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如今萧正峰身子已经没有大碍了,接下来只需要好生养着就是了,这位柯大夫送走后,萧家也不再打算让人送来女大夫帮着诊治了,免得再生事端。

那位意欲爬上萧正峰病床的柯大夫,自然是受到了重罚。女大夫勾搭病人,这是一回事,可是身为大夫,在平日所用的伤药中下点什么,让男病人欲罢不能,这又是另外一回事。

后面这件事,足以要了柯大夫的命。

阿烟没太关心后面太医院怎么处罚的这个柯大夫,只知道太医院院首气得把胡子都翘起来,发了雷霆之怒,要重罚,然后还带着贵重的礼品来到了萧家,亲自向萧正峰请罪。

阿烟素来大度,再说这位院首大人和自己的父亲昔年是至交,自然也不想他太过为难,最后也就是重打了那个柯大夫,并将她赶出太医院了事。

听说后来这位柯大夫没有了行医的资格,只能去嫁了人,不过这个名声在身,也嫁不了什么好人家,过得并不好,一个原本还算有前途的女大夫就此淹没在市井之中了,她若自己依旧心生不满,想来日子也过不好。

这事儿对于阿烟和萧正峰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不过倒是也提醒了阿烟,以后要小心谨慎,如今萧正峰可不比从前了,走出去不知道多少女人看着眼热呢。

这几日萧正峰身子好了许多,偶尔也能在扶持下屋子里来回走动了。阿烟看着这个情景,总算是松了口气。

也恰好如今天气开始暖和了,院子里以前种下的花儿草儿的都开了,阿烟没事就让人抬了矮榻在院子里,让萧正峰半躺在那里,也好透透气,看看外面的景致。

老祖宗这几天来过几次,看着萧正峰这样也放心,不过萧正峰倒是看出来他这奶奶身子骨大不如前了。

一时也有些叹息:“当初我七岁的时候就跟在奶奶身边,转眼也二十多年了,她老人家也老了。”

阿烟一边帮他梳发,一边柔声道:“生老病死乃是世间常态,只要老人家在世的时候让她开心,也就不枉此生。”

萧正峰想想也是,点头称是。他也就不说什么了,只眯着眸子半靠在她腿上,让她帮自己按压下肩膀。他喜欢她的力道,总是能将他每一处都伺候得熨帖妥当。

这边糯糯扑过来,欢快地趴在矮榻上,两条胖乎乎的小腿儿翘在那里,奶声奶气地道:

“爹,你起来陪我玩啊!”

阿烟忙拽开糯糯:“你爹病着呢,别闹他了。”

糯糯哼哼着不满意,她是个爱玩的孩子,如今天气热了,身上厚重的棉衣卸下了,整个人轻便了,她就如同个猴子似的,一蹦三跳恨不得天天玩呢!

“孟姑姑病着,爹爹怎么也病着!昨天爹爹分明还练了拳!”

糯糯这么说,阿烟倒是没在意,两岁半的小奶娃,她一向分不清日子,昨天的事儿是昨天,前天的事儿也是昨天,一个月前的事儿也是昨天。是以阿烟以为糯糯提的是几个月前萧正峰没打仗前的事儿呢,当下还笑着道:

“难为你小小年纪还记得以前的事儿。”

回头还对萧正峰说:“糯糯记性好得很,以后让她好好读书,也进书院。”

萧正峰对着糯糯,黑着脸,嘘了下。

糯糯眨眨眼睛,歪头不说话。

萧正峰这边笑而不语,阿烟却又想起孟聆凤来:

“最近这些日子忙着你的事儿,我竟然没抽出时间来看看她去,也实在是对不住她。趁着今日有时间,我先过去孟府看看吧。”

糯糯认真地点头:“是啊,娘,你去吧,到了那里,你可要对孟姑姑说糯糯可想她了!”

阿烟不解:“你平日里整天想着你孟姑姑,这一次不和娘一起过去看看?”

糯糯摇头又摆手:“不去不去,娘去看孟姑姑,我在家里陪爹!”

阿烟听她这么说,只当她小小年纪一片孝心,也没当这回事,便收拾了下东西,拿了命人早已准备下的礼品,备了轿子,径自去了孟府。

原来孟聆凤这一次受的伤不轻,而且是伤在头部,颇养了一阵,最近才见好。

这一段岐山孟家的人也有过来看她的,颇为心疼这个女儿,又念叨她一番。岐山孟家在燕京城的人也派了一个表姐亲自过来看着她,后来见成洑溪对她照料得颇为周到,这才算放心了。

当阿烟走进孟府的时候,却发现不太对劲,孟家的正屋里,真是一片鸡飞狗跳,喊打喊杀的声音,这知道的当这里是孟府主屋,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血腥的沙场呢。

阿烟愣了下,招过来一旁引路的侍女:“这是怎么了?”

按说自己过来,成洑溪一般也会亲自来接的,今日不但不管,反而是好一番闹腾。

侍女面有难色,咳了下,慌忙摇头道:“婢子也不知呢!”

