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周围一切都安静下来的时候,阿烟重新坐回到了暖阁里,静静地陪伴着那个受了重伤的男人。或许是经历了白间痛苦的原因,他现在气息依旧有些微弱,眉眼皱着,带着和他这张刚硬面孔并不太相符的脆弱。

阿烟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抚过他憔悴削瘦的面容,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哽咽声。

屋子里点着蜡烛,蜡烛摇曳,烛火就那么一闪一跃地投射在锦帐上,也投射在他青白刚毅的脸庞上。

底下的褥子因怕惊扰了他,没敢换,上面还有几点猩红,那几点猩红此时在夜里的烛火中有了黯淡狰狞的味道。

她并不知道他在沙场上经历了什么,这一路行来又经历了什么,却知道他是从阎罗殿里一点点走出来的。阎王没能收了他的魂,那是他命硬。

阿烟的泪水一下子涌出来,半趴伏在床边,搂着他僵硬的胳膊,哭得泣不成声。

其实便是他杀得又如何呢,那都是上辈子的事儿了,一切和这一世没有关系。

假如他就这么死了,自己再也看不到了,那该是多少遗恨和心痛啊!

她在泪水中仰起脸来,看向那个在昏睡中依旧皱着眉头的男人,哽咽着道:

“我认了,我认了!”

她爬起来,两手爱怜地捧住他的脸:

“只要你好好活着,我都认了。就算上辈子你杀了我一千次一万次,我也喜欢你,要跟着你过日子,给你生儿育女。”

她俯首下去,娇嫩的唇轻轻碰上他苍白干裂的唇,给他带来一点湿润,喃喃地哭道:

“只要你好好活着,什么都可以……”

在各样的悉心照料下,萧正峰的伤情总算是日渐好转了。

阿烟这几日埋首在照料萧正峰上,其他诸事儿也没操心,如今回过头来,这才知道,原来这一次不光是萧正峰受了重伤,就连孟聆凤也是受了伤,在家里养了些日子,如今才渐渐好转。

头几日的时候萧正峰昏睡的时候多,醒着的时候少。醒了就是喂药,喂各种吃食了,连个说话的时候都少。

有时候他醒了的时候,阿烟一勺一勺细心地喂他喝粥,他总是有些无神的眸子会射出柔和的光亮,就那么静静地凝视着阿烟,不错眼地看。

阿烟抿唇,低头俯首帮他擦拭下唇角,却是不曾说话。

阿烟也会趁着他醒着的时候,把天佑和天泽抱过来给萧正峰看。

两个孩子如今都三个多月了,生得粉团儿一般,最可喜的是长得一模一样,穿着一个样式的小棉袄,都是一样黑亮的短发,用红头绳扎着两个朝天辫,谁都分不出哪个是哪个呢。

阿烟有时候自己也会混了,反倒是糯糯,总是能清楚地指出:“这是佑佑,这是泽泽!”

阿烟其实早就给他们暗暗做了记号的,这个时候往那个记号处一看,发现糯糯果然是猜得不错!

阿烟笑着对萧正峰道:“咱们糯糯实在是古怪精灵得很,这孩子也不知道像谁。”

萧正峰温柔的眸子凝着她,偶尔看看身旁两个肥嘟嘟的小家伙,唇边带着似有若无的笑。

阿烟继续喂他喝药,笑着道:“不过有时候她也犯糊涂,到底是小孩子呢。分不清日子,只要不是今天的事儿,人家统统认为是昨天。动不动就是,昨天老祖宗如何,昨天我爹如何,昨天我娘如何。都一个月前的事儿了,但凡人家记得,那就是昨天。”

萧正峰唇边的笑意更浓了,勉强动了动唇,用十分粗哑的声音低声道:

“像你。”

阿烟白他一眼:“少来,难不成说她精就是像你,说她傻的时候就像我了,哪里有你这样占便宜的!”

这边夫妻二人正说着话时,那边女大夫过来了。

这个女大夫姓柯,柯大夫双十年华,生得清秀可人,不过因幼时家贫,早早地被卖了,因缘际会走上了学医的这条路子,拜了名师。她能够在这个年纪入了太医院,虽说还是打些下手,可也十分了不起了。

她进屋来,看到阿烟正和萧正峰说笑,便提醒道:“夫人,将军的伤刚刚好转,不可让他当过动情动绪,无论是喜还是悲,对养伤都不好,万一牵动了伤口,那真是轻易不能好了。到时候,少不得大家都要麻烦了,连累将军也受苦。”

