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妃叹了口气,低声道:“萧夫人,今日说这话,是我不对,可我也是不得已,实在是…。”

阿烟因为莫妃对自己说起这个,确实有些不悦,不过想着她的处境,也就勉强忍下了:

“娘娘,我能理解你的处境,也希望娘娘能够理解顾烟的心思。”

莫妃点头:“夫人说的话,我会向皇上禀明的。”

一时告别了莫妃,阿烟心里却依旧有些不痛快。

陪着那个男人风风雨雨这么些年,给他生儿育女的,如今眼看着小树苗成了参天大树,就开始被人惦记上了。

以后这种事儿怕是还有好多呢,层出不穷,今日是南锣郡主,明日又说不得是哪个王侯家的姑娘。

更何况还会有一些讨好巴结他的,给他送上几个绝色女子。之前的那几个番邦美人,自己自然是十拿九稳,根本不放在眼里的,可是以后呢,巴结奉承送上门的多了,人心都会变的。

这种事情一旦开个口子,从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呢!更何况如今这个南锣郡主受尽德隆帝的宠爱,那个德隆帝心里怕是对燕王有愧,这个时候真是恨不得把天底下最好的都给南锣郡主。

她也听萧正峰私底下提起,其实南锣郡主怕是在当初夺储之争中手脚也不干净,可是那又如何呢,德隆帝自己都不在乎了,连当初孟聆凤当初受伤的事儿看来也是白受了。

这德隆帝啊,只想着南锣郡主左右不过个女子罢了,如今求得无非是嫁个萧正峰。

看这情景,若不是自己还在,德隆帝实在不好如何,怕是恨不得马上就要下旨强行赐婚了吧!

萧正峰如今为德隆帝肱股之臣,若是圣旨下来,他自然是可以严词拒绝,可是那又如何呢,德隆帝和南锣郡主未必死心,少不得用些手段。甚至因为这事儿,都可能引起萧正峰和德隆帝的隔阂猜忌,从此在这君臣之中划下一道鸿沟。

而这,绝不是阿烟想看到的。

这已经不是什么荣华富贵锦绣前程的事儿,萧正峰爬到如今这个位置不容易,腰带上挂着的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命,是自己三个儿女的命,还有萧家上上下下那么多口子的人命。

为今之计,要拒南锣郡主进门,这个恶人只有自己来做了。谁愿意来她家当通房,那就来吧,反正她顾烟不在乎自己落下善妒的名声,非要对方走着进门,躺着出去。到时候好生闹腾一番,她落下一个妒妇的名声,萧正峰最多落一个惧内的笑名,德隆帝倒是也不好说他什么。

如此想着,这边阿烟带了糯糯,也没等萧正峰,径自回到家里。恰好这个时候孟聆凤也过来了,糯糯跑过去逮住了孟聆凤,也不知道两个人嘀咕什么,在那里商量得眼睛都发亮。

阿烟来到了铜镜前,却见里面的女人依旧容颜姣好,虽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可和数年前的少女并没太多差别。

她摸了摸脸蛋儿,好在她有先见之明,一直小心地保养自己,如今站在功成名就如日中天的萧正峰身旁,才不会自惭形秽,更不至于让南锣郡主之流鄙夷地来一句糟糠之妻。

阿烟正这么想着的时候,那边萧正峰进屋了。

三十一岁的萧正峰,如今已经和上一世的那个平西侯一般无二了,举手投足间沉稳若定,豪迈威严。当他深目望向你的时候,你都能感到那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一旁的侍女见是萧正峰进来了,都无声低着头出去了。

别人家的丫鬟或许还有个爬床的,阿烟房里的没有。

一则是嬷嬷调理得当,家里规矩严,二则也都知道,自家这位将军是个宠妻的,眼里心里都只有夫人。

萧正峰进屋后,得到的并不是如往日一般的殷勤伺候,细致周到的服侍,而是阿烟的冷落。

阿烟坐在铜镜前,摸着鬓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呢。

他低笑了下,走到她后面,略弯下高大的身躯来,从铜镜里看她。

二十出头的妇人,保养得宜,正是最好的年华,眉眼精致,肌肤娇嫩,成熟女人的风韵中依稀又糅合着少女的清纯。

自从娶进门,其实一直都是小心呵护着的,凡事儿都宠着,才把她宠得犹如个女儿一般,在他面前会任意撒娇。

当然了,她也实在是贤惠,平日里把他伺候得无微不至,也把三个孩子照顾得妥帖周到。

他抬起有力的大手来,摩挲着往前,捏了捏她那滑嫩嫩的脸颊:“咱们成亲也有七年了,这脸蛋和当初一样嫩。”

都捏了那么多年,也没见就粗了去,要不说他的女人实在是个耐磨的。

阿烟挑眉笑了下,凝着铜镜里那男人刚毅的眉眼,却是仿若不经意地问道:“今天皇上可跟你说什么了?”

萧正峰听到这个,顿时有些防备,诚实的右耳朵扯啊扯的,要动不动,一双眸子探究地望着阿烟。

阿烟见此情景,忽而就想笑,他真是下意识想瞒下这件事,免得自己多想,可是却又不愿意骗了自己?于是那可怜的耳朵,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在那里颤啊颤的难受!

