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中的阿烟自然不知道阿媹公主马车上竟是这样一番场面。

从她的角度隐隐只看到阿媹公主的车驾扬长而去,紧接着沈越便下马跃入了马车中,再不见出来,就那么一直陪着阿媹郡主。

一时她不免想着,沈越和阿媹公主其实夫妻也算是和睦的吧?

糯糯趴在马车窗口,从窗帘缝隙里翘头往外看,正好看到了沈越翻身上马车的身影。

她歪头想了下,记性好,倒是还记得沈越,便对阿烟道:

“娘,这个是阿媹公主的夫婿吧?”

阿烟听到这话,点头,看了眼糯糯:“对,你小时候见过他的。”

糯糯看看娘,再看看那远去的车驾影子,眼珠一转,琢磨道:“娘和这个公主驸马很熟吗?”

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呢!

阿烟却不想将过去的渊源让糯糯知道,只是淡淡地道:“既是同在燕京城,也算是认识,若说熟,却算不上。”

一时又告诫女儿道:

“你却是要记住,咱们和阿媹公主虽没什么过节,可是娘素来不喜她的性情,你以后少和她家来往。

糯糯认真点头:“知道!”

一时萧家的车驾到了宫门前,萧正峰翻身下马,亲自接下来妻子和女儿,又领着他们一起上了宫中特意来接应的马车,前去这次举办宴席的灵秀宫了。

这灵秀宫是莫四娘,也就是如今莫妃所居住的宫殿,此时的灵秀宫内外装饰得分外华丽,内外一新,让人一看就觉得喜气洋洋。

阿烟和萧正峰领着糯糯走进的时候,早有宫人前去通报,并接应了进去。

路过那长廊的时候,却恰见沈越牵着阿媹公主的手在那里散步,隐约中仿佛听到沈越充满疼爱地对公主道:明日你生辰时,我们府中也要如何如何打扮,定不会比这个差的云云。

这话听在阿烟耳中,却觉得哪里不对劲。

阿媹公主的生辰,其实当今德隆帝自然也会放在心上,当时沈越的语气,倒像是阿媹公主乃是无人照料的小孩一般。

不过她并没多言,因为看起来阿媹公主乐在其中,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

这边沈越也看到了阿烟一行人,自然不能假装没看到,于是便过来行礼。

阿媹公主因得了沈越的嘱咐,特意郑重地拜见了萧正峰和阿烟,还出言道歉。

萧正峰和阿烟自然不会和她计较,便笑着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这边糯糯仰起脸来,去打量沈越。

沈越一低头见,也看到了糯糯。

他轻笑了下,只是淡道:“一转眼,都长这么大了呢。”

看着亭亭玉立的小姑娘,穿着一身紫罗兰的裙子,衬着雪白的肌肤,跟一朵花似的,实在是好看。

她就是一个缩小了的顾烟呢。

阿媹公主低头看到了糯糯,糯糯的手被萧正峰牵着,一边是母亲,一边是父亲,打扮得精致用心,一看就是父母疼宠的孩子。

阿媹公主忽然就不自在起来了,催着沈越要走。

沈越细眸再次扫过糯糯,对着阿烟和萧正峰点头,告别后,径自陪着阿媹公主去了。

到了灵秀宫的正殿,那边莫妃正带着皇次子文瀚在那里呢,见到阿烟和萧正峰过来了,忙上前迎接。

莫妃以前在书院的时候和阿烟有师徒之谊,后来入了齐王府为齐王生下来次子,一则是和阿烟相投,二则或许也是有心拉拢吧,一直和阿烟关系不错。

无论是双鱼,还是眼前的莫四娘,都怕是抱了心思想讨好自己的吧。

讨好自己,间接就等于讨好了萧正峰。

拉拢了萧正峰的话,那对她们的儿子便有利。

她们虽然是齐王后宫的女人,也都生了儿子,就如同已经拥有了金蛋的鸡一样。

可是这个金蛋无法孵化,一切都白搭,她们需要人能够扶持自己的儿子,需要德隆帝信任的人能够帮扶她们的儿子一把。

萧正峰是德隆帝最信任的左膀右臂,她们都知道如果能拉拢到萧正峰,那对她们将意味着什么。

而在双鱼和莫四娘中,阿烟更欣赏莫妃。

双鱼的拉拢,是延续了昔日那个村姑双鱼式的直白的讨好,带着笨拙和赤果裸的企图,莫妃的拉拢,点到为止,不亢不卑。

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可是却绝对不会刻意讨好。

阿烟之所以喜欢莫妃,还有一点就是她的儿子文瀚。

文瀚比糯糯小几个月,生得沉静秀美,不过却和糯糯玩得很好,两个小家伙都非常惦记对方。

此时糯糯一见文瀚,便眼前一亮,嘴角露出笑意,那个样子好像在说,这个总是被我欺负的家伙又来了!

