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糯歪头皱着小眉头思考了半响后,掰着手指头开始算:

“见过老祖宗,大奶奶,二奶奶,姨妈,姑姑,还有姥姥,姥爷……当然还有爹爹,还有……”

她这么算来算去,算出来的人真得好多啊!

萧正峰却摇头皱眉:“不是这个,有没有其他外人呢?或者你记得,有没有说过什么特别的话呢?”

糯糯低头费力地想了一番,最后恍然:

“见过一个啊,不过我忘记她叫什么名字了!她还说要让她儿子娶我呢,我娘不乐意!”

娶糯糯?

萧正峰一把抓住糯糯的手:“乖糯糯,你赶紧给爹说说,这到底是谁,怎么回事!”

糯糯老神在在地点头,慢条斯理地道:

“就是昨天啊,一个姨姨来找娘,娘让我离开,我不愿意走,就偷偷躲一旁,当时那个姨姨给我娘说了好多,我都听不懂!”

糯糯苦着脸皱眉道:“反正我娘当时很不高兴,都生气了。后来那个姨姨还说要我嫁给她儿子。我就跑过去把她赶跑了!”

萧正峰眯眸,多少明白,这个跑过来的人,应该是李明悦吧?

想起这个,萧正峰忽然一肚子火,他的糯糯,这才多大,竟然把主意打到她将来婚事身上来了,真是该死!

不过当下还有更要紧的事儿,萧正峰大手捧住糯糯那小小的脸儿,认真地道:

“糯糯,爹现在问你的是大事,正事,知道不?你得好好地回忆下,把你当时听到的都说出来。”

说着这话时,他是真恨不得敲开这个可爱的小脑袋,看看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糯糯眨眨眼睛,也有点被吓住了,她皱着小眉头,努力地回忆了一番,最后耷拉着脑袋有点想哭:

“那个姨姨当时说——说什么仇人什么的,还说什么生儿育女,我娘后来还哭了。”

她猛点头:“对对对,我娘后来就哭了,我还给她送了手帕呢。”

萧正峰皱紧了眉,仇人?谁的仇人?

他眯起眸子,继续问糯糯:“你还记得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儿吗?”

糯糯噘嘴:“昨天啊!”

一切都是昨天!

萧正峰一时哭笑不得,但又实在着急:“当时你娘生了弟弟吗?”

糯糯拧着小眉头回忆了一番,最后才道:“没有呢。”

她为难地皱着眉头,小心地提醒道:“爹,你还带我玩刚才的扔扔吗?”

萧正峰叹了口气,想着糯糯虽然人精,可到底是个小孩子呢,小孩子能记得这些已经不容易了,当下也就不再逼问糯糯,反而陪着她玩了一会儿。

待到玩了半响,看着糯糯也累了,便让嬷嬷带走了糯糯过去歇息,而他则是把青枫叫了过来。

青枫一见到萧正峰,便觉得萧正峰眉眼凌厉,黑着个脸,倒像是自己犯了什么大错事,当下顿时有点胆颤。

萧正峰冷道:“齐王府的李夫人来的时候,你们怎么也不挡着点?”

其实青枫早就被叮嘱了,这件事不要告诉将军的,如今被萧正峰这么一逼问,只当他是已经听说了的,并不知道他在诈自己,当下忙跪在那里:

“将军,李夫人当时是代齐王妃过来看看咱家夫人的,哪里是我能挡得下的!”

萧正峰想起齐王妃已经离开燕京城数月的事儿,便挑眉问道:

“她来过几次?”

青枫不解,她以为将军什么都知道了,敢情其实是不知道的?

谁知道萧正峰却忽然厉声喝道:“说!”

青枫吓得两腿一软,顿时跪倒在那里了:“来过两次。”

“都是什么时候?”

青枫此时哪里还敢想其他,当下一一道出:

“第一次是夫人生之前,来了第二日,夫人就生下了两个哥儿,第二次是刚出月子那会儿,她代替齐王妃过来看望。”

萧正峰气得脸上发青,眯着眸子冷道:

“她还来上瘾了?什么玩意儿!”

青枫咬唇哆嗦着,抬眸看过去:

“将军,这位李夫人也是齐王妃的贵妾,齐王妃不在府中,她是总管一切事务的,按理说,她要来,咱也挡不住的。”

萧正峰冷笑:“她来了后,和夫人到底说了什么。你都一一给我道来。”

凌厉地一瞥,他眯着眸子道:“若有半句假话,不要说萧昌,就是夫人来说情,我也不能饶你!”

