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年后,萧正峰一直在忙,成洑溪也三不五时地过来萧府这边。

阿烟算了算这日子,觉得按照上一世的经验来看,德顺帝那边早已经出事了的,如今看起来人家这皇位做得还挺安稳。

不过她心里隐约也感到了,这安稳肯定长久不了的。

不提上辈子吧,就是现如今,德顺帝到底是忌惮萧正峰的,在朝中几次为难他,是想着迫使他交出西北的兵权呢。

萧正峰倒是个好说话的,这个时候他不低这个头也不行啊,就真得该交的都交出来了。

德顺帝那边得寸进尺,又使出些手段来种种为难萧正峰。

平日里这些事,萧正峰都不对阿烟说的,阿烟也是从孟聆凤那里旁敲侧击才知道一些。孟聆凤如今怀了孕,心性越发开朗,有啥事儿都给阿烟说,无意间还透露出,上次她和萧正峰明明打了胜仗,回来却遭了埋伏,就是德顺帝命人下得黑手。

这让阿烟心间颇不是滋味,想着德顺帝对萧正峰可真是除之而后快。

她对德顺帝心底的最后一丝无奈,就这么品味在舌尖,渐渐地变淡,终至烟消云散。

德顺帝倒是很喜欢糯糯,于是皇后那边三不五时让糯糯进宫陪着公主皇子的玩,这让阿烟也不太高兴。

后来再让糯糯进宫,阿烟都是亲自陪着了。

如此一来,阿烟在宫里也见过几次南锣郡主,南锣郡主如今得了皇太后的喜欢,看起来人人都是要让她三分的。

她现在是越发的骄傲了,根本不把阿烟看在眼里,见到面连正眼看一眼都不曾。

阿烟记得以前她还痴恋过萧正峰的样子,现在看来人家是已经抛弃了萧正峰了。

除了南锣郡主,阿烟还见过一两次德顺帝。

德顺帝看着阿烟的时候,目光很遥远,只扫了下就过去了。

后来阿烟回到家和萧正峰提起这事儿来,就想着开始给糯糯请了西席,准备读书了,甚至没事让糯糯装下病。

这样一来,倒是可以推脱去宫里玩耍的事儿了。

这一年三月一个杨柳纷飞的日子里,萧正峰遇到了这些年最悲伤的一件事。

萧家老祖宗就此撒手人寰了。

萧正峰四岁就没了娘,七岁的时候就离开了爹,从那之后他一直跟在老祖宗身边。他对这个老祖宗的感情,自然是极为深厚。虽说这一两年老祖宗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明眼人都知道时候不长了,可是事情真发生了,他一时还真有些受不住。

阿烟想起这个来也是难过,转眼间她嫁到萧家也有六年了,想起刚刚嫁过来时,老祖宗对自己的疼爱和扶持,以及这几年溢于言表的疼惜,她早把这老人家当做自己亲奶奶般看待。虽说这些日子她也总是带着孩子过去陪伴着老祖宗,让老祖宗开心,可依旧是难过。

其实老祖宗走得还算安详,没病没灾的,头一天还嚷着忽然想吃饺子,当天晚上吃了两个饺子,第二天早上就被发现躺在那里安静地去了,唇边还带着笑呢。

老人家一辈子儿孙满堂,享尽了福分,临最后也是寿终正寝,其实这是喜事儿。

萧家的大夫人操持着把老人家的大事办了,这其中还让阿烟也跟在旁边一起料理。

待到事情办完了,萧家几个长辈坐在一起商量了下,也是时候分家了。

其实萧家大伯父二伯父三伯父,如今都是重孙子都有的人了,这些年一直不曾分,都是因为老祖宗在呢。

如今分家,大房二房也就罢了,三房那边却是各种不满。为了这事儿,大伯母也没少叹息,最后还是阿烟一直陪在身边开解,这才慢慢缓过来。

这家到底是分了,萧家的老宅自然是留给了大房,其他各房纷纷搬出来了。二夫人这边还好,意料之中的事儿,可是三夫人那边是带着怨气出来的。

分了家后,阿烟和萧正峰自然继续住在德顺帝赐给的这处三进东西院的宅子里。其实阿烟思虑着以后,另外置办了一些宅子和田地还有店铺,不过这些一时都不会动用的。

他们四房不缺钱,也无所谓祖产,分多分少都不在乎。不过大夫人却依旧分了他们应得的那份。

办完这一切后,回到自己家里,阿烟心里空落落的,看看旁边的萧正峰,却见萧正峰正收拾着一个箱子。

她走过去,却见里面是小孩子玩的各样玩意儿,有杂彩旗儿、单皮鼓,还有弹弓、千千车、轮盘儿、箭翎、鹁鸽铃等。看着有些时候了,很是陈旧,不过都规规矩矩地安置在箱子里。

而立之年的萧正峰人高马大,坐在一个鼓凳上,健壮有力的长腿伸展在那里,在太阳底下摩挲着他儿时的那些小玩意儿。

双胞胎兄弟如今也是能翻滚踢腾的人了,被两个奶嬷嬷分别抱出来,放在院子里铺就的矮榻上玩耍。如今天气暖和了,他们穿着小小的和尚服,两只小短腿儿在空中踢腾着,时不时还把脚丫子放到嘴巴里啃。