因这两位女大夫这些日子在这里帮着料理,确实是大有助益,她们又是地位有些特殊的,一般人家得了她们过来帮着料理,自然是感恩不尽的。

是以这话虽然有些说教的意味,不过阿烟倒是不以为意,只是命人抱走了两个胖儿子,又让嬷嬷带下去糯糯,这才道:

“柯大夫说得也是,以后小心就是了。”

这柯大夫当下上前,亲自打开锦被,要为萧正峰检查伤口。

萧正峰原本是笑着的,此时那笑却渐渐敛去。

柯大夫的手刚碰到了萧正峰胸口的衣服,萧正峰的手则已经抬起来,阻止了她。

“我如今大好,自己看过。今日既然不用上药,也就不必检查。”

柯大夫有些意外,诧异地抬眸看过去,却见萧正峰一脸冷然,已经丝毫没有了之前的温柔笑意。

她有些怔愣,期期艾艾地道:“将军,你的伤……”

萧正峰冷声命道:“下去吧。”

柯大夫有些委屈,有些尴尬,看看阿烟,却见阿烟正在一旁收拾起刚才喂过的药碗,并没有上前说话的意思。

她咬了咬唇,点头道:“是,将军。”

再是个太医院的女大夫,再是受人尊重,在一品大将军面前,她也不得不听令的。

当下柯大夫走出去,阿烟隐约可以看到她眼角的一点泪花。

望了眼床上的男人:“到底是大夫,你何必这样呢。”

太医院的这种女大夫,一旦入了这个行,从此一般都是不嫁人的,那真是一辈子都悬壶济世了,这样的人大家都很是敬重。

萧正峰挑眉,冷哼一声:“有些人,你敬她一尺,她让你一丈,有些人就是呲着鼻子上脸。不过是区区一个大夫罢了,若是不喜,换一个就是,难道还能缺了,也胆敢跑过来教训我的夫人。”

而萧正峰没说的是,太医院的女大夫虽说都是不嫁人的,不过当然也有例外。偶尔间照顾个男病人,就此眉来眼去的中了意,迎进家里的也是有的。一般够资格动用女大夫亲自来照料的,那都不是一般人,女大夫能够勾搭上,那自然是好的。

如今这个柯大夫,便或许有那个意思。阿烟对这换药治伤的事儿并不太懂,一心以为人家好心帮自己照料,自然看不出其中门道。可是自己却有所感觉,那似有若无的挑弄,说不清道不明的。

这种事儿吧,你如果去喝斥人家,人家或许会委屈,觉得你冤枉人家了。你如果不挑明,哪一日真成了事儿,可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阿烟回想起这个柯大夫素日的行径,其实也是有点不喜。萧正峰或许以为自己没感觉到,可是女人的直觉是最管用的,当下也就没再说什么,只想着过一段日子,萧正峰的伤势大好,赶紧将这两个大夫送走,再送上谢礼,算是感激人家吧。

而就在两位大夫所住的抱厦中,柯大夫回到屋子里,却是咬着唇,憋着气,委屈得要命。

一旁的孙大夫见了,劝道:

“我知道你不想一辈子当这个大夫,想找个好人家嫁了,可是也不能这么着急啊。我看这位萧将军不是什么好惹的。”

柯大夫却摇头,坚定地道:

“这位萧将军确实不好惹,不过也就这样的男人才好呢。你想他家是多大的权势啊,我若是真能进了他家的家门,以后还用愁吗?再说了,这位萧夫人是个软性子,到时候我真和萧将军有了什么,看她那个样子,也是不会说半个不字的。”

孙大夫听着越发皱眉:

“你看这个萧夫人孩子都生了三个了,这将军身边连个侍妾都没有,可见人家夫妻好得很,你想下手,也没机会的,还是不要自取其辱了。如今这萧将军已经大好,过两天咱们就离开这里,你如果真想嫁人,何苦这样,直接向院长禀明了,他素日怜才,对你很是喜欢,也没有不放你的道理。”

柯大夫却不以为然:“不,你想错了。正是因为将军身边连个侍妾都没有,所以我才有机会。男人家没侍妾,那是没开这个头,只要尝了这个甜头,他说不得就放不开了!咱们当大夫的,要想勾搭个男人,还不有的是手段?我如果放弃了,便是禀明了院长,出去嫁个人,也不过是普通官宦人家罢了,哪里进得了这种门第。”

孙大夫闻言,叹气。

心里却是想着,自己该找个机会先设法离开吧,免得柯大夫把这事儿搞砸了,倒是把自己也连累进去。

孙大夫是一心想老实当大夫的人,不想嫁人,也不喜欢柯大夫这种搞坏了女大夫名声的人。不过想着到底是自己的好友,也不忍揭穿她而已。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