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阿烟心中有万千猜测,现在萧正峰不在,她总是要打起精神来抚养两个孩子的。

况且她如今是坐月子期间,再不能沉浸在这种纠葛之中,不然平白伤了自己的身体,养不好身子,那是一辈子的事儿。

于是她强撑着努力自己开解自己,没事儿就陪着糯糯说说话。糯糯这一段好像平空成了个小大人般,没事就过来陪着阿烟玩耍说话。童言童语的,颇是开解了阿烟的郁结。

与此同时,两个原本出生后有些瘦弱的双胞胎,如今渐渐地也长开了,白胖起来。

当阿烟逗着两个孩子玩耍的时候,糯糯人小事儿大地叹了口气,对着两个弟弟指点道:

“你们两个啊,刚生下来的时候长成那样,可真真是不好看,现在总算是有点人样儿。”

这一番话说得一群嬷嬷都忍俊不禁笑起来。

阿烟听着,一边笑一边道:“你也好意思这么说,当初你刚生下来的时候,还不如你两个弟弟呢,又红又皱巴的,瘦得像个猴儿。”

这番话听得糯糯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地望着阿烟:“娘,我生下来像个猴儿?”

阿烟点头:“是啊,比猴还瘦呢。”

糯糯呆了半响后,便忽然下了床,蹬蹬蹬跑到了铜镜面前,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好生一番张望,看着里面的唇红齿白的小娃儿,梳着垂髫,戴着明珠,自己看都觉得十分可人。

她撇了撇嘴,哼了声道:“老祖宗都说了,像糯糯这么可爱的小女娃,满燕京城里打着灯笼都找不出第二个呢!我怎么可能像小猴子嘛!”

这话说得大家越发笑起来。

阿烟也是笑了,其实一个虽然调皮捣蛋但勉强还算乖巧的女儿,两个越长越好的双胞胎儿子,再有一个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手握重权的男人,满燕京城里的女人怕是都在羡慕她的福气吧。

别说其他人,那个李明悦如今简直是恨不得挖了她的眼珠子呢。

她上辈子嫁给这个男人所没能得到的,自己都得到了。她绕了好大一个弯路,去追求对于女人来说至高无上的位置,目前看来希望渺茫前路尽是荆棘。自己可以看得出,她是多么的嫉恨而无奈。

人比人气死人,这样的自己,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也应该知足的。

阿烟努力地说服自己,去忘记过去的一切,珍惜当前。她如今每天都要去一趟老祖宗那边,萧正峰不在,她得尽孝道,身边几个孩子也都要照料,这么忙来忙去的,一天也就过去了,也没心思再多想其他的。

紧接着就是过年了,正月里鞭炮放得噼里啪啦响,外面拜年的一重接一重的,小孩们更是欢声笑语的热闹,这一日她是亲手帮糯糯梳了头。

糯糯头发天生比别的同龄孩子长得好,黑亮黑亮的,她摩挲着,柔声道:

“等糯糯长大了,娘再给你梳头,你这头发梳起来好看,再给你打给几副上好的头面。”

糯糯摇晃下脑袋,不依地道:

“娘啊,你不要老想着什么头面,没事给我打一把像孟姑姑那样的大刀多好,我耍一耍,也好威风一番。”

她语气中对孟聆凤的大刀实在是充满了向往。

阿烟顿时噎在那里,默了半响后,淡淡地道:

“等你长大了再说吧。”

这几日老祖宗身子一天不如一天了,纵然有阿烟这边一举得了两个胖小子的好事儿让她高兴,可是大家都能看得出来,她是精神不行了。

老人家年纪大了,终究有西去的一天。

阿烟出了月子后,便干脆重新搬回了萧家老宅,这样也好早晚过去请安。她才出月子,萧家的大伯母每每劝着她不要总外出走动,不过她想着萧正峰如今出门在外,没法尽孝道,自己合该替他尽孝,是以总带着糯糯过去请安,又命人抱了两个儿子给老祖宗看。

