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烟皱眉冷望着李明悦:“李夫人,你胡言乱语些什么,是不是疯了?”

说完这个,高声道:“来人,快去齐王府!”

可是李明悦却不顾一切地道:

“顾烟,你别傻了,我这是同情你怜悯你,你之前被人害得那么惨,死在荒山破屋里,结果呢,临到头来却要给那个杀了你的仇人生儿育女!”

这个时候,身边的丫鬟们听到动静,已经有齐纨推门进来了。

齐纨虽然没有听到之前李明悦说的话,可是见李明悦脸色不好,而自家夫人也是冷若冰霜的模样,忙问道:“夫人?”

阿烟眯眸命道:“请这位李夫人赶出去,押送到齐王府去!”

说着这话时,她面上虽然并没有什么动静,不过那怀了两个娃儿的肚子却一抽一抽的开始疼,疼得撕心裂肺,疼得浑身发冷,疼得双手都在颤。

其实以前她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可是不过是一闪而过的念头罢了,最关键的是她相信沈越,假如沈越从来没有阻止过自己和萧正峰的婚事,那就不该是萧正峰所为。

可是为什么,她依然手脚冰冷,或许潜意识里,她还是害怕这种可能的。

一时就有壮实的仆妇过来要拽李明悦,李明悦也是心慌了,她还真怕,怕阿烟其实根本不知道一切,那么自己就成为一个笑柄和疯子!

不过想起这一世那莫名的变化,她还是坚定自己的想法慌,当下她豁出去地大叫道:“萧正峰的事儿,你到底知道多少?今天我出去,我就把我知道的全都说出去!你信不信?”

阿烟在那疼痛中,一下子想起萧正峰身世的事儿,盯着那个被人往外拽的李明悦,恍惚中想着,她到底知道什么,她知道萧正峰的身世吗?如果知道的话,自己把这疯子一样的她赶出去,她会狗急跳墙吗?

就在几个状妇过来拉扯自己的时候,她慌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眼尖地发现阿烟的双手在抖。

她双眸顿时爆射出亮光来,不由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你果然是的,果然是的,还要瞒我吗?你还不让她们全都退下,你难道不想听吗?”

阿烟抬眸,脑中一片空白,眼前仿佛都是迷雾,而就在那迷雾中,她恍惚看到了李明悦得意而怜悯的笑。

她深吸口气,终于抬手,命身旁的人道:“你们都退下去吧。”

丫鬟们看看阿烟,再看看李明悦,都有些担心,不敢下去。

阿烟却淡声道:“下去吧。”

一时之间,丫鬟们放开了李明悦,尽数退下去了。

李明悦整了整被拉得凌乱的衣冠,站在那里,用居高临下看尽一切的目光望着阿烟。

“我可以继续听你说,说完了,你出去。”阿烟的手放在肚子上,肚子一阵阵的抽疼,眼前是止不住的晕眩,不过她依然用清淡的语气这么说。

李明悦此时也不怕了,原本站着的她,堂而皇之地坐在了一处鼓凳上,打量了下四周围,看着这淡雅的花厅,不由笑着道:

“你所享受的这一切,原本都该是我的,你应该明白吧?”

阿烟挑眉淡道:“你继续说。”

李明悦居高临下地审视着阿烟:“你也是重生的,我也是,不过你抢了我的夫君,害得我在齐王府如今受尽苦楚。”

阿烟沉默以对。

李明悦又继续道:“当然了,这一切我并没有要怪你的意思。你的事儿,我也不会声张出去,毕竟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传出去对谁也不好。”

阿烟笑了下:“还有吗?”

李明悦笑叹了下,端起一旁的茶盏,轻轻吹了口气:

“这是最上等的明前茶吧?看你这吃穿用度,萧正峰对你真好,真是让你锦衣玉食,什么都给你好的。”

阿烟盯着李明悦:“他对你不好吗?”

李明悦握着茶盏的杯子指骨发白:“我给你说过的,当时送你离开时,给你说过这一切的。”

说着这话,她忽然眸子里有了埋怨:“当时你明明把一切看在眼里,却还在那里静静地听我讲,你是不是心里在笑我,讥笑我?”

