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越越发挑眉:“夫人,难道在你心中,我就是这样的人?我为什么要去害她,她是阿媹郡主的亲娘,只要她在,她以后地位尊崇,对我和阿媹郡主都有好处,为什么你会认为我要干出这种损人利己的事?”

阿烟直直地盯着他,半响后道:“你确实不该这么干,可是我现在觉得你疯了,你简直像个疯子!”

沈越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夫人如果觉得我疯了,那我便是疯了吧。”

他的语气,带着认命的无可奈何。

阿烟看着他那不见光亮的眼睛,忽然心里堵得难受,她走上前,一下子改变了语气,放柔了声音:

“越儿,告诉我,为什么你非要娶阿媹郡主,你真得爱她吗?”

沈越听到这温柔的语气,微怔,抬头望向阿烟,看着她眼中那一抹温柔,一时有些恍惚。

他忽然觉得现在的她像极了那一夜,在自己背弃了冯家婚事后,大为光火的那个她,她努力地希望将自己从她认为偏离的道路上扯回来,可是自己却最终不可能听从。

于是他笑了下,疏远地笑了下,然后听到自己这么对她说:“夫人,你有你的路要走,我有我的路要走,我和阿媹郡主是两世的缘,上辈子我们十年陪伴,这辈子我依旧会陪着她,做她最温柔的那个夫君。我确实有时候会不高兴,不过那并不是针对她,那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也尽量去对她好了。夫人如今有夫君有孩儿,为何不好好地管好自己的生活,何必操心这些事呢?”

他默了下,又道:“我和夫人上辈子有婶侄之缘,夫人对我有大恩,可是今生我为了救你,也付出了许多,至此,沈越心中对夫人,也勉强可以说是没有什么亏欠了。”

阿烟盯着这个和自己划清界限的沈越。

沈越笑了下,又道:

“夫人,有时候你所认为的对的,并不一定适合我。夫人上辈子犯的错难道还少吗?为什么这辈子还要拿自己所想所为来强加于我?”

阿烟望着眼前这个忽然间非常陌生的沈越,拧眉,再次放柔了声音,伸出手:

“越儿,你敢握住我的手,告诉我说,你说的这些都是真话吗?”

曾经的沈越病重时,阿烟会让他握住自己的手,告诉他,只要握住婶婶的手,便一定能熬过去,牛鬼蛇神都不会将他带走。

那个时候的沈越对此笃信不疑。

可是现在的沈越在凝视了阿烟片刻后,却是一个轻笑,后退了一步,别过脸去,淡声道:

“夫人,那是哄不懂事小孩子的把戏罢了,越儿已经大了,不是小孩子了。”

这一句话,掐断阿烟所有的想法。

阿烟仰脸,抿唇望着高远的天,天上有什么不畏寒的鸟凌空飞过,在天空中留下一点转瞬即逝的痕迹。

她的声音有些发颤,不过还是道:“沈越,那我问你另一个问题吧。”

沈越脸上的笑收起来了,面无表情地淡声道:“夫人是不是想问,上辈子杀了你的那个人是谁?”

阿烟点头:“是。”

沈越挑眉:“李明悦找过你,她说是萧正峰?”

阿烟继续点头:“是。”

沈越沉吟了片刻后,缓缓地道:“夫人,这个我可以告诉你,不是萧正峰。”

他咬牙,轻笑,无可奈何,却又凄凉至极:“杀了夫人的人,我一直不敢说,是因为怕夫人心中有恨,因为那个人是我的生身母亲。她杀了夫人,我白白和萧正峰缠斗十年,当知道真相的时候,却没有办法去弑母为婶报仇。至于这一辈子,我感念她生身之恩,照顾她赡养她,可是却不愿意再看她一眼,夫人能懂我吗?”

