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烟单枪匹马带着糯糯冲出去后,马匹受惊,慌不择路,前面都是山石林立,只晃得阿烟和糯糯头晕眼花,浑身犹如散了骨架一般。她见前面并没有青枫和孟聆凤,知道这是走了不同的路。

被护在她怀里的糯糯在风声呼啸中大声喊道:“娘,咱们往哪儿跑啊,这里根本没路了!”

阿烟口中发干,哑声道:“娘也不知道了。”

正说着间,前方忽然窜出一批人马,一声尖锐的口哨后,竟有群彪悍大汉将他们团团围住,待定睛看过去时,却见这群人马为首的是个妇人,带着罩笠。

阿烟未及反应间,那群人马已经来到近前,紧接着,那个戴了罩笠的人露出了头脸,却竟然是前皇太后,废帝德顺帝的生身母亲,先永和帝的皇贵妃,本名彭如燕的。

这位皇太后挥手命人将阿烟拉下了马,冷笑一声道:

“阿烟,咱们也真是有缘!”

阿烟一路狂奔而逃,此时额头上都是汗珠,她知道自己挣扎也是毫无用处,当下搂紧了糯糯下马,一边平稳着急喘的气息,一边道:“是,太后,我们实在是有缘。”

皇太后的目光落到了阿烟怀中的糯糯身上,依旧是笑,不过那笑里却有几分嘲讽:

“平日皇上还挺喜欢小糯糯的,这小姑娘让人打心眼里招人疼,来,过来到哀家这边来。”

阿烟一听这话,下意识地护住糯糯不放。

糯糯却从阿烟怀里探出脑袋来,精灵古怪的眸子眨了眨,笑眯眯地对皇太后道:

“太后娘娘,你素日最疼糯糯了,原本糯糯怕得紧,如今见了太后娘娘,倒是放心了。”

说完这个,便从阿烟怀里里往外钻,蹦跳着跑到了皇太后身边,还大方地拉着皇太后的手。

阿烟见此,倒也没阻止。

反正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人家要干什么,在不在自己怀里也没差别。

太后慈爱地摸了摸糯糯的脑袋:“还是糯糯乖。”

阿烟很快便明白皇太后为什么在这个时节费尽心思地要把自己抓住了。

原来如今德顺帝带着身边仅剩的亲信负隅顽抗,萧正峰带领大军去捉拿,如今眼看着德顺帝是城坡人亡,是以皇太后想捉住阿烟,逼迫萧正峰退兵。

“皇太后,萧正峰不会受人胁迫的。”

阿烟坐在马车上,一边吃着皇太后身边侍女送上的糕点,一边这么说道。

皇太后眯着眸子:

“不听话,那我就要你们母子的命。”

当她说出这残忍话语的时候,糯糯正乖巧地坐在她腿上,笑嘻嘻地喂她吃那个雪白的茯苓糕。

糯糯听到这话,连眼都没多眨一下,依然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阿烟轻笑了下,柔声道:

“皇太后,如今的新帝乃是仁慈之君,但凡燕王殿下放下屠刀,想来新帝一定能够宽宥于他,放他一条生路的。如今你为了保他,却来捉拿我,威胁萧正峰。可是太后应该知道,即便萧正峰受了你的胁迫,那又如何?他也不过是区区一个臣子罢了,便是管得了自己的手,哪里管得了天子的心思,更不可能救得了燕王殿下的命。”

皇太后瞟了她一眼,冷笑道:

“如果没有萧正峰,刘栔湛能闹腾到今天的地步?要怪只怪我儿心慈手软,一时放过了萧正峰,如今倒是养虎为患了!”

阿烟收起笑,淡道:

“皇太后,这些家国大事,阿烟一个弱质女流实在是不懂,可是阿烟却懂的,这该是谁的便是谁的,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阿烟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谁知道皇太后听到这话,脸色却是陡然一变,狠狠地瞪了阿烟一眼。

半响之后,她阴着脸,冷冷地道:“我会带你们母女去箬城,到时候萧正峰放过我儿,我自然会饶你们性命!若是萧正峰执迷不悟,我必先杀你们母女!”

阿烟听到这话,当下无言。

糯糯眨了眨眼睛,跳下了皇抬手的腿儿,直接窝到了阿烟怀里。

皇太后阴冷地笑了下,却是用慈爱的语气问道:“糯糯,怎么了?”

糯糯歪过头去,娇哼一声,连看都不看皇太后:

“太后娘娘要杀我和我娘啊!”

皇太后呵呵笑了下:

“傻糯糯,不是要杀你,只要你爹听话,我自然不杀你。”

她打量了下眼前的小糯糯,慈爱地叹了口气:

“你说你娘也真是傻,好好的千金小姐,非要嫁给萧正峰那个大老粗。”

如果当年阿烟成了自己的儿媳妇,或许糯糯这个讨人喜欢的小东西就是自己的孙女了呢。

糯糯再没搭理皇太后,只是把小脑袋靠在阿烟胳膊上休息,折腾了这么久,她还真有些累了。

阿烟抱着糯糯,心里却在记挂着自己的另外两个孩子,天泽和天佑,被青枫带着骑马逃了,和自己走得不是一条路,她们应该一切顺利吧?听皇太后的意思,她并没有捉住天泽和天佑,想来他们是安全的吧?