胖乎乎的小孩儿在那里憨态可掬地玩耍,本就十分逗趣,如今又是一模一样的两个,实在是引得人看个没够,也怪不得老人家都喜欢他们两个呢。阿烟自己看着这两兄弟,想想自己生他们的苦,都觉得值得的。

糯糯半蹲在那里,头顶佩戴着一个流光溢彩的玉葫芦,忽闪着大眼睛,拿了一个摩睺罗娃娃去逗他们兄弟。

那个摩睺罗是个木雕的,穿着乾红背心、系着青纱裙儿,戴着一顶小帽儿,模样雕刻得精致灵动。

两兄弟玩着自己的脚丫子,正啃得口水直流不亦乐乎,忽而间来了这个,顿时来了兴致,四只小胖手咿呀呀地抓过去,都去抢这个摩睺罗娃娃。

其实这两个兄弟真是萧家的宝贝,平时都是拼命宠着的,别说别人,就是顾齐修那边,也是疼得不行,每每有什么好玩意儿都想着他们。他们哪里缺得了这些呢,比萧正峰这些古董好多少倍的东西都是随手扔的。

谁知道如今看到这个摩睺罗娃娃竟又抢了起来。

糯糯觉得好玩,便把个摩睺罗娃娃高高低低地举过来送过去逗他们,她觉得好玩,笑声稚嫩可人,分外欢快,两个小娃儿咿呀呀地也发出咯咯的笑来。

萧正峰握着一个陀螺,黑眸中都是回忆的色彩,如今见这两兄弟这般样子,不免笑了:

“看这两个小财迷!”

糯糯攥着那个摩睺罗娃娃:

“这个娃娃和弟弟长得很像呢!”

萧正峰听此也是笑了:

“这是你爷爷当年做的呢,比着我做的,当然看着像了。”

糯糯分外好奇:

“我爷爷?哪个爷爷,大爷爷还是二爷爷?”

萧正峰笑意些许收敛,眸中带着回忆的色彩:“不是你大爷爷二爷爷,是你亲生的爷爷,我的亲爹。”

糯糯歪头想了一番,她从来没想过自己爹还有爹的问题,当她想明白了任何人都应该有个爹的时候,忍不住好奇起来,将那个摩睺罗扔给了两个弟弟去抢,自己萧正峰跟前,磨蹭着坐在他腿上:

“爹,你快说说你爹的事儿,他人在哪里呢,怎么都不来看我们呢!”

阿烟知道萧正峰避讳这事儿,轻易不提起的,如今糯糯童言无忌,问起来,她便看向萧正峰。

萧正峰感受到她的目光,回首望了她一眼,轻笑了下。

四月的阳光实在是照得人暖洋洋,刚毅的男人笑起来眸底都是温暖。

这一刻,阿烟心中涌动出无限的感动来。

其实两个人都还年轻呢,可是为什么,她有一种和这个男人相互扶持过了一辈子那么久的感觉。

她低下头,有点不愿意承认,已经三个孩子母亲的她莫名竟然多愁善感起来,不过是随意的一个笑罢了,她心里竟然是满满的感动。

也许是这一天的阳光太过暖融,也许是玩耍着的双胞胎兄弟实在是太过憨态可掬,也或者,只是因为糯糯发上的玉葫芦太过流光溢彩而已。

她压下喉头的那点哽咽,起身,为双胞胎兄弟拉了拉被双腿踢腾得翻了过来的和尚服,又将那个摩睺罗娃娃放到他们中间,柔声道:

“你们是兄弟,不许抢,一起玩吧。”

两个兄弟本来为了这个摩睺罗争得满头大汗拳脚并用,如今乍听到这话,愣了下,清澈的大眼睛忽闪着。

忽闪了几下后,他们几乎同时翻滚着扑将过去,四只肥嘟嘟的爪子齐齐伸向了摩睺罗。一时之间,嗷嗷叫声,争抢着,小胳膊小腿揪扯声,同时响起来,兄弟两个抢得满头大汗,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

萧正峰看到这番情景,忍不住低哑地笑出声,他一边搂着坐在他腿上的糯糯,轻缓而富有节奏地掂着有力的大腿,一边笑道:

“你爷爷当时带着我走南闯北的,不知道到了多少地方……”

这是一个遥远的回忆了,萧正峰就在这太阳底下,和自己女儿缓缓地说起了过去的事儿。

阿烟侧首笑望着这一对父女,看着萧正峰那越发威严的面庞,不免想着,萧正峰到底是萧正峰,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他还是要他注定要做的事的。

仰起脸来,看向远处的天,那里乌云滚滚,到底是要变天的时候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