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萧正峰的话音一落,只听得一个男子清冷的声音响起了,那是废帝刘栔熙的声音。

他冷笑一声道:“萧正峰,我今日既败在你的手上,无话可说,你要杀要剐随便你,只是哪怕我死了,我也不会忘记,是你和刘栔湛为乱臣贼子,谋夺我的皇位,你便是扶持刘栔湛登上九五之尊,你洗不清你们的罪名!”

萧正峰听此,却是沉声道:“事到如今,你竟然依旧执迷不悟,自话自说,我若今日不把证据公布于众人,便无法服众!”

说着间,只听得成洑溪的声音道:

“诸将请看,这是先永和帝当年留下的遗诏,上面清清楚楚写明白了,将皇位赐予皇长子齐王殿下,当年先有三皇子栔斌隐匿圣旨,后有六皇子栔熙伪装遗诏,可是那些都已经由大理寺群臣共同见证,那些遗诏全都是伪造的,如今的这份才是真真正正的先帝遗诏!齐王殿下,皇长子刘栔湛才是先帝传位之人!”

这话一出,仿佛听到有哗然之声,想来是燕王那边的人马也吃惊不下,纷纷有质疑之意。

而就在此时,只听得一个老妇人厉声道:

“萧正峰,你今日速速退兵,我可以饶你的妻女不死,如若不然,我先杀她们,让她们也为我们母子陪葬!”

说着时,已经有冰冷沁凉的刀架在了阿烟脖子上。

一时之间,场上变得安静起来。

阿烟什么都看不到,话也说不出,她不知道周围如今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萧正峰现在是打算如何,只能是暗暗地把指甲掐到手心里,盼着他能够设法顺利解救了自己和糯糯。

萧正峰的声音再响起时,有一丝异样,饱含着嘲讽:

“刘栔熙,你先是伪造先帝遗诏,篡夺皇位,如今事情暴露,已经要去抓妇孺之辈来自保性命了吗?”

燕王刘栔熙看向阿烟这边,却见那群将士正禁锢着一个女子和三岁小童,脸色也是微变,挑眉对自己的母亲皇太后道:

“母亲,你何以如此!”

皇太后微合着眸子,冷笑道:“怎么,你竟然心疼了,舍不得?这个女人你以前不是念念不忘吗?如今你若是真出了什么事儿,让她为你陪葬,这样不是正好了了你的心事吗?”

燕王刘栔熙默了片刻,忽而仰脸,放声大笑:

“我早说过,成王败寇,我既和几位皇兄争夺这天子之位,如今事情暴露,便是命丧九泉,我也怨不得别人,何苦又因为这个连累妇孺。”

说着话间,他阔步走到了阿烟身旁,看着那一对被绑了手脚捂了嘴巴眼睛的母女,凤眸里有了复杂的光芒。

他抬起手来,解下来阿烟的眼罩和嘴上塞的东西。

阿烟眼前一亮之后,看到的便是安静地蹲在自己面前的废帝刘栔熙,唇角带着一抹凉淡的笑,凤眸深处晦暗莫测,让人看不真切。

无数的火把将这暗夜中的山林映照得犹如白昼一般,山风呼啸,吹起他屡屡黑发,发丝被那背景的火红映衬得犹如发着金光般,俊美高贵的他此时犹如跌落凡尘的谪仙。他凝着阿烟片刻,轻叹口气,却依旧是笑道:

“你也真是神机妙算,这个地方,以前叫宜城,是后来才改名的。昨夜里当我知道这个地方叫宜城的时候,就想着我怕是真得走投无路了。”

他的声音落寞而绝望,细眸中开始氤氲出黯淡的湿润。

或许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承认失败其实是很艰难的事情,特别是面对着少年时爱慕过的女人。

阿烟的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可是嗓子里堵得难受,她发不出任何声响。

其实这个时候,她又能对燕王说点什么呢。

燕王却依旧是笑,笑得落寞而无奈,他抬起手温柔地拍了拍阿烟的脸颊:

“阿烟,我不会让你为我陪葬的,你走吧,好好护着糯糯。”

可是他话音刚落,皇太后一步上前,厉声道:“不行,不能放她走!”

说着间,就见她对萧正峰高声威胁道:“萧正峰,你不退兵,我现在马上杀了顾烟和糯糯!”

阿烟此时心神恍惚,越过燕王的肩头,在那火把和箭弩的萦绕中看到了萧正峰。

战甲铁衣,玄袍黑发,挺拔的身姿卓尔不群地立在山石之上,气势磅礴地俯瞰着这一切,有拔地倚天之气势。此时的他原本冰冷锐利的双眸,在看到阿烟的时候,渐渐转柔,甚至带着一丝让人宽慰的味道。

阿烟一见到他,顿时心中大定,知道他定会设法救自己和糯糯的,当下咬唇,越发将糯糯搂紧在怀里,对着他轻轻点头。

糯糯也看到了萧正峰,到底是小孩子,激动得差点哭出来,大声喊道:“爹——”

萧正峰听着女儿稚嫩的喊爹声,握着长弓的手紧了几分,下巴也倏然收紧。

他原本带着一丝温情的眸子开始无法控制地透出怒意,寒光凛冽地盯向皇太后,沉声道:

“我想知道,我家夫人和女儿现在是否完好?”