还有孟聆凤,希望她也没什么大碍。

至于自己和糯糯,阿烟倒是没什么特别担心的。

皇太后捉了自己,那是为了用自己来威胁萧正峰,保住燕王的命,只要燕王还没死,只要萧正峰知道了自己落在皇太后手里的消息,那萧正峰自然会想办法的。

对于自己的这个男人,阿烟倒是有信心的。

车马就这么行走了两日的功夫,终于来到了箬城,就在这里,已经是被称为废帝的昔日燕王,在被赶出燕京城的皇宫后,仓皇来到了此处,身边只有为数不多的亲信。

当阿烟来到这里的时候,天色暗沉沉的,乌云罩顶,强劲的西风裹着城墙上的旌旗,有雷雨交加之势。

皇太后自从来到此处,整张脸都是阴沉着的,她一言不发地望着不远处的一触即发的战局,眸子眯起来,显得苍老而难以看懂。

阿烟印象中的皇贵妃,一直是雍容华贵的,纵然有个燕王这么大的儿子了,可也该是年轻美丽的,可是如今她才陡然发现,这些年过去,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地变老了。

阿烟垂下眸子,默默地拥着糯糯。

皇太后感受到了阿烟的目光,眯着的苍老眸子轻轻挪移,落到了阿烟细白娇嫩的脸庞上。

“阿烟,其实看到你,我就想起年轻时候的我自己。”

那个时候的皇太后,她也以为自己会嫁一个武将,嫁给一个少年英武一战震九州,从此后封侯拜将步步生辉的武将。

那个人会疼着自己护着自己,一生一世一双人。

她本该给那个人生儿育女,本该陪着那个人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只可惜,我终究和你不同,也许这就是命。”

“当我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命运一步步地把我推到这个地方,可是我偏偏成为了这样的一个人。”

“事到如今,我为了保住栔熙的命,不得不抓了你和糯糯来,这也是无可奈何!”

阿烟轻叹,低头抱着糯糯,没说话。

皇太后的事情做到如今,根本已经回不去了。

人各有命,富贵在天。

如今的自己,和这位昔日还算疼爱自己的皇贵妃已经是各为其事,不是你生就是我死了。

由于此时的箬城已经半个城池都被萧正峰的人马包围了,皇太后并没有办法带着阿烟糯糯和里面的刘栔熙汇合,而只是派人设法潜入城中传了消息出来。

阿烟则是被人看管在附近的一处民居中,周围有几十名蒙面大汉把手,根本丝毫没有往外传递消息的机会。

糯糯虽然年纪小,不过人倒是很淡定,她不但不害怕,反而反过来安慰阿烟:

“这群人根本不敢杀我们,我爹应该已经知道了消息,他一定在设法救咱们的,娘你放心好了!”

阿烟轻笑了下,捏了捏糯糯的小鼻子。

她这么小的一个人,自己能抱起来的小胳膊小腿儿,却说吃这么一番大人话来,阿烟心里满满的幸福和感动。别说自己还有一对双胞胎的儿子呢,就是这辈子只得糯糯这么一个女儿,也是该满足了,那是让人想把她疼到心坎里的喜欢。

而就在阿烟和糯糯被禁锢在这里两个日夜后,某一天晚上,阿烟正陪着糯糯吃点外面扔进来干粮的时候,几个大汉忽然闯进来,不由分说,蒙了阿烟和糯糯的眼睛,捂了嘴巴,捉着就往外去了。

黑暗的颠簸中,阿烟无可挣扎,只能牢牢捉住糯糯那稚嫩的小手。糯糯到底是小孩子,看起来也有些怕,握着阿烟的手不放开。

如此颠簸了好久后,终于马车停下来了,周围的风很大,有急行军的脚步声,还有偶尔间箭羽划过夜空发出的那种尖锐声响。

阿烟口不能言,只能揉捏着糯糯的小手做安慰,糯糯则是努力更靠紧了阿烟几分。

她猜着这是出了事,或许萧正峰带着人马就在这附近吧。

一定是燕王这边要不行了,到了某个紧急的关卡,所以皇太后才把自己和糯糯捉出来要挟萧正峰。

就在这个时候,阿烟果然听到了远处,萧正峰冷厉的声音响起:

“刘栔熙,皇上有令,念在你同为先帝骨血的份上,但凡你放下屠刀俯首称臣,他可以既往不咎,你依然可以做你的燕王!”

糯糯听到父亲的声音,也是激动,靠着阿烟的小身子都颤了颤。

阿烟紧张地咬了咬唇,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势,但是唯盼着萧正峰能够顺利救了自己和糯糯,不要因此受了人家胁迫。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