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聆凤自从那一次战场之上破了水,天幸保佑,并没出什么事儿,生下一个女娃儿,已经在家里颇养了一段时间的身子,如今身上大好,才开始走动。

她是有点失望的,因为她家孩子看起来并不像糯糯那么活泛,反而有点呆板。

她每每很无奈,总是叹道:“该不会生出一个成洑溪那样的书生呆子了吧!”

阿烟听到这个,也是没办法,只好笑着安慰道:“小孩子小的时候还没长心眼呢,等大一些自然就活泼好玩起来了。再说了,我瞧着人家这不是什么呆,只是比较文静而已!”

说起来,她倒是希望有个孟聆凤这样的女儿啊!

可是孟聆凤却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她咬牙切齿地道:“我看就是像成洑溪!”

这眼瞅着都快半岁了,哪里能看不出性子来呢。俗话说三岁看老,依她看啊,分明是三个月看老!

孟聆凤想想就心情低落:

“辛辛苦苦,生了一个成洑溪的女儿,而不是我孟聆凤的女儿!”

阿烟低咳一声,正想着该如何安慰她呢,谁知道人家孟聆凤已经不把这个事儿当事儿了,她挥挥手道:

“罢了罢了,爱怎么就怎么吧,我给你说正事!”

阿烟微怔:“正事?”

孟聆凤这个时候找自己,能有什么正事?

孟聆凤却压低了声音道:

“今日我萧大哥进宫,正好碰到了南锣郡主,我看着她看我萧大哥的那眼神,分明就不对,娇滴滴的,就好像风一吹就能倒在我萧大哥身上呢!”

阿烟微蹙眉,不免诧异。

其实自从齐王登基为帝后,南锣郡主的行情真是水涨船高,如今德隆帝把她宠得跟亲女儿似的。

阿烟猜度,其实当初南锣郡主进宫陪着太后,得了燕王的宠,齐王未必心里不曾起过疑心和膈应,不过当知道了燕王其实是前镇北侯贺骁云的儿子后,齐王的心结和防备便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他就能明白为什么皇太后会那么喜欢南锣郡主了,因为南锣郡主本身从血缘上来说其实是燕王同父异母的妹妹。

此时已经登基为帝的齐王,将那一日对燕王母子,以及对自己那个无能为力的舅舅的情感,都投射到了南锣郡主身上。

南锣郡主作为贺骁云唯一的女儿,如今甚至有比阿媹郡主还要受宠的趋势。

而南锣郡主年纪也不小了,该到了做亲的时候了,听说德隆帝提了几次,南锣郡主都不太满意,反而是把目光一直放在了萧正峰身上。

萧正峰自然是置若罔闻,想着德隆帝也开不了这个口,所以就一直故作不知。

阿烟其实也曾进宫过几次,见过南锣郡主,那边南锣郡主对萧正峰的热情,对自己的敌意,实在是一目了然。

别说大人了,就是糯糯这样的小孩,都噘着嘴满脸的不喜欢:

“娘,你说南锣郡主是不是要跟我抢爹啊!”

自己没爹,却来和她抢!

阿烟一听,差点喷笑出来。

如今孟聆凤好好地从宫里跑出来,却是郑重其事地警告这个事儿。

孟聆凤对南锣郡主一直没什么好感,特别是当初孟聆凤还是因为南锣郡主出去祭祖而受了伤,至今这事儿还是不清不楚的。

其实前一段孟聆凤在看到前来捉阿烟的人后,认出来那应该是西蛮人,可是随着皇太后和燕王的去世,再也没有人知道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当时皇太后燕王身边的亲信也并没有西蛮人的踪迹。

前去禀报御前,德隆帝意思是不必查了。

不管燕王做了什么,他都已经死了不是么,这已经足够德隆帝去谅解他做过所有不好的事儿了。

于是众人没办法,只好按下不提,不过孟聆凤却是彻底对南锣郡主不喜了,总觉得这就是一个脑袋有问题的。

她严肃地对阿烟道:“你不要掉以轻心,现在这个南锣郡主备受宠爱,我看皇上也实在是对她有求必应,说不得哪天她就做出什么事来,到时候皇上可不要拒绝的。”

阿烟想想也是,便点头道:“你说得对,今晚你萧大哥回来,我和她提提。”

其实也没什么好提的,阿烟相信萧正峰对自己应该是了解的,反正是有她就没别人。

他这辈子既然娶了顾烟,那就永远不要想着再领别人进门了。

如果两个人过了这么些年,他能不明白这个,那这些年过的日子可以都去喂狗了。

当晚萧正峰回来的时候,天早已经大黑了,几个孩子都睡下了。

阿烟伺候着萧正峰洗漱了,又给他奉上一盏热羹:

“最近忙得厉害?”