燕王不待皇太后回答,无奈地望了皇太后一眼,对一旁众人吩咐道:

“放她们走!”

皇太后冷冷地盯着燕王,上前阻止,厉声斥道:“你懂什么!我这都是为了你!”

可是就在这母子二人争执之间,忽而间燕王身后窜出一个黑影,犹如箭簇一般冲过来,带着千钧之势,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之时,那个人已经从燕王和皇太后之间抄起了阿烟以及糯糯,一手一个,提着往前飞奔而去。

皇太后大惊,忙喊道:“捉住他!”

燕王冷眼旁观,手中握剑,却是不动分毫,就那么面无表情地望着这一切。

远处的萧正峰仿佛早已经料到这场变故,当下眯眸盯着那黑影,见皇太后派人追去,沉声吩咐道:“弓箭掩护!”

一时震天的鸣箭声响起,箭簇如雨点一般落在那个黑衣人身后,阻隔了后面的追兵,这黑衣人几个纵跃之后,险险地躲过了皇太后人马。可是此处山林险峻,皇太后人马在山谷,萧正峰在高处,他提着一大一小两个人,要想一举跃上山腰却是不易的。萧正峰见此情景,忽然间纵身一跃,矫健的身形拔地而起,有力的长腿纵跃间,便已经脚踏马腹,飞跃而去,犹如雄鹰展翅一般凌空略过那如雨的箭簇和林立的山石,前去接应黑衣人。

众人都情不自禁地仰脸看去,却只见暗黑的夜空中,衣袍张扬,黑发如墨,两个身影在空中迅疾相遇之时,黑衣人微一侧身,风声呼啸,那个披了斗篷的身影抬手间已经将阿烟和糯糯接在手中,稳妥地抱在怀里。

飞箭如雨,黑色的箭芒凌空划过,在空中密织成一道巨网,可是萧正峰强悍英勇,力道迅猛,他所到之处,黑色的披风在猎猎风声中招展,箭雨纷纷避让。

众人看得眼花缭乱,只见那男人空中几个飞旋,最后矫健而利索地落在了面前,随之跌落下的是那断了箭簇的羽箭。

阿烟此时在半空之中被那黑衣人和萧正峰倒手了一次,根本已经是不知东南西北,就这么惊魂甫定间,便已经被他坚硬而有力的臂膀箍住。

她能感到这个男人的心跳剧烈而狂猛,其实此时的他远没有看上去那么镇定。

他眼见着自己和糯糯冒这种险,不知道多少担心,可是男人就是男人,纵然他心里已经是惊涛骇浪,面上却依旧不显分毫!

她情不自禁地反搂住他强悍遒劲的腰杆,将自己的头脸埋在他宽阔安稳的胸膛里,颤着唇,一句话都说不出。

倒是他们中间的糯糯,软软地道:“娘,爹果然派人救了咱们!”

萧正峰喉咙动了动,不舍地放下阿烟和糯糯,看她们虽然狼狈了些,却并没有受伤的样子,这才放心,当下哑声道:“乖,你们跟着第五叔叔往后面站,免得等下刀剑无眼。”

阿烟这个时候抬头看过去,却见救了自己的黑衣人也已经落在一旁,很是眼熟,正是昔日萧正峰的那位朋友,叫第五言福的。

第五言福看到阿烟看他,轻轻点头示意。

阿烟回想着刚才的一切,看来这个第五言福早就和萧正峰计划好了吧,早早地潜伏在燕王队伍中,伺机救人。

一时阿烟便想起之前的猜疑,想着这个第五言福和萧正峰倒是极好的朋友,关键的时候,能以性命相托的。

糯糯经历了这么一番事故,倒是没受到什么惊吓,此时大难之后,她倚靠在阿烟身边,紧紧牵着阿烟的手,翘着脚兴致勃勃地往外面看去。

不过前面都是人,萧正峰更是身形高大地挡在她这小人儿前面,她惦着脚尖也看不到。

阿烟见此,也没打算把她抱起来。

等下免不了血腥场面的,小孩子家能少看一眼算一眼吧。

其实糯糯出生于战火颠沛之中,才出月子又跟着她奔波于沙场之上,算是襁褓之中便见识了战火和杀戮,她私心里希望这个孩子生得更平常些,就当燕京城最常见的那种大家闺秀,没事读读书绣绣花,将来找一个疼爱她的夫婿。

可是糯糯偏偏不是那省油的灯,她翘着脚尖往外看,引得一旁的成洑溪很是不忍,便干脆将她抱起来了。

孟聆凤平时很喜欢糯糯,成洑溪也爱屋及乌,喜欢这个灵动聪颖的小姑娘。

看到了成洑溪,阿烟想起孟聆凤,低声问道:“她怎么样了?”

