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齐王府那位瀚哥儿竟是个固执的性子,他自认为自己拜了糯糯为师,总是问起为何糯糯还不来,这么念叨来念叨去的,齐王倒是不忍,便和萧正峰提起来。萧正峰想着李明悦也不在齐王府了,倒也会让糯糯过去齐王府做客,只是身边必然陪着女侍卫并丫鬟婆子等好生看管就是了。糯糯倒是也很喜欢自己这个老实的“徒弟”,于是便会把前一日从父亲或者孟聆凤那里学到的,再转教给瀚哥儿,过一把当师父的瘾,摆一摆当师父的谱。

瀚哥儿也实在是老实,平日里糯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糯糯让他墩个马步,他还真有模有样地蹲了起来。可是到底这当师父的半瓶子水平,根本是教得牛头不对马嘴,可怜这小胖娃蹲得腿都麻了,也没学到个一二三。

众人看到了,传出去难免笑个半死。

这件事让德顺帝知道了,便也邀请糯糯来宫里玩耍。他如今也有几个皇子和公主了,都是和糯糯年纪差不多呢,于是想让糯糯过来当伴读。阿烟听了自然是不喜,萧正峰更是脸色难看,不过此时德顺帝的话,谁敢不从,那边三不五时来请,也只好命人带着糯糯进宫去了。德顺帝那边倒是很喜欢糯糯,亲自见过糯糯的,还赏赐了许多的礼物,又让她陪着自己的小公主一起玩耍读书。糯糯也是个招人喜欢的,她又会吹牛,那些皇子公主从没见过她这样的,都分外喜欢和她玩。

如此一来,糯糯顿时成为了香饽饽,这家请了那家要的,天天都被邀请,不是去当师父就是当伴读的,日日都有各样新鲜奇巧的礼物送上门。

一时之间,她这日子过得啊,可真叫一个春风得意马蹄疾。

她挑挑拣拣,掰着手指头数,大皇子太憨,二皇子太笨,三皇子太矮,四皇子太小,太呆,矮胖墩儿一个!哼,一个也不喜欢!挑来拣去,还是自己的徒弟瀚哥儿好点,虽说也是笨傻挫矮呆,可好歹听话啊!自己指东,他绝对不往西的!

糯糯满意:“矮胖墩儿虽然不如我弟弟讨人喜欢,不过勉强也还好!”

阿烟见此情景,无奈道:“你简直是要上天了,回头让你爹好生教训你。”

临到年关了,萧正峰忙得厉害,这几天拉了成洑溪过来,也不知道在聊些什么事儿,坐在书房里一坐就是一天。

阿烟暗地里对萧正峰说道:“你也不管管她,看她这个样子,以后长大了还了得!”

萧正峰得意:“对,不能让她和那些皇子公子的混一起了,我家女儿不嫁他们!”

阿烟顿时越发头疼,有这要飘上天的女儿,就有这搬梯子的老爹啊,面对这一对父女,她也只能是一个叹息了。

成洑溪这几日都躲在自家府里不出门,阿烟开始的时候还以为他是每天都和萧正峰商量大事儿呢,可是后来她发现不对劲了。

“他怎么四天了不回家呢?”

萧正峰淡道:“被人追杀呗。”

追杀?

阿烟皱眉:“谁?”

萧正峰抬眸笑了:“还能是谁?”

阿烟顿时无语:“看来这个问题很严重。”

萧正峰挑眉依旧笑:“是,聆凤那边气着呢,怕是连带也生我的气,每天对洑溪各种追打,好像前几日聆凤喝得大醉,成洑溪也不知道干了什么,惹得聆凤越发不快,这次是真恨不得杀了他。”

阿烟无可奈何:“那也不能躲一辈子啊!”

萧正峰呵呵笑出声:“谁知道呢,这一对也是欢喜冤家。先让聆凤闹闹吧,消消气,或许过一段就好了。”

反正现在他正要让成洑溪帮着干活呢,正好拉个壮丁过来。

可怜这成洑溪在这里累死累活早出晚归忙碌了一个多月,这一天他跑过来便拉着萧正峰进了书房,也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看上去就神秘兮兮的。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孟府里的仆人急匆匆跑过来报信了:

“不好了,不好了,将军晕倒了!”

将军指的是孟聆凤。

成洑溪顿时有些傻眼,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底得罪了孟聆凤,是以才不得躲出来,免得真死在孟聆凤的刀下,谁曾想她竟然晕倒了?

“真的假的?”萧正峰倒是有点不能相信,孟聆凤那是什么身子,铁打的一般,从她入军营自己就认识了,比三个男人都硬朗,好好的能晕倒?

成洑溪明白萧正峰心中的怀疑,他只犹豫了下,终究是咬牙道:

“男子汉,大丈夫,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她既为我妻,如今晕倒了,我得回去看看!”

说完这话,人家东西也没收拾,溜溜地骑上马蹿回孟府去了。

阿烟终究是担心,怕这两夫妻闹出事来,推着萧正峰道:“走,去看看,别真闹出人命。”

萧正峰口里说着“哪能呢,聆凤也不是那没谱的人”,不过说归说,到底是不放心,还是骑马过去了。

这边等了半响,萧正峰却笑呵呵地回来了:

“这下子你放心了。”

“啊?到底怎么了?”

萧正峰宣布了一个消息:“也不知道成洑溪前些日子干了什么,现在聆凤怀孕了!”

问题是能干了什么呢……

阿烟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半响后点头:“对对对,这是一个大好消息!”

孟将军府。

“你这个骗子,流氓,你真是胆大妄为!我要杀了你!”昏睡过去的孟聆凤,一睁眼醒来看到那个活该千刀万剐的,摸刀就要冲过去。

“别别别,你别激动,你的刀我已经收起来了,你先好好躺着!”成洑溪赶紧好言相劝。

“你竟然敢收起我的刀?”孟聆凤怒气张扬,一字字地道。

成洑溪见她如此,连忙使出杀手锏:

“聆凤啊,夫人啊,你不能杀我!如今你肚子里已经怀下了孩儿,你如果杀了我,就是手刃他的生父,你的孩儿一生下来就会没有父亲了!我纵有千般错万般不是,可是他到底是你的亲生骨肉啊,你忍心这么对待他吗?”

孟聆凤一时僵在那里,整个人犹如被雷劈了一般。

她,她怀孕了?有孩子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敢置信地道:“你,你不是又在骗我吧?”

成洑溪指天发誓:“这是刚才大夫说的,如果我骗你,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孟聆凤怔在那里:“咦,我竟然怀孕了?”

成洑溪连连点头:“是啊是啊,你怀孕了,大夫说你胎气弱,得小心保胎,所以你不要动怒,不要动刀,你如果生气,那就打我几巴掌好了,不不不,你不用打我,我自己打几下好了?你也不要想着杀我了,好歹让孩子出来看看他亲生父亲什么样是不是啊?”

孟聆凤其实早盼望有一个像糯糯那样精灵可爱漂亮活泼的女儿了,如今听说自己怀孕了,实在是惊喜不能自已,她情不自禁地笑起来,一边笑一边道:

“看在我家女儿的份上,我就先不杀你了!”

成洑溪小声道:“为啥不是儿子呢?”

孟聆凤毫不客气地“呸”了声:“这是我生的,我做主!就是女儿!我要一个和糯糯一样的女儿!”

成洑溪吓得连连点头:“是是是,要一个和糯糯一样的。”

她一抬头,看到了成洑溪,真是越看越不顺眼,不由呵斥道:

“喂,你傻站在那里干什么?不知道我怀孕了,这个时候你该干点什么呢?”

成洑溪一呆:“请问,将军大人,我现在该干点什么呢?”

孟聆凤志得意满地打了一个响指:“先给我捶捶腿吧!”

阿烟和萧正峰到底关注着成洑溪这边呢,阿烟是觉得孟聆凤也不容易,如今怀了孩子,再这么气恼下去,对自己身体也不好啊。谁知道她一看,人家孟聆凤倒是想得很开,既然怀了孩子,也不杀成洑溪了,每天拿着成洑溪做牛做马的使唤。反正人家是将军呢,成洑溪自然得听她的。

其实成洑溪走了科考,这次考得相当不错,他素来有才,如今备受赏识,也是有功名在身的人了,说是要被外派到外省做个知县的。本来是马上就要上任的,如今因为孟聆凤怀孕,倒是想着求了天子,迟一年再去。想到这世间也有他这样的,才会不在乎这些功名利禄,一个大男人家的,专门留在家里陪伴当将军的夫人。

阿烟看着这夫妻二人打打闹闹,再想着世间有个孟聆凤,竟有个这样的男儿成洑溪伴着她,也实在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啊。

萧正峰见她笑夸成洑溪,不免道:“还是我这样的好吧?”

阿烟看向他拧起的眉眼,无奈摇头:“你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心眼太小。”

可怜的萧正峰,活到这么大第一次被说心眼小,怎奈这是自家夫人说的,他连气恼都没有。

阿烟正和萧正峰说着话,外面便传来消息,说是齐王妃病逝了。

这下子别说阿烟,萧正峰也微惊,只因为上一次见的时候,齐王妃虽然精神不太好,可也不至于就这么没了啊!

两个人面面相觑间,都已经有了猜疑。

萧正峰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阿烟这边却分外纳罕,只因为她想着之前李明悦纵然是胆大包天,可也不至于胆敢在齐王眼皮子底下干出这种事来啊。再说如今李明悦已经被送走了,怎么齐王妃倒是没了呢?

不管两个人多少疑惑,该去吊唁的还是得去。齐王如今便是再受德顺帝刁难和猜忌,那也是先帝的骨肉,此时王妃乍然没了,自然是要好生操办的。

等到齐王妃顺利地下葬了,这事儿也算过去了,知道这里面事的都不免盯着,看看齐王是要扶正哪一个。

不过齐王那边却发话了,说是齐王妃跟随着他十年,又为他生下阿媹郡主,总是要为她守一年,一时不会有继室的,这件事才算暂时消停下来。

又是一个年过去了,糯糯这边也渐渐大了,都是三岁了,越发看着像阿烟了,小小的人儿比起同龄小孩子看着纤细高挑身,带出去后不知道多少贵妇人夸呢,纷纷说这要是得了糯糯当儿媳妇,那才是莫大的福气呢。

每到这个时候,糯糯是一句话都不吭声。

她才不愿意给谁当儿媳妇呢!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