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阿烟来说,其实她不喜欢糯糯总是出外走动,比如齐王府那边的莫四娘这次又邀她过去,让她带着糯糯过去一起玩,说是瀚哥儿记挂着糯糯呢。

阿烟听到这个,就不太喜欢。

她小时候就是每天和那些皇子贵公子的混在一起,以后长大了都是麻烦。

此时糯糯这话说出来真是让阿烟哭笑不得,时不时提醒萧正峰:“早说过的,让你管管你女儿吧!再这么下去真是惯坏了。”

萧正峰却不以为然:“我的女儿我知道,别看年纪小,其实做事还是有分寸的,小孩子家打打闹闹没什么的。”

阿烟只能是摇头无奈了。

女儿大了,有时候贴心懂事,搂着你的脖子软软地叫娘,好像你是天底下最重要的人,可是转过头去,人家便出去疯玩了,管都管不住,像一头脱缰的野马似的。

谁知道这一天,阿烟正在那里收拾着陈年的一些头面,想着有些都许久不用了,样式也不新鲜,放着也占地儿人,便让鲁绮收拾,自己看几眼,重新熔了做几个好的。里面恰好翻出来几个上等的好玉,还有一些明晃晃的珠子,阿烟喜欢那个颜色,便说给糯糯做几个物件来佩戴。

就在这个时候,糯糯一蹦三跳地回来了。三岁的小人儿,如今有了心思有了主意的,跟个花蝴蝶似的,今天去老宅的老祖宗那里讨欢喜,明日又被接进宫里和皇子们玩耍,后日呢又去了齐王府里欺负瀚哥儿了,再过几天,又去找孟聆凤看看她的肚子去了。

好在糯糯身边的嬷嬷都是靠谱的,青枫又都是一致跟着,阿烟也就随意她闹腾了。

此时见糯糯跑进来,穿着白色小皮裘的她粉雕玉琢,脸蛋儿泛红,额头还带着点汗,忙拉她过来坐下,又有侍女奉上了雪梨汁来。

糯糯眨眨大眼睛,神秘兮兮地说:“娘,你猜今日我看到了谁?”

阿烟笑问道:“谁?”

糯糯拧眉认真地道:“是一个特别特别好看的叔叔呢,他还陪我玩了,他说认识娘呢。”

阿烟脸色微变,其实糯糯实在是太小,如果不是看着她懂事早,身边又有青枫以及嬷嬷陪着,也不至于随意她每天瞎跑。如今倒好,糯糯这么一说她就觉得不对劲。

当下她故作不在意地笑着,拉了糯糯的手:“什么好看的叔叔,糯糯细细给我说说?”

糯糯歪头想了想:“那个哥哥我见过的,我昨天在胖墩儿家里见过的,”

说着她用她能说出的语言描述了下那个哥哥,阿烟隐约猜到了,是沈越。

“他都对你说了什么?”

“也没说什么,就是说认识娘,还问我怎么跑到这里玩呢,我说我躲在这里不让瀚哥儿找到,他就告诉我不要乱跑,还牵着我的手找到了嬷嬷,当时青枫和嬷嬷都急疯了的。”

阿烟冷望着糯糯:“你今天不但跑到了齐王府去玩,还在齐王府里乱跑?”

糯糯原本清澈的眸子顿时躲闪起来,低头嘿嘿笑了下,小声道:“没有……”

阿烟哼了声:“真是把你惯坏了!一个月内,不许出门!”

糯糯听闻,大惊,欲哭无泪,委屈地不服:“凭什么啊!娘,你不能这样!我要去告诉爹!”

阿烟不为所动:“你爹敢说话,他一个月内也不要出门了!”

糯糯绝望地一屁股蹲在那里,讲理不成开始撒泼耍赖:“娘,我要出门玩,我要玩!”

阿烟笑:“一个月后,你再出门玩吧。”

糯糯大声嚷道:“娘啊,娘啊,我还没说完呢!”

阿烟回头:“还有什么话说?”

糯糯忙不迭地爬过来,搂住阿烟的脖子讨好地道:“娘啊,那个叔叔还和他夫人说话,那个夫人是瀚哥儿的姐姐阿媹郡主,我听着不对劲,特意记住来告诉你呢!”

阿烟诧异:“说什么了?”

糯糯嘿嘿得意笑:“娘让我出去玩吗?要关我一个月吗?”

