如今出门征战在外,可是萧家也不是没人了,你再如此无礼,我自会去请了齐王殿下过来,为我主持公道!”

李明悦观察阿烟的眉眼,却觉得她眉眼坦然,当下不由也诧异了。

自己这些日子前思后想,将重生以来所有的事都联系在一起,慢慢猜出了这种可能,如今要诈她一诈,难道竟然是猜错了?

她心中正疑惑着,忽然间又想起来,阿烟和沈越素来要好,好好的这辈子两个人怎么会要好的?所以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猫腻的。而且阿烟这么一个大家闺秀,怎么会下嫁一个四品武将,甚至还有胆量跟随他前去边关?

更何况,这一辈子顾齐修早早地摆脱了当年太子和燕王之争,这才免于遭受牵连,并免却了永和帝的猜忌,这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如果只有自己重生,应该不至于造成这么大的变动。

思来想去,李明悦还是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她唇边扯起一抹冷笑,干脆地使出了杀手锏:

“沈夫人,你想不想知道,是谁杀了你?”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