阿烟听到这个,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如果真得不是萧正峰,那至少她不会永远在心底留下一抹遗憾和不解。

而沈越的母亲杀了自己,也确实和自己当初的猜测相吻合。

沈越望着阿烟,眸中带了歉疚,就那么望着阿烟:“如今看来,夫人日子过得好,想来也不会介怀上辈子那些是是非非了,所以沈越斗胆说出话来,还希望夫人不要记恨我的生母杀你之仇。”

说完这个,他缓缓跪在了地上:“这一跪,就当沈越为生母请罪。”。

阿烟望着地上的沈越:“你不必如此,今生你为我做了太多。如今你既能对我说出真相,一切都已经如云雾一般散去了。如你刚才所说,这辈子,就当你我互不相欠吧。”

沈越跪在那里,低着头,修长的睫毛垂下,听到这个,却是没说什么话。

阿烟忽然不想再看他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沈越转首,看向阿烟的背影,忽而想起什么似的,道:

“夫人,糯姐儿,实在是太招人喜欢了,夫人总是要小心看管。”

阿烟点头:“我知道的。”

她在这一刻忽然下定决心,一定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再见到沈越。

匆忙回到府中后,萧正峰并不在家。

这样也好,免得他一眼就看出什么。

当下她正打算喝口茶水,沉淀下情绪,谁知道这个时候,却看到青枫面有难色地站在那里。

“说吧,这是怎么了?”

“夫人,”青枫犹豫了下,终究是道:“今日咱们府里忽然被送过来几个女子,说是,说是——”

青枫到底有些吞吞吐吐的,不忍说出。

阿烟挑眉,淡淡地道:“说是送给将军的美人儿?”

青枫无奈,只好点头道:“将军吩咐下来,说是宫里送过来的,让夫人安置下。”

阿烟默了下,想起前几日听说的事儿,原来是因为西蛮国如今为大昭附属国了,便特意命人前来朝拜,又送上了数十名绝世姿容的女子,不曾想如今德顺帝竟赏了几个给萧正峰。当时萧正峰还曾说过肯定不要的,如今怎么好好地又领回家来了?

当下她皱眉,问道:“将军人呢?还没回来?”

青枫摇头:“这就不知了。”

阿烟低头,缓缓地品完那盏茶水,润了下喉咙,淡淡地道:“既是将军吩咐的,那就先好生安置下来,吩咐过去,收拾下东边的那个跨院,让她们先住着。”

青枫这边答应后下去了,阿烟怔了片刻后,想着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上辈子萧正峰的侍妾便是从他登上高位开始的,那个时候他估计不知道收了多少这种吧。只是这辈子好好的和自己过日子的萧正峰,难道会因为几个美人儿就变了心?两个人过日子过了这么久,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苦难坎坷,萧正峰也是把自己放在心坎上的。若是这种夫妻情分都不能相信,她还能信什么呢?

这么想了片刻后,终究是平静下来,倒是开始琢磨起这个事儿来,想着好好的传回信来,倒是要自己好生安置,这是个什么意思?

正想着的时候,那边萧正峰也进家门了。走进正屋的时候,看到阿烟一脸平淡地坐在窗前,摆弄着什么琴音,看上去丝毫没有为任何事儿烦心的样子,当下这才放心,便低头过去,上前赔笑道:“夫人好兴致。”

阿烟头也没抬:“是了,今日天气好,去了趟大相国寺,听了听经书,越发觉得心平气和呢。”

萧正峰当下更加赔笑了下,拉了一个鼓凳坐在那里,陪着阿烟一起听琴。

他虽然并不太懂这高雅的琴音,不过看着阿烟那纤白的手指头抚过古老的琴弦,便觉得好看得紧,天底下再也没有哪个比自家夫人更好看的了。

此时阳光温煦地透过窗棂照进来,夫二人一个弹一个看,就那么坐了这么一会儿,阿烟这才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停下了摆弄琴弦,抬头望着萧正峰,笑道:

“今日皇上送了几个美人儿,你只说让我好生安置了,可我到底还没看呢?如今左右没事,把她们叫过来,我们一起相看相看?”

萧正峰一愣,挑眉,审视着阿烟的脸色,试探着道:“这——还是别看了吧?”

阿烟却依旧笑得温和:

“我虽然以前是个爱吃醋的性子,可是如今不同了,你现在的身份不比以前,身边不放几个人,总是不大好。”

她犹豫了下,又挑眉笑着道:“你又是个体力好的,长期这么下去,我还真是有些吃不消。”

她说得倒是也在理。

而且这可真是贤惠啊,大度贤惠的好夫人,真是它娘的太贤惠了!

萧正峰脸上阴晴不定,眯眸略一沉吟,当下忙起身,笑了下:“也好,夫人要看,那就看看吧。”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