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青枫等人疑惑地命人将那几位刚安置在跨远里的美人儿都请过来了。

阿烟一边看着,一边问起来,这才知道这几个美人儿的来历。

原来上一次萧正峰攻打西蛮,直攻到了西蛮的都城,西蛮王至此算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一路跟随着萧正峰回到了燕京城,就此递上了投降书,从此后,西蛮便为大昭的附属国了。

这位西蛮王回到了西蛮后,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可以供奉的,这一次便特意派了时臣前来,送上了十二位西蛮美女。

这几位美女有着浓浓的异族风情,高鼻深目,皮肤细白,腰肢绵软,分明和大昭的女子不同,可是看着并不突兀,如今用那上等的金翠打扮起来,真是光芒四射,别说是萧正峰这等男人,便是阿烟看着都觉得赏心悦目。

阿烟此时也是不急不恼了,干脆坐在那里,品着侍女端上来的茶水,慢条斯理地欣赏着这几个美女。

如今她也是想开了,就算萧正峰上辈子就是那个害了自己的人,自己都是能接受的了,这辈子几个美人儿算什么?

几个美人儿都是十六七岁的年纪,打扮得珠翠环绕,穿得也是妖娆妩媚,站在那里,眸子时不时瞄向萧正峰,她们都知道那是正主儿。

青枫皱眉,冷声道:

“还不见过咱家夫人!”

几个美人儿顿时有些诧异,看了看阿烟,知道这是夫人,不曾想竟生得如此好颜色,让她们自惭形秽,关键是这夫人坐在那里品茶的泱泱气度,从骨子里散发出的那种从容淡雅,却是她们这些女子无法比拟的。

一时大家跪在那里,纷纷拜见了。

阿烟笑望向一旁的萧正峰:

“我瞧着这几个还真不错,虽不若咱燕京城的女子来得文雅,可模样也别有风韵。”

又指点着道:

“那个穿红衣服的,我最喜欢。”

一席话说得萧正峰越发皱起了眉头,侧首探究地看她,却见她笑得真是一个坦然自若,就好像眼前站着的不是一群皇上赐下的美人儿,而是供人赏玩的花朵一般。

当下萧正峰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间颇为不是滋味,抿了抿唇,终究是点头:

“夫人说得是。”

阿烟越发笑得清雅了:

“既如此,今晚上就由这位红衣服的来服侍将军吧。”

又分外和善地对那女子道:

“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个红色衣服的早在被提起的时候,已经颇有些惊喜,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如今被阿烟问及名字,忙上前跪着道:

“奴婢叫红枝。”

阿烟点头:“好,红枝,好名字。”

萧正峰旁边看着这一切,脸色是越发难看了。他低头拧眉琢磨着,想着他家女人以前不是这样的吧?那以前就是个醋坛子,如今这醋坛子,好好的怎么卖起了茶,还是媒婆茶!

他稍一沉吟,想起之前的事儿来,其实他是知道她跑去大相国寺,找了沈越,不知道聊了什么的。难道说,今日的这番变化,竟和这个有关?

以前当沈越是个少年,未必能入她眼,如今眼看着那少年也是娶妻生子的人了,可就未必了。

阿烟笑吟吟地看过来,见萧正峰脸色难看,眸中冷沉,当下真是分外的满意,于是越发笑着道:

“怎么了,将军,你脸色不太好看呢?是觉得哪里不适吗?”

说着,忙走上前,颇为贤惠地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

“咦,这不是一切都好吗?”

萧正峰摇头,哑声道:

“我没事。”

阿烟见此,回首吩咐几个美人儿:

“你们先回去收拾下,看看院子里缺什么,只管过来说就是。”

几个美人儿面有期待,低头拜别了阿烟和萧正峰,各自回去了。

待外人都走了,阿烟的目光却越发温柔了,温柔得仿佛能溢出水来:

“你最近也实在是忙得紧,总是要小心自己的身体。这些日子,我忙着照顾几个孩子,也确实没空多管你。”

萧正峰默然,心里却暗暗地想,所以才想着把我推给别的女人吗?如今儿女双全了,就不稀罕我了?

果然,只听得阿烟仿若毫无在意地道:

“今晚是个好日子,夫君过去那边吧。”

萧正峰听着这话,真是满心都是苦,比误吃了鱼胆还要苦,不过他也不是那轻易认输的,此时一股子倔强上来了,竟然是故作镇定地点头:

“夫人说的是!”

阿烟挑眉,淡道:

“那就去吧。”

萧正峰只能继续点头,咬牙切齿地道:

“好!”

说完这个,他迈开大步,转身风一般就往外走,毅然决然的样子,真是好像要赶赴沙场!

刚走到外面台阶上,他身子又顿住那里,停下了脚步。

沉默了片刻后,他骤然间犹如狂风一般卷了回来。

来势汹汹,厚重的门帘儿都几乎飘飞起来了。

“顾烟,你这是什么意思?今天去见了沈越,回来就把我往外面推?”