不过李明悦却并没有在这件小事上纠缠,毕竟她如今要和阿烟说的事有太多了。在确定了阿烟也是重生的后,她心中太多的感慨和不满,不过此时都得压抑下来。

她要把她最大的目的达成。

“我如今也不说其他废话了,咱们直入正题吧,我会告诉你是谁杀了你,可是你必须帮我的忙。”

阿烟淡道:“你要告诉我,是萧正峰杀了我。你要我帮你的是,让你的儿子夺得太子之位,以后登上帝位是吧?”

李明悦赞许地点头:“不错。萧正峰杀了你这个事儿,你或许不信,可却是千真万确的。我好心提醒你这个,是要告诉你,不要傻傻地把一颗心都扑在那个男人身上,这个男人看着实诚,其实肚子里的花花肠子多得是,心思深沉,我和他夫妻十几年,从来没有参透过他的心思。他上辈子能杀你,这辈子谁也不知道他对你抱着什么心思。”

李明悦停顿了下,又道:“当然了,这辈子的他对上辈子的事儿或许一无所知,他可能也没有想再要杀你,只是你却实在可怜,和那个上辈子杀了自己的人过日子,还要为他生儿育女。”

阿烟垂眸,轻声问道:“你说是他杀了我,你有什么证据?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李明悦好笑地望着阿烟:“要证据?证据我也没有,要是真有证据,沈越何至于为了你和他斗了好几年!”

阿烟眸子微眯,摸着自己跃动的肚皮,肚子里两个小家伙在狠狠踢腾着。

她轻声笑问道:“你在我死后,不过几年的时间也死了,是吧?”

李明悦点头:“是,不过即使这样,我也知道是他杀了你。当初你在我们平西侯府,我还曾看到过你,那个穿着破衣烂衫的毁容婆子,就是你吧?”

当李明悦这么问的时候,她语气中有一丝鄙薄和居高临下。

是了,上辈子,她是高高在上的贵夫人,而阿烟却沦落为一个低下的婆子,在李明悦奴仆拥簇走过游廊的时候,阿烟忙低首在一旁避开了。

阿烟点了点头:“是的,当时我还曾跪在夫人身旁。”

李明悦听到这话,唇边泛起一点得意:“这都是上辈子的事儿了,我也不想再提。我说这个,只是要告诉你,我并没有骗你,确实是萧正峰杀了你。”

她想了想,又道:

“当时我并不知道那个毁容的婆子是你,也并没有在意,可是萧正峰却派了身边最信任的护卫跟随着你。后来你死在了一个破茅屋里,那个茅屋是萧正峰朋友废弃的旧居。之后你的尸体被发现了,沈越见到了你的尸体,悲伤欲绝,开始要查这件事,结果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萧正峰。那个护卫身上有血,是第一个发现你尸体的人,那个茅屋是萧正峰朋友的,还有其他一些证据,全都说明是萧正峰杀了你。”

阿烟侧首,探究地望着李明悦的眼睛:

“我想知道,你所谓的其他一些证据,是什么?”

李明悦皱了下眉:“当年这个案子,因为牵扯太大,一个是长公主的驸马,一个是权倾天下的平西侯,是以里面的许多细节并不为人所知。不过我却知道,你的死,好像和西越人有关系,当时杀你的,是一把西越的剑。而萧正峰一向和西越人走得非常近,他有许多西越朋友,这也算是大家的一个疑惑,当时他是怎么都推不了干系。”

阿烟微微松了口气,从李明悦的话中,她可以知道,李明悦其实从来不知道萧正峰的真实身世了。

她垂眸,淡道:“还有吗?”