老祖宗分外地疼爱两个孩子,还给他们起了名字,顺着糯糯的“天宝”下来,一个叫天佑,一个叫天泽。

回到了萧家老宅后,到底这里院子小,并没有太多侍女跟过来,只有糯糯以及两个儿子的乳母,以及日常贴身服侍着的丫鬟和嬷嬷等。

青枫如今也已经生了两个孩子,昔日的萧昌现在是阿烟那边新宅的管家了,于是她就让青枫和萧昌留在新宅那里代为管理。

出了月子后,三不五时也有旧友亲戚过来看望,问起两个孩子百天宴的事儿。阿烟打心眼里盼着等到孩子百天宴,好歹萧正峰能回来的。只是每每打听西边的战况,却总不能得到确切消息,只知道打得激烈,这边德顺帝又派了人马增援呢。

阿烟听得增援这两个字,便知道必然是艰难的。一时又怕德顺帝暗中使坏,干脆将那男人的性命葬送在那里,于是就托了父亲去打听。

可是顾齐修却传来消息,说是让她放心就是,萧正峰那边还能撑得住。

这一日她正坐在屋子里看顾着两个孩子,顺便给坐在小板凳上的糯糯讲些故事解闷,便听到顾云过来了。

姐姐顾云自从跟着蓝庭一起做了买卖,人倒是比以前开朗了些。女人有了自己要做的事儿,总是比以前依附男人的时候看着更精神。

只是昔日夫家的人三不五时总想说服顾云,让她重新回去,顾云倒是个坚决的,既走出那家门,便没想再回去。

顾云领着两个孩子进来,陪着阿烟说了一会儿子话,看着阿烟脸色,不免皱眉道:

“怎么觉得你气色比往日差了?”

以前的阿烟,整个脸盘儿红润有光,仿佛从内到外散发出那种淡粉的幸福光泽,可是如今呢,倒像是失了露水滋养的花儿般,总觉得少了些神采。

她不免握着阿烟的手道:

“你可是要小心,这产后失于调养,可大可小,你不能大意了去。这可是关系到女人一辈子身体的事儿。”

阿烟轻笑:“我倒是还好。”

顾云却不以为然,皱眉道:“好什么,你倒是把儿子养得白白胖胖,可是看你自己,何时这么没精神过!”

一时她起身,皱眉道:“还是说萧家人对你不好?”

不过她自己想想,也觉得不至于啊,虽然萧正峰不在家里,可老祖宗大伯母那都是掌权的人物,那些人对阿烟好得很呢。有这几位给阿烟撑腰,谁敢给阿烟半点脸色看?

萧家的众多媳妇知道萧正峰如今不同往日,一个个都应该是巴结着阿烟的啊!

阿烟的心事,自然不好说与顾云听。再是亲密的姐妹,也不敢说出这等惊世骇俗之事,当下也只是随意道:

“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只是我自己身子原本不好罢了。你这一说倒是提醒了我,以后好生保养就是了。”

顾云握着阿烟的手,点头道:“这就是了,虽说妹夫如今出门征战在外,但想来也没什么危险的,你也不要过于担心。”

约莫在阿烟出了月子一个月后,因齐王妃不在燕京城中,齐王府派出来看望的,恰好又是李明悦。齐王府的来人,总不能拒之门外不见。可是阿烟此时听到李明悦便心生不悦,于是便命嬷嬷将两个孩子抱走,不让她看到。

“夫人看着没什么精神啊?”李明悦见阿烟神情憔悴,本想说什么,只是身边都是侍女嬷嬷的,她倒是不好张口,只能如此问道。

阿烟轻笑,疏淡地道:“才出月子,两个孩子也闹腾,能有什么精神呢。”

其实阿烟隐约听说消息,双鱼那边每天都在找茬李明悦,看起来是要和她势不两立的。齐王妃不在府里,莫四娘又是个关起门来自扫门前雪,从来不会多事的,只知道一味地对齐王温柔小意的,是以这两位真是在王府里斗得如火如荼。

双鱼如今是丝毫没有忌惮的,齐王妃生了一个女儿,莫四娘和李明悦各自生了一个儿子,唯独她,一口气儿女双全了。她又得齐王疼宠,仗着年纪小,又怜她因自己没了家人,什么事儿都纵着她,是以真得是在个王府里把李明悦逼得无可奈何。

可怜李明悦心中满肚子的怨恨,却必须装出一副温柔贤惠悔恨不已,努力地想和双鱼搞好关系,以做给齐王那边看。

她今天讨好了齐王,特意请命来看望阿烟,也是无可奈何,想请阿烟帮自己站稳脚跟。

此时李明悦想着阿烟的两个儿子,心中五味杂陈,不免想着,若是上辈子,她是怎么也不会容许萧正峰竟然有了血脉传承的!