这侍女五大三粗的模样,看着也不像是灵泛的,反而带着一股子憨厚。

这可真是什么样的人家出什么样的侍女,这位侍女怕是连自己府里荼白的机灵都没有半分。

阿烟也习惯了,点了点头,径自走进正屋。

谁知道一进去,便见一个枕头飞过来,幸好身边的齐纨机灵,忙起身去挡,总算挡住了那枕头。即便如此,主仆几人都惊了一跳。待睁眼细看的时候,却见屋子里乱作一团,各样物事四散都是,空中飘舞着鸡毛棉絮等,还有破碎的酒坛子四散各处,散发出阵阵清冽的酒香。

就在这一片混乱中,但见孟聆凤两手叉腰,站在一个桌子上,挑眉傲然冷道:

“成洑溪你这个骗子!当初是怎么骗我来着,我呸!说什么我对你一见钟情,简直是胡说八道!”

成洑溪此时已经吓得躲到了床底下,翘着头往外面看,正看着,恰见一个花瓶飞过来,他慌忙躲进去了!

孟聆凤怒极:“你竟然还敢躲?”

说着这话,一把拔出旁边的大刀,挥舞着就要去砍床。

阿烟看得目瞪口呆,忙上前一步:“聆凤,不可!”

孟聆凤这才看到阿烟,她哼了一声,委屈地控诉道:“嫂嫂,你和萧大哥也帮着这个骗子哄我!”

阿烟一脸无辜,狡辩道:“哪里曾哄你的,当初你跟着成洑溪去了岐山,等你们回来,已经成亲了,我们这外人自然不知道其中事儿,只当成洑溪说得没错,你们已经一见钟情了呢。”

至于他们根本没圆房的事儿,至于他们到底签订了什么协议,她和萧正峰是真的真的不知道啊!

孟聆凤想想这个,也觉得自己好像冤枉了好人,不过到底憋屈,一腔怒火再次冲着成洑溪发过去:

“这简直是天底下第一号的大骗子,竟然敢骗我!”

成洑溪见来了一个阿烟,顿时觉得好像有了点依仗,趴在床底下狡辩道:

“聆凤,你也不能这么冤枉我啊,我骗你什么了?”

孟聆凤一听成洑溪说话,气更大了,冲过去指着他骂道:“你骗了我的感情,骗了我的清白!”

成洑溪轻轻“呸”了一声:“既是夫妻,你的感情和清白都该是我的,连你人都是我的,哪里算是骗呢。”

孟聆凤气得眼冒金星:“你你你,你还敢狡辩!”

说着这话,一把大刀已经铿地一声砍在了床边上,顿时那张床塌下去半截子。

成洑溪吓得大声叫唤,一边叫唤一边道:“夫人饶命啊,为夫知错了!”

阿烟见此情景,眨眨眼睛,沉默了半响,最后将溅到脸上的木屑默默地擦去。

“咳,你们慢慢聊吧,我先回去了,你萧大哥身子不好,还得我从旁看着,要不然他都不好好喝药的!”

说完这个,她赶紧开溜了。

这夫妻二人,也实在是让人开眼界,人家闹腾人家的吧,她决定是眼不见心未净!

至于成洑溪,他就自求多福吧!

阿烟离开后,萧正峰招招手,糯糯就跟个小猴一般蹦到了矮塌上,她嘿嘿笑着,并排着和萧正峰一起躺在矮塌上,再翘起肥胖的小腿,望着天上的白云,真是舒服得紧。

“这样好舒服啊!”

她笑得很是得意,歪头看向爹爹,过去搂着萧正峰的脖子甜甜地道:

“爹,我好想你啊!”

萧正峰低哼:

“你是不是想我给你当毛驴骑?”

谁知道糯糯却威胁道:

“爹爹你要是不给我当毛驴骑,我就给娘告状!”

萧正峰头疼:“真是个小人精,我怎么生了你个不孝的女儿!”

幸好还有两个儿子呢,可得好好培养,不能几岁就知道威胁爹了,太不孝!

糯糯蹭过来,拉着萧正峰的胳膊,稚嫩的童声软软地撒娇:

“爹啊爹啊,你陪我玩好不好啊,趁着娘不在,你赶紧陪我玩!”

萧正峰骤然坐起来,单手将糯糯拎起后腰领子,抛向空中,顿时糯糯那胖乎乎的小身子来了一个空中飞旋,惊险又刺激。

“啊——”糯糯惊喜兼惊吓,发出尖锐欢快的叫声。

萧正峰再抬手,牢牢地将糯糯接住了。

糯糯惊魂甫定后,便是止不住的笑,眉飞色舞,拽着萧正峰的胳膊摇晃:“我还要我还要!太好玩了!”

萧正峰却哼了声:“爹有话问你,你好好说,你说得爹满意了,到时候什么都可以。”

糯糯此时已经被这惊险的空中抛给完全收买了,她小鸡啄米一般地连连点头:

“爹爹你问啊,你问啊!你快点问我!”

萧正峰满意地点头:

“你告诉爹,自从爹离开后,你娘这边可见过什么人,可发生过什么事儿?”

那一日,她在自己的身上绽放,犹如烟花一般,璀璨绚烂,带着他走到了今生从未走过的美丽地方。

可是当一切奇妙渐渐褪去时,他抬手,却摸到了她脸上的泪水。

这段日子,她虽然嘴上不说,看上去一切都好,两个人也是如胶似漆的,可是自己却能感觉到,她心里一定有一件事,一件自己没有办法知道的事儿。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