萧正峰难得也是来气了,几乎是低沉地吼出声!

阿烟故作茫然地扫了他一眼:

“怎么又回来了?”

萧正峰冷哼:

“你真要是让我去跟那几个女人睡,睡了我就不回来了!””

阿烟慢条斯理地抬眼,一字字地道:

“如果你睡了不回来,那你就永远不要回来了!”

萧正峰咬牙,气极,上前一把将她揪住:

“我不去!我才不上你的当呢!”

阿烟扭头低哼:

“什么叫上我的当!”

萧正峰忍不住“呸”了声:

“我有这么傻吗,傻乎乎地真去了,回头你不抽死我也得掐死我啊!这就是你故意挖了坑让我往里面跳!”

阿烟却是咬牙切齿,忍了一个晌午的不悦终于倾泻出来:“你自己让人带回来的,还要我好生安置,那还要我怎么安置?便是我挖了坑,你不想跳,也跳不下去!”

萧正峰见她如此强词夺理,真是把女人的不讲理发挥到了极致,不怒反笑,想着这醋坛子果然就是醋坛子,再怎么也改不了味,当下笑望着她,眸中汹涌:

“我就算想跳坑,可那几个小破坑我还不屑跳呢!”

阿烟扬眉,恼道:“敢情你是嫌弃这几个还不够好了!行行行,明儿给你挖几个大坑!”

萧正峰一把揪住她,又笑又气:

“现成的一个大坑,我还是赶紧跳了吧!没比这更大的了!”

说着这个,几乎是揪住她后腰上的裙带子就上了榻。

地动山摇的,动静非常大。

门外的侍女们早就瞅着这边的动静呢,前面听得吵起来,一个个提心吊胆的。

青枫倒是老神在在,吩咐侍女们道:“还不去准备热水?”

“啊?”

青枫摇头:“去吧。”

完事后,萧正峰大口呼着气,满足地躺在那里,伸出手来,却是去掐阿烟那细白的脖子:

“说,怎么好好的起了这坏心眼,是沈越说什么了吗?那个小子真坏!不好好过日子,净知道挑拨离间!”

阿烟细喘着气儿,享受着刚才那波带来的舒适和满足感,闭着眼睛,任凭他掐:

“你还好意思说,说什么让我好生安置!以后少往家里带这些,没得让人心塞,到时候谁日子也过不好!”

萧正峰嗤笑一声,无语地看着她:

“瞧你想得多歪,你以为我是让你好生安置了让她们给我当妾室?有你这醋坛子,我还不够闹心的,我敢动这歪心思!”

阿烟瞥了他一眼:“你知道就好,左右记得,以后不可在外面胡混,说到底你如今不同以前了,这只是皇上赐下来几个而已,以后巴结你往你手里塞的不知道多少呢。”

萧正峰慢慢收了笑,抚着她那细白的颈子:“你说的,我都知道,当日答应你的事儿,我也没忘过。”

阿烟微合上眸子:“今日我确实是去见沈越了,说了点话,不过和这个没关系。”

萧正峰瞅着她,粗粝的大手略用了点力道,看着那细白颈子上的淡紫色脉搏在自己手底下跃动:

“你以为我傻吗,自从我那次西蛮打仗回来,你就不太对劲,我一直忍着没问你,是想着你主动说!”

阿烟睁开眼睛,笑望着他道:

“你既然不傻,那又何必问呢。我可和你不一样,我是从来不说谎的,既然不打算骗你,那就干脆不说了。”

萧正峰这下子算是明白了,无奈地放开作势掐着她的脖子,知道她这意思是,问了也白问,就算逼出话来,那说的也是假话。

他凑过去,俯首凝视着她,两个人鼻尖距离很近,彼此的睫毛几乎能互相扫到,压低声音诱哄道:

“真不打算告诉我?就这么瞒我一辈子?”

阿烟想了想,笑道:“等我老了,等咱有了重孙子,我就告诉你吧,保准是实话。”

萧正峰呆望了她半响后,颓然躺在一旁,自己掰着手指头算了算,顿时脸都黑了:

“那得多少年啊!这还不等死我啊!”

他家女儿才三岁,儿子才一周岁!娶妻生子再生个孙子等到什么时候?

不过在这个时候,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以后还是让糯糯招赘一个吧,这样他有个重孙子的日子还能早两年!

至于之前那群美人儿,阿烟想着这群女孩子家背井离乡被族人送到这里也不容易,便干脆问了她们各自的意思,有愿意留在府里的那就留着,不愿意留着的就想办法把她们嫁出去。

这群姑娘心思各异,有的想攀龙附凤的呢就留下来了,有的想安生过日子的就愿意出去。

于是阿烟把想留下的来派出去干粗活,一年见不到萧正峰一次的那种下等粗活。

那些想嫁出去的呢,就挑了萧正峰军中没成家的将士,明媒正娶了出去了。

这个结果出来后,真是让那些想留下来的失望备至,至于那些被将士们娶回家的自然是庆幸不已。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