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那边萧正峰不再提这个柯大夫的事儿,黑眸却是凝着阿烟:

“辛苦你了。”

他也没细说是什么辛苦了,也许是为了她在他不在的时候生下两个孩子的事儿,也许是为了她这段日子照料自己的事儿。

阿烟轻笑,淡道:“你我夫妻,怎么好好的说这个。”

萧正峰默了下,忽而道:“那天我刚回来,总觉得你有些不对劲,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阿烟心里一突,低首没说话,半响后忽而笑了:

“你当时受着重伤呢,亏你还能胡思乱想!”

萧正峰抿了下唇,黑眸动了动,没再说话,不过到底是心知肚明的。自己受伤刚回来的时候,明显可以感到她有些不对劲,望着他的目光仿佛很遥远,并没有看他,而是投在一个遥远飘渺的地方。

这让他有些害怕。

最近这些日子,她倒是正常了,每日里悉心照料自己,除了换药清理伤口的事不敢亲自动手,其他日常杂事,连那些萧正峰根本不舍的不忍心让她干的,她都亲力亲为了,尽心地伺候自己,无微不至的。有时候看她都舍不得合眼的样子,就那么一直抓着他的手,守着他。

这也就是夫妻了,还得是相濡以沫患难于共的夫妻,要不然谁都不能为他做这些却甘之如饴的。

此时他伤还没痊愈,有心无力,见她说没事,也只能点头,笑了下:

“没事就好。”

这一日,柯大夫给萧正峰换药,换的时候手抖了下。阿烟从旁看着呢,便问道:“柯大夫?”

柯大夫笑着摇头:“没事的,这已经大好了,再换一次药就没事了。”

其实本来萧正峰打算把这个柯大夫赶走的,谁知道孙大夫有事儿,先走了。阿烟担心萧正峰出什么意外,便想着再留柯大夫几日也是好的。只是诸事不敢让她经受罢了。

当晚阿烟继续陪着萧正峰说话,说了半响后,萧正峰这边有些累了,阿烟便伺候他睡下。

她最近这些日子怕惊扰了他,都是自己出去睡的,当下灭了灯,便先去了糯糯的房间。

糯糯刚躺下,正要睡呢,见自己娘来了,忙招呼着:

“娘,娘,你给我讲那个小兔子的故事吧?”

糯糯喜欢小兔子,之前萧正峰给她养了两只,她没事就揪着小兔子的耳朵玩,没几下就把小兔子吓死了,糯糯好生伤心了几天。如今她不养兔子了,只听兔子故事。

阿烟这些日子忙着照料萧正峰,倒是觉得忽略了女儿,这几天萧正峰情况稳定下来,她也放心了,便陪着糯糯躺在那里,环着那软软胖胖的小身子,开始给她讲起了小兔子的故事。

正讲着间,忽而便听到一阵冷斥之声,却是萧正峰的声音。阿烟微惊,忙让嬷嬷先哄着糯糯睡,她自己则赶紧跑去正屋看看。

到了正屋,却见柯大夫也在,原来这位柯大夫在这里住了这些日子,也是混熟了的,知道阿烟这个时候会去陪陪糯糯,于是人家就混了进来,摸索着要上萧正峰的床。

萧正峰此时脸上泛红,额头有汗,冷沉沉地喝斥道:“带出去,送到太医院!”

柯大夫一听这话,脸都变了,两腿发软,噗通一声跪在那里:

“将军,饶命,饶命!”

她也不是傻子,明白自己犯的是太医院女大夫的第一禁忌,原本就是铤而走险的事儿,现在事情暴露,被送到了太医院的话,从此后自己一切全完了。

不但是嫁不出去,这辈子也没任何前程可言,甚至把命丢了都是可能的!

萧正峰哪里是能心软的人呢,此时招呼了侍卫进来,直接拉着柯大夫就要拽出去往太医院送,让太医院的人来处置她。

柯大夫眼睛都直了,硬生生地被往外拖,嗓子也变了声,绝望之中看到了素来觉得心软心善的阿烟,仿佛溺水的人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嘶哑地喊道:

“夫人,求你,救我,救救我吧!都是女人家,我也不容易,求你饶了我吧!太医院如果知道了,我这辈子就完了!”

在行医之便用这些下流手段,她这是犯了太医院女大夫的大忌啊!