“你倒是个有福气的,这才几年的功夫,竟给他生了两儿一女,可真是心宽。要不我就没这福气,就是操心得太多了,什么都不想,这日子想来就能过好了。”

因阿烟身边嬷嬷侍女都在伺候着呢,她不好直说,只是隐晦地嘲讽阿烟送上门给仇人生孩子。

阿烟全当没听到,挑眉淡道:“我有些累了。”

旁边的郝嬷嬷见此情景,忙赔笑道:“李夫人,实在是这刚出月子,产后身子虚,倒是我家夫人失陪了。”

李明悦见她分明是拒之门外的态度,险些就恼了,不过想到自己有求于人,终究按捺下性子,也不理郝嬷嬷,只是对阿烟道:“我有话想和夫人单独说。”

阿烟却是看都没看她,半躺在榻上道:“事无不可对人言,夫人有话直说便是。”

李明悦无奈,实在是双鱼那边逼得她几乎立不住脚,三五不时在齐王面前哭诉,弄得现在齐王对她很是防备。她心里着急,虽恨阿烟,不过想着有求于她,只能硬着头皮隐晦地道:“若是得幸才得那样的位置,以后将军总是要选一条路的吧?”

齐王如今已经有了三个儿子,分别是李明悦生的长子,莫四娘生得次子,双鱼生得三子,如今分别是三岁,十个月大,几个月大。

李明悦言辞中颇有些得意:“我的轩哥儿那是庶长子,以后怕是大有希望的。你们夫妻二人为何不干脆和我合作?只要我们联手,哪里还怕其他人呢,萧正峰也能保得几十年的权倾天下。”

她想了想,又道:“以后若是轩哥儿真有了出息,可以认萧正峰为亚父。”

她正说着这话时,忽然想起那一天窜到自己眼前的小女娃儿,两岁多的年纪,看着一双眸子实在是灵泛通透得很,模样像极了顾烟,等以后长大了必是个绝色,只是竟比顾烟看着更为壮实活泼。

她舔了舔唇,却是想起一个极妙的主意:

“倒是可以让你家糯姐儿嫁给我们轩哥儿,两个孩子差一岁,也是恰好。等以后我家轩哥儿必许你家糯姐儿那个位置。”

阿烟听到这话,抬眸看了眼自说自话的李明悦。

她的意思,自己懂的,拼命地拉拢自己和萧正峰,抱住她儿子的那个位置,以后她儿子真得了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再给自己好处。

其实这实在是一个好主意。

以后齐王若真能登基大宝,后宫储位之争必然如火如荼,三个庶子,到底选哪个,彼时萧正峰也面临一个难题,选对了自然是能够延续权势荣华,选错了便是一朝踏空。

这么好的一个主意啊,可惜阿烟心中却充满了厌恶。

她眯起眸子,漠然道:“我家糯姐的婚事,以后总是要她自己拿主意,我们做大人的,还做不得准呢。”

她是一定一定不会让糯姐儿去喜欢轩哥儿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李明悦却不以为然:“等萧正峰回来,你和他商量下吧,他总是要为以后考虑考虑的。齐王也就这三个庶子了,我家轩哥儿是长子,最有希望的。我现在提出这个,对你们来说也是好事儿。”

等到哪一天她和轩哥儿真得飞黄腾达了,萧正峰和阿烟想回过头来求她,她都未必肯的。

阿烟轻笑道:“齐王府的事儿,你我说了都不算,还是要看齐王妃那边怎么处置吧?”