成洑溪想起孟聆凤,眸中有一丝温暖闪过:“母女平安。”

其实孟聆凤独自骑着受惊的战马逃跑,而在那颠簸之中,孩子险些落下,孟聆凤心急之下,捧着肚子从马上滚落下来,忍着剧痛爬到了旁边的草丛中。也幸好,皇太后的人马一心抓阿烟,抓到阿烟后带着阿烟就匆忙而去,根本没有去追杀孟聆凤,这才使得孟聆凤得以躲在干草堆里艰难地产下了一个女婴。那女婴虽然瘦弱,可到底是存活下来。如今孟聆凤产后虚弱,以后只能慢慢调养了。

阿烟听到这个,点头,总算是放心了。

成洑溪又补充道:“天泽和天佑都很好,亏得青枫一心护住,也是侥幸运气,如今不过是受了些惊吓。”

阿烟这下子是彻底放心了,望着前方不远处萧正峰高大强健的身影,深吸了口气,去看向山谷里的燕王。

而这个时候山谷里已经发生了巨变,原来新登基的德隆帝已经来到了这里,周围黑压压的都是人,燕王那边已经有人产生了动摇,开始有放下刀剑的趋势。

毕竟如今德隆帝登基了,且是名正言顺的,文武百官全都服膺了,这个时候自己跟着一个废帝燕王垂死挣扎,又有什么意思呢,最后还不是落得一个谋逆造反的罪名。

于是不过是片刻的功夫,燕王身边不过剩下一些亲信罢了。

众叛亲离。

德隆帝站在高处,望着昔日父亲身边那位最受宠的弟弟,沉声道:

“栔熙,念在我们手足一场,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刘栔熙仰视着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王,想着这大皇兄往日里不声不响,看着也没什么本事,父皇素日也不宠爱,谁曾想,到了最后的最后,父皇竟然是默默地将这个皇位传给了这位大皇兄。

此时的他在黑夜中忽然嘲讽地道:

“父亲往日白白疼我一场,却原来都是假的,到了最后,他不还是要把帝位给你!”

一时他想起个事儿来,凌厉而凄冷的眸子盯着一旁的萧正峰:

“还有顾烟,昔日我向父亲求顾烟,他不给我,却把我诓了出去,其实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他一字一字说来,声音充满了忿恨和不甘。

萧正峰眯眸看着刘栔熙,压低声音对一旁的德隆帝道:“皇上,如何处置燕王殿下?”

他知道新帝心软,未必忍心痛下杀手了结刘栔熙,可是这个人却不能活下去的。

这个人活下去,德隆帝的帝位就会受到威胁,以后谁也活不安生。

德隆帝皱眉,沉吟片刻后,盯着那个笑得忿恨不甘的弟弟,微合上眸子,终于狠下心道:“篡改圣旨,图谋帝位,按律当斩。”

萧正峰听令,抬起大手做了一个手势。

他这个动作一出,一旁早已经将刘栔熙等人团团包围的弓箭手齐声亮箭,一时之间这山坳坳里只听得冰冷器械齐刷刷的摩擦声,只须臾功夫,五百弓箭手的不知道多少箭簇已经对准了刘栔熙和太后等人。

刘栔熙见此,知道命不久矣,仰天大笑,细眸几乎要笑出泪来:

“我今日虽死,可是死而无憾!”

身为天家子弟,明明有望问鼎那帝王之位,怎能不奋力一搏。

成则为帝王百世流芳,败则惨死在手足之中,这就是生在帝王家的宿命。

萧正峰却在此时,想起了身后的妻女,他知道也许阿烟亲眼看到昔日熟悉的人就此死去,心中定有诸多遗憾。

更何况今日的这个刽子手,必须自己来做。

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他为功名利禄,为封妻荫子,而这个男人为登上帝位,俯瞰天下。

他和这个觊觎自己妻子的男人,从一开始就站在了不同的阵营。

不是他死,就是他亡,仅此而已。

此时的他微微眯起眸子,有力的大手握着手中长弓,连回头看一眼都不曾,当下沉脸盯着前方的燕王。

五百弓箭手,将长弓拉得犹如满月,蓄势待发。

刘栔熙脸上惨败,在那摇曳的火把中,目光穿过众人,不知道看向哪个虚无之地。

他其实已经在等着那一声令下,也在等着就这么死去了。

才登基没多久的德隆帝,皱眉叹了口气,微微转首,不忍去看。

萧正峰抬起的手微动,箭就要离弦。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老妇人的声音凄厉地响起来,她绝望而嘶哑地喊道:

“大皇子,难道你忘记镇北侯昔日对你的恩德了吗?”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