李明悦摇头:“是西越人用的剑,不过到底是不是西越人,我哪里知道。可是当时你死了后,沈越几乎是发下血誓要杀萧正峰,你这个侄子也是个精明的,自从知道你死了后,听说几天没吃饭没合眼,红着眼睛发了疯一样要为你报仇。他查了很多证据,确定就是萧正峰杀的。”

阿烟默然不语。

李明悦或许不知道所有的事,不过她口中透露出一件事,杀自己的是西越的剑。

而萧正峰,却有一半的西越血统。

他和西越人走得太近,这是自己亲眼所见。

沈越也曾提醒过自己,让自己劝劝萧正峰,不要和西越人来往太过密切。

并不知道萧正峰是西越大昭混血的李明悦,竟然说出了这些事。

阿烟深吸了口气,压抑下肚子里的那种躁动,拧眉问李明悦:“就只有这一点证据?”

李明悦坦然道:“该对你说的,我都说了,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谈谈,你该怎么帮我的事?”

阿烟笑了下,轻轻品了口茶水,挑眉问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李明悦顿时愣在那里,片刻后,她狠厉地笑着道:

“你我都是重生一世的人,你的秘密我都知道了,你不怕吗?”

阿烟依旧笑,淡道:“我怕什么?你要是愿意,尽管出门去嚷,别人信就信你吧,我无所谓的。”

李明悦脸上血色尽失,白着脸打量阿烟:“你脸皮真厚!”

阿烟笑叹:“咱都是曾经沦落街头的人,脸皮如果不够厚,怎么混下去呢?”

李明悦脸色非常难看地盯着阿烟:

“你必须帮我。顾烟,你但凡有点良心,就该明白,你抢了我的夫君,占了我萧夫人的位置。你甚至还帮了双鱼,如今双鱼一心和我作对,让我在府中举步维艰。如果你们真得把我逼急了,我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她目光环视过屋中的摆设,看了一番后,那眼睛落在阿烟头上的一根金钗上,那金钗做工精良繁琐,哪里是寻常能做得出来的,怕是光这做工就比金子要值钱不少。

她咬牙道:“你夺走了萧正峰,享尽荣华富贵,而这一切,原本该是我的。假如不是我先放弃了萧正峰,把他让给了你,你今天也许不过是一个流落街头的丑婆子罢了!”

阿烟心里明白狗急跳墙的道理,当下只是道:“你也不用摆出这副穷凶极恶的面孔来,能不能帮你,也不是我说了算的,还是得看萧正峰的意思。再说了,齐王府的事儿,如今我们也插不上手。”

李明悦见她说了这番话,竟然是什么都没答应,还欲再说,谁知道阿烟却是道:

“你如今也不要想着拿什么事儿来威胁我,你如果敢吵嚷出去,毁掉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萧正峰上辈子便是杀了我,这辈子却是爱我至深,别说我是重生而来,就是我为妖精化成人形,他也得认栽。而你呢,你身边可有一个男人这样护你爱你包容你?你以为凭着你生下的庶长子,齐王就会包容下你吗?”

一席话听得李明悦脸色煞白,她咬咬牙,嘲讽地冷笑道:“是,我是没有你顾烟这般勾搭男人的本事,更没有人为我做主,我所靠的,唯独我自己而已!”

她昂起脸来,倔强而狠厉地道:“我有错吗?如我上次和你所说,上辈子萧正峰对我不好!我连个自己的孩子都没有,这辈子我追求荣华富贵,我想成为母仪天下的人,这有错吗?难道你要我像你一样,去给一个杀了自己的仇人生儿育女吗?”

阿烟轻笑,望着李明悦道:“我没有说你有错,只是你未免太过不择手段了。”

李明悦冷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阿烟抬手,轻轻拉了下手边的铃铛,就要命青枫等人进来,这边青枫早已经是侯在外面的。

她面无表情地道:“我今天累了,现在不想说话。你的事儿,还是等萧正峰回来再做计较吧,我一个妇道人家,也没什么能帮得上你的。”

李明悦还要再说的,可是这个时候就听到外面脆生生地有人喊道:

“娘!看糯糯找到了什么!”

说着这话时,糯糯推开门,一蹦三跳地进来了,咧嘴笑嘻嘻地,用一双晶亮古怪的眼睛笑望着阿烟,而她肥嘟嘟的小手里,则是攥着一枝凌寒独放的腊梅。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