如果齐王妃从三个孩子中选一个养着,那就是嫡子了,无论是长还是幼,都是比他其他两个庶子有资格继承大宝的。

谁知道李明悦却道:“她啊,我看是抱养不成了。”

这话说得突兀,阿烟探究地看向李明悦,可是李明悦却看起来并不愿多说了。

当下阿烟也就没多想,想着齐王妃身边有沈越的,阿媹郡主又对沈越言听计从,齐王妃到底抱养哪个孩子,沈越那边怕是也会掺合一脚的。

阿烟依旧是笑,却是笑着道:“你以后也不必来我这里了,难道你不知道,萧正峰那人,可不是能听人劝的,我一个妇道人家,他哪里能听得进去。”

李明悦听到这个,也是皱眉,想想便点头道:“你说得是,他这个人心思太沉,你必然是劝不动他的。”

因这边几个嬷嬷并青枫都虎视眈眈地望着呢,李明悦实在是话也不能多说,只好告辞而去。待李明悦走后,阿烟便吩咐出去,只说自己产后失调,以后概不见客,别说是齐王府前来看望的,便是宫里的太后皇后,自己也是见不得。

郝嬷嬷等人当即传话出去。阿烟想起她说的那些话,到底是心里膈应得厉害,便吩咐青枫一番。到了第二日,燕京城中便隐隐传出消息,骁勇将军夫人产后失调,概因齐王府的贵妾李夫人过去不知道说了什么话给人添堵。这话自然传到了齐王耳中,齐王不悦,狠狠地责罚了李明悦。要知道萧正峰如今是如日中天,哪个没眼界的给他家夫人添堵?自此后,她代齐王妃掌管的家务,都纷纷交给了莫四娘来掌管,她只被禁锢在院子里专心照料轩哥儿就是了。

李明悦没想到偷鸡不成蚀一把米,倒是把自己赔进去,有心要闹事,奈何此时自己还想着以后依仗萧正峰和阿烟,无奈之下只好憋着,做出一副委屈模样,每日里依旧好生照顾自己儿子轩哥儿。

当然这是后话了,此时刚赶走了李明悦,糯糯也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地出来了,跟个小猫一般溜溜地窜到了阿烟身旁,睁着大眼睛奶声奶气地道:

“娘,我以后可不能嫁给这个人的什么轩哥儿!”

阿烟低头哄着儿子,淡声问道:

“你刚才躲在哪里,听到了什么?”

糯糯诧异,雪亮的眼睛里满是疑惑:“什么听到什么啊?我就听到说要我如何如何的,我可不愿意!”

阿烟看着这粉团儿一般的小人儿,以前只觉得她是个小人精,没想到现在学会了听壁角了,不免摇头道:

“你真是人小鬼大的,小小年纪,你知道什么叫嫁啊娶的!”

糯糯一听这话,顿时精神起来:

“知道知道,糯糯知道啊,你和爹爹,就是你嫁给了爹爹!还有孟姑姑和成叔叔,就是孟姑姑嫁给了成叔叔!”

阿烟惊异,当下笑了,牵着她的手把她拉到近前:“你说你不嫁给轩哥儿,那要嫁给谁呢?”

糯糯忙道:“我要嫁给我弟弟啊!”

啊?

糯糯掰着手指头解释道:“孟姑姑和成叔叔是一家人,所以孟姑姑嫁给了成叔叔。你和爹是一家人,所以你嫁给了爹,我算了下,我也只能嫁给弟弟了!”

其他人都太高了,比她大,她不喜欢,弟弟勉强凑合吧!

阿烟只觉得太阳穴都突突的,不免笑骂了一句:“胡说些什么!你是不能嫁给你弟弟的!”

糯糯委屈:“为什么?”

阿烟叹:“你们是姐弟,姐姐不能嫁给弟弟的,这是不行的,违反伦理,等你长大就知道了!”

糯糯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对于这个问题充满了疑惑。

后来她遇到了无数个“等你长大就知道”了的问题,可是她最关心的是,她以后不能嫁给弟弟,那要嫁给谁呢,嫁给谁呢?

反正嫁谁也不嫁给什么轩哥儿!

哼,他娘欺负她娘,她总是会记得这仇的!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