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场帝位争夺战,德隆帝实在算是最大的赢家。

至此先帝的几个儿子已经全都灰飞烟灭,徒留了他这么一个。

可是此时的德隆帝却毫无喜色,他脑中不断地浮现出燕王临死前的情景。

其实对于这位年轻气盛,颇有几分风流相,又最得先帝喜爱的弟弟,他一直说不上来的感觉。

有时候也许在他阴暗的内心深处,其实是会觉得假如自己的舅舅不出事,自己的母妃依然活着受宠,那么属于燕王的那个位置原本该是自己的。有时候他真是暗暗地羡慕这位燕王弟弟,觉得他活得洒脱恣意,不像自己一样总是仿佛负重着沉沉的壳,犹如一个蜗牛一般缓缓地在那里爬行,默默地忍受。

可是如今,德隆帝想起燕王竟然是自己舅舅的血脉,想起他和自己的母亲从血缘上也有着联系,想起他竟然是自己外家仅剩的一支了,他便悲从中来。

假如说他能早点从皇贵妃那里得知这个消息,他会如何呢?

至少他怎么也要设法保下燕王,不至于让他走到走投无路的地步,更不可能让他去逼死自己的亲生父亲。

关于燕王的真实身世,德隆帝特意叫来了当年接生的稳婆以及太医院的王太医,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王太医离开了皇宫后便自刎而死了,其他稳婆嬷嬷等,但凡知道一点消息的,都也已经被赐死了。

至于当日在场的众人,自然是没有人敢提起半个字。

大家都知道这件事的利害干系,都恨不得从来不知道,恨不得马上忘记才好呢。

在想起这件事带来的阵阵哀伤中,德隆帝下令重新厚葬了自己的舅父,并对他进行追封为镇北国公爷,同时随之下葬的还有燕王。

既然他们活着的时候一家三口从来没有团聚过,既然舅父临到死都不知道原来这位后来进宫为妃的未婚妻为自己生下一个儿子,那就让他们在黄泉之下相认吧。

做完了这些后,刚刚登基为帝的德隆帝却越发觉得空虚和落寞。

人就是这样,对手活着的时候,小心提防恨不得他死之而后快,可是如今再也没有一个兄弟可以和他相争了,他坐在高冷的帝王宝座上,反而感到一阵阵的无奈。

好在当皇帝这个差事,总是会忙的,忙碌的人总是能够很快忽略这点悲风伤月的情怀。

德隆帝在当了皇帝后自然下了各种封赏令,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开始打造属于自己的江山。

萧正峰实在是居功甚伟,是他最信任的左膀右臂。

甚至于在他的兄弟一个个离去后,他心底是把这个人当做兄弟一般看待的。

他下了旨,封了萧正峰为平西侯,又拜为辅国一等将军,还大肆地封赏了他田地宅院金银等。

至于其他臣子将领,但凡以前忠于他的,也都进行了厚重的封赏。

昔日他后院的女人,除了早已经逝去的齐王妃追封为贵贤皇后外,其他莫四娘双鱼都封为妃子。

莫四娘是莫妃,李双鱼是玉妃,两个人都各自为他生了儿子的,每个人都封妃。至于那个在白云庵休养身体的李明悦,也被封了一个明嫔,只是因她身子越发不适,也就不用回宫了。

至于以后,立哪个为太子,他心里另行计较,到时候再看看封哪个为贵妃。

皇后的位置,他是不打算给谁了,就这么一直空下去吧。

纵然他心里并不是那么地爱自己的王妃,可是那个女人到底风风雨雨地跟随了自己这些年,临到他要登上这个至高无上宝座的时候,她竟然没了。

他知道如果自己封了其他女人做皇后,她一定是不喜欢的,所以皇后位置一直给她留着吧。这辈子,他也就这么一个嫡妻了。

而对于普通的官宦权贵们来说,燕京城中这么一番巨变下来,城中各家真是几多欢喜几多愁啊。

这几年大昭的格局一变再变,这其中不知道多少人因为站错了队而就此陨落,如今齐王登基为帝,燕王那边又落马了,有人是就此得势欢喜不已,有人却永无翻身之地。

阿烟望着这一切变故,搂着自己阔别数日的孩子,默默地抱着不放开。

那一日燕王和皇太后死后,回来的路上大家都很沉默,只除了糯糯依旧能够非常激动地缠着成洑溪问这问那的。

在齐王登基后,已经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萧正峰如今越发的沉稳内敛了,举手抬足间尽是威势。