而文瀚呢,看到糯糯后也是眼前一亮,他往日沉静寡言,唯独看到糯糯的时候,仿佛有了小孩子的天真和欢快。

一时大人们见了礼,小孩子们自去一旁玩了。

这边刚坐定了说了几句话,那边德隆帝也来了,随着德隆帝而来的有南锣郡主,还有玉妃双鱼以及双鱼的一双儿女。

如今的南锣郡主仿佛和以前又有所不同,此时的她沉静寡言,脸上妆容清淡,身上衣服也极为素净。

当她跟在德隆帝身后来到了正殿的时候,眼光便不自觉地望向了阿烟身旁的萧正峰。

一旦望定后,便不眨眼地看着,含情脉脉的眸子似有哀色。

阿烟心中了然,虽不喜,不过只装作看不到。

一旁糯糯正玩得开心,可是等南锣郡主一到场,她忽然不玩了,颠颠地跑到萧正峰身旁,拉着萧正峰的手道:

“爹,爹,那个想和糯糯抢爹的又来了!”

童言童语的话,声音不大不小,一下子大家都听到了。

所有的人都知道糯糯指的谁,都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南锣郡主,一时大家面上都颇有些尴尬。

南锣郡主低垂下颈子,一言不发,粉白的颈子上隐约有红色。

后来糯糯放开了爹的手,跑过去和二皇偷偷地小声道:“这就是个狐狸精。”

二皇子如今越来越安静了,再不复小时候的笨拙和鼓噪,听到这话,拧眉道:“狐狸精?”

糯糯冷哼:“狐狸精每天都想着怎么引起我爹注意,让我爹喜欢她们!”

二皇子拧眉低头想了半天,忽然道:“那我母妃和玉妃娘娘都是狐狸精了?”

糯糯顿时瞪大了眼睛,半响无奈地望着二皇子:“傻瓜,狐狸精是坏人!”

二皇子担忧地望着糯糯:“坏人,那你怎么办呢?”

糯糯仰脸继续哼:“我才不怕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糯糯我要智斗狐狸精!”

而这边德隆帝等人自然不知道那边的童言童语。

德隆帝笑望着自己的左膀右臂萧正峰,再看看南锣郡主。

其实私心里,他想着如果南锣郡主真得能进了萧家门,确实是个再好不过的出路。

萧正峰虽然娶了一房夫人,可是像他这样的男人,再娶一个平妻也是可以的。

宴席结束后,莫妃含蓄地笑着邀请阿烟过去说话,而萧正峰呢,则是被德隆帝请进了书房中。

德隆帝其实也有些为难,这事儿不好开口,不过为了那个唯一的表妹,他终究是开口了。

“南锣心里一直有你。”德隆帝单刀直入。

萧正峰拧眉:

“我有妻有女有子的,只能辜负郡主一片厚爱了。”

坐在御案后的德隆帝,颇有些为难:

“我知道你和顾夫人一直感情甚笃,可是南锣身世凄凉,我也希望她能够终身有托。”

萧正峰却是仿佛丝毫不曾体谅他半分,淡道:“皇上,可是正峰并非良人。世间女子,我唯要顾烟,其他人毫无兴致。”

德隆帝看着他固执的眉眼,知道他这个人性子最是倔强的,当下也只能想着从长计议,便只是劝道:“你还是考虑下吧,南锣虽然性子不太好,不过她心里一直感念你当初救了她,早就发下誓愿,非君不嫁的。”

萧正峰挑眉冷笑:“皇上,当日救南锣,是为镇北侯,也是为了皇上,和南锣郡主本人无关。”

德隆帝苦笑,点头道:“正峰,我都明白的。”

但只是南锣郡主如今一心想的是萧正峰,曾两次对他提起,他是不忍心让她失望的。身为一个女子,年纪也不小了,总是要终身有托,而在这么多文武百官中,最让他信任倚重的,也就是萧正峰了。

如果萧正峰根本不曾娶妻,这该是多好的一桩良缘啊!

而就在萧正峰被德隆帝提起这事儿的时候,那边莫妃也正在和阿烟说话。

莫妃其实也很是无可奈何,然而皇上吩咐下来,她只能硬着头皮开口了。

“萧夫人,咱们女人家,能得个良人跟随,其实都是有福气的。”

阿烟轻笑,她现在已经明白莫妃接下来的话了,

莫妃一番开场白后,心中暗暗无奈叹了口气,总算进入了正题:

“皇上对萧将军自然是信任有加,这才想把自己嫡亲的表妹托付给萧将军,夫人素来有容人之量,想来应该帮着劝劝萧将军吧?”

阿烟素来是性情和善的,和人说话从来都是轻声细语,此时这个女人劝她让萧正峰接纳别的女人,她依然是笑着的。

于是她笑着道:“其实若让正峰纳了南锣郡主,原也没什么。但只是当年萧正峰求娶我的时候,不过是一个四品将军罢了,那个时候的他就发下誓愿,说是今生不会有平妻,也不会有妾室。如今若是南锣郡主心仪我家正峰,非要入我萧家门,也不是不可以。萧正峰堂堂辅国将军,干不出食言而肥辜负发妻的事,如今不娶平妻不纳妾,收个通房还是可以的。”

收个通房,进门爱怎么磋磨就怎么磋磨。

世人都知顾烟心善,性子也柔,不过对于想抢自己男人的女人,她也没法手软。

莫妃受皇上嘱咐,硬着头皮前来劝服阿烟,如今听了这一番话,不免哭笑不得,想着转了一个圈,竟是要让南锣郡主当一个通房?

南锣郡主怎么可能受这种屈辱呢,不过是话语不太好听的拒绝罢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