萧正峰早已经习惯了她的服侍,回到家里,她的无微不至总是让他感到舒坦。

如今接过那热羹喝了,却觉得口味绵软,其实作为男人并不是太爱这一口,不过她也不知道在里面放了什么,总是说这样对他身子好。

没奈何,萧正峰也只能消受了。

她精心做出来的,就是毒.汤他都甘之如饴,更不要说什么口味奇怪的汤啊羹的。

阿烟伺候着他脱了鞋袜,两个人上了床:

“糯糯今天还念叨呢,说我爹怎么最近老不见人影啊。”

隐下了南锣公主的事儿没说,只说糯糯今天的念想。

萧正峰舒服地躺在榻上,又拉了阿烟过来陪着一起躺下,这才抬手遮下了夜明珠。

黑暗中,他暗哑地声音道:“糯糯想我了,你想了吗?”

阿烟看他躺得急,黑发都乱在那里,细心地帮他整理了,轻笑道:

“老夫老妻了,想什么想啊,你又不是出门十天半月的,就这一天功夫而已!”

萧正峰却有些不满意,长指按压在她某处,低声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句话我还是知道的!”

他眸中汹涌,别有意味,阿烟哪里能看不出来,不免无奈摇头,少不得受着。

第二日,因是莫妃的生辰,德隆帝特意办了宴席来庆祝。莫妃年近四旬,今年其实不是什么整数,只不过是德隆帝借着个由头来请一些近臣的家眷进宫玩玩罢了,同时也确实想给莫妃长脸。

德隆帝如今身边的这两个妃子,听人说他最宠的还是这个少年时就痴恋过一场的莫四娘,尽管这位莫四娘年纪实在是有些大了。

阿烟其实是不太想进宫的,进宫了还得见到不想见的人,诸如南锣郡主。

双鱼和莫四娘还倒好,这都是以前德隆帝没成事前就认识的,也都聪明得很,和阿烟关系极好的。

其实双鱼如今也很是巴结着阿烟,只不过那巴结里总带着几分难言的意味。

阿烟有时候想着,这双鱼已经早不是当日那个了,走入了深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吧。

阿烟每次进宫,妆容衣饰都是简洁朴素。

她家男人混到如今这个地步,她实在是已经没有任何必要靠着那些头面首饰和华丽的衣饰来装点门面。

她若是珠翠锦绣,别人自然是欣羡她所享荣华富贵,她便是布衣荆钗,别人也只当时她顾烟返璞归真崇尚简朴,而不会有丝毫小看。

阿烟当下只简单装点,既不会显得小家子气,却又丝毫不会显山露水,就这么随着萧正峰进了宫。

两个男孩子如今都是能爬会跑的了,兄弟二人没事就挥舞着小胳膊小腿儿的打打架,劲头十足,精力无限。糯糯平时喜欢拿着一根竹木剑来指挥两个兄弟,让他们当自己的“兵”,她自己则是当大将军。

不过今天糯糯要进宫,没空搭理两兄弟,只拍了拍兄弟的脑袋:“乖乖在家等我,等我回来给你们带好吃的!”

她那小大人般的样子,实在是看得周围的嬷嬷丫鬟都笑起来。

两个兄弟却是当她的“兵”早就习惯了的,此时听到这个,没有任何异议地点头,软软的小身子要多乖有多乖。

阿烟很满意,糯糯也很满意。

当下阿烟领着糯糯上了马车,看看身边这出落得越发标致懂事的小姑娘,再看看外面骑着高头大马内敛稳重的男人,她心里是满满的舒坦。

这辈子有夫如此,有女如此,又得了那么一对双胞胎儿子,真是再没什么不满足的。

一路上街道的人们见前面有侍卫开路,知道这是平西侯的车马,这是要进宫去的,纷纷避让开过来。

其实萧正峰的车马一向走得不算快,并不算冲撞了路人,可是人们还是敬仰这个人赫赫的威名以及滔天的权势,知道是萧家的人马总是会早早地给避让一条路来。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一行人马却从拐弯处出现了,两队人马就这么走了个正好,卡在了这一条路上。

阿烟并没多想,一般来说外面的车马都会主动让着萧家马车的。可是等了片刻,眼前的马车却丝毫没有让的意思,她有些纳罕,不过也并不愿意招惹是非。

萧正峰现在位高权重,反而容易遭人话柄。

于是她淡声吩咐道:“咱们退后几步,让一下吧。”

可是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得有人高声斥道:“这是长公主的车驾,还不让开!”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