不过他在面对自己的妻儿时,依旧是如往日一般的温和,特别是在阿烟面前。

燕王死得太过惨烈了,别说她一个和燕王有故的女人家,便是萧正峰自己想起来都不免有些唏嘘。

其实人活到燕王齐王这份上,眼睛盯着那个位置,心里都明白如果是败了会是什么下场,包括萧正峰这种在沙场上提着脑袋拼命的人,他们都不怕死。

可是死是一回事,死得那么无奈和凄凉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燕王这辈子,也真是求仁不得仁了。

本以为自己的死是一种英雄末路的悲壮,临到头来,却发现是一场弥天的大谎,是一个心酸的人伦惨剧。

心里有了这份认知,自从燕王事件后,他也就没怎么提起过这事儿,只是好好地陪着她,说些家常话,抱抱两个孩子玩耍。

以前糯糯喜欢骑在他脖子上,把他当马,那个时候他忙,有时候还挺无奈的。如今想让人家糯糯骑,人家还不稀罕了。

于是萧正峰就逮住两个小家伙,肩膀上一边一个这么驮着,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逗乐。

阿烟原本心里确实有些低落,不过看着萧正峰这么一个威名赫赫的大将军一肩膀驮两个白胖小娃儿的情景,也忍不住低笑出声来。

其实她从嫁给这个男人开始,便隐约有所感知,知道自己会陪着他经历风雨,并终究走向他飞黄腾达的那一刻。不过现在回首想想这一路走来,实在是颇多感慨叹息。

上辈子的自己固然不容易,容貌尽毁穷困潦倒,年纪轻轻熬得一头白发,可是自己到底是过得安稳日子,哪里像他呢,腥风血雨,那是拿命在换富贵前程呢。

世间人只知羡慕别人锦绣荣华,却不知别人又付出了多少。

她轻舒了口气,走上前,牵住他的胳膊,一手搂着一个孩子,就那么将他环住。

“我如今也不指望其他的,只盼着以后咱们一家子能够平安过日子,别出什么岔子,我就心满意足了。”

萧正峰垂眸笑望着她,知道她因看了燕王的事儿,其实心里感慨多,当下不提这事儿,反而故意笑道:

“瞧你这出息!咱们如今有儿有女的,谁不羡慕咱们的福气,以后富贵日子长着呢,享不尽的福!”

阿烟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说的,当下也就笑笑没说话了。

其实他说得是大实话,如今的萧正峰可以说是权倾朝野,满朝文武以他马首是瞻。德隆帝是真心的信任他,没了兄弟的德隆帝几乎是把他当做手足一般来看待,每每遇到什么大事都要找他来决议。

如今萧正峰在朝中权势日常,萧家的儿郎也有许多入了朝中为官,文官也有武将也有,萧家的势力眼看着是一天大似一天了。

昔日古朴的萧家门前并不见多么热闹,如今却是门前络绎不绝,因为这个,门前的店铺租金一下子比以前贵了好几倍呢。街坊间流传着一句话,一个萧家飞了天,一个街道发了财。

阿烟知道萧正峰对于萧家老宅分家的事儿其实有点失落,毕竟这个分家意味着萧家老祖宗时代的逝去。如今呢,萧正峰权势日盛,因为这个,他已经赫然是萧家的核心人物,族中有什么大事,宗族中人都要找他决断,如此一来,萧家明里虽然分了家,但是看着倒是比以前更为紧密了。

见到这个情景,阿烟也就放心了,替萧正峰高兴。

如今阿烟和萧正峰早已经搬出昔日的那个三进三出的宅院,改换成了一个拥有东西两处园子的府邸,这处府邸坐落于燕京城最繁华的街道上,距离正阳宫大门不过是两三里地的路程而已。

家里的奴仆自然不是往日所能比拟的,阿烟出入间也都是华盖马车,侍卫拥簇,来往间都不是侯夫人贵小姐,便是宫中妃嫔。

时人都知辅国将军萧正峰权倾一时,每每都以能入萧家家宴为荣,不过可惜的是萧家夫人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并不太喜欢举办家宴,人们每每苦苦叹息,没有门路可钻。

如此到了这一年的深冬时分,眼看着过年的时候了,因为今年是新帝登基后的第一年,诸事儿都是要料理的,比如新皇是要祭祖祭天的,还要准备改换年号等,这都是大事。

萧正峰比起以前来就格外地忙碌,这几天都是不怎么着家的。

阿烟这一日正在房里没事翻翻书本,教糯糯背一些诗词来解闷,忽而间外面传来消息,却孟聆凤过来了。

“嫂嫂,我刚从宫里来,有要紧事要和你说呢!”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