阿烟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坐到了床边,温柔地握起萧正峰的手,帮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软声道:“你没事吧?”

萧正峰眼睛都发红,不过原本的怒气在看到阿烟后顿时烟消云散了,哑声道:

“让他们都滚出去!”

一时这边柯大夫被拖出去了,拖到了院子里捂上了嘴巴。

糯糯探头探脑地从她房间里走出来,瞅着这边的情景,两眼发亮。

看着那个地上拖着的柯大夫,她笑嘻嘻地上前,叉着腰趾高气扬地道:

“我早看你不顺眼了!”

说着这个,她抬起小脚丫来,冲着那个柯大夫的心口,狠狠地踢上了两脚:

“哼!就你,还敢在我娘面前作威作福!”

萧正峰身上发热,阿烟柔软的小手抚过他的脸颊,带给他些许的清凉,那是他渴盼已久的温柔和绿洲。他有些渴望地凝视着阿烟:“烟儿——”

阿烟也看出了门道,咬唇,恨得手都颤:“是我错了,我想着到底是个女大夫,便是有点歪心思,容她两日就送走,没想到她竟然下这种手!”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无非就是在换的药里放了点催人的东西罢了。萧正峰原本身体壮火气旺,以前夜夜都要的。最近这一年来,先是阿烟怀孕,后来是他出门打仗,打仗回来他又受了重伤,掐指头一算,他都禁了一年了。

只是他如今到底伤口没有彻底痊愈呢,怎么可以那么大动静地摆弄这种事儿呢!这分明就是要他的命!

阿烟恨声吩咐一旁的侍女道:“出去,派人给太医院说道说道,这个女人太下贱了,不是重罚都不行的!”

女大夫勾搭上病人的事儿她也见过,可是用这种下流手段的,这位柯大夫还是头一份!真真是辱没了太医院女大夫的名声!

要知道太医院女大夫,和阿烟昔日所处的女子书院,那都是大昭朝引以为豪的地方,那里走出来的女子,个个都是受人敬重的!阿烟自己出于女子书院,对于姐妹书院出来的大夫们,平日里也是相当敬重的,是以万万不曾想到,身为一个大夫,竟能以自己职务之便干出这等下流勾当,这已经不是普通的心术不正了,而是违反了太医院操守。

萧正峰却依旧在笑,眸中炙热,发着蓝光的他,直直盯着床边的女人,笑得渴望而汹涌。

“给我。”

上辈子,即使他是杀了自己的人,可是那又如何,今生今世,他是自己的夫婿,是自己倾尽一切去爱的人,便是坚硬如刀,自己还不是勇敢地迎上,主动让它感受自己的艰涩,帮着它逞凶作恶。

阿烟耳边仿佛响起了远处的潮水中,潮水汹涌而来,拍打着岸边,向她扑来。她依旧在艰涩而拼命地舞动,在巨石上挪动磨蹭,在泪水之中将自己的所有交给这个人。

潮水终究是袭来,将她淹没,让她口不能喘息,她颓然地倒下,再也无法动弹分毫,疲倦而满足地趴在那里,泪水和汗水混在一起,无声地大口呼着气,就如同濒死的鱼。

黑暗中,萧正峰抬起手来,怜惜满足地摩挲到了她的脸,入手的却是一片温热的湿润,那是她的泪水。

“哭了?”萧正峰低哑地这么问道。

阿烟默默地趴伏在那里,浑身瘫软,一句话都不想说。

萧正峰轻叹了下,粗糙而温柔的大手轻轻摩挲过她湿漉漉的头发。

阿烟感受着男人粗粝的手指插过自己湿润发根的那种难言的触感,眼泪却越发涌了出来,她颤抖着哽咽着道:

“萧正峰,我爱你。”

萧正峰听到这话,动作顿了下,却没说什么,只是重新抬起手来,将她整个身子按压在自己身上,紧紧贴靠着。

阿烟明白,他平时经常和自己开一些玩笑,甚至有点荤腔,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更多的是沉默寡言。

说起来,这个男人其实并不善于表达自己的内心。

不过没关系,她知道他也是爱着自己的。

上辈子的一切都不重要,真相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辈子,自己会和他好好过日子,一起抚养孩子长大,一起白头偕老。

等到夕阳西下,等到白发苍苍,也许她会用回忆的腔调,给他说起上辈子的那个故事。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