不过阿烟是下定决心做妒妇的人,当下硬下心肠,故意道:“有话你说就是,也不必瞒我,可是谁让你娶个什么平妻,还是圣旨明日就要进家门了?”

萧正峰听这话,顿时脸色不好:“是哪个多嘴的,竟把这话提到了你面前,这不是存心给我添堵,让我日子过不顺遂吗?”

阿烟将他的手揪下来:“这一桩一桩的还没完了,前头那个皇帝赐美人儿,这一个呢则是直接送妹子了呢!如今你也别怪人家多事,如果不是你出去招蜂引蝶,至于个南锣郡主记挂你这么些年么,她都多大年纪了,竟一直不嫁,就等着你呢!”

萧正峰看她说出的话是满满的酸劲儿,心里真是舒坦得紧,笑望着她道:“说的也是呢,怎么就一个又一个没完呢,所以说啊,你平日里总是要记着,可得把我看紧了,要不然的话——”

阿烟一听这话,不免恼了,挑眉问道:“不然如何?”

萧正峰心满意足,眉飞色舞:“不然你说万一我真被别的什么妖精叼走了,你可就心疼死了。”

阿烟看着他那得意样子,几乎想冲着他来一句“呸”,不过到底是忍下了,脸色难看地低头想了会儿,却是忽然道:

“你瞧我如今,虽是几个孩子的娘了,可样貌依然是好,若不是人家惧着你这辅国大将军,说不得也有不少男子心仪于我呢。你要是真被什么妖精叼走了,咱们就和离,我再找一个,想来也不难啊,或许找个年轻好看的呢。”

她斜眼瞅着萧正峰那渐渐黑下来的脸,继续笑着道:“蓝庭那边的铺子,我也是有股的,以后离了你,这日子自然也是锦衣玉食的,愁不了。”

这下子萧正峰可是彻底恼了,绷着脸道:“你想得美!”

阿烟见此想笑,不过却是故意哼道:“你平日不是总夸我美么,难道以后离了你,我还引不来几个俊俏的?”

萧正峰脸上难看得厉害,挑眉冷道:“问题是我还没死呢!”

他还没死呢,她就想着找第二春了?

阿烟此时心里舒畅多了,便坐到了榻前,心里琢磨着这南锣郡主的事儿。世人都知萧夫人善妒,不过这事儿总是要闹大,让那个上面的九五之尊明白,少再打萧正峰的算盘了。

一时坐了半响,抬头看向萧正峰,见他愣在那里,便道:“傻站着干嘛,我今天走多了路,累了,往日里都是我在那里伺候你,今日你也给我捏捏!”

说完这个,她忽然觉得不对劲,这话,怎么倒像是孟聆凤平时爱说的呢?难道和她在一起日子久了,自己也学会了?

不过萧正峰却是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虽然依旧沉着个脸,却是上前,半蹲在那里,回忆了一番,照着平时她帮自己揉捏的手法,低头帮她按压着。

这小脚真是精致好看,他真喜欢,以前也亲过,如今再看,还是喜欢,还是想亲。

阿烟看出他的心思,笑道:“满心里只想着龌龊事儿,不给你亲!”

说着,就把脚给抽回去了。

萧正峰这边落得一个满手空,心里颇有些失落,想起她刚才说的那番话,明知道是故意招惹自己的,不过却依旧是不喜欢,当下挑眉委屈地道:“那个南锣郡主我也没说要娶啊,至于惹你不快,倒是让你这么欺负我?”

阿烟睨着他道:“怎么,你觉得委屈?”

萧正峰抱着那一双脚,大力点头:“委屈啊!”

而且还委屈得不行了!

阿烟挑眉笑道:“那如果我打你骂你,你岂不是更委屈?”

萧正峰凝着半坐在床榻上的女人,抬手摸着一缕柔滑的情丝,哑声道:“烟儿,好好的,我可没做错事啊,值得你这样?”

阿烟看着他那么一个大男人,半蹲在那里委屈的样子,抿唇依旧是笑:“欺负你,我心里高兴。”

萧正峰愣了下,他真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答案,虎眸无奈地望着那风情四溢的女人,心间竟泛起别样的滋味,有点发痒,倒像是盼着被人挠一挠,当下腆着脸凑过去,灼烫的气息燃上了她的肌肤,他低哑地道:

“能让夫人高兴,是萧某的荣幸,夫人想欺负就欺负吧。”

阿烟再也忍不住,一下子笑出声来,扑过去,用手去掐他胳膊上硬实的肉,掐得特卖力,跟个小狗似的。

萧正峰夜里的时候也被她这么掐过,他是不觉得疼,反而越是被掐越觉得兴奋,心里就越想。

女人掐的,那叫掐吗,那是在招你呢。

萧正峰一把将她恨恨地箍到怀里:“大白天的,这是想我了?”

阿烟气息不均,在他怀里胡乱掐着捶着,口里却是硬道:

“不想你难道就不能掐……”

萧正峰撩起袍子虎虎生风地上了榻,搂住她大力地亲,一边亲一边道:“那也要讨点本钱!”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