青枫吓得脸色发白,她跟了夫人这么几年,一直以来萧正峰都还算是和颜悦色的,便是脸色不好看,也不至于不好看到她面前啊。

可是如今呢,萧正峰这个样子,真跟个铁血阎罗一般,仿佛能瞬间要了人性命,她是吓得浑身发冷,脚底下犹如踩着冰,全身都冒冷气。

她颤着声道:“将军,您要是问她到底什么时候来过,来过几次,青枫都能说。只是她到底和夫人说了什么,奴婢确实不知道啊!当初她来了后,夫人便让我们都退下去了,平时郝嬷嬷立下的规矩,便是我也得遵守,哪里敢违背。夫人不让听,做奴婢的哪里有去偷听得道理,今日将军便是打杀了我,我委实也是不知道的!若说知道,也只是第二次她来,提起了齐王府中的事儿。”

当下青枫忙将当时听到的说了,可是也不是什么要紧的话。

萧正峰点头,知道她应该是没说假话,看来李明悦第一次来的时候,听到两人对话的只有糯糯了,可是糯糯却只记得零星几个词语。

仇人,生儿育女,这是什么意思?

萧正峰脸色缓和了下,又问起青枫当初李明悦来后,阿烟这边的动静。

当他听说李明悦走了后,阿烟茶饭不思,躺了一夜,第二天就生产了的时候,脸色越发难看了。

“当时她能祸害到双鱼身上,如今手伸得够远,竟然祸害到我萧正峰头上了。”

当阿烟迈进家门的时候,便看到萧正峰脸色不善地躺在那里,眯着眸子,屋子里的寒气凛冽,仿佛结了冰一般,周围一个丫鬟都没有。

她顿时愣了:“咦,今日这是怎么了?”

孟聆凤火气大,萧正峰倒是成了冰块?

萧正峰原本满腔的怒火,此时见阿烟回来了,顿时烟消云散。

“烟儿,我正觉得伤口发痒,你快过来帮我挠挠。”

她实在是细致的人,帮他挠痒的力道舒服得很。

阿烟忙过去,坐在床边:“早给你说过不该吃的东西不能吃,你可是趁着我不在吃了什么?”

一边说着这个,一边温柔备至的揭开被子,帮着他轻轻抓挠伤口附近。

其实那伤口已经结痂了,老大的痂,看着很是狰狞。阿烟看在心里,都是疼,心疼得要死。

萧正峰在阿烟低头忙自己抓痒的时候,却是抬头凝视着她那柔得出水儿的眉眼,想着到底李明悦说了什么,让她瞒下一切,让她第二日把孩子都急出来了?

这幸好是没出什么事儿呢。

自己刚回来的时候,虽精神不济,也能看出她神情憔悴,当时还以为是她太过担心自己,如今想来,竟然是因为这个了?

因为这个,怕是她月子都没坐好吧?

萧正峰想起这个,心中歉疚,想着自己的女人在生产这种关键时刻,自己两次都没有办法陪伴,却让别人钻了空子,让她心伤。

他半合上眼来,把那个“仇人”两个字在心里揣摩着。

谁呢,谁是谁的仇人?

这一晚,夫妻二人在长久的分房后,是第一次同床共枕的。

阿烟担心萧正峰的身子,并不敢惹他,可是萧正峰的手却根本不放开。没奈何,她只好撑着起来,让他好生歇着,反而自己劳累这事儿。

这种事儿吧,一回生二回熟,她也渐渐上道了。

现如今她这么做的时候,再也没有了鹅卵石咯着脚生疼的那种迎难而上的痛苦感,反而开始顺畅起来。她俯首看下去,觉得自己就是在骑马。

一匹雄健强壮的高头大马,明明应该桀骜不驯,明明应该俯视天下的,可是却在她下面是如此地驯服,听她号令,言听计从,从不敢有半点违背。

她的手一动,掌握着的便是他的命。

这一次当她从他身上摔下去的时候,她没哭,反而有一种释然的满足感。

萧正峰抬起手,如上次一般用那大手抚过她的发心,抚过她的眼角。

那里只有发潮的汗水,没有泪。

上一次她哭了,真得是把他吓到了。

他抬手将她软绵绵的身子拽上来,压着她的后脑,贴上了她的唇。

气息紊乱,许久后,他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脸颊,黑暗中用低哑的声音道:

“谁让你不好过,我就让谁不好过。”

他其实就是这么小气,睚眦必报。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