阿烟眨眨眼睛:“那就关半个月好了。”

糯糯顿时有点没精打采,掰着手指头数了数,委屈地道:“行吧,半个月就半个月。”

当下阿烟详细地问起来,糯糯这才勉强回忆了下阿媹郡主和沈越的对话。

“其实那个叔叔开始的时候是和那个阿媹郡主说话,他没什么好脸了。还说你送的那个药是不是有问题,当时王妃不要吃,你非要她吃,结果果然出事了。那位叔叔一说,阿媹郡主就哭了。”

阿烟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当时除了你,谁还听到了?”

糯糯摇头:“应该没有吧!他们说着话,那个叔叔发现了我,便让郡主走了,然后就对我笑,问我话,还要去带我找嬷嬷。”

阿烟听了糯糯这一番话后,先让糯糯下去了,随后便叫来了青枫和嬷嬷,两个人跪在那里,脸色都不太好看,当下向阿烟提起了这一次的事儿。

原来糯糯确实为了逗她们玩而躲了起来,也是因缘巧合遇到了沈越。

阿烟默了好半响后,淡道:“没有照顾好糯姐儿,你们便是多年的老人了,也该受罚。”

于是这一日,糯糯身边的嬷嬷并青枫,都被罚了三个月的月钱,同时糯糯也被禁足半个月。

这事一出,大家都有些意外,因为谁都知道青枫本是夫人身边最受倚重的第一红人,竟然也因为这事受罚了。

至于糯糯呢,阿烟则是直接交给了萧正峰,把这事儿一说。

当初沈越多看了一眼糯糯,阿媹郡主那边后来就不喜欢。阿烟当时感觉到了,阿媹郡主望着糯糯的目光已经颇为不喜,是以后来阿烟一直小心着不让糯糯接触沈越,谁知道如今却还是碰上了。

萧正峰当即也是皱眉,提着糯糯的后领子拎到了书房,关在那里好生教训了一番。谁也不知道他们父女说了什么,反正糯糯出来的时候,小眼圈通红,好生可怜的样子。

小人儿天不怕地不怕,其实有时候还真是怕她爹的。

对于齐王妃骤然病逝的事儿,阿烟本就觉得疑惑,如今听到糯糯这番话,也是大吃了一惊。她暗地里思忖了半响后,终于是想着得找沈越问问。

不光是齐王妃的事儿,还有他娶了阿媹郡主的事,当然还有上辈子那个杀了自己的人到底是谁的问题。

尽管对于这件事,她心里已经淡了,到底是不是萧正峰她都已经无所谓了,可到底是需要一个答案。

这一日阿烟设法派了人给沈府送了一个信函,然后自己便去了大相国寺上香。她本来还有担心,结果到了大相国寺,果然见到了沈越的马车,这才放下心来。

待到上香完后,阿烟遣退了身边的侍女,在后院里行走,不片刻功夫,沈越就摸过来了。

也是好久不曾单独说过话了,沈越低着头,笑道:“萧夫人找我有事儿?”

阿烟盯着沈越:“越儿,虽然这辈子咱们也没什么关联,可是我也是记挂着你,希望你好的而你心里也是牵挂着我的,是不是?”

沈越依旧笑,点头道:“是。”

阿烟依旧盯着沈越不放:“我相信越儿,相信你不会骗我的,所以接下来,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你能对我说实话吗?”

沈越抬起头,凝向阿烟:“夫人,如果是能说的,我自然都会告诉你。可是如果那件事关系到我的私事,恕我不能直言相告。”

阿烟听闻,不由冷笑:“私事?那你告诉我,你和阿媹郡主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既早早地撩拨了人家小姑娘的心,后来为何那样对待人家?不要告诉我一切都是你情非得已,也不要告诉我说你也无可奈何!这么说我是不会信的,你不是别人,是沈越,你已经有足够的自控力和掌控力,你这分明是故意糟蹋人家小姑娘!”

沈越默了半响后,笑一声:“夫人,上辈子是我和阿媹郡主过了十年,这十年里,我们自有我们要解决的事,这不是外人能插手的。”

说着这个的时候,他清澈的眸子带着无奈。

阿烟微怔:“好,我不问这个,那我问你,齐王妃到底怎么回事?是谁害了她?不要告诉我说是李明悦,她现在羽翼未丰,还没那个胆子!再说她如今离开了齐王府,还不至于有这般本事!”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