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刚才看到了那个坏姨姨,虽然坏姨姨被拖走了,可是她心里明白得很,知道这坏姨姨的儿子必然还住在这里!

难道——这就是那个什么坏姨姨想让自己嫁的人?

看看这身段儿,比自己还矮还胖呢!真是个矮胖子小臭墩儿!

还有那笑起来的傻样,要多傻有多傻,简直是比自己两个胖弟弟还要傻上几分呢!

糯糯满心的不乐意,想着那个坏姨姨想让自己嫁给他?我呸!还没我爹膝盖高呢!

当下她大眼睛滴溜溜转起来,此时眼见着这小胖子冲过来,她泛起坏笑,抬手就过去,狠狠地给了对方一个大巴掌。

只听得啪啦响亮的一声,小胖子瀚哥儿应声倒地,就那么结结实实地摔了一个大屁蹲!

可怜他尚且没有反应过来,蹲在那里,流着晶亮的口水,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高挑精致的小姑娘。

“哼!”糯糯干脆地扭过脸去,颇有些不屑:“活该!”

这下子,大家都惊到了,一时有嬷嬷冲过去拉起来瀚哥儿,又有人赶紧拉住了糯糯。

阿烟没想到糯糯一转眼就惹出这麻烦来,忙过去抱住糯糯,查看地上的瀚哥儿。

到底是龙子龙孙,摔出个毛病来他们可赔不起啊!

倒是一旁的莫四娘忙上前,温柔笑着道:

“小孩子们打架这是常有的,瀚哥儿,别躺那里了,你一个男孩子,莫要娇气,还不赶紧起来?”

要说这位瀚哥儿也实在是个皮实的,瘪了瘪嘴,到底是忍下了,在嬷嬷的扶持下起来了,他扭着胖乎乎的身子,摸着发疼的两瓣屁股,歪头打量着好看的糯糯,委屈地道:

“你干嘛打我!”

阿烟无奈皱眉,教训糯糯道:

“往日你在家里调皮也就罢了,好歹看你有个分寸,如今怎么一见了瀚哥儿,竟把人推倒,有你这般没规矩的吗?如今倒是要让你爹好生教训你了,没得把你宠坏!”

萧正峰也觉得这实在是不像话,皱眉,正要开口说什么,谁知道糯糯扭着身子,不依地大声喊道:

“我可不要嫁给他!”

大家顿时都呆在那里,莫四娘眨眨眼睛,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萧正峰回忆起糯糯所说的那个什么姨姨要她嫁给她儿子,约莫猜到了。

齐王原本根本没在意这点小孩子的事儿,如今听到这个,几乎是忍不住笑道:

“糯糯,这是怎么了,谁逼着你嫁给他了?”

齐王妃也忍不住笑道:“看这童言童语的,可真真是有趣。”

阿烟此时也不忍心责怪自己的孩子,心里明白她必然是有原因的,便想着回头拉过去细问。

至于莫四娘,在最初的不解后,望着糯糯那小人儿的不甘,以及自家儿子含泪瞪着糯糯的委屈,不免笑道:

“这可真是冤家,轩哥儿也莫要委屈,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的,凡事儿总是要让着姐姐。”

此时阿烟把糯糯拉过来细细问了,谁知道糯糯却是道:“昨天那个坏姨姨不是说要让我嫁给她儿子吗,还说如果我能嫁给她儿子是个什么好姻缘的,我想着她既住在这里,她儿子必然也住在这里,这个矮胖墩想必就是了?”

大家听了这个,多少猜到了李明悦的打算,双鱼那边不免嗤之以鼻,莫四娘也是低头无奈,齐王妃却是直接气得脸色发白: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妇,她当自己是谁呢,竟敢痴心妄想!”

阿烟也是吓了一跳,她没想到糯糯竟然记得这个,当下安抚一番,告诉了她一定不会随意让她嫁谁的,糯糯这才安心下来,不过还是霸道地要求道:

“反正那个坏姨姨的儿子,我是不要嫁的!谁让我嫁我就打她!”

齐王听到这个,心中自然不悦,越发对那李明悦动怒,不免觉得刚才倒是打轻了。当下他亲自过去,弯腰笑着对糯糯道:

“糯糯别怕,以后你要嫁谁就嫁谁,谁敢让你不如意,就让你爹教训他。”

糯糯早看出这个齐王伯伯身份不同一般,当下安心了,也开心了,正要颠颠地跑到自己娘怀里,谁知道那边瀚哥儿却是追着她不放:

“糯糯姐姐,你刚才干嘛说不嫁给我呢?谁让你嫁给我的?”

糯糯一看那小胖子,顿时嫌弃得要命,皱眉道:“你矮,你胖!你还笨!我当然不想嫁给你啊!”

瀚哥儿好生不解啊,他皱着小眉头低头打量了一番自己:“我不矮啊,我也不胖,我更不笨啊!”

糯糯吓得赶紧跑:“走开,小胖墩,我不想理你,不想和你玩!”

小胖子犹如一只刹不住力气的大鹏一般扭扭歪歪地对着糯糯冲过去:“糯糯姐姐,你别跑——”

糯糯不喜瀚哥儿跟在自己身后,偏生又跑不脱,当下迎头过去,一巴掌就要打。

瀚哥儿吓得赶紧道:“糯糯姐姐,你别打我,刚才打得我好疼……”

糯糯一听这个,看着他那红了眼圈的小模样,倒是有些不忍心了,鄙视地道:

“男子汉大丈夫,你怎么这么怯懦胆小啊!什么都不会的样子,真没用!”

瀚哥儿才两岁多,哪里会什么呢,听到这个,他顿时有点委屈:

“我还没学呢……我父王说了,等我三岁后就给我开蒙……”

糯糯歪头打量了下眼前的小胖墩,最后小大人一般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情地道:

“看你这么可怜,竟然什么都不会,真是比我两个弟弟还可怜呢!不如你以后跟我学吧,我会耍刀,会骑马,还会射箭,我还会飞,你拜我为师以后,我把我会的都教给你,保准谁也不敢欺负你……”

糯糯小嘴儿一旦说开,便叭叭叭地说个不停,都是滔滔不绝地吹牛声,把她爹她姑姑的本事都开始往自己身上包揽。

瀚哥儿听得晶亮眼睛瞪得老大,目光中充满了憧憬和向往,两岁多的他流着晶莹的口水:

“糯糯姐姐,你好厉害!”

那边的大人们听到了这番对话,大家都忍不住笑起来,就连齐王妃都笑得眼泪出来了,夸赞道:

“糯糯可真是好本事啊,这是像了谁!”

不但会打,还能吹。

齐王看着自己那被糯糯骗得团团转的儿子,也是忍不住笑:

“瀚哥儿也是老实,真是个没心眼的。”

阿烟听着自己闺女在那里吹牛,真是替她脸红,在那里无奈叹息:

“这孩子,都是正峰往日宠坏了的,回去可得好好教养。”

其实会耍大刀,那是人家拿了一个木头小刀耍了一下,至于骑马,那分明是骑那只可怜的白鹿!还有什么会飞,是她爹抱着她飞还差不多吧?

就在一群孩子们打闹嬉戏的时候,就在齐王府和萧府一群人等说笑的时候,沈越一边牵着阿媹郡主的手,一边抬眸,望向了远处玩闹的糯糯。

他还记得当初她刚出生时,自己接过来时,她那个皱巴巴的模样。

如今一转眼,竟也是活蹦乱跳的小姑娘了。

时间过得真快。

阿媹郡主敏感地察觉到了他的目光,顺着目光看到了那个清灵秀美的小姑娘。

“这糯姐儿长得真好看。”

沈越艰难地挪开眼睛,点头道:“是。”

阿媹郡主捕捉到了那一丝不舍,心间有些失落,不过还是笑拉着沈越的手道:“越哥哥,我们